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0 東家我來

→→九鼎記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四十章東家。我來!九鼎記第七篇第四十章東家。我來! 一伙強盜的匪首“楊”今天很霉。打劫竟然打劫到者。死傷不少人馬。 這也就罷了。 當他趕到丹殃城。大夫。又購買大量藥草后。竟然又碰到了當初那個被他打劫的強者。戰戰兢兢回答了對方的問話后。誰想——竟然又被方家的人馬給抓住。方家。那是丹殃城周圍數百里的的土皇帝啊! 方府中。一處空庭院內。 “小人孫楊。拜見公子。”孫楊即跪下。 “公子。那姓滕的開奴隸坊市后。碰這個小子。還跟他說了幾句。這小子。肯定認識那姓滕的。”一名三角眼漢子連說道。“哦。你認識那姓的?”公子黎坐在椅子上。淡漠問道。 孫楊隱隱有些顫抖。他心中驚恐。 “小人認。”孫楊連點頭。“前。我帶領一些兄弟搶劫。搶到了這個強者頭上。” “搶劫?”公子黎嘴角泛起一絲冷。“他沒將你們殺光。” “沒有。”孫楊連道。“那人遭到我'搶劫。直接一掌拍在一頭駝獸身上。駝獸直接砸在我們人群中。同時爆開。那些爆開的碎裂骨頭。就跟暗器似的。令們死傷不少兄弟。我們嚇逃竄。那人并沒有再追殺我們。” 公子黎眉頭一皺。 站在公子黎身后的“宏”和那叫“昌”的精瘦漢子。也都皺眉。“你還知道什么?”公子黎問道。 “小的其他就不知道了。”孫楊連搖頭。 “嗯。滾吧。”公子黎沒耐心的說道。 “是。是。”孫楊驚恐的連離開。庭院中很快只剩下公子黎以數名手下。 “公子。”叫“昌”的精瘦男子口道。“一掌能令駝獸飛起。并且還能令其爆開。爆開的碎骨頭跟暗器一。這人。很強!很有可能就是武圣!” 公子黎看了看身側的高大中年男子“方宏”方宏卻是微皺頭沒說話。 “哼!” “是不是武圣。很快就會知道!”公子黎起身。直接走出了庭院。其他人連跟上。方府。公子黎的專用練武場內。 一輛四輪的通體要是由黑色金屬鑄就的馬車。正在練武場邊上。這馬車之上。還有著一個由一根根手臂粗的鐵棍接成的大鐵籠。大鐵籠就這么接在馬車上兩者連接為一體。 “吼~~”“吼~~” 在鐵籠內。正有著一頭發凌亂。長至腰部。赤裸身體的野人。這野人赤裸著。唯有腰部有著一個獸皮褲頭。 如此寒冷天氣。他就這么赤裸著身體。 精瘦彪悍的身軀。好似鋼鐵鑄就。一雙微微泛紅的眸子。好似兇狠野獸。朝著進入練武場的公子黎幾人。發出一聲聲低。 “嗯。兇獸是餓了讓他們準備獸的晚上食物。”公子黎吩1道。 “是。” 公子黎走到馬車鐵籠前仔細觀看著這野人。眼睛放光。嘖嘖贊嘆道:“看。多么強壯的身體。這兇獸奴隸看樣子。應才十五六歲吧……卻擁有著那名不可思議的力氣。”而鐵籠中。那被稱之為“兇獸”的野人少年正虎視眈眈盯著籠外的人類。 這兇獸少年雙手都有著鐵鏈雙腳也有著粗大鐵。 這都是特制的。即使是兇手少年的力氣都無法弄壞。“公子。”專門服侍野人少年的人趕來。立即禮。 “嗯。”公子黎走過去。拿過這幾人帶來的一些味。拎著一頭還活著的野兔。從鐵籠縫隙中扔了進。 “嗬~~那兇獸少年。一把抓住野兔。直接將野兔撕開。鮮血狂流。他低頭一口就將野兔給撕咬出大肉。咀嚼著吞肚。 公子黎看到這一幕。臉上卻浮現笑容。“胡海!”公子黎開口。 立即一上有著數道疤痕的矮子靠近過來。躬身:“公子。” “明天一早。我要兇獸出去狩獵。”公子黎說道。“狩獵?”這矮子一怔。 “你想辦法訓一下兇獸。讓它知要攻擊穿著白衣服的人。”公子黎淡然說道。“這問題'” “白衣服?”矮子思忖。點,頭。 雖然他也不懂獸語。是……有時候養野獸。野獸做一些簡單的事。并不需要懂獸語。只需要辦法。讓野獸懂的自己要求即可。復雜的要求。沒辦法說。可是——簡單的要求還是行的。“公子……”方宏大驚。 公子黎卻笑道:“方宏。那姓滕的。現在住了客棧吧。” “是的。公子。”方宏有些擔心。“可是……” “別擔心。”公子黎淡笑道。“現在天色已晚。他們入住客棧。待明天一早他們出發離城……我們裝作偶然碰到即可!到時候。就當是不小讓兇獸竄了出來。以兇獸實力……除非是武圣。否則定是擋不住!” “若他明天不死。,方黎。當然會再次誠心邀請!” “若他被兇獸殺死。哼!” 方黎臉色陰沉。“那就怪他沒實還囂張。死了活該。他的女人。我也順便收下。” “公子。”方宏連道。“那人說定會遷怒……” “遷怒什么。我們可沒動手。是獸動手。我們到時還會裝作幫忙阻攔呢。”方黎淡笑道。“到時候……主要一切做好。定會令他姓滕的毫無懷疑。而且到時候帶著一營人馬過去。以防萬一!” 丹殃城的一座客棧三樓。滕青山在屋子的后'面前。 “禹皇時代。端木陸才數百萬人口。現在竟然有兩三億之多。”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里的繁華程度比之九州大的。也差不了多少。” 透過,窗。滕青山目光落在客棧后院的一輛豪奢馬車處。 馬車上有一名子倚著。叼著一桿煙桿。 子老汪。滕青山曾經讓他也客棧可是老汪卻不肯。還說云山木打造的馬車。和赤風戰都很貴重。所以硬是在馬車上過夜。 煙霧騰繞。 老汪叼著煙感。目光迷離。不道在想些什么。 “這老汪一個內高手。卻甘愿拿三十兩銀子月錢。當一個馬夫。”滕青山看著下方的老汪。有些疑惑。以滕青山實力第一眼看到老汪。從老汪的眼神。整個人身體各細微處就能判——這老汪是高手! 人的“神”是否強。從眼睛就能判斷。 眼睛呆滯無神。就是神弱。 而超級強者的眼睛。平常收斂如幽靜深潭。深邃不可測。而一旦發怒。目光甚至于讓別人覺刺眼! “呦——”隔壁李房內一聲鳴。 呼!呼! 兩道影子。一前一后。閃電般從后窗直接竄入李房內。兩大妖獸跟在身邊太駭人了所以狂風鷹和青平時都是自由的在高空飛翔當然。不可能離滕山他們太遠李一聲召喚。它們就會到。 晚上和滕青山他們一起歇息。 “我也該練拳了。自從我的內家罡勁。踏入中期后。已經有一年時間。感覺。距離達到后期。只差一,點。”滕青山的內家罡勁威力也極大中期的內家罡足以爆發近四十萬斤力量。而后期的內家罡勁根據滕青山猜測。也有八十萬斤爆發力。 加上身體力量。那將非常驚人。 當即——滕青山在屋內。開始修煉起拳法來。 ……第二天清晨時分。 滕青山扛著裝有黃金箱子的超大裹。和李萍一同吃了飯。至于老汪。則是拿著幾個包子就坐在馬車上吃。 “好了。大家準備發。”滕青山扛著包裹。和李他們一道來到客棧后院。 “東家。這包裹我來放進去。”汪熱情道。 李和小萍一聽。臉上都露出一絲古怪笑容。 “你幫我?”滕青山也笑了。輕輕將大包裹放在上。“嗯。你來。”這包裹內可是有萬斤黃金。同還有輪回槍和開山神斧。這么一個大包裹。在滕青山手里。自然是重若輕。好像普通包裹。 老汪躍下馬車。笑著抓住包裹。略微發力。 “嗯?”老汪臉色變。 “老汪。弄不動就了。”李捂嘴笑道。 “沒事。”老汪卻是不信邪了。老汪右手猛的用力。可是整個包裹略微震顫一下。根本沒動。這一幕令旁邊的李和小都笑了起來。 “咦。”老汪將煙桿放在一邊。手同時抓住包裹。猛的一吸氣。“” 諾大一個包裹。終被他拎起。可是這老汪也是臉色通紅。要想放進車廂內。還要在旮放好。對他而言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老汪。還是我來吧。”滕青山著抓過包裹。仿佛抓著一根羽毛似的。一邁步就上了馬。連馬車都一絲晃動。而后將那大包裹。放在了馬車車廂了最里。 “和小都嬉笑看著老汪。 老汪臉上卻滿是驚之色。他已經知道這包裹足有萬斤重!即使是先天丹強者。就算能拎著這包裹。可是……怎么可在樓梯上。不令樓梯裂開?怎么可能易上馬車。馬車晃都不晃一下? 萬斤重物。馬車才多重? 這是何等的控制能力? 老汪。終于明白……他跟了怎樣一個東家! “小小萍都進車廂了。老汪。別站在那發呆了。快點趕車。們還要早點出城。”滕青山此刻騎上外一匹駝獸。著說道。 “是。東家!”老汪連高聲應道。連看向滕青山目光。之前完全不同了。 鳥瞰作為國內較早的原創站之一,提供經典武俠,奇幻魔法,都市言情,歷史軍事,網游競技,偵探推理,科幻動漫,恐怖靈異,散文詩詞以及其他類型小說的在線免費閱讀,提供各種電子書,手機書籍服務,,最多的小說盡在鳥瞰!→ 本站: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中國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政治、色情、純廣告小說,一經發現,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