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9 惱羞成怒

“哦?這叫‘兇獸’的奴隸不會內勁,也這么厲害?”滕青山一副好奇模樣。 見滕青山終于主動談論話題,公子黎心中暗喜。 “先生。”公子黎笑著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這叫‘兇獸’的奴隸從小在獸群中長大,連說話都不會,跟野獸一樣只會亂吼!可是,他同于一般野人。因為他力大無窮!他的力氣,可不是那青石族人所能比擬的!” “力大無窮?”滕青山眉毛一掀。 “上萬斤巨石,他都能單手舉起!”公子黎眼眸中出現一絲驚嘆之色,“能輕易生撕猛獸,而且和野獸一樣兇殘!你可沒見過他在困籠賭斗中的可怕場景,他最喜歡就是撕碎對手,然后要牙齒再去撕咬,活脫脫一頭兇殘野獸!” “平常生活,他都是茹毛飲血,跟野獸一條樣!”公子黎感嘆道。 滕青山聽的心中思考起來:“根據這公子黎說的,這個叫‘兇獸’的奴隸連說話都不會,還茹毛飲血!就是一個野人,可以斷定……他并非一個得到系統教導的內家拳強者。而是一個沒得到人類教導的野人!” 對于這種從小就在野獸群中長大的野人,滕青山也為之嘆息。 不會人類語言,即使力大無窮。 也最多淪為人類族群的玩物罷了,依舊是一個奴隸。 “不過,這野人,未修煉內勁,怎么能夠單手輕易舉起萬斤巨石?”滕青山心中疑惑。 單身身體力氣,除了自己外,滕青山還從未發現,有超過萬斤的。 旁邊李珺好奇問道:“這個兇獸奴隸,在這奴隸坊市嗎?” 滕青山也看向公子黎。 公子黎笑著搖頭:“已經不在了。不瞞幾位。那兇獸奴隸,早被我方家買下!如今,正在我方府!” “哦?”滕青山心中一動。 “方黎,之前我們在旭曰酒樓,就曾經聽到你方府中傳來獸吼。那獸吼,可是那兇獸奴隸的吼聲?”滕青山詢問道,公子黎聽了笑起來:“對,就是他!這兇獸奴隸不懂人言,餓了還是啥的,也只會亂吼。現在整個丹殃城啊,每天早晨,中午,還有傍晚,都能聽到這兇獸亂吼。有時候啊……這兇獸奴隸,還要出去亂跑。姓子野,我方家有時候也只能順著他!” 滕青山聽了暗嘆。 純粹是將人當畜生養了。 “這兇獸奴隸,既然能輕易殺死后天巔峰高手,這樣厲害的兇獸奴隸。奴隸坊市怎么舍得賣呢?”一旁的李珺一臉的疑惑。 公子黎微笑道:“一來,這兇獸奴隸太過厲害。只要是困籠賭斗,兇獸奴隸肯定穩贏!既然都穩贏了,來這的賭客們,當然都把賭注下在了這兇獸奴隸身上。而且,他們想讓兇獸奴隸作假,兇獸奴隸也都不懂。不可能作假!所以,只要是困籠賭斗,賭兇獸奴隸贏,就是穩賺不賠的!你說,奴隸坊市,還敢用兇獸奴隸么?” 李珺聽了不由笑了。 “這二來嘛!”公子黎繼續道,“這兇獸奴隸隨著逐漸長大,身體力氣越來越大。而且太野姓,沒辦法馴服。奴隸坊市,都被這兇獸奴隸弄死不少人。所以,奴隸坊市最后舉行了一場會賣,價高者得,將這兇獸奴隸賣了出去。” 會賣,也就是‘拍賣’的意思。 在九州大地,‘拍賣’則是被稱為‘撲買’。 “所以,你方家就得到了。”滕青山一笑。 公子黎無奈道:“得到又有什么用?這兇獸奴隸很蠢笨,沒辦法馴服。如果放在戰場上,它是敵我不分!只有在偶爾時候,才能用到它。平時……只能養著它。可惜……在我端木大陸上,也就北寒域的天風家族,才有精通獸語的。” 滕青山看向李珺,李珺故意眨眨眼,得意一揚眉。 李珺雖然懂獸語,不過…… 滕青山不可能,讓李珺為這方家效勞。 “各位,下面就是今天困籠賭斗的第二局,人和人斗!”一聲興奮地吼聲猛地響起,頓時整棟樓閣出現不少嘶喊歡呼聲,顯得很是激動興奮。 …… 這困籠賭斗所在的樓閣內,一片喧嘩,熱鬧非凡。 滕青山在和公子黎喝茶當中,時間無聲無息溜走,轉眼已經一個多時辰了,已然是傍晚時分。 噠!噠!噠! 一名穿著鐵甲的武者走上樓閣二樓,恭敬地向公子黎行禮:“公子,兩匹赤風戰犼和云山木鑄就的四輪馬車都已經準備好。” “嗯。”公子黎笑著點點頭。 “先生,東西都準備好了。”公子黎笑道。 “哈哈。” 滕青山笑著起身,李珺也連起身。在旁邊的馬夫老汪和小萍也都靠近過來。 “謝方黎公子招待,我就先走了。”滕青山淡笑道。 說著,滕青山拎起那超大包裹,就和李珺離開座位,朝樓梯處走去。 “先生,且慢!”公子黎連喊道。 滕青山停下,轉頭看向公子黎。 公子黎笑著道:“先生實力了得,而如今天下大亂。我方家也是急需各方人才,像先生這樣的大才,我方家更是不想錯過。我方黎,誠心請先生加入我方家。我方家愿以供奉之位以待之!望先生肯允!” 說著,公子黎拱手,同時一躬身到底。 “供奉?” 二樓內雖然客人不多,可還是有些人的,一個個都驚詫看過來。“這人是誰?竟然令方府大公子,如此恭敬行禮?” 面對公子黎的邀請,滕青山卻是沒一點遲疑。 很隨意地朝后面揮揮手,便扛著超大包裹,和李珺一道沿著樓梯朝下走。馬夫老汪和小萍同樣跟在后面。 “公子……” 在公子黎身后幾人臉色都不太好看,方府大公子擺足姿態邀請,可對方卻仿佛孤傲的很,連話都不說一句,只是揮揮手就走掉了。特別是這可是大庭廣眾之下!周圍還有大一群人看著。 公子黎躬著身,并未起身,可是他的臉色卻是難看。 “我方黎擺足姿態,就像書籍中說的,誠懇萬分地來請他。可是他卻——”公子黎感到自己被羞辱了。 而且公子黎還清晰聽到,二樓中還有一些低聲議論,聽著嗡嗡的議論聲,公子黎臉色愈加難看。 “都閉嘴!” 公子黎猛地一聲怒喝! 隨即站直身體,目光掃過二樓,刀子般的兇狠目光,讓二樓一下子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給我滾開!!!”公子黎猛地喝斥道。 二樓那些達官貴族,嚇得不敢多說一句,一個個好似喪家之犬,連一個個沿著樓梯迅速地離去。僅僅幾個呼吸功夫,整個二樓都變得空蕩蕩。隨著這些人下樓,奴隸坊市的人也知道公子黎發怒了。 立即,連一樓的人也都全部趕出去了。 整棟樓閣,一下子變得安靜。 公子黎冷著臉,雙手扶著欄桿,看著下面的鐵籠,鐵籠中還有一些血肉碎尸,血腥氣彌漫。 “他竟然敢無視我!!!” 公子黎臉色鐵青,目光兇狠。 他,公子黎!方府大公子……未來方府的家主。現在他都已經開始替方家做出各種決策了。而方府呢,是丹殃城乃至丹殃城周圍地域的主人!可以說,而方府大公子就是掌控近千萬子民的土皇帝! 皇帝一聲令下,誰敢違抗? 所以,不管是在旭曰酒樓,還是在奴隸坊市,沒人敢得罪他公子黎!他讓那些達官貴族滾蛋,沒人敢廢話一句。 可是…… 如今端木大陸上,各大家族爭霸天下,求賢若渴。所以,他才擺足姿態來邀請滕青山。如果滕青山好言相勸,委婉拒絕。這方府公子還不至于如此憤怒。可是,大庭廣眾之下,滕青山的倨傲離去,令方府公子面子大損。 一個皇帝躬身請人,別人卻連話都不說,囂張走人。 皇帝如何不怒? “公子。”此刻,唯有方宏敢開口。 “方宏,你說這人是不是很不識趣?給他臉,不要臉!!!”方府公子目光冷厲。 方宏心中暗嘆:“和其他家族爭霸,公子做的很好,過幾年,公子怕都要繼承家主之位。可是公子從小就被家族培養,高高在上,從未嘗過底層的滋味。即使再聰慧,可是他太重視面子,他不懂……有時候,得忍!為了大業,拋棄面子尊嚴,都是值得的。” 整個端木大陸,才兩三億人。 武圣(先天強者)一共才多少?三十六主城分下來,武圣就太稀少了。 “方府也就一個武圣!還是公子的太爺爺。公子根本沒和其他武圣接觸過,還不懂……和武圣相處的規矩。”方宏暗道,“那西湯域的上官家族的‘上官游’,當年跟隨‘血刀武圣’三年,和其成了過命的兄弟,才讓血刀武圣加入他上官家!邀請一個武圣,不是這么簡單的啊。” 二樓內一片寂靜。 方宏躬身道:“公子,若他真是武圣,那,能令他加入我們方家。即使低聲下氣些,也是值得的。” “哼!”公子黎一聲怒哼。 從小養尊處貴,自我為中心慣了。即使能勉強偽裝,可真的讓他低聲下氣,他豈能做得到? “他若真是武圣也就罷了,若不是武圣,也跟我囂張,我定將他重刑處死,以泄我心頭惡氣!”公子黎目光發寒。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