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5 游魚身法

滕青山拽著一根粗壯鐵索,硬是拉著鎢木船破浪前進,疾行的鎢木船和洶涌海浪碰撞,濺起雪白浪花。這九曲鬼是圍繞整個明月島,縱深更達到數百里。滕青山斜著朝東南方向前進,硬是拖著鎢木船游了上千里,才終于游出九曲鬼。 從下午就開始拖著游,一直到深夜,鎢木船才出了九曲鬼蜮。 扛著一個大鐵索,滕青山躍回鎢木船。 “滕大哥,我給你弄些吃的。”李見狀,連跑下艙內。 “這次可是托大了。”滕青山身肌肉都有些酥麻,“拖著一艘大船,在九曲鬼這種洶涌海水中,逆流而行上千里,耗費近六個時辰,真夠累的!比和北鎮十萬大軍大戰一場,都累的多。” 即使滕青山內家拳強者,此刻也夠累。 九曲鬼蜮,即空手讓先天強者游出來,都很艱難,更別說拖著一艘大船。而且還是整整上千里! “按照前世速度算,我可時速百里,在這種鬼蜮,逆流而行。”滕青山也感到暢快。 這時候。李從艙口走了出來。 “滕大哥。你累了。吃點糕點。喝杯茶。這糕點還有些熱。”李連捧著一餐盤和一杯熱水。滕青山見狀。將糕點幾口就吃個干凈。李在一旁笑看滕青山吃著:“慢著吃內還有很多呢。” 滕青山驚訝道:“艙內有多少糕點?” “你在閉關地時候。我也去了鎮上幾次。發現那里也有不少肉包子。饅頭之類地。也買了一大堆!艙內多地是!”李笑道。“都是曬干地。能擺放很久地。我也買了幾大箱水箱。里面都是水。” 海上飄蕩。滕青山不喝水都沒事。可以透過毛孔吸收天地間水分。 可李才后天巔峰。還需要喝水。 “你買了水?其實水不夠有辦法。”滕青山開口道。 “什么辦法?”李一怔。 “很簡單,兩個水箱,用個鐵管連起來。其中一個空的,另一個裝著海水。我用先天真元,將裝著海水的水箱加熱,令海水成水氣氣流到空的水箱,凝結成的水,就能喝了。”滕青山隨意道。 滕青山的先天真元,連人都能焚化掉,只要略微施展一點,即可做到。 “嗯?”李有些惑,“不還是海水么,為什么能喝?” 滕青山一怔。 “好了,別問了。都深夜了,早點歇息。”滕青山不再多說水淡水區別,加熱汽化,都是非常簡單的,可滕青山也不想多做解釋。 現在已經是春季,這季風已經是逆向了。滕青山雖然控制兩面船帆方向,盡量借助風力。可是很明顯……鎢木船每天的速度,要遠遠慢于剛出海的時候。 “嘩嘩” 海水蕩漾著,很是寧靜,遙遠的東方海平線上,紅通通的太陽已經露出了半個頭晨陽光灑在海面上。 鎢木船緩緩飄著。 李從艙門走出來,而此刻,滕青山已經在甲板上練習起了《水行之拳》,只見一拳一拳,都吸引周圍一些水氣結成一些水花,環繞滕青山周圍。一道道藍色閃電也在滕青山體表不斷閃爍。 “呼~~” 滕青山時而拳法轉為《土行之拳》身體表面藍色閃電又回到體內,同時土黃色閃電冒出。 《水行之拳》《土行之拳》彼此交換青山恍若一尊神靈,藍色閃電、土黃色閃電不斷在體表閃爍。 “滕大哥拳法是越來越厲害了!”李臉上露出一絲喜色“當初大延山一役,滕大哥那么狼狽逃離。等滕大哥在北海大陸,再見到禹皇的《開山三十六式》,實力再進。估計都能踏入虛境!等滕大哥回去……哼!” 李很清楚,滕青山當初被全天下追殺的事情。 “我為滕大哥準備些吃的。”李立即去準備早飯了。 “滕大哥,歇一會兒吧。”李一切做好,卻發現,此刻的滕青山身形正詭異地,在甲板上不停地閃動,每一次閃動,都只有數尺遠。可是這種閃動……卻詭異的,好似瞬間轉移所在位置一般。 滕青山停下,笑著走過來,抓起放在低矮桌上的一個肉包子,一口就吃個干凈。 “呦呦~” 狂風鷹也是接連叼了兩個包子饅頭,吃的興奮不已。李笑著摸了摸狂風鷹羽毛。 “滕大哥,剛才你練的是什么輕功?我從未見過你練呢?”李驚訝道。 “哦。”滕青山一笑,“昨天我拖著鎢木船游了上千里,在海里時,也看到一些魚兒,靈機一動。就準備創出一門閃轉騰挪的身法!其實,當初和神鳥‘青鸞’一戰,我就羨慕這青鸞移動速度之快。” “而我如今《水行之 所成,我發現,完全有可能,將水行之道融入身法 李聽了大喜:“滕大哥,你創成了?” “八字還沒一撇呢。”滕青山搖頭道,“我現在還在琢磨嘗試中,而且內家罡勁,和道家佛宗的真元都不同。內家罡勁如何輔助身體,如何刺激經脈要穴,提高速度等等,都要我慢慢琢磨。” 沒人教滕青山,只能滕青山自己來。 在滕青山計劃中,土行之道,應該能創出一門輕功身法。 而水行之道,也創出一門近戰身法。一個是直線飛竄,類似于《天涯行》個是近戰閃轉躲避,類似于神鳥‘青鸞’的身法。 “滕大哥,這身法,你準備起個什么名字?”李有些興奮,“以后,這身法,一定會很出名的。” “名字?就叫游身法吧。”滕青山很隨意道。 “游魚?這……”李一怔,“這名字太……” “名字好壞,我這身法還這身法。”滕青山不在意,“就叫游魚身法。” 鎢木船繼朝北方前進而滕青山則是潛心于修煉。將《水行之拳》蘊含的‘水行之道’,完全融入‘毒龍鉆’以及‘游魚身法’中。滕青山雖然也琢磨,《土行之拳》該創出的輕功身法。 奈何,一來鎢木范圍小。 二來,在海上,水行天地之力最濃郁合研究‘水行之道’。 幸好,滕青山在明月島收獲不小。 《水行之拳》,滕青山一口氣創到了第五招。比之《土行之拳》的兩段六招,也僅僅略差一點。滕青山也發現……過去自己‘毒龍鉆’根本不對。 俗話說,剛過易折! 自己的絕招‘毒龍鉆’,太過追求剛猛鉆勁。而如今,滕青山施展的‘毒龍鉆’,在出招的時候很普通,可是能在瞬間爆發出可怕威力。也能緊接著又很完美地收回槍法。可以說,有點‘剛柔并起’的味道。 威力強了一大截! 速度,更快! 可是控制地卻圓滿如意。 一座荒島之上。 “嘩嘩”鎢木船上一根鐵錨拋下,很快停穩。 “小,好久沒下船了。走,在這荒島上歇息一下。”滕青山和李一前一后,都跳下鎢木船來到這荒島上。“~狂風鷹也興奮地從船上飛下。 滕青山在海上漂,也是經常碰到一些小島,一般會停下歇息半天。在船上和在陸地上,畢竟不同。 站在海邊,滕青山和李心情都不錯。 “滕大哥們還有多久能到北海大陸?”李問道。 “我們離開明月島,也才一個月。據我估計,抵達北海大陸,最起碼還得有兩三個月。”滕青山說道,“嗯,你和小灰周圍逛逛。我剛才在船上是陪你吃喝聊天了。還沒好好練拳呢。” 說著滕青山將輪回槍,插在地面上自己則是練起了《水行之拳》。 在浩瀚海洋中的一座荒島上,練著拳法青山的心境也容易和這無邊海洋契合,滕青山感覺到……離開明月島雖然才一個月,可是自己在《水行之拳》方面還是有了些提高,估計,距離創出第六招,不遠了。 呼呼~~ 拳法飄渺,滕青山腳下自然而然施展開‘游魚身法’,靈動如一條魚兒,一閃就是一丈遠,而且方向詭異非常,完全悖逆常理。 “還真刻苦呢。”李眨眨眼,忽然一怔。 只見遠方天際,一道道火紅色幻影破空飛過,最起碼十余道幻影前前后后,都飛入荒島深處。 “嗯?這是?”李一怔。 “剛才那是烈火鳥吧。”滕青山也停下,驚詫地看著遠處火紅幻影,“十八只烈火鳥,在九州大地上,烈火鳥好像只有在西域才有。沒想到,這荒島上竟然有這么多烈火鳥。” 烈火鳥:全身羽毛盡皆紅色,羽毛堅若玄鐵,刀槍不入,能口吐烈火。堪比先天虛丹強者。 “滕大哥,我剛才看到這些烈火鳥,似乎都俯沖進入荒島深處了。難道,這荒島是它們巢穴所在?”李驚訝道。 “或許吧。” 滕青山淡笑道,“不過我們不必管這些,歇息一會兒,就上船,繼續趕路。”現在就連先天金丹妖獸,滕青山都不會在乎。《土行之拳》《水行之拳》達到如此意境,滕青山可以說一只腳跨進虛境門檻。 忽然—— “呦~”一道響亮的鳴叫聲響起,一道火紅色幻影從遠處飛來,隨后停在滕青山他們上空。 那宛如夢幻的美麗存在,讓滕青山和李大吃一驚。 “青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