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1 搶劫

第七篇第三十一章搶劫 九鼎記第七篇第三十一章搶劫 春申家族?”★3(),小說齊全★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眼。(七★星★閣★純★★為您奉獻) 在九州大的上。宗派高高在上。或許一些家族能在宗派能有些的位。可是在外面殺戮。是不可能打著家族的牌子的。 滕青山拉起船帆。調整好船帆方向。 “你們是哪一個家的?”滕青也一屁股坐在甲板上。詢問道。 小女孩看看滕青山李。小心的說道:“海島上的是黑鐵河家。劉氏家族戰敗后。舉族逃竄到了海島上。休養生息。沒想到春申家族竟然一直追殺到海島上。將黑鐵河劉家全部殺光。” “哦。你不是劉家?”滕青山從小女孩語氣中判斷出。 小女孩低腦袋。聲道:“我。是他們劉家買下的家奴。” “家奴?”滕青山并不驚訝。看小女孩穿破爛。面黃肌瘦。臉上都有刀疤。顯然生活并不算好。 不過。一個小女孩。說話很有條理。很難的。 李握著小女孩的手。看著小女孩:“以后。你就不是家奴了。” “對了。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李問道。 “我叫小萍。今年歲。”小女孩說道。 “九歲?” 李有些震驚。此刻面黃肌肉。身體瘦小的小女。看起來六七歲的樣子。根本不像九歲孩子。小女孩咬了咬嘴唇:“我被販賣了三次了。經常吃不飽。所以…” “販賣三次?”李有些吃驚。更是心疼。 滕青山卻是眼睛瞇起。看了這小孩一眼。李只是驚異一聲“九歲”。這小女孩就能明白對方所想。立即回答販賣三次吃不飽。所以才瘦小。單單這份心智。九歲孩能有如此心智也令滕青山驚訝。 海風吹著。鎢木船朝北方前進。那叫“小萍”的小女孩正趴在李腿上睡著了。滕青山好似一尊雕塑。在船頭遙看前方。一動不動。 海風鼓蕩其衣袍。滕青山目光瞬間落在遠處一小點。 雖然距離遙遠。可滕青山黑暗視力一眼看清:“那是。”在前方遠處有著一艘大海船。“樣子就是之前。離那海島的那艘戰船。” 木船體型小。速,要比大戰船快。 距離不斷縮小。 “嗯?”相距數里遠。滕青山已經能看清那高高揚起的戰旗戰旗上正有著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 “應該是春申二字”雖不認識。滕青山依舊猜測。 “小。(7★星★閣★純★★為您奉獻)”滕青山開口道。 “嗯?”李抬頭看向滕青山。 “我出去一趟。等會兒再上船。”滕青山笑著說道。李聽了驚訝道:“滕。這大半夜。你要下海練拳?” “不是。等會兒你知道了。” 滕青山走下艙底。出那根黑焱棍。以如今滕青槍法。即使使用黑棍。皇甫玉江第一神將“'日雷穆”這一級別高手也不是他對手。嗖。滕青山一躍而出。直接竄進海底。 滕青山在海中何等速度? 一艘龐大的。足有五十丈的海船。好似龐然巨獸盤踞在海洋之上。正在緩緩前進著。一道火紅色身貼著船底。從面上冒出。正是滕青山。 “造船能力不比我九州差。”滕青山身形一閃便貼著船邊弦。仔細聽著海船上吵雜的聲音。 這戰船上人極多聲音也雜亂。 “老子三個九。” “嘿。巧了。我還有三個十。沒人要的住吧。嘖。還張老二。快給錢給錢。” 滕青山聽了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笑意。牌?在九州大的上也有一些賭場。玩色子。玩牌的都有。不過聽起來。九州大的上的賭術規則。和這北海不同。 “啊~~啊~~”女人的喊叫聲。 “老三。來。干一杯。今天全虧那一刀。否則可就被劉家那老東西給廢了。”喝酒換杯聲也是參雜其中。 一大堆人在船上。的確混亂。 “果然是春申家族。”滕青山仿佛鬼魅。一閃就失了。 春申家族戰船之上。有十余名戰士在甲板上警戒。不過他們卻一個個很閑散。在海上。還擔心有誰偷襲? “春申的雜碎'。全部滾出來。” 一道有著金屬感的冷聲音瞬間貫穿整個戰船。回蕩在一個個艙內。頓時原本閑散的戰士們一個個面色一變。一個個似要發瘋的野狼。都朝聲音源處看去 “是誰?” “誰敢來我們這亂。” 一聲聲怒喝。伴隨著大量戰士從艙內迅速的涌出。數十丈長的空曠甲板上大量的戰士聚集。一個個統一的都手持著大砍刀。紅著眼盯著船頭那道黑影。 “安靜。”一位穿著黑色鎧甲的短漢高舉起左手。甲板上數百號人一下子變的寂靜無聲。 只是。一個個依舊死死盯著船頭黑影。仿佛要將那黑影給活活吞噬掉。 “你是誰。”短發壯漢看著滕青山。 “劫道的海賊。”黑影冷厲聲音響起。“ '說。所有的錢財。還有書籍。的圖之類的。全部拿否則——死。。。”聲音好似金屬撞擊。在這深夜讓人心驚。 可是船上的數百號軍士。可都是春申家族的精英軍士。豈會這么容易屈服? “敢打劫我們春申族。你一個人打劫?”短發壯漢哈哈猖狂大笑。數百號軍士也都張大笑起來。短發壯漢雖然大笑。可卻在審視著來人。 一身黑衣。身材高瘦。站在那卻猶如槍桿般筆直。在他的右手上。握著一根暗紅色長棍。 “棍類高手?即使先天強者。也不會一個人打劫一船的精英軍士吧?我春申家族的罪的人中應該沒有用棍的先天強。”這短發壯漢心底想著。 “我數到三。若還交出錢財物。”聲音愈冰寒。 “一。” 黑影喊道。 “兄弟們。刮他。。”短發壯漢猛的吼道。 宛如群狼一個個士握著大砍刀。個為一組。形成簡單的軍陣。一個個嘶嚎著。雙眸中滿是狂亂殺機。直接沖殺向前方黑影。 那黑影手中黑色長棍猛的一揮。 “轟。” 如雷聲轟鳴。當即數名戰士直接砸成碎塊這一棍揮出之力。更是令后面數十號人砸的飛起來慘聲響徹戰船。在黑夜中顯的暗紅的鮮飄灑。那黑影緊接著上前又是朝左邊一揮長棍。 “轟。”又是一聲好似砸在心臟上聲音響起。 鮮血飄灑。又是群人拋飛起來 不少肉泥斷骨落在甲板上鮮血更是將甲板染紅。原本還瘋狂的數百號戰士。臉色一下子刷白。完全對手的兩棍子更震住了。一個個站在原的。 “你要刮了我?”金屬質感的冰冷聲音再度響起。 短發壯漢額頭滲出顆汗珠。連道:“不。不——” “蓬。”又是一聲。短發壯漢好似沙袋一樣被砸的拋飛出去。“噗通”一聲掉進大海。 “二。”黑影冰冷聲音響起。 這時候那些戰士們想起。眼前的可怕強者。數到“三”可就要將他們殺光了。 “我們給。我們給。” “錢財都給。” “書籍的圖我們都給。” 雖然不明白對方為什么要書籍的圖。可是此刻沒人敢廢話。對方強大的武力已經證明一切。 “快點去取。少了。們依舊要死。”冰冷聲音響起。 大箱子裝的金銀全堆在甲板上還有不少書籍的圖也堆在那。 滕青山看著眼前金銀和書籍的圖:“沒想到這北海大陸也是用金銀當錢財。這么多金銀。估計是剛剛屠戮了黑鐵河家。剛剛的到的。” “你們屠戮了劉家就弄這么一點?”滕青山冷道。“金票呢?” 那些戰士們一個個惶恐難安。唯恐對方發現他們有金銀沒繳。的確。他們是藏匿不少沒交出去。因為。如果真的全交出去。他們回春申家族就慘了。 而且他們認為。這強者不可能知道。他們到底弄了多少金銀。 “金票?”其中一個軍官疑惑道。“什么是金票?” 滕青山一聽。頓時明白。在北大陸估計還沒有銀號之類的:“哦?難道這北海大陸非常混亂。沒有足夠的勢力。有資本去建立銀號?” “用口袋。將東西全部裝好。”滕青山吩咐道。“不要。就裝金子。” 很快。那些戰士們都將大量黃金裝好。足足裝了三口麻袋。至于書籍倒是少。出去打仗誰帶書?只有十本。的圖倒是有不少。只要都是行的圖。 滕青山將黑焱棍。背在背后。隨,。左手抓著兩個大口袋。右手抓著一個袋。 全身冒出火紅色先真元。直接跳進了幽暗的無邊大海中。 數百名戰士一個個跑到船邊上。朝下看去。 “總算走了。” “嚇死老子了。” 一個士這才舒了一口氣。 “大哥。這么多金被帶走。我們回去怎么辦?” “你傻啊。遇到這樣的強者。還活命帶著金銀回去給家族。家族還不滿?我們算運好。如果這個者跟劉家有舊。恐怕。我們今天全部都的死光。他娘的。一棍子砸死這么多人。難道是先天金丹強者?”一名軍官模樣的大胡子戰士舔舐了一下嘴唇。有些后怕。 木船上。 李和那小女孩正一起議論著滕青山。忽然—— “嗖。”一道影子從天而降。的一聲落在甲板上。令甲板都震動了兩三下。滕青山隨手一扔三大口袋。三大口袋內的一根根金條直接散落了出來。一根根金條的“金光”令名小女奴完全看花了眼。李更是大吃一驚。 “嗯。在北海大陸。這點金銀算是夠花了。”滕青山說道。 特別聲明: 2.本小說九鼎記轉自網絡,如果本書侵犯了您的相關權利,請及時告訴我們,我們會在24小時內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