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3 丹殃城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七篇第三十三章丹殃城九鼎記 大陸南部邊陲之地,刀子般的寒風肆虐呼嘯著,吹得卷起。 一條足有五六丈寬的土路上,隱約有幾道人影,靠近看去,一名全身穿著厚白色皮祅,頭戴著氈帽的體型壯碩的青年漢子正背著一個超大包裹。而他的手上正抓著一根黝黑隱隱泛著血紅色的長棍。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正遙看著前方。 在其身側,一名身材窈窕,同樣穿著白色裘衣的少女,腰間纏著青綠色的長鞭。她正牽著一名明眸皓齒的可愛女童,可惜,這女童臉上有著一道猙獰的刀疤。 在天空。 青鸞和狂風鷹正在高處飛著。 “小,你笑什么?”滕青山看向一旁李。 “滕大哥,你現在刮掉胡子,比在海上,要年輕十歲呢。”李捂嘴一笑,“你如果早點刮掉胡子,小萍也不會喊你大叔了。”旁邊的小萍也嘻嘻一笑,不過沒敢插嘴多說太多。 滕青山摸了自己下巴。 自從來到端木大陸,滕青山就將年多時間留下的胡子全部刮光,甚至于穿上皮靴厚皮祅。畢竟在這端木大陸,按照滕青山的估計,最起碼也要呆幾年的。總不能像苦修時一樣邋遢。 “我們在這路上,都走了好一會兒了,也沒看到個人。”李有些急切道。 “嗯。”滕青山也皺起眉頭。“我們在得弄清楚。我們所在地地方。到底是端木大陸南山域中地哪里!”滕青山只是隨意從一荒無人煙地海岸處上岸。根本不清楚他腳下到底是屬于何方境內。 不弄清楚自己位置。自然就不知道。怎去神斧山。 “沙沙~” 寒風吹過荒涼路道旁生命力堅韌地野草低下了頭。滕青山目光一掃旁邊不遠處地一座長滿雜草地山丘。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小。我們腳下到底是什么地方。馬上就知道了!” 李微微錯愕邊地小萍則是惑看著滕青山。 “嗷”一聲興奮地嚎叫陡然響起。 “轟隆隆~”獸蹄聲踐踏土地的密集踐踏聲響起,伴隨著一聲聲獸吼聲,數十個身上披著獸皮著四蹄怪獸的莽漢或是手持大砍刀,或是手持斧頭,仿佛一陣狂風瞬間就沖到了道路上,將滕青山他們重重包圍。 還有不少沒有坐騎的蠻漢們是飛快跑著,也趕了過來。 “這是什么野獸?”滕青山和李,目光都落在了莽漢們的坐騎身上。 這些坐騎有四蹄,全身毛發很發達,額頭上還有著兩根彎曲的硬角。有點類似于牛角,這種野獸的臉型模樣有點類似于獅子鼻孔中正噴著白氣。論體格,這種坐騎明顯要比九州大地的戰馬要壯碩。 面對近百號人圍著青山和李卻都驚嘆看著那坐騎。 “小萍,這是什么獸?”滕青山詢問道。 “這是駝獸啊。”小萍理所當然地道“這駝獸很多呢,城內應該隨處可見。不過這些都是普通駝獸些上等,珍貴的駝獸。不是這種彎的雙角。而是尖尖,好像槍頭一樣的鋒利直角,只有一根獨角!身體也要更壯,獨角駝獸,又叫好‘’,很厲害的。” 滕青山明白。 端木大陸和九州大地太遠,這種駝獸,就是端木大陸上的主流坐騎。‘’就是極為高等駝獸了。 “端木大陸,比九州要冷的多!這還是最南邊,按照小萍說的,地圖上北邊的‘北寒域’,可比這還要冷的多。這么冷,這種毛發發達的駝獸,的確才適合生存。”滕青山心中也明白了。 圍著滕青山三人的強盜莽漢首領,一個臉上也有著傷疤的精瘦漢子,他先是瞥了一眼小萍,似乎也注意到小萍臉上的傷疤。 “呔!你們三個,速速將東西留下,我等饒你性命!”那精瘦漢子吼道。 “打劫?” 滕青山哈哈笑起來,笑聲仿佛滾滾雷聲響徹天際,“你們打劫我?” 圍著這三人的近百號高大莽漢聽到這笑聲都是臉色一變,很顯然眼前人是一個厲害的高手。“哦,看來你是游俠。不過,我們上百條漢子,你就一個人。還有兩個累贅!速速留下貨物,快!”精瘦漢子臉色有些發青,“否則,男人殺死,女人擄走,識趣點吧!” 雖然李的容貌,令這些人眼饞,可是……滕青山實力,也令強盜們判定不準。 察覺到這骨頭難啃,他們也不想拼。 打劫一票,死傷過半,就不值得了。 “哈哈!”滕青山朗聲大笑,背負著那超大包裹,身形卻猶如瞬移一般。 呼—— 留下一竄殘影,滕青山本 到了一名駝獸騎士身側,那駝獸騎士不由大驚嘶坐下的駝獸也立即發出驚怒的吼叫:“嗷”滕青山卻是直接一巴掌拍擊在這駝獸身上。 伴隨著駝獸的吼叫,駝獸仿佛一塊隕石猛地拋飛起來,砸向那強盜首領所在處。 “避開!” 滕青山笑看著駝獸落下,輕聲道:“爆!” “轟!” 早已死去的駝猛地爆開,碎裂地骨頭血肉仿佛一件件暗器朝四周迸射開去,周圍靠的近的不少強盜,被迸射的骨頭射穿身體,頓時一個個哭爹喊娘痛叫起來。或是捂著大腿,捂著身上傷口。 還有好幾名倒霉的,被射要害,當場斃命。 呆滯! 原本看滕青拍飛一駝獸,大怒的莽漢們。看到眼前這一幕,一個個膽寒了。近百號人一個個驚懼地看著滕青山,在地上痛苦地捂著傷口的傷號們,看向滕青山目光中也有著驚恐。 一個個悔恨啊,咋就惹了這個煞_呢。 “咋冒出一個這么厲的高手,連駝獸都沒有。不是騙人么。”那首領,精瘦漢子嘴里發苦,如果看到一些騎著戰的強者,他們根本不會打劫。 “我們兄弟有眼無珠。”那精瘦子連躬身,“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我讓你們走了嗎?” 滕青山此話一出,那些強盜們一個個色發白,都看向他們的首領!強盜個個都是刀口上舔血,可不會坐以待斃。“有事,大人請吩咐。”那精瘦漢子連恭敬道,心底卻是發狠:“他娘的,如果這人過分,哼,頭大碗大個疤,拼了!” 在滕青山一人面前,這一群莽漢好似小綿羊。 “留下兩匹駝獸,再留下一些錢財。” 滕青山吩咐道,“還有,我問你幾句話。 “大人請說。”精瘦漢子松了一口氣。 “離這最近的城池,是什么城,怎么走?離這多遠?”滕青山問道。 精瘦漢子雖然疑惑,可還是連回答道:“大人,離這最近的城,是方氏家族的丹殃城。距離這里,大概還有五十余里路!大人沿著這條路,往前走,一路走下去就能到丹殃城了。” “嗯,滾吧。”滕青山點頭道。 “是,是。” 精瘦漢子連一揮手,這些強盜們退去的極快,帶著傷號迅速地消失在滕青山的視線范圍內。只留下兩匹駝獸以及一些散碎銀子和黑色的大錢。 “我們帶的都是黃金,帶一些碎銀子,零碎大錢,也有用。”滕青山當即將這些碎銀子、大錢,交予李。 畢竟,滕青山背的東西夠多了。 “小,地圖。”滕青山說道。 “在這。”李從自己的包裹中立即取出地圖遞過來。 滕青山放在地上展開,仔細一看:“丹殃城在這,我們應該就在這條道上!我們距離神斧山,并不算遠。”看著地圖,一目了然。 “小,你和小萍騎著駝獸,我們出發,快點趕往丹殃城。”滕青山笑著將地圖又遞過去,李收好東西后,和小萍共乘一頭駝獸。而滕青山卻無奈的發現……這種普通駝獸,根本扛不動自己的大包裹。 “滕大哥,你這箱子里黃金可是過萬斤,這駝獸怎么能背動。”李笑了起來。 “青鸞能輕易背動,可它不肯。”滕青山抬頭看向天際。 蒼茫的天空中,兩個小點依稀可見,正是狂風鷹和青鸞。 “走吧,我走路速度,可不比駝獸慢。”滕青山扛著包裹,也不管另外一匹駝獸了。 他包裹內的一箱子黃金過萬斤,如果不靠內家罡勁消除壓力,走一步,地面都要有一個坑!不過,靠內家罡勁將壓力分散到整個地面,卻是很輕松。 當然—— 黃金其實有三箱子,只是,根本沒辦法帶。滕青山抗是抗得動,可是……一個人抗三個大箱子,走到哪都要成為眾人矚目的點。所以滕青山只背著一個。其他兩個箱子和整個鎢木船,被滕青山埋在了荒蕪海岸土里。 將鎢木船弄到岸上,可是滕青山和青鸞這兩個擁有怪力的怪物,一同協力才做到。 噠!噠!噠! 李和小萍騎著駝獸飛奔,滕青山扛著萬斤包裹,一同趕路。而高空中青鸞和狂風鷹輕松飛著。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