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7 青鸞之母

在遙遠過去,九州大地上出現過一頭青鸞。可是自那以后,九州大地上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再出現青鸞的蹤跡。 神鳥‘青鸞’,非常稀少。 它還有母親? “我也見過不少妖獸了,可是,好像還沒見過母子在一起的。”滕青山笑著感嘆道,李珺一抿嘴,一皺小鼻子,嘴角出現了好看的酒窩:“滕大哥,你沒看過可不代表沒有。只能說,你看到的妖獸太少。” 滕青山見李珺這表情,活脫脫就是前世小貓撒嬌模樣。 “啊。”滕青山立即驚醒過來,“小珺,你就讓它去問問它母親吧。” “嗯。”李珺心思很細膩,也察覺到剛才滕青山眼神不對勁,這令她心里甜蜜蜜的,微紅著臉,朝一旁的青鸞發出一聲聲鳴叫,青鸞也回應著。 “滕大哥,這青鸞問我們是不是也去看看它母親?”李珺說道。 “哦?” 滕青山皺眉思考起來,青鸞一旦成年最起碼是先天金丹層次。而青鸞之母,是何等實力?就算是虛境級別妖獸。滕青山也不會太驚訝!不過在虛境妖獸面前,自己可是沒一點反抗能力。 沒反抗能力,這是滕青山不太喜歡的。 “走吧,滕大哥。神鳥青鸞的母親是什么樣,你就不想看看?”李珺亮晶晶的眸子中滿是期待,她喜歡妖獸,自然更想見見神鳥青鸞的母親,“滕大哥,我想它母親不會對我們有敵意。若有敵意,以青鸞母親飛行速度,我們想逃都逃不掉!還不如坦蕩蕩去看看呢。” 滕青山一聽,不由點頭。 在海上,這神鳥青鸞飛行的速度,是遠超狂風鷹的!若對方真動手,自己一方的確沒法逃。 “那好,就去看看。這青鸞的母親,是什么樣!”滕青山哈哈笑道。 李珺臉上露出喜色,連朝青鸞說著,青鸞立即興奮地掀動雙翼。 “呦~呦~~~”李珺朝不遠處的狂風鷹吩咐道。 “滕大哥,我和小灰說了,讓它呆在這看好鎢木船。我們現在就和青鸞一起走吧。”李珺笑道,滕青山手持輪回槍,笑著點點頭。而這時候,旁邊的神鳥青鸞卻是高亢鳴叫一聲,朝島內走去。 神鳥青鸞比較‘消瘦’,它的背部不寬,即使能載人,也就勉強坐上一人。 如果滕青山和李珺都上去,估計,滕青山就要抱著李珺才行了。 “青鸞在前面帶路呢。”李珺開心走著,和滕青山并肩,在青鸞帶領下深入這荒島中。 這一座荒島,非常平靜。 在樹林中前進根本看不到什么野獸,沒絲毫野獸動物痕跡。隨后滕青山他們沿著起伏的丘陵走了許久,來到了一座空曠的山谷中。這座山谷中,長滿了一株株粗壯火紅色的大樹,樹葉同樣火紅。 在這些大樹上,經常看到一個個巨大鳥巢,一些鳥巢中就有一頭頭烈火鳥。 當滕青山二人和青鸞一來到這。 “呦~~” “呦~~~” 一聲聲高亢尖銳的鳴叫聲從山谷樹林中響起,一頭頭烈火鳥從樹杈鳥巢中冒出腦袋。一個個都有著敵意。不過看到青鸞為兩個人類帶路后。這些烈火鳥也就不再高聲嘶鳴了,乖巧許多。 “這么多烈火鳥!滕大哥,我們之前看到的,才只是一部分啊。”李珺驚訝地眼睛發亮。 “這里的烈火鳥,差不多得有過百只。”滕青山附和道,他目光卻是多停留在那一顆顆粗壯火紅色大樹上,“火梧桐!在書籍中,說這烈火鳥只在火梧桐樹上才筑巢。果真如此!這火梧桐的樹枝,堅硬超過鋼鐵,而且耐火燒。珍貴程度比鎢木還高些。” 滕青山觀看火梧桐。 而李珺觀看烈火鳥,一瞬間卻沒注意青鸞。 靠著兩只利爪,青鸞繼續朝前面走著,那長長的七彩尾羽也垂著,恍若一仙女在漫步。 “呦~~”青鸞此刻卻走到一汪水潭前,發出一聲鳴叫。 滕青山和李珺這才驚醒。 青鸞連叫幾聲,而后直接竄進了水潭中,李珺驚詫轉頭看向滕青山:“滕大哥,這青鸞說,她母親在另一個山谷。要攀爬很難,從這水潭中,很容易就過去了。讓我們跟著它。” “哈哈。”滕青山笑起來,“這青鸞過去見它母親,直接飛進那山谷就可以。可給我們帶路,卻要從水潭走了。” “我們下去。” 滕青山和李珺幾乎同時魚躍進入水潭中,李珺有著辟水珠,在潭水中倒是輕松。那辟水綠珠令周圍半丈無水。李珺將這辟水綠珠放在肚子位置,全身都不會淋到水。滕青山則是拉著李珺的手。 滕青山的雙腿還是在浸在水中。 “嘩嘩~~”滕青山雙腿一個拍擊,水流洶涌,他直接拉著李珺,跟隨青鸞朝前面游了一會兒。隨后上浮至水面。 “呦~~”青鸞出水后,發出一聲輕快鳴叫聲。 “滕大哥,青鸞說已經到了。” 滕青山拉著李珺的手,也是‘蓬’的一聲沖出水面,濺起不少水花。而后落到湖岸邊。 “這里就是青鸞之母的住處?”滕青山環視周圍。 這是一個四周都是山壁的寧靜山谷,海上寒冷,可是這山谷中卻是溫暖如春,各種花兒盛開著。而在不遠處,也長著一棵棵粗壯的火梧桐,在火梧桐林子中央,有著一棵最起碼三丈寬的火梧桐大樹,堪稱火梧桐樹王。 詭異的是,如此粗的火梧桐樹王卻很低矮,只有近十丈高。 一團巨大的火焰正在這棵樹王上。 “這是——”滕青山眼睛瞪得滾圓。 “這難道是……”李珺也驚呆了。 青鸞卻是展翅朝那邊飛去,同時回頭發出一聲鳴叫聲。 “滕大哥,青鸞說,那是它母親,讓我們過去。”李珺咽了咽喉嚨,那眼眸中滿是震驚。 滕青山和李珺都觀察著火梧桐樹王上面那一團巨大火焰,那是一只全身火紅色羽毛,身體足有四五丈長的巨型神鳥,那同樣合攏著的尾羽,比青鸞尾羽更長。不過巨型神鳥的尾羽也依舊是火紅色! 全身盡皆是火紅色羽毛,連頭部頂端自然長出的‘王冠’般的翎毛,也是火紅色! 全身,沐浴在火焰中。 “呦~~呦~~”青鸞發出一聲聲低鳴。 那巨型神鳥,一雙泛著夢幻色彩的眸子看向湖岸邊上的兩個人類。隨即呼的一聲展開雙翼飛了起來,原本合攏的尾羽也完全展開。 身體四五丈長,可是雙翼一展開,卻是近十丈長。 宛如一朵火紅色云朵從天而降,飛向滕青山他們。 “鳳凰,傳說中的神獸不死鳳凰?”滕青山完全驚呆了。 “不死火鳳,火鳳!”李珺也怔怔看著。 全身火紅色的鳳凰,如果說青鸞似高貴的公主,那這火紅色的鳳凰,就好似高貴的女王。 不死火鳳一眨眼,便飛到滕青山、李珺前方,而后落下。 “不死鳳凰,火鳳?”滕青山可清晰記得,書籍中關于妖獸的記載,其中‘不死鳳凰’就是重點記載的一種妖獸。 不死鳳凰:又稱火鳳,擁有著不死之身。不死鳳凰過處,一片焦土。不死鳳凰的血液,更有令瀕臨死亡的人起死回生。最可怕的神獸之一。而傳說中不死草,只有不死鳳凰所在處才有。 “青鸞的母親,怎么會是不死鳳凰?”滕青山心中滿是驚詫,“還有不死草!” 不死草,珍貴無比!能直接增加人兩百年壽命!須知先天巔峰強者也才兩百年壽命,如果增加兩百年壽命,那踏入虛境可能姓要大的多。即使不踏入虛境,單單增加壽命這一條,足以令九州大地上無數強者瘋狂。 可是…… 不死草非常難得到。而書籍中唯一的記載,就是不死鳳凰所在處有可能存在不死草。 而不死鳳凰,卻是絕對可怕的存在! “沒想到,青鸞的母親,竟然是不死鳳凰!” “青鸞本身夠厲害了。一旦它蛻變到虛境,沒想到更可怕。”滕青山暗驚不已。 不死鳳凰龐大的身軀,好似一座小山在滕青山、李珺身前,那雙眸子也在審視著眼前兩個人類。 “呦,呦~~”青鸞在不死鳳凰身側,連不斷歡叫著。 青鸞的體型,在不死鳳凰面前,就好似嬰兒在成年人面前。 不死鳳凰看了一眼青鸞,眼眸中有著一絲寵溺,隨后仔細地看了看滕青山,也發出幾聲鳴叫。 “滕大哥。”李珺大吃一驚。 “什么?”滕青山看向李珺。 李珺連說道:“剛才青鸞和不死鳳凰說,說要跟著我們一起走,一起出去闖蕩。還將你說得很厲害,說上一次你比它還弱,可是現在,卻比它強。所以它要跟滕大哥你一起走。好突破。” “而且……它還提到你的拳法。而這不死鳳凰,則是讓你再演示一遍拳法。”李珺說道。 “演示一遍拳法?”滕青山一怔。 “呦~~呦~~”旁邊青鸞也朝李珺發出聲聲鳴叫。 李珺連道:“青鸞剛才也說了,讓滕大哥你再演示一遍拳法。讓它母親放心!” 滕青山在不死鳳凰面前,感到一陣屏息,總感覺好像面對一座火焰高山,無可匹敵:“既然不死鳳凰要看我拳法,也好!”滕青山一揮手,手中輪回槍化作一道殘影,飛向旁邊山壁,插在山石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