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35 公子黎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三十五章公子黎 小萍。,你可知道。周圍那座酒樓最好?”滕青山看數家酒樓。一時間不知選哪一個。 小萍嘻嘻一笑道:“大叔。雖然我沒來過丹殃城。可是。旭日酒樓。是遍布三十六主城的。 是最好的酒樓。當然。菜價很貴呢。”小萍說是這么說。可她很清楚。滕青山擁有多少錢財。 “旭日酒樓。”滕青山笑著點頭。“遍布三十六主城?看來很有背景啊。” “滕大哥。我們就那吧。”李也笑道。 問了一下路人。道了位置。抱著游玩的心態朝旭日酒樓走去。 “嗯?”滕青山眼看向前方。那是一座占的極廣奢侈的府邸。府邸正就有十丈寬。兩尊巨大的紅銅四蹄獨角獸擺放在正門兩側。在府邸正門上方。正有著一方牌匾。上書兩個端木大陸的大字——方府。 此刻正大門緊閉。兩側的小門卻是著。 在右側門口。一名胡子黝黑漢正在那。府守衛說著。 “方氏?”滕青山眉毛一掀。 李也驚詫道:“大哥。這就那掌控丹殃城的方氏家族吧。”滕青山點頭笑道:“除了你說的方氏家族。還有哪一個方家。敢在這丹殃城中心的帶。占據如此大一塊的。建造如此奢侈的府邸。” 滕青山耳朵卻聽著那黝黑漢子和守衛的對話。 “還請通融通融。”小胡子不痕跡的遞過一小塊碎銀子。 守衛接過后。掂量一。露出一絲笑容:“行。你叫“昌”對吧?我去稟告一下。如果你真有本事。老管家定會將你收下的。我們方府八百門客凡是有才能的。們方府絕對會收的。嗯。你在這等會兒。” 這守衛一嘴一個“我們方府”仿佛他就是方府的某個大人物似的。 他剛一轉身。要進去。便立即躬:“啊。公子。” 從側門處。走出來一行三人。為的一人一身白色華貴裘衣不知道用的什么珍貴皮毛作的。頭上戴著金色皮帽。腰間掛著一柄細長的長刀。帶著兩名手下就走了出來瞥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小胡子。 “公子。”其他幾名護衛也都行。 “昌見過公子。”小胡子也是一躬身。 這位方府公子。仔打量了一下這小胡子。臉上浮現一絲微笑:“昌?你是來自薦當我方府門客的。” “是的。”小胡子依舊躬身。 “告訴管家。這個叫昌的我收下了。”方府公子直接吩咐道。 周圍守衛一聽都有驚詫。公子本沒有看這小胡子有什么本領。竟然直接收為門客。太過草率了吧。不過。公子。在方府內的位極高。他們不敢多說。一個個只能暗道。那“昌”走了狗屎運。 “跟我出去一趟。”方府吩咐道。 “是。”這小胡子躬身。 在遠處一些行人見這一幕的不由議論起來—— “那個小胡子真是走運了。公子黎。竟然收他為門客。” “跟著公子黎。以,這人前程量啊。公子黎也不問問那人有什么本事。那人真是走運。” 在遠處的滕青山三人。 “門客?”滕青山眉頭一皺。李則是低聲道:“小萍。門客是什么?”在九州大的上。是沒有門客的。 小萍也道:“整個端木大陸上一個個家族彼此征戰。都需一些人才。所以。有才能的人有的會加入一些家族。成為這些家族的門客。為這些家族效勞。這樣。家就會養著他們。讓他們過上好的日子。” “哦。”李聽的點頭。 “走吧。前面不遠是旭日酒樓了。”滕青山。 當即三人朝旭日酒樓走去。 而公子黎。帶著包括昌在內的三名手下。也朝旭日酒樓方向走去。 “嗯?”公子黎目落在前方不遠處李側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女子不是一般人啊。宏。你看。那個女子像不像東華域的女武圣?特別是氣質。” 在這公子黎身后。一名體型高大。穿著黑色厚皮襖的男子。也仔細看去。驚詫的點點頭:“公子。那女子。的確很像東華域的女武圣。特別是氣質。的確很特殊。” “能將女武圣這樣女人壓在胯。恐怕不少人想。弄不到女武圣如果能將前面這女子弄到手。也是不錯。”公子黎淡然笑道。那方宏也低聲笑道:“弄到手固然是好。不過。的探探底。” 公子黎淡了他一:“你認為我會那般魯莽?” “若是能成。等我膩了。再將她送于你。如何?”公子黎一笑道。 “成再說吧。”方宏淡笑道。 “嗯?他們去的也是旭日酒樓。”公子黎看了一笑。“本來出來就是吃午宴的。嗯。我們就去旭日酒樓。昌能到我麾下。可是喜事。值慶賀。” 昌聽心底一暖……旭日酒樓二樓。 “三樓的兩個單間。已經被人包。三位。就在這二樓吃吧。”干練的。穿著紅色夾襖的少女熱情的為滕青山他們整理好桌椅。滕青山將背上的超大包裹。朝旁邊的面一放。堅硬的石質的面都是略微一震。 少字滕青山都不認識。最好。直接點了最好的“南華暖宴”。這一桌宴席需要足足六十余兩銀子。一般人還真吃不起。 “柳大師。上面請。” 隨著高亢熱情的聲音。一名同樣穿著紅色夾襖的少女。帶著五人上了二樓。這五人。為首的是一名銀發黑袍老者。另外四人。則是三男一女。 “柳大師。三樓客滿。二樓只剩下這一桌了。”少女說道。 “沒事就這一桌。”那銀發黑袍老者應道。 他的四名輩立即搬動桌椅。恭敬非常:“老師。請坐。” “啊柳大師。”二樓。其他桌立即有人起拱招呼。 這銀發黑袍老者微著一點頭。 “柳大師。好久不見了。” 旭日酒樓的二樓。起碼有六人起身和這位“大師”打招呼。其他人和這柳大師沒交情。根本不要亂攀交情。 靠著旁邊的滕青山一三人。 “這個什么柳大師挺受人尊的嘛。”李低聲說道。 “嗯。能被稱為大應該有些絕學吧。”滕青也看了一眼。隨即低頭吃菜。 忽然—— “吼~~ “吼~~ 一聲聲。響亮的似雷聲滾滾。源源不絕的吼聲響徹在整個丹殃城上空。 “哪來的聲音?”青山大吃一驚。 “聲音就是在那邊好像是。方府方向。”李透過窗戶看向外面。很確定。方府和旭日酒樓近。吼聲也顯的很。 “方府的那兇獸。么總是吼?” “每到吃飯的時候。兇獸就吼了。有誰能宰了這兇獸就好了。” 二樓內也是議論聲一片。 “噠。噠。噠。” 樓梯處傳來腳步聲。隨著一名俊白裘青年走上二樓。之前不滿的聲音迅速消失。一下子變的安靜。“大公子。”“原來是公子來了。”二樓上一些自持有些身份的人都站起來拱手。 公子黎向那些點點頭。目光掃過滕青山一桌。最后落在那位柳大師面前。 “柳大師。”公子黎拱手。 “大公子。”柳大師也立即起身也不敢擺譜。 “難的碰到柳大師啊。”公子黎道。 旁邊一名旭日酒樓掌柜恭敬道:“大公子。去三樓?”說是客滿。可大公子照能去三樓硬卡下一桌。 “就二樓吧我都久沒柳大師聊聊了。”公子黎淡笑掃視周圍一眼。隨后落在滕青山桌上微笑道。“這位兄弟。我和柳大師難的一見。你這一桌剛好在柳大師一桌旁邊可否讓與我等?” 那掌柜的也看向滕青山三人。笑:“這一桌就算我旭日酒店免費的。三位到樓下如何?” 桌上。 小萍有些拘謹。李聽的眉頭一皺看向身側滕青山。她是一切聽滕青山的。“大公子?”滕青山微微一笑。“等我三人吃完。不就有空位了?” 公子黎一怔。 原本看熱鬧的酒樓二其他人一片嘩然。誰都沒想到。這三人竟然這么強硬。連公子黎都不給面子。公子黎。那可是方府定下的繼承人。如今許多征戰。都是由公子黎親自安排了。 “有意思。”公子黎笑了。 在公子黎身后三名手下中。一名微胖。瞇瞇眼男子上前。公子黎眼神示意了一下。 這瞇瞇眼男子走上。淡笑道:“三位。公子他言相勸。各位還是給點面子。掌柜都說免費了。”“各位還是站遠點。站在這邊。我小妹都不敢吃飯了。”滕青山笑著看了一眼小萍。小萍頓時了。 “哼。” 瞇瞇眼男子臉色一沉。一伸手。一個金子滾落在滕青山桌上。黃金子晃人眼睛。居高臨下說道。“三位。讓一下吧。” “金子?”滕青山一。“對。十足的純金。”瞇瞇眼男子說道。 此刻那公子黎也默觀察著。柳師一桌也看著這邊。二樓其他貴客們也同樣觀看著。不少人都有些心了。 “我看看。是不是純金的。是的。我就走。”滕青山抓過這金子。旁邊李臉上有了笑意。 “嗯?這怎么回事?” 滕青山抬頭疑惑看其他人。“怎么一抓。就。”只見滕青山原先握著金子的右手。“沙沙~~金黃色粉末不斷從手掌縫隙滑落。直接流淌到的面上去。待的一伸開手掌。手掌中空空如也。 整個酒樓二樓。包那位柳大師。表情瞬間凝滯。 那一直微笑看著的公子黎。也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