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4 鳴叫之聲

自從滕青山占著明月島劍樓的禁地閉關修煉后,明月島勢力都蠢蠢欲動,有些不安了。 十八將軍府耳目眾多,輕易打聽到事情真相。這令他們大吃一驚。劍樓樓主皇甫玉江,和上任樓主‘天鴻’,兩大絕世強者聯手,竟然在神秘強者‘滕青山’面前一招敗北!他們頓時明白—— 如果這個滕青山有野心,那么整個明月島將會引來數千年不曾有的大亂。 各方都小心準備著。 當一個上千萬人口島嶼的‘皇帝’,對許多有野心的人而言,吸引力不用多說。而滕青山的絕世武力,拉攏收服一些人馬,輕而易舉。當‘皇帝’,不是難事。 可是這滕青山卻一直呆在那禁地洞府中,一直不走,也沒其他動靜。讓島上各方人馬心焦的很。 劍樓,禁地高山山下。 昨夜的一場大雪令整個明月島都覆蓋上了一層銀裝,禁地高山山下,竹舍座座。 這竹舍周圍的竹子也都被積雪覆蓋,偶爾從積雪中堅韌地滲出一絲綠芽。不少劍樓弟子都住在這。如果說那些有野心的掌權人物們關注滕青山,這些學習劍道,想成為強者的劍樓精英弟子們,同樣關注滕青山。 呼!呼! 劍光冰寒,身影如游龍,一名白袍青年正在竹舍前空地上舞著劍法,積雪上只是留下很淺的腳印,每一劍都引起地面上積雪飄灑。 “呼,呼!”白袍青年忽然停下,微微喘息著,臉微紅。 “師弟,你最近劍法練的都不太對勁啊。”旁邊竹舍旁正有一名同樣穿著制式白袍的精瘦青年,盤膝坐在竹舍中,遙看向這里。 這練劍青年忍不住,道:“大師兄,你說,連樓主都被那個叫滕青山的強者擊敗。而對方卻是用槍矛的,這不是說,槍矛兵器,也可以比劍更厲害?”從小,明月島孩子們就苦練劍法。 在家中苦學,在劍學中,和同齡人競爭。 一步步成長,直至能進入劍樓! 劍法為尊的想法,早深植于每一人心底。至于槍矛?在他們眼里,和魚叉之類的玩意沒區別。只是普通工具罷了。 “師弟,你這叫什么話?當然是劍法更厲害!”那精瘦青年喝斥道,“你看,那個滕青山不還是要在禁地中,去觀看我劍樓的‘神仙玉璧’?” “可是,樓主他們……”練劍青年剛要說。 精瘦青年沉聲喝道:“師弟,難道你忘了,三代祖師是何等了得?若是三代祖師還在,這滕青山豈會是對手?如果你有心,就認真潛心修煉。等一曰,能夠達到三代祖師境界。那樣,誰還敢小瞧我明月島?” 一想到傳說中的‘三代祖師’,練劍青年立即精神大振,連恭敬道:“師兄,我不會在胡思亂想了。” “嗯,你趕快準備一下,今天就你去給樓主送飯。”精瘦青年吩咐道。 “是。”練劍青年連應道。 自從滕青山在禁地洞府閉關,皇甫玉江就一直在禁地洞府外。 禁地洞府,至強者詩劍仙‘李太白’當年悟道功成,所在的天然洞穴中。 那一面玉璧,始終散發著瑩瑩青光。 披頭散發,臉上滿是胡渣的滕青山正盤膝而坐,而他的臉上也隱隱有著莫名光彩,好似一塊寶玉。在他雙膝之上平放著那一根輪回槍。 忽然—— 他睜開眼睛,宛如黑玉石的雙眸很亮。 “這青蓮劍歌這四句劍歌,蘊含的劍道的確是浩瀚如海,深不可測。”滕青山目光平靜,“詩劍仙李太白前輩,應該是由水行為突破口入道!隨后逐漸深入,更是融入其他‘道’于其中。” 滕青山靜修到如今,也發現李太白的劍道越往后越難。 “一開始是水行,逐漸的,摻雜了明月之道!”滕青山很清楚,這天道,自己是從五行來細致研究。可是其他人卻不一定如此。畢竟大山,水流、太陽、明月,等有著不同的‘道’,這都是天道的一部分! 而李太白的劍道,一開始是純粹水行之道,滕青山還能理解融入。 可后來,則開始和明月之道融在一起,滕青山勉強從中剝離出水行之道部分,勉強領悟一些。 可再往后,便是一片混沌,水行之道和明月之道,融合的完美無缺,滕青山無法剝離。對明月之道,他更是一竅不通。不像對五行,容易入手。 “我也不該貪心!這神仙玉璧,已經讓我省卻數年苦功。”滕青山起身,也看到了那正在一旁通道中,似乎被冰寒天氣凍得冰冷的李珺,正依靠著通道山壁,身上也裹著一層厚棉被。 那臉都凍得有些發白。 這一幕令滕青山心中莫名震撼:“小珺她……” “我閉關也有幾個月了,這幾個月,我去感受劍道時,她都不敢休息。唯恐劍樓的人來偷襲。也唯恐我沉浸在劍道意境中不可自拔。每天大半時間都盯著我。只等我停止感受劍道,轉而去將領悟的,融入《水行之拳》時,她才去弄一些吃的,才能睡覺休息。” 滕青山感受劍道時,對外界感受降低到最低,的確容易被偷襲。 “這幾個月,我都沒陪她說多少話。” 滕青山暗嘆。 幾個月,李珺默默在一旁守候,卻絲毫不嫌累。這令滕青山的確有些感動。當即滕青山悄悄走過去,先是握了握李珺的小手,很是冰涼。隨后,滕青山將她的手都放進棉被里,也將棉被拉一拉,將李珺包裹的緊些。 睡夢中的李珺鼻子一翕一翕的,臉上還有著一絲甜甜笑意,似乎在做著什么美夢。 滕青山笑著起身,朝外面的懸崖平臺走去。 平臺在懸崖邊上,上面覆蓋了一層積雪。 呼!呼! 一走到平臺上,雪后凄冷的寒風便吹過來,令滕青山神智一清,在半山腰俯瞰遠方,蒼茫大地一片雪白。 …… 李珺眼皮動了動,隨后睜開了惺忪的眼睛,一眼就看到了那站在懸崖平臺上的高大身影。 “滕大哥今天這么早就停止修煉了?”李珺有些吃驚。 過去,滕青山除了感受劍道,就是去融入《水行之拳》,閉關期間,幾乎就沒休息時候。此刻竟然站在懸崖平臺上看風景?很罕見。 “滕大哥,你現在餓嗎?我馬上給你弄些吃的。”李珺連站了起來。 李珺聲音一響起,那呆在那大殿內的狂風鷹也過來了。 “小珺,不急。”滕青山轉身走來。 “小珺,我們在這呆多少天了?”滕青山問道。 李珺一看旁邊山壁上的劃痕:“嗯,加上今天,一共三個月帶二十三天。” “三個月,帶二十三天?”滕青山笑著搖頭,“沒想到年祭,就在我閉關期間就過去了!”七月初一,滕青山離開天石島。在海上三個多月近四個月,現在又是三個多月,年祭早過去了。 滕青山也長了一歲。 “皇甫玉江!”滕青山朗聲喊道,聲音透過通道回蕩在山腹內,“這禁地洞府,歸還于你!” 這一聲喊,令李珺大吃一驚。 “滕大哥,我們?”李珺看著滕青山。 “出發,該離開明月島了。”滕青山笑道,“這神仙玉璧,對我已經無用。走吧。” “嗯!”李珺興奮地連點頭。 近四個月時間,滕青山都沒時間和她說話,這曰子,李珺雖然無悔,可是這閉關曰子結束,李珺卻會很開心。 “呦~~呦~~~”李珺連發鳴叫聲。 這近四個月也一直呆在明月島,早就無聊的狂風鷹一聽李珺的鳴叫聲,它不由興奮起來,也連高聲鳴叫起來:“呦~~呦~~”,鳴叫聲響徹高山之間。 滕青山回頭,看著李珺和狂風鷹一人一鷹歡叫的樣子,露出一絲笑容。 …… 禁地洞府外。 皇甫玉江,以及十余名同樣守護在洞府外的劍樓強者們,聽到那回蕩在禁地洞府中的聲音——“皇甫玉江,這禁地洞府,歸還于你!”不由令他們面面相覷,隨后,皇甫玉江帶頭直接沖進洞府中。 十余名強者也驚醒,連一個個跟上去。 天然洞穴中。 當皇甫玉江等十余人沖進來后,第一眼就看向那神仙玉璧。 “幸好,這神仙玉璧毫發無傷!”皇甫玉江看到完好的神仙玉璧,長舒一口氣。若神仙玉璧真的被滕青山毀掉了,那皇甫玉江可真的欲哭無淚了。他就是再恨,可是肩部被刺出一個大窟窿,已然實力受損的皇甫玉江,更加沒能力報復滕青山。 “這滕青山,也算守信!”劍樓其他強者們也都放心了。 “快看外面。”隨著其中一人沖到懸崖平臺上,其他人都沖過來,劍樓的一群高手們,都抬頭遙看天空,在蒼茫天際中,正有著一頭巨大的雄鷹展翅飛翔,一身青袍男子和一白袍少女正在鷹背之上,乘著鷹翱翔九天。 “呦~~~” 狂風鷹那一聲響亮的歡快鳴叫聲,回蕩在天地間。 聽著那一聲鳴叫,皇甫玉江完全松了一口氣:“這魔頭,終于走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