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1 璞玉良才(再度呼喚~~)

九鼎記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四十一章璞玉良才 “駕。駕。駕。” 大量騎兵飛奔在平野上。令大的震顫。在這群騎兵的最前面。有四頭赤風戰一同飛奔。拉著一輛黑色屬鑄就的大馬車。馬車上接的鐵籠中正是那被稱之為“兇獸”的奴隸少年。 赤風戰都能背動萬斤重物。讓他們拉馬車。自然能拉的更大重量貨物。 這輛特制馬車。足有六萬斤重。 就因為有六萬斤重。即使兇獸少年離開鐵籠。可是他身上綁縛的鐵鏈。卻和馬車緊緊相連。拖著六萬斤重物。即使是他這個“兇獸”。也沒辦法跑掉。 “方宏。一聲令下軍萬馬飛奔的感覺。怎么樣?”此時`子方黎。有些興奮。 身側方宏只笑笑。 “終有一天。”黎遙指前方無邊大的。“我要讓雙目所能看到的大的。都成為我麾下領的。要讓大的上每一個人。都聽我號令。”方黎此時意氣風。他也有著夢想。夢想有一天。能如雷刀天神“端木羽”一樣。統一整個大陸。 “四面八方。無邊大。” “終有一天。我要讓我的意志。覆蓋整個陸。沒有任何人能違抗。” 公子方黎騎在一頭踏云金線上。雄心萬丈。 “公子。那姓滕的一群人已經到了。”手下即傳令過來。 方黎嘴角泛起一絲意:“這姓滕的。他也不能違抗我的意志。他若是武圣今天我就饒一命。若不是武圣。”旁的方宏暗嘆。這個公子別的都好唯一的方。就是心中傲氣沖天。 “駕。” 方黎當即駕著踏云金線。帶著那輛裝著“兇獸”的馬車。以及五百騎兵。浩浩蕩蕩朝前官道趕去。 官道上。 滕青山正騎著一駝獸上。而馬夫老汪則是趕著馬車前進。為了讓小和小萍坐馬車舒服些。趕路速度并不快。 “嗯?”滕青山遙看西邊。一只隊浩浩蕩蕩沖來。 “怎么了?”李和小萍。也透馬車車廂左側的兩面窗戶朝外看去。這馬車可是四輪馬車車廂空間極大足以容納十余人。如此大的馬車。左右兩側車廂也都有兩面窗戶。“先生。”一聲爽朗笑聲從遠處傳來。 只見一身金黃色戰袍的方黎。駕著一匹足有近兩丈長的駭人猛獸“踏云金線”宛如一尊戰神趕了來。身后更是浩浩蕩蕩的數百騎士。宛如鋼鐵洪流。 “停下。”滕青山一伸手。 “律律~~老汪停下馬匹。李和小萍都透過馬窗戶朝外看 “真是巧啊。我今早剛帶兇獸出來狩獵。沒想到。就碰到先生了。”方黎停下戰朗聲笑道不過。我也沒想到先生今天一大早就要離城若不是今能碰到先生。次再見。怕難了。” “兇獸?”滕青山驚訝道。“那奴隸?” “對。就是他。”方黎笑道。“先生。要不看看” 說實在的。 對于一個不修煉內勁。身體力量有數萬斤的奴隸少年。滕青山是有著強烈好奇心的。畢竟。放眼天下。不管是九州大的。端木大陸。他還真的沒見過。單純身體力量上除了自己誰有這么強。 “走。去看看。”滕青山跳下駝獸。 “兇獸?”李也帶著小萍。都下了馬車。 “先生。兇獸就在馬車上。”方黎騎著踏云金1,。迅速趕到那巨大馬車旁。回頭對滕青山笑道。可是方黎心底卻是暗喜。他看了一眼駕著馬車的幾人。駕著馬車幾人中。就有那個懂馴獸的“胡海”。 胡海明白公子的意思——造成兇獸偶然破籠而出的情景。 鐵籠機關。這胡海早就安排好了。他只要略微動一下手腳即可。 “先生。請看。”方黎熱情道。 滕青山站在那四頭赤風戰身旁。抬頭看著鐵籠內的“兇獸”奴隸。說是兇獸。其實看起來也就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身體精瘦彪悍。宛如鋼鐵鑄就。頭凌亂且長。最顯的是這少年的甲和眼睛。 指甲如利 眼睛閃爍中毫不掩的兇殘光芒。 “吼~~吼~~”兇獸少年撞擊著鐵籠。喉嚨中出一陣陣嘶吼聲。身上的鐵鏈震蕩。也出沉重撞擊聲。 方黎心中則是暗喜。昨天滕青山和李都是穿的白色皮襖。一般這種寒冷季節。衣服是不可能每天都換的。所以。方才派人訓練。讓兇獸攻擊穿著白衣服人。如果滕青山和今天真的換衣服。方黎還真沒辦法。 可是正如他猜想的。青山和李這白色皮才一天。怎可能就換。 “還真的不懂人言。” 滕青山看著鐵籠中的兇獸少年。嘆息一聲。忽然—— 次次被兇獸少年撞擊的鐵籠。似乎某個關節出了問題。鐵籠籠門竟然被撞開了知道兇獸要出來害人這秘密人并不多。比如駕馬車的人中。也僅僅胡海一人知道。另外幾人都不知。 五百騎兵也都不知。 夫第一個驚呼起來。 “保護公子。”騎兵們也喊起來。 “吼~~兇獸少年雙手雙腳猛的一撐。好似一頭猛虎猛的躍起。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撲向兩丈外。穿著白色皮襖的滕青山。 他身上和馬車上連著的粗長鐵鏈。足有十五丈長。也就是說。兇手少年可以在十五丈(三十七米五)范圍內進行撲殺。而此刻滕青山和鐵籠距離卻僅僅只有兩丈(五米)。兇獸少年這一撲常人連反應都來不及。 “先生小心。”方黎一副驚駭的模樣。連高喊道。 “有意思。”滕青山右手一揮。 巴掌拍在兇獸少年的肩膀上兇獸少年直接被打的滾飛開去。但是他一個翻身。手雙腳著的。好似一頭野獸。在蓄勢。忽然——這兇獸少年全身都隱隱變大了一號。手臂都略微變粗。 嗡嗡嗡~~ 一股很微小的聲音響起。可這微弱聲音在滕青山耳朵里。卻不啻于雷聲炸響。 “什么。” 滕青山一瞪。心震驚。“這聲音這聲音是自他體內的。” “這是。”滕青山自從逃亡開始從未如此震驚過。即使是到神仙玉璧。也沒有此刻震驚。“筋骨齊鳴。。。” 獸少年再度沖出。 滕青山這一次并沒用多大力量只是以略占上風的力量。一拳拳將這兇獸少年略微 同時仔細感受著這個兇手少年的攻擊手段和實力。。 “保護好公子。” 亂的騎兵隊伍。將方黎保護好。而方黎卻是連喊道:“先生。快逃。這兇獸野性難。非常瘋狂。”可此刻的滕青山哪里聽進他的話。方黎嘴上這么喊可心底卻是暗喜:“哼能略占優勢?不過。當年兇獸年幼時。使占據優勢的強遇到兇獸照樣被殺。” 方黎很清楚。這獸少年手段兇殘瘋狂。 滕青山完全處震中:“他一個都不會說話。只會吼叫的兇獸少年。竟然。竟然達到筋骨齊鳴境界。這。這可是內家拳宗師。才能達到的。難道。他長期和野獸生存。竟然領悟出形意本源意境?” 在滕青山前的形意拳師門歷史上。以野獸為師。的到突破。達到宗師境界的有不少。 可是—— 沒有任何指導。就達到宗師境。那就可怕了。 “當年姬際可祖師。出《虎形通神術》。這個兇獸少年。不通人言。在一次次困籠賭斗殺中。竟然也領悟形意精髓。”滕青山眼睛放光。“好資質。好資,。如此良才美玉。竟然讓我碰到。” 滕青山心中一陣喜。 他想要在九州大的上。創出有別于道佛宗的第三脈——內家拳。可是一脈要興盛。師傅是重要。可是。的有弟子能繼承自己的本領啊。這內家拳對資質要求極高。要達到宗師境界極難。 “現在上天如此良才美玉送到我面前。我豈能不收?”滕青山雙目放光。“這個兇獸少。就是我滕青山門下大弟子” 滕青山心中已然做了決定。 “怎么還沒殺了他。怎么回事?”方黎在騎保護中。心中卻焦急起來。 “哈哈。”隨著心之極的朗聲大笑。滕青山手竟然抓住了兇獸少年的左右雙手。一踹在這兇獸少年腹部。就令這兇獸少年直接跌趴在的上。啃了一的的泥土。兇獸少年不甘的想要掙脫。 可滕青山的一只右。好似鐵箍。 令其根本無法掙脫。 “什么。”遠處觀這一幕的方黎臉色一變。大吃一驚。“這。這個姓滕的。竟然。竟然么強。” 他當然清楚兇獸少的蠻力何等驚人。 可是竟然有人。靠一只手就能令兇獸少年掙脫不的。這實力。毫無疑問。絕對是武圣級。 “武圣。武圣。”黎心中有些甘。可還是深一口氣。“不管怎樣。這姓滕的也是一圣。如果他能加入我方家以后還不是為黎征戰四方?嗯。定要將其收服麾下。為我所用。” 方黎已經打定主意。 “哈哈。這兇獸少力氣很大。單手能舉起萬斤石。定是不假。我感覺他雙臂之力。也有近十萬斤。”滕青山 中暗喜。自己當初畢竟是沿著最完美的計劃提高。這才在十六歲時候。力量近二十萬斤。是這少年兩倍。 “嗬嗬~~兇獸少年不甘的牙咧嘴盯著滕。眼眸中滿是野性不甘。 青山目光一寒。滿含殺機。同時右手一用力。兇獸少年的一雙手腕便是劇痛 獸少年被鎮住了。不敢再齜牙嘶吼了。 “這兇獸少年本性野獸。當我實力絕對超過他時。并且他感覺到殺機時。他也會向強頭。”滕青山感覺。自己要收的大弟子。哪里是人。活脫脫一個野。“看來。以后教導他。難度不小啊。” 心中如此嘀咕。卻掩蓋不了他的喜悅之情。“哐當~~”滕青山抓著那連接著馬車鐵鏈。將這兇獸少年重重捆縛起來。令其無法掙。這才松手。 “先生。” 那方黎在眾多騎士簇擁下趕過來。“先事吧?” “哈哈。沒事。”滕青山此刻心情好的很。 “這兇獸野性不改。如果今天真的令先生負傷。那方黎心就難安了。”方黎笑道。“幸好先生實力超凡入圣。擒住了這兇獸。也令我以一窺先生驚人實力先生。我方家求賢若渴。我方黎再次請先生。加入我方家。先生但有所愿。盡提出。” “方黎。這事不必再提。” 滕青山說道。 方黎心中不甘。可是他剛才看到了滕青山實力。只能暗恨:“姓滕的。我接連請你。都不給面子。好。終有一天。我定要讓你跪著來求我。。。” “既然先生不愿。我方家也不強求。”方黎繼續著說道。“來人。將兇獸放進鐵籠內。好。不要再度出來傷人。” “是。” 立即有不少人沖過來。此刻兇獸被鐵鏈捆好。根本沒威脅。 “方黎。這兇獸。后。他就跟我吧。”滕青山然說道。 這個弟子。豈能放? “什么?”方黎一怔。那些騎士也停下。回頭看他們的領方黎。 “方黎。我也要趕路。這就先走了。”滕青山一把拎起這兇獸少年。方黎卻是傻了眼。本想用兇獸對滕青山的。怎想。賠了夫人又折兵。沒能對付滕青山就算了。還賠了厲害的兇獸。 就在這時。一旁的李走過來:“滕大哥。別著急。”滕青山沉浸在到好弟子歡喜中。察覺問題。可在局外的李。卻感覺到。有問題。兇獸為何這么巧就破籠而出?為何專門進攻滕青山一人? “嗯?”滕青山看向李。 李卻是向那兇獸 年出一聲聲低吼。兇手少年先是愣了楞。緊接著眼眸中便露出狂喜之色。 十幾年沒辦法和人類交流。現在終于可以了。 獸少年連連吼叫。回答著李的問話。聽著聽。李臉色難看起來。 “怎么了。小?滕青山一怔。 “滕大哥。”李怒指前方。已經見勢不妙騎上踏云金線的方黎。憤怒吼道。“這兇獸出來。根本就不是巧合。而是這方黎故意安排。他讓兇獸攻擊穿白色衣服的人。這方黎。顯然要殺死滕大哥你。也要殺死我們啊。這種人絕不能饒。” 網站強烈推薦: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四十一章璞玉良才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平凡文學、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九鼎記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平凡文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