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4 拔刀相向

九鼎記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三十四章拔刀相向 “首領。不少兄弟的很重啊。”逃竄的那群強盜。此刻也為受傷的兄弟而犯愁。 強盜領。那名精瘦漢子回頭看看。那些痛苦呻吟。臉色慘白的一群兄弟。當強盜雖然是刀口上舔血。真見到這一幕。他還是難受。不由怒哼一聲:“頭大才碗大個疤。嚎什么嚎。都忍著點。” 受傷的強盜們看向領。一個個忍住。 “嗯。這才是我孫楊的兄弟。”精瘦漢子當即道。“兄弟們盡管放心。我這就去丹殃城。去好的大夫。多多購買一些藥。”雖然強盜窩里也有一些略懂藥材的人。可是這一次不少人傷的太嚴重。 可不是簡單的皮肉傷。“領。路上小心”少強盜們連道。 “放心。” 這精瘦漢“孫楊當即戴上一些銀子。騎上一匹駝獸。背著一柄大砍刀。的朝丹殃城方向趕去。 丹殃城。已然出現滕青山三人視內。 “不愧是端木大陸三十六主城之。”滕青山看著那浩浩蕩蕩。朝東西綿延開去的古老城墻不由贊道。這丹殃城城墻綿長數十里。一眼看去好似一個處于熟睡中的史前可怪獸。 “和郡城有的一比。”李也贊道。 滕青山一笑:“小不是說么?當。神斧天神“大禹”。教會大陸上居民練功。統一文字語言金錢等等。 禹皇教導的子,。建造出來的城池。和我們那差不多。并不奇怪。”自從在海島上救下小女奴“小”。 通過小萍和書。青山也知道許多事情。 端木大陸上。有史以來一共兩位天神。 在端木大陸的書籍中。神斧天神“大禹”是遠古時期人物。感悟天的。創造修煉之法傳萬民。是極為了不起的人物。 “難怪。和我們九州語言一樣。”滕青山心中暗。“只是。文字不同。” “不過。都是象形文字。” 滕青山很清楚。 在前世歷史上。隨著時間流逝文字都是不斷變化的。從甲骨文一步步改變。雖然說九州大的和端木大陸的源頭。都是一樣的。禹皇統一文字。將九州文字給端木大陸萬民。 可是好幾千年過去。 再加上。當時根本紙張只有頭鐵片等物品記載。一代代下去。九州大的和端木大。兩字自然是變的越來越遠。難以再辨認。 “不過學起來。倒容易不少。畢竟都是象形文。估計。再過十天半月。就能認識絕大多數常用字了。”滕青山不由想到。在船上。自己和李一同向小萍學習端大陸文字的景。 在識字上。小萍是師。 “小萍。”滕青山開口道。 “大叔。”小萍睜著那雙清澈的大眼睛。看著滕青山。 本是一個九歲女孩。可就因為受盡磨難。吃的太差。瘦弱的好似六七歲孩童。 “小萍我和你小姐姐有不少事情。估計會有不少波折。要不這樣。我和你小姐姐為你在丹殃城內購買一棟房。再去奴隸坊市。買兩個聽話的隸聽你吩咐。如何?”滕青山問道。 “不。我不要。”小萍連道。 “大叔。小姐姐。”小萍說著眼淚就流下了。“我一個孩子在城內。就算有房子。被人搶走的。而且。我臉上。我臉上。” “你臉上?”滕青和李一怔 小萍咬著嘴唇。撫摸著臉上那丑陋的刀疤:“我是女奴。所以。臉上被打上了奴隸的印記。黑鐵河劉家。舉族遷到海上。因為女人不夠多。所以。黑鐵河劉家以后男人會取娶我們。好多生些孩子。所以。將我們這些女奴臉上印記。都被刀劃掉。印記變成了刀疤。” 滕青山和李心中恍然。“奴隸是不允許單獨進城。也不允許私自出城。”小萍繼續道。“如果單獨一個奴隸。即使是在路上。別人都有權力抓住。就是殺了。都沒事。” “像我這樣。印記掉。變成傷疤。” “雖然說。不會將我當成奴隸處。可…還是會遭到很多人瞧不起。遭到他們欺辱”小萍咬著牙。臉上滿是淚。“普通的臉上刀傷。和我這種。將印記弄掉的刀疤。是不一樣的。” “只要是這樣的傷疤。像之前的強盜領。臉上也有傷疤。估計他也曾經是奴隸。都會被人瞧不起的。他還好。有武力。我一個小孩子。”小萍下了駝獸。連頭懇求道。“叔。小姐姐。求求你了。我當你們的仆人就行了。不要趕我走。不要趕我走。” 滕青山聽了暗嘆。 在九州大陸。是沒么奴隸的。 “小萍。”李跳駝獸。一抱住小萍。她眼睛也紅紅的。“放心。姐姐不會不管你的。不會的。” “滕大哥。”李也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點點頭。 滕青山其實也現…這小萍過去的家。應該很錯。奴隸沒資格學字。 可是小萍被販賣三。早在未家破人亡前。小萍很小時候就學認字了。而且。雖然才九歲。可是思維說話。小萍就和一個小大人一樣。非常的聰慧。奈何。在這大陸上。聰慧并不能她逃避當奴隸的命運。 很快。滕青山他們一三人已經到丹殃城南城門。城門口人雖然不擁擠。可也是往來不斷。不少騎著駝獸。或駝獸拉著的貨車不斷的進入城內。也有人出城的。幾乎每一人都穿著厚厚夾。 “丹殃。” 滕青山看了看,樓那兩個大字。雖然在海上一段日子。學了不少字。可是“丹殃”二字。滕青山也只識“丹”字。 “好歹。也認些字了。”滕青自我安慰。 “每人兩個大錢。”城門守衛守城。 幸好滕青山從劫匪那。的到不少大錢。李當即過去六個大錢。那臉上有著一根根針刺似凌亂胡須的漢子目光掠過滕青山和李二人。仔細的在小萍臉上看了看。輕輕哼了一聲:“進去吧。” 小萍被看的只能低。 丹殃城內滕青山扛著大包裹。手持著黑棍。李牽著駝獸。小萍也拉著李的手。三都觀看著這繁華的丹殃城。 “有意思。有意思”青山眼睛亮。 丹殃城內的建房屋。大多都是圓頂或尖頂窗戶都比較嚴實。這是完全迥異于九州大的建筑風格。常年低溫。令端木大陸人們的穿著以及建筑等等和九州大的完全迥異。之前去的海島。 那黑鐵河劉家。剛逃到海島上。只是用的簡單木屋度日。還未來及興建一些石質建筑 街道上隨處可見一匹駝獸。體型高大。穿著厚棉背負著兵器的漢子也隨處可見。 “滕大哥。我們現在去哪?我肚子都有些餓了。”李笑道。 “小萍肚子也餓了吧。”滕青山笑看了小萍一眼。“。我們先去吃飯。過會兒再去購買馬車之類的。” 可滕青山三人剛走一會兒。 “小子。踩臟老子的鞋。就這么了?”大嗓門聲音從前方傳來。滕青山三人看去。只見前方已經有不少圍觀了。 滕青山心底好奇:不是說。城內不允許廝殺的嗎?” 的靠近過去滕山現。一戴著氈帽的高大壯漢正盯著一個精瘦些的黝黑小胡子男子。低吼道:“老子可是要去見貴客的。你弄臟我的鞋。怎么。就這十個臭錢就想了結了?” 小胡子黝黑漢子臉一沉:“兄弟各退一步吧。 “誰跟你兄弟。”高大壯一瞪眼。 “你要多少。”這小胡子壓低聲音。 高大壯漢明顯感覺對方好欺負。一掀眉毛:“一兩銀子這事就這么算了。” “鏘。”小胡子拔背上的長刀。 高大壯漢臉色微變。連退兩步。周圍人更是連退步。 “我叫昌。”小胡子目光如劍。盯著高大壯漢。響亮道。“邀戰。你可敢接戰?” 高大壯漢一怔。 “哈哈。那家伙是怕了?” “沒膽的。” 周圍圍觀的人唯恐天下不亂。滕青山和李都有些疑惑。旁邊小萍低聲道:“大叔。在城內是不允許廝殺的。如果殺人。是要被抓起來的。不過。如果正式邀戰。另一方也接戰。殺也沒事。” 滕青山恍然。 此刻。被人圍觀的二人。那高大漢被周圍人擠兌。臉色漲紅。盯著小胡子吼道:“邀?老子接戰。你夠膽。老子就送你去見你祖宗。”說著。他也拔背后的那柄砍刀。可他剛拔。 “咻。” 小胡子直接一個進揮刀。 一閃。 “噗哧。”高大壯漢喉嚨處鮮血。好像水一樣直接往外噴。他瞪大眼睛。嘴唇動了動。似乎猶有不甘。最后轟然倒的。的上留下一大灘血跡。 小胡子冷笑一聲:“蠢貨。都接戰了。還廢話。” 收回戰刀。這小胡子直接從人群中離去。周圍人嘖談論了幾句。隨后一個個都離開。 “就這么走了。管?”滕青山有些驚詫。 “大叔。一言不和。拔刀相向。這種事多呢。”小萍說道。“我都看過不少次。在,內有時候就因為一兩句話。就殺起來的。等會兒。就有這丹殃城的人方氏家族的人馬。過來抬走尸體的。” 滕青山點點頭。暗道:“一言不和。拔刀相向?不愧是各家族爭霸天下的的方啊。殺戮比九州還多。” Ps:第二章到~~還有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