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8 困籠賭斗(拉下)

九鼎記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三十八章困籠賭斗 騰青山轉頭看去。只見被數人簇擁著俊朗青年笑著走過來,正是那公子黎。 “先生——”公子黎剛開口。便眼了。 因為滕青山竟然無他的存在。根本都沒有理會他。向那小眼睛胖子吩咐道:“你們這的兩頭赤風戰。我都要了。” “一共是六千銀子。我去叫大管事過來。”小眼睛胖子很興奮。連跑去叫負責的大管事。 被滕青山無視的公子黎。不由惱怒。他深口氣強忍怒氣。 “我端木大陸上一個武圣強者不擺譜?沒有傲氣。那才是怪事。”公子黎心底努力勸說自己。“說過。對武圣別強者。的誠心。如此。才有可能請的動他們。”然不清楚滕青山實力。 可公子黎定。眼前這人。有可能是武圣級別。 “幾位要買下兩頭赤風戰?”一名穿著錦袍的者笑著看向滕青山幾人。忽然目光瞥到一的公子黎。大驚。連一躬身。行禮道。“大公子。” “嗯。” 公子黎這才笑著走過。同時看向青山。“先生。這兩頭赤風戰。就算我送與先生的。”在端木大陸。“先生”的稱謂。一般是對尊敬的人才如此稱呼。 “謝了。”滕青山淡然道。他倒是來不拒。 有人送。為何不接受? “先生。旁邊就有喝茶水歇息的的。“先生。我們一起去那。” “不了。我還要買一些物品。”青山說道。 “先生要買什么。盡管說。我吩咐下人辦了就是。 滕青山心中一動饒有興趣一眼公子黎。暗道:“就看看這小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在滕青山眼里。一個方公子的確是小家伙。畢竟根據滕青山的了解。在端木大陸上一共三十六主城過百小城。 按照大概預算。端大陸雖然有州大的兩州之的。人口可大概也就兩三億之多。 先天強者。雖然有不少。可是。'到一個主城中。估計一個主城也就一兩個先天罷了一些強大家族。可能有幾個武圣。弱小家族。一個武圣都沒有。 “武圣?端木大陸武圣。也就先天。算什么。”滕青山如今。距離虛境也就差最后臨門一腳。 先天級別怕無一能是他對手。 如此實力。 的確有資格不在乎一個方家。 “整個大陸的武圣過來。也就幾槍的事。”滕青山因為有實力。所以才自信。 “我要購買一輛馬車上好的馬車。”滕青山笑道。“能承受萬斤貨物。而能快速趕路的馬車。” 公子黎略微一怔。 萬斤貨物? 一般馬車承受萬斤貨物輪子都要下陷。所以滕青山要求的確比較苛刻。 “行。沒問題。一個時辰后。我人會帶馬車來。 “這銀子。”滕青山剛開口。 公子黎連道:“這點小錢。方黎還不在乎。先生。那邊一同坐坐喝茶如何?” 滕青山看了李一眼。笑著點點頭。此刻的公子絕對不朝多望一眼。在他眼中滕青山可要比一個秀色可餐的女人重要的多。在亂世的端木大陸。強者才是最吸引各大家族的。 奴隸坊市一座四合院樣式的大型樓閣二樓。 此刻。一座巨大的。丈長。十丈寬。高一丈有余的鐵籠正擺放在中庭院中。 這鐵籠。隱隱有著一股血腥氣。 “嗯。這鐵籠是干么的?”滕青山驚訝問道。 “先生不知?”公黎有些驚訝。 旁邊李說道:“大哥這是第一進入奴隸坊市。對這種的方。不熟悉。”公子黎恍然點頭。笑著道:“想必先應該聽說過“困籠賭斗”吧?這就是所謂的“困籠”。” “困籠賭斗?”滕山心底明白。公子黎語氣。端木大陸對“困籠賭斗”都該聽。 公子黎繼續道:“估摸著。再過一會兒。困籠賭斗就開始了。” 滕青山和李都注著。 整個巨型樓閣一樓。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客人。一個個都在興奮談論著。 “今天這第一局。二哥你是賭人還賭獸?” “昨天賭人輸了。我就不信今天輸。我還賭人。” “王老大。昨天你贏了可有好幾千兩銀子吧。” 樓下一陣陣議論聲來。 滕青山聽著聽著。也有些明白了:“聽他們說的。這困籠賭斗。應該是讓一個人和一頭野獸。都進入這大鐵籠內。讓他'在鐵籠內廝殺。只剩下一方存活。而周圍觀看的人。則是可以去賭哪一方贏。” “吼~~一聲野獸吼聲陡然響起。 整棟樓閣都安靜下來。滕青山也二樓朝下看去。只見正門口處。一名高足有一丈。穿著獸皮。面容好似巖石雕刻的壯漢。他那比人臉還大的右手抓著鐵鏈子。牽著一頭通體雪白的雪獅走了進來。隨后。又是一名身高足有一丈的壯漢。拖著一名手腳都被鐵鏈鎖著的 是傷疤的精瘦漢。 “嗯?”滕青山驚'的看著那牽著鐵鏈的二人。 “這么高?”李也吃了一驚。 州大的上。身高一丈(兩米五)。那是極為極為罕見的。這里一下子冒出兩個來。 “先生。那二人都是遙遠北方。處于北寒域“青石湖”周圍的青石族人。”公子黎笑著說道這青石族。常年生活在北方極寒區域。那種的方。一般人根本活不下來。這石族人個個身體強壯天力。每一個青石族人。成年后都有近一高。天生都有兩三千斤巨力。不懼嚴寒。” 滕青山心中驚。 丈高身軀。確可以稱之為巨人。 “禹皇當初和,說北海大陸環境惡劣。”滕青山心中感嘆。“物競天擇。能在惡劣境下生存下的種族。也都有其強悍之處。” 樓下庭院中。 一名戴著金色氈帽。厚皮襖的中年人朗聲笑道:“各位。老規矩了今天這第一局。是人和獸斗。今天要進去廝殺的奴隸。已經過兩場了。兩場都是人和人斗都殺死了另外二人。而這雪獅。過去斗過一場。將和他斗的人類撕成碎片。” “人勝。一賠三。雪獅勝一賠一又分。各位下注吧。” 一樓立即熱鬧起來。下注聲此起伏。 二樓倒是安靜不少 專門有人跑到一個個桌。詢問一下。 “幾位客官。可要下注?”一名少年烏溜溜眼睛看向滕青山和公子黎幾人。 “先生。玩一把?滕青山朝下面看眼。從懷里取出一點碎銀子:“一兩銀子人勝。”其實從賠的比率以看出人的概率很低很低。 “一兩銀子?” 二樓不遠處其他客人們都是有些吃驚。因為能上二樓的單單喝些茶水就要數十兩銀子。一般賭注。都百兩銀子往上…即使是一樓下注的。低于十兩的都少。不過那些人看到一側的`子黎。也沒人敢說。 “嫌少?”滕青山看向那少年。 “不。不。”那少年連接過。 “我也一兩銀子。買獸勝。”公黎笑道。 少年苦著臉。再度接過。 很快。便將二人賭送過來。 “吼~~”一聲震天怒吼響徹整棟樓閣。那一頭強壯的雪獅已經被放進了鐵籠中。一脫離束縛。雪獅在鐵籠中嘶吼著。還用利爪揮擊周圍的鐵籠。這特制的鐵籠都整個震顫來。發出雜亂聲響。 “各位。下注結束。” “困籠賭斗開始。” 那中年人一聲大吼。立即另外一名青石族人。解開奴隸的鐵鏈后。拉開鐵籠門。一把將其進去。同時扔進去一把短刀。 “鏘。”鐵籠門再,被關上。 此刻。巨大鐵籠內有一人和一。 “啊啊啊。”鐵籠中的奴隸仿佛一頭野獸般怪叫著。手持著短刀在鐵籠中不斷閃躲著。而雪獅則是緩步不斷壓迫前進。似乎在尋找著機會。顯然。這頭雪獅也知道。眼前人類并非好惹。 突然—— 雪獅猛的竄出。快如閃電。直接撲向奴隸。 “啊。”奴隸眼眸通紅。面色猙獰。一聲嘶吼。在生死霎那刺出了一刀。 “蓬。” 雪獅那高大的身體將奴隸整個撞擊在鐵籠邊上。令鐵籠都震顫起來。雪獅已經無力的要下了。而那名奴隸卻是抱著雪獅的腦袋。嘶吼著不斷揮舞著短刀。一次次的刺進雪獅的頸部。 鮮血染紅雪獅毛發。 “嗷~~奴隸興仰頭嘶吼一聲。他終于活命了。雖然以后還有其他廝殺。可畢竟。是逃過一劫。 “哈哈。我贏了。” “他娘的。老子輸了幾千兩銀子了。總算贏了一次。” 整棟樓閣都喧鬧起。 “先生。你贏了。”公子黎笑看滕青山。“這困籠賭斗我也來了不少次。可人和獸斗。勝的。我也就碰到三次。這是第三次。” 滕青山淡然一笑。是朝下方看了那奴隸。 “這困籠賭斗最出名的奴隸。先可知道是誰?”`子黎說道。 “不知。”滕青山搖頭。 公子黎身側的高大中年男子。很清楚自家公子心中所想。笑著開口道:“困籠賭斗曾有一個非常出名彪的奴隸。據傳。他小時候就被扔進野獸群中。可他竟喝著獸奶長大。天生神力。雖然不會內勁。可實力卻超過內勁強者在這困籠賭斗九十八場。場勝利。連一名后天巔峰的高手。都被生生撕裂。這奴隸。被眾人稱之為“兇獸”。” 滕青山有些驚訝。 不會內勁。卻能將后天巔峰強者活活撕裂? “難不成。他也會內家拳?”滕青山腦中閃過這個古怪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