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2 閉關

第七篇第二十二章閉關 九鼎記VIP第七篇第二十二章閉關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崖峭壁那微微凸出的平臺上,滕青山李并肩站在山風吹過,李身體一晃,不由連后退一步,臉色微微發白。 “哈哈……”滕青山掉頭看了李一眼,笑道,“小,剛才可差點掉下去。” “這么高,掉下去,沒人救,絕對會沒命的。”李有些后怕,“滕大哥,你也別站在最邊上。”雖然和滕青山相處了這么久,可是這李并不清楚……內家拳強者即使跳崖,也能保住性命的手段。 “我?” 滕青山一笑,“走,回洞穴里面去!”手持著一桿輪回槍,滕青山又回到了那天然洞穴中,仰頭看著那一面已經化為青色玉石的山壁。 “滕大哥,我們什么時候走?”李問道。 “走?現在還不急。”滕青山搖頭。 “我們現在在這也沒事,為什么不走?”李有些驚訝,“滕大哥你不是說過,這神仙玉璧中,蘊含的意境是詩劍仙‘李太白’的劍道意境嗎?你不是不想學他的劍道嗎?為何還在這?” 滕青山抬頭平靜看著那四行龍飛鳳舞的大字。 “小,之前我就和你說過,我去北海大陸,是要找到神斧山,去觀看禹皇的《開山三十六式》!這《開山三十六式》是一門非常厲害的斧法,我同樣不會學斧法,不會走禹皇的老路。我為何明知,還去?” “就是因為,萬法相通!不管書法之道,畫畫之道,琴藝之道……達到極致,一切都是天道!所以,我要去觀摩《開山三十六式》!希望從《開山三十六式》中借鑒,一些頓悟。” 滕青山眼睛在黑夜的洞穴中,灼灼發亮,“而這詩劍仙李太白前輩的《青蓮劍歌》,這四行字,雖然是劍道!可是,同樣也有借鑒意義。” “以天為師,是能悟出天道!可是,這難度極高!” “而神仙玉璧的四行字,都蘊李太白前輩劍道意境!而禹皇更是和我說,利用開山神斧,更能清晰感受《開山三十六式》,去感受借鑒更容易。”滕青山微笑著,“借鑒他們,那感悟天道,也就會快些!” “原來是這樣!”李聽的有些明白了。 天道不可名狀! 根本無法用準確的語言來形容,需要的是一個‘悟’。這四大至強者的意境感悟,就極為珍貴。 “難怪這劍樓,劍術能達到這番境界!” 滕青山贊嘆道,“這李前輩是厲害,至少書法之道,也是極高!單靠四行字,盡皆蘊其劍道!”比佛宗釋迦祖師,你讓釋迦祖師同樣用詞書法,將其領悟的‘道’蘊含其中就難為他了。 讓滕青山用書法去蘊道,也難!畢竟他不通書法。 “滕大哥,你悟到了些什么嗎?”李期待地說道。 “李前輩的劍道,深不可測。”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過,根據我之前深入感受,李前輩的劍道,一開始應該是以水行入道!” 傳說中劍仙李太白,最是好酒。 居住之所,一般也喜歡有水的地方。 “水行入道?”李驚訝道。 “嗯,一是我的感受,二是……”滕青山一笑,“之前我和劍樓樓主皇甫玉江一戰,他的《明月劍典》蘊含的就是水行之道。水柔可御萬物,水剛則無物不破。這劍樓的三代祖師和我一樣,應該是初步感悟了李前輩劍道!出《明月劍典》。” 四大至強者之一李太白的劍道,最初步的時候,便是水行。 “而我之前,不由自主受其意境影響,學習其劍法。”滕青山笑著搖頭,“如果放任自己,自己的道被其完全影響,以后怕是再也無法在槍道上進步,這后果不堪設想。幸……關鍵時刻,我咬破舌尖,讓自己掙脫其影響。” 李聽的也心中暗驚。 滕青山說起來,似乎很輕松。可李忘不了……之前滕青山滿臉汗水,嘴角流血的情景。 顯然掙脫影響,很難! “不過,受此磨難,我心境更堅定。而且更大的處,是我對水行領悟也更深!”滕青山微笑道,“小,從今天起,我準備長期在這靜修,感悟李前輩劍法。同時琢磨提高我的《水行之拳》。” “長期在此?”李大吃一驚。 “嗯,我要閉關靜心修煉。”滕青山點頭。 滕青山很清楚,四大至強者之一的神仙玉璧留在自己面前,是何等機遇。這一次在這明月島修煉,效果會遠超過去在九州大地上修煉!當然,將來前往北海大陸,在神斧山修煉。有開山神斧輔助,滕青山修煉效果將更好。 禹皇和李太白,入道估計不一樣。滕青山修煉《水行之拳》,借鑒這李太白的劍道,自然是最明智的。 “那……”李連道,“估計明天劍樓的人,會送飯過來。到時候那四個長老不出現,劍樓的人一定會懷疑。甚至于會派遣大量高手過來,我們在這” 心!” 滕青山面帶微笑,“我在這,即使兩個皇甫玉江來,我也讓他狼狽而去!” “小。”滕青山看向李,“從明天開始,飯菜等等你就讓狂風鷹帶去鎢木船上,或者其他地方吃飯。而我……靜修期間,十天半月吃飯一次即可。” 李聽了,點頭:“滕大哥,吃飯是小事,你不必擔心。”同時,李也看著眼前的滕青山長期苦修,令滕青山披散著長發,而且還有一臉胡渣。和當年第一次碰到那個俊秀青年完全不同。 李心中暗嘆…… 從當年名氣遠播的俊秀青年,滕青山一步步成長,今放到九州大地去,虛境以下,能勝滕青山的怕都沒有。 現在還閉關。 “或是幾年后,滕大哥就會是虛境強者,天神般的存在。成為九州大地上,最巔峰的強者之一吧!”李有些期待。 “小,我還有一件事情囑托你。”滕青山連道。 “嗯?”李看著滕青山。 “劍樓的人,我估計,明天會過來。到時候也會掀起一番風波!等解決這事情,我安心在這閉關。我希望你,天中午時候,若是我還沉浸在李前輩劍道中,你務必打斷后。方法很簡單,拿一個石頭砸我即可。”滕青山以防萬一,還是囑托道。 “嗯,。”李點頭。 滕青山一笑:“當然,若是不出意外,天中午之前,我會自己停下。”滕青山很清楚,這劍道,自己不能沉浸太深。只有自己的‘道’提升了,才能更深層次去里悟,而不受影響。 “現在,要好好靜修一番。”滕青山說完,便盤膝坐下,將輪回槍放在膝蓋上靜修。 腦海中,浮現之前領悟的部分劍道,開始逐漸剝離,將水行意境,融入自己的《水行之拳》。 第二天太陽升起,直至中午時分。 一切和滕青山預料的一樣,那個送飯菜的少年在禁洞府門口喊了好一會兒,都沒看到四大看守長老出現。立即猜到……有大事發生了。嚇得他連去稟告。禁洞府,已經很久很久沒出大事了。 四大看守長老,都沒一點訊息。 十有八九,是死了! 這令劍樓高層震動,禁洞府,說不重要,不重要。畢竟那些劍法雕刻,根本沒有心法口訣等配合。最緊要的劍法也不在那。說重要,非常重要。那一塊‘神仙玉璧’,可是整個劍樓所必須的。 有神仙玉璧,劍樓才會昌盛不絕。 太陽高高懸掛在高空,寒天的太陽曬在人身上很舒服。 可,劍樓的高手們一個個卻沒一個感覺舒服。 禁地高山的蜿蜒山道上,大批的劍樓強者們正迅速地朝禁洞府趕去,在這群人的最前面,頭的正是劍樓樓主‘皇甫玉江’,在他身側,則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這老者,乃是劍樓上一任樓主。 也是皇甫玉江的師傅‘天鴻’! 當皇甫玉江實力超過自己的師傅‘天鴻’后,天鴻自動退位,皇甫玉江成為一任樓主!劍樓的規矩,就是最強者為樓主! “上千年來,可沒有一個人闖過禁洞府。”天鴻一臉憂色,便趕路便道,“這禁洞府中,普通內勁強者根本闖不進來。至于先天強者……整個明月島先天強者才六七個。都是我們劍樓的人!他們要去觀神仙玉璧,可以直接進去,無需闖進去殺人。這……這……” 他們根本不明白…… 什么人會闖進去!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那闖進去的人,會將神仙玉璧毀掉!”皇甫玉江一臉鐵青。 說著,一群人便迅疾沖到了禁地洞府門口。 “血腥氣!” 皇甫玉江和他師父‘天鴻’,是整個劍樓中僅有的兩個先天金丹強者,他們同時發現了,四位看守長老死去的屋子。 “應該是同時被殺!都沒時間告訴外面的人。”天鴻皺眉道。 “是槍!殺他們的兵器,是槍!”皇甫玉江看到了四大長老頸部的血窟窿,血跡早已經干涸,“還真是他!”皇甫玉江早猜到那個可怕的用槍對手。 “樓主……”劍樓的其他強者們也涌進來。 “神仙玉璧!”皇甫玉江面色微變。 呼!呼! 皇甫玉江和天鴻,一前一后迅疾朝存有神仙玉璧所在沖去。 那刻有大量劍法的大殿中,皇甫玉江和天鴻不由停下,身后一大群人也都站在一側。他們目光都落在那早早就在大殿中的一人。 青色的長袍,滿臉的胡渣,還有那一干色發亮的長槍! “滕青山!”皇甫玉江目光劍,齒縫中擠出這三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