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8 不死草

第七篇第二十八章不死草 九鼎記VIP第七篇第二十八章不死草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鳳凰一雙眼眸,同樣火焰騰繞,凝視著滕青山。鸞卻是掀了掀羽翼,鳴叫兩聲,似乎對滕青山充滿信心。 “嗡” 滕青山剛施展起手式,大地都是一震。只見滕青山施展開《土行之拳》,全身一道道土黃色電光閃爍,似一尊神靈。一拳一腳之間,大地都隱隱震動。方圓數十丈內,土行天之力被攪動。 李只是眨著眼看,一竅不通。 青鸞,只感到滕青山拳法蘊含著莫測的‘道’。而不死鳳凰卻能清晰察覺土行天之力的異動。 不死鳳凰眼眸中,露出驚詫之色! 天道,難以名狀! 根本無法通過口中描述,令弟子得‘道’。只能靠領悟!就算是不死鳳凰,雖然已經悟道。可是,懂了沒辦法教導自己的孩子。 虛境強者,大多數都是自己。卻無法教弟子。 唯有極少數,或者達到‘洞虛’層次,能夠構建自己體內世界的存在。對‘道’的認識已經非常透徹,才能通過一些介,來教導弟子。 或通過蘊含‘道’的書法,讓弟子學書法,透過書法,間接領悟‘道’。 如李太白的《青蓮劍歌》就是如此! “”不死鳳凰忍不住發出一聲鳴叫聲,滿是歡喜! 她真的沒想到,一個還未踏入虛境的人類。竟然能夠通過幾招拳法傳達出‘道’。不可思議! “轟!” 滕青山施展完《土行之拳》招后,拳勢一轉,化為《水行之拳》,體表土行色電光收斂入體內。藍色閃電卻是在滕青山全身閃爍,只見旁邊的湖面都因此震蕩起來,不少水花都朝滕青山雙拳之間飛來。 身形移動,雙拳揮動間,一道小‘水龍’在不斷游動著。 原本驚詫的不死鳳凰,此刻,卻是真正震驚了! 因為,這兩套拳法是不同的道! 即使是它當年跟隨的主人,悟虛境時,也是通過水行之道入門,而后逐漸深入,越來越強。而眼前這個年輕人類,竟然同時悟不同的‘道’。而且都能透過拳法來表達,何不令它震驚? “呼!”滕青山緩緩吐出一口氣,氣息箭。 收勢! 滕青山從之前神靈模樣恢復成普通樣子。隨后大步走到旁邊山壁,“嗤”的一聲,滕青山拔出了輪回槍。 “”青鸞向它的母親‘不死鳳凰’叫著。 李笑著道:“滕大哥,青鸞問它親,滕大哥你拳法如何呢。”滕青山一笑,心中卻是自信十足。 “”不死鳳凰也發出低沉的鳴叫聲,聲回蕩在整個山谷。 滕青山看向李,李展顏一笑:“不死鳳凰已經同意了。還說,你拳法真的不錯。”即使再挑剔,見到滕青山這兩套拳法,不死鳳凰也沒話說了 青鸞雙翼微震,便化為幻影,待形凝聚,卻已經到滕青山身側。 “”青鸞開心地在滕青山身前叫喚。 “滕大哥,你看那邊。”李忽然壓低聲,指指向不遠處。 滕青山也看去,那靠著山壁有著一塊黑色大石頭,這塊黑色大石頭隱隱泛著暗紅,石頭表面很光滑,唯有中處,卻詭異長出了顆小草,小草有五片草葉子,隱隱有著彩色光暈在草葉上流轉。 “不死草!”滕青山心頭一顫。 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眼,眼眸中都有著震驚之色。 不死草!足以令九州大地瘋狂的寶物。 不死鳳凰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當然注意到滕青山和李眼睛所看方向。 “可惜,是未成熟的。”滕青山暗嘆。 不死草,有七片草葉,泛著七彩光暈。若是口服一株不死草,不管多重傷勢都可恢復。且能增加兩百年壽命。 “呦”不死鳳凰向滕青山發出一聲聲鳴叫。 “滕大哥!”李哭笑不得道,“這不死鳳凰說,那株不死草還未成熟,看也沒用。” 滕青山也只能無奈一笑。 李有些愕然看向不死鳳凰,不死鳳凰正在繼續鳴叫著。李露出一絲狂喜之色,連道:“滕大哥,這不死鳳凰說了,這不死草長成非常困難。 它數千年來,一共培養出十六株不死草。其中三株給了它的恩人……嗯,滕大哥,聽它說的,應該就是詩劍仙李太白。” “恩人?”滕青山暗驚。 這不死鳳凰,跟李太白有交情? “還有三株,它當年在九州大地的時候,分別給了三個人類。”李又道。 滕青山有些吃驚。 不死鳳凰,去過九州大地? “難道……書籍中關于‘青鸞’,關于不死鳳凰的描述,都是眼前這個?”滕青山猜想到。 李也難掩臉色震驚之色,繼續道:“不死鳳凰還說,就在數十年前,有一 獸語的人類強者御空而來,從它這索要了株不死草 “懂得獸語?”滕青山有些疑惑。 天下間得獸語的有不少。 天神宮肯定有!而能馴養出‘雪鷹’的雪鷹教,一代代傳承,估計也有懂得獸語的!還有那射日神山,能馴養出墨狼坐騎,估計也有獸語高手。不過懂得獸語,又達到虛境的超級強者。就少了! 可惜,對九州大地上的虛境強者,滕青山知道的太少。 “小,問它,那人類是誰?它可認識?”滕青山詢問道。 李其實很好奇,立即詢問不死鳳凰,不死鳳凰看了看滕青山,也做出回答。 “滕大哥,不死鳳凰說,那人是道家一脈強者。不死鳳凰還判定,那人,在九州大地上,應該也是最頂尖的人物。”李表情古怪,猜測道,“道家的?難道是我天神宮宮主,還是嬴氏家族?或是禹皇門?” 八大宗派,都有虛境坐鎮! 不過八大宗派彼此很少大戰,虛境強者出手機會少。天下人,對他們也不了解。 “道家一脈的?就是摩尼寺了。”滕青山暗嘆。 御空飛行而來,能從不死鳳凰這索要走一株不死草,這份實力了不得啊。“而且事情發生在數十年前,這虛境強者十有八九還活著。” “滕大哥。”李露出一絲笑容,連道,“這不死鳳凰說了,不死草很珍貴,培植不易,今僅剩九株,它不可能就這么給我們。” 滕青山也明白這一點。 “可是它又說……”李笑著道,“如果青鸞跟我們走,能在十年內,就蛻變成不死鳳凰。它就將剩下九株不死草都給我們!若是在百年內,能讓青鸞蛻變為鳳凰。就給我們三株不死草!若是超過百年,它依舊給我們一株不死草。只是……要看我們是否還活著。” 滕青山聽了,無奈一笑。 “十年?這不死鳳凰夠貪心的。”滕青山卻感覺到,不死鳳凰對它唯一孩子的重視。 青鸞十年能蛻變,九株不死草都給滕青山。明顯……在不死鳳凰心中,不死草是遠遠不及孩子珍貴的。 “我現在是去北海大陸,拿著不死草用處不大。等從北海大陸歸來。或許青鸞就達到虛境。到時候再取不死草!”滕青山暗忖道,隨即笑道,“小,訴不死鳳凰,這條件我答應了!我會盡量培養青鸞的。” “嘩嘩” 海水蕩漾著,鎢木船揚帆破浪前進。如今的鎢木船上,比之前多了只神鳥‘青鸞’。 甲板上。 低方桌放在甲板上,滕青山和李相對而坐,而狂風鷹和青鸞也是相對蹲坐,一起吃著剛剛烤熟的三盆大魚,滕青山和李合起來吃一盆。而狂風鷹和青鸞各吃一盆。 “呦”青鸞發出一聲聲奮歡叫,不停地叼著吃著。 它可第一次吃烤魚呢,一口就是一條,滕青山和李剛吃小半,青鸞就將一盆烤魚吃個精光了。 “哈哈,小青吃的夠快的。”滕青山笑了起來。 “嗯。小灰才吃小半呢。”李笑道。 青鸞那一雙眼睛盯著對面狂風鷹的盆子里,狂風鷹似乎刻意減慢速度,才吃小半。 見狀,狂風鷹立即用尖嘴將臉盆一推,推到了青鸞面前,連叫幾聲。似乎在說:“你吃,你吃。” 青鸞叫一聲,繼續叼著吃了。 “滕大哥,你有沒有發現?自從小青跟我們一起走,小灰就非常開心呢。”李偷笑著,看了看狂風鷹,狂風鷹正看著青鸞,眼眸中都滿是光彩,“滕大哥,你說,小灰是不是喜歡小青?” “狂風鷹喜歡青鸞?”滕青山愕然。 滕青山聽李這么說,也想起,青鸞上船后狂風鷹的種種跡象。 “也對。”滕青山笑了,“青鸞估計是鳥類中非常漂亮的呢,狂風鷹一個單身漢,喜歡青鸞很正常。不過……它太弱了。青鸞一翅膀就能將它給掀飛。” 帶著青鸞上船,的確很明智。因為……這青鸞就曾經去過北海大陸! 三個月后。 傍晚時分,烏云遮天,狂風呼嘯。 滕青山站在鎢木船船頭,遙看前面一片混亂海域,那片海域中漩渦極多,海水混亂洶涌。 “滕大哥,按照小青說的,前面一段海域大概有兩三千里,只要過了這一段海域。就到北海大陸近海了。近海中一些海島上,都是北海大陸的子民。”李有些奮地說道,滕青山一臉胡渣,遙看前方,心中有些激動。 “大半年了!”滕青山目光灼灼。 “過了這片海域,就到北海大陸近海。十天半月,即可抵達北海大陸!” Ps:今天就兩章,手腕已經很多,看樣子明天能完全好。明天番茄會補欠的要到北海大陸嘍下面可就是北海大陸情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