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3 時光飛逝

第四篇赤虎咆第七篇第二十三章時光飛逝暗空曠大殿內,四周山壁盡皆是劍樓歷代強所留下錄。 此刻,劍樓樓主‘皇甫玉江’和他師父天鴻,帶著劍樓精英強們在這都停下了,因為前面有一個可怕的敵人。 “玉江。”天鴻看向他的徒兒。 皇甫玉江和師傅相視一眼,都明白對方想法。 “這滕青山,之前在海邊一戰。我沒能抓住他,沒想到他來我劍樓禁地!”皇甫玉江心底惱怒,目光寒,怒聲喝道,“滕青山,之前在海邊,我并沒讓眾軍士圍困你,而是放你安然離去。你不感恩戴德就罷了,可卻沒想到反而殺我劍樓長老,又擅闖我劍樓禁地。你有何話說!” 皇甫玉江手持劍,目露寒光。 “感恩戴德?”滕青山微微有愕,在海面上,那些軍士怎么可能下海來圍殺自己?真正激戰,那皇甫玉江雖然強,可真元會耗光。也不會是自己對手。又談何感恩戴德? “皇甫玉江,我恩戴德?” 滕青山仔細看了看皇甫玉江,忽有些明白了……那皇甫玉江作為劍樓樓主,等于是明月島的‘皇帝’,高高在上,金口玉言,霸道慣了。或許皇甫玉江認為,他沒下令眾多軍士圍殺滕青山,就是施恩了。 滕青山冷笑道:“我看,你當劍樓樓主,這腦子都壞掉了!” “放肆!”在皇甫玉江身后有數名劍樓怒聲喝斥道。 滕青掃過眼前一群人。淡漠笑道:“劍樓。在這明月島上高高在上。霸道慣了!你們對你們地子民霸道也就罷了。在我面前是規矩一點好!” “你——”不少長老氣急。 皇甫玉江伸手攔住。沉著臉看著滕青山。眼眸中卻是殺機隱現。 “皇甫玉江。這次我來你們明月島。本不想生事。”滕青山冷漠道。“不過你們明月島軍士強搶我地海船當初你來。即使明知是軍士不對。也依舊要抓我回你劍樓受懲。夠霸道霸道啊!” “可惜。你實力太弱。無法抓我!” 滕青山很清楚,若實力弱在海邊自己就被軍士圍殺。或被皇甫玉江擊殺。皇甫玉江在海邊的攻擊,可是招招要奪命。 “看來,你是找死了!”皇甫玉江沉聲道,旁邊他的師傅‘天鴻’也是手持一柄黑色神劍站在一側。 “哼!”滕青山猛地一聲低哼。 怒哼聲令整個大殿是一震,未達到先天的劍樓高手都不由捂住了耳朵,面露痛苦之色。整個大殿都有石粉簌簌滾落。 “皇甫玉江!”滕青山伸出手指指向皇甫玉江,“我沒時間和你嗦。你給我聽清楚了……別說是你是你劍樓所有人馬,包括十八將軍府所有軍士過來。我也能一并屠戮個干凈!” 大殿內劍樓不少人聽的心底一顫。 劍樓所有高手八將軍府所有軍隊? “不想死,就都滾遠點。”滕青山冷聲道。 “狂妄!”皇甫玉江冷聲一喝。 嗖!嗖! 一身白袍的皇甫玉江一身灰色長袍的天鴻,二人一左一右瞬間穿過彼此五丈多距離,極速移動,憑空產生兩道狂風,狂風掀起了大殿內不少石粉灰塵。后方的人馬一個個睜大眼睛看著。 滕青山平靜看著這一幕,兩道劍光在他瞳孔中急劇放大。 突然,他動了! 呼~銀色的輪回槍劃過一道奇幻玄妙軌跡,隱隱有土黃色光芒在軌跡周圍流動,那猩紅的紅纓也幻化成迷蒙的紅纓。 “鏘!”“鏘!” 兩柄神劍一前一后同時被格擋開!天鴻大驚失色,連皇甫玉江的冷峻臉上也露出一絲震驚:“我和師傅聯手,他竟然都能輕易擋下。他的防御槍法,竟然比我的劍法更強!”之前雖然交手。 可是,皇甫玉江只知道,他攻不破滕青山的防御槍法。卻不知,滕青山防御槍法到底厲害到何等層次。 “不自量力!” 那冷喝聲回蕩在大殿中,兩道急劇旋轉的槍影,一前一后,幾乎是同時刺向皇甫玉江和天鴻。“啊~”皇甫玉江出一聲怒吼,似乎想要拼命擋住那槍影。 可是,沒用! “噗哧!”“噗哧!” 兩聲槍頭刺穿血肉的聲音,清晰入耳。 形意五行槍——毒龍鉆! “啊”壓低的痛苦聲音響起,皇甫玉江和他師傅‘天鴻’二人都是連退數步,臉上滿是驚恐之色,不敢相信地看著滕青山。一身白袍的皇甫玉江,此刻白袍上卻滿是血跡。特別是右肩部位,一個猙獰地血窟窿,貫穿了肩部。 而他師傅‘天鴻’的右肩部,也是一個血窟窿。 “怎么可能?” “一個照面,就擊敗樓主和老樓主?” “不可能!” 在一旁觀看到這一幕的劍樓高層們一個個神經質地搖頭,眼睛都是瞪得滾圓,嘴里無意識地說著各種話。根本無法接受眼前這一幕!因為他們清楚,如果一個超級強,能夠一招輕易擊敗劍樓樓主和老樓主。 那—— 這個人,在明月島上將無人能敵!甚至于完全能毀掉劍樓,建立一股統一明月島的勢力。 劍樓的這些高層們驚恐驚怒,而老樓主‘天鴻’卻是沉默著,他身側的皇甫玉江,反應卻比較大。 …這才一天,昨天還……”皇甫玉江不愿接受,昨住滕青山的攻擊槍法。 可今天青山的槍法,不管是威力還是速度,都快了一大截! “皇甫玉江!”冷漠聲音響起。 皇甫玉江連抬頭看去,不單單是他整個大殿中聚集的劍樓高層們都盯著說話的人——那個惡魔般存在的人!他們都注意到那桿銀色長槍,槍尖黑的亮,血跡順著槍尖流到紅纓上,被殷紅的紅纓完全吸干。 “如果你不甘心,大可以讓劍樓所有人過來,甚至于可以派遣軍隊。”滕青山看向他。 不甘心? 他是不甘心可敢說嗎? 此刻的皇甫玉江明白,單對手之前展露的那一手槍法,可以在片刻將大殿內所有人斬殺。之前方只是刺穿自己肩膀而沒殺自己,已經很給面子了。 “你在這要干么?”皇甫玉江沉聲道。 “神仙玉璧所在洞穴,我會在這靜。”滕青山淡笑道,“我在這允許任何人打擾。” “可以。我希望你不要破神仙玉璧。”皇甫玉江說道。 滕青山淡笑點頭:“當然不會!你們都可退了。” “你在修,我保證明月島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只希望你遵守你的諾言,不破壞神仙玉璧。”皇甫玉江微微躬身,隨后轉身便走,“我們走!”沒其他二話,這皇甫玉江立即帶著所有人立即離去。 禁地洞府外的山路上大群人都聚集在這。 “樓主,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劍樓高層們心都亂了。 “能怎么辦?”皇甫玉江眉頭一皺“從今天起,遵守之前說的允許任何人來打擾這滕青山。從今天起,我會住在這禁地旁。” 皇甫玉江轉頭看向禁地洞府默默道:“只希望這滕青山,早點離開明月島!” 若不離開明月島,明月島地位最高的,就是滕青山,而非他們了。他們也要每天提心吊膽。 洞穴內。 滕青山手持著輪回槍,步入那天然洞穴中。 “滕大哥,那些人不會再來吧。”李擔心道。 “放心。”滕青山淡笑道,“皇甫玉江他們這種人,習慣高高在上,如同皇帝!所以之前對我們霸道,想殺誰就殺誰。可是,當他現,我遠遠比強時,根本無法反抗時。他就會很乖巧,我都沒去要殺他,他怎敢再來惹我!” 前世作為一個殺手,七歲就受地獄磨練。今生,也是在亂世中。 滕青山并無菩薩心腸。 在他眼里,有必殺之人,如仇人。也有該殺之人,如別人想殺他,滕青山也會毫不留情。如北鎮十萬大軍。也有可殺可不殺的,像劍樓的人。初入禁地洞府,滕青山一開始是避免消息外漏。加上四個看守長老出手也夠狠,顯然殺過不少人,滕青山也就一并解決。 后來,現神仙玉璧。知道要在這呆上一段時間。 滕青山也就在公開,對付那劍樓強!不過他沒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動靜。 安安穩穩閉關結束,自己就可以離開了。 “短短一天靜修感悟,就令我《水行之拳》悟出第二招!令‘毒龍鉆’威力也倍增,輕易解決對手。”滕青山看著那面神仙玉璧,他是防御強,攻擊弱。《水行之拳》略微提高,毒龍鉆威力就立即激增。 “從今天起,安心閉關。” 滕青山便開始在這天然洞穴中,長期閉關。每天十二個時辰,其中六個時辰,滕青山去感受劍道意境。這個時候,李會守護在一旁。而另外六個時辰,滕青山會靜修,將領悟的劍道中水行意境,融入《水行之拳》。 時間流逝…… 劍樓中的高手們也是翹期盼,希望這尊魔神早點離開。 一天,兩天,三天……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滕青山完全沉浸在修煉中,甚至于每天都沒時間和李說話。只有十天半月一次吃飯,才會聊兩句。不過李卻是一直默默守護著,沒絲毫怨言。長期閉關,滕青山對《水行之拳》的領悟,也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提升著…… 更新完畢,番茄說些話。 《九鼎記》這本書,有不少人說寫的不好。番茄也感到壓力,不過,最近的更新番茄自認為很認真,也很不錯。番茄需要大家的鼓勵和建議,有鼓勵,番茄會很有力量。至于說垃圾的話,大家就少說一點吧。看了,真的會讓人很泄氣的。 還有大家說滕青山性格什么的,千萬別認為滕青山是一個大好人。番茄從未說他是多么善良的好人。 前世七歲就廝殺中成長,今生所處更是亂世。 殺人!對滕青山就好像喝水一般簡單。 他心中有著他的一桿秤,什么人該殺,什么人不該殺! 希望別將滕青山當成‘真善美’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