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1 至強者詩劍仙李太白

第七篇第二十一章至強者,詩劍仙李太白 九鼎記VIP第七篇第二十一章至強者,詩劍仙李太白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青光流轉的玉石山壁上,四行遒勁有力的詩歌,令瞬間感受到蘊含其中的意境。 這一觸摸到意境后。 “轟!”仿佛洪水決堤,四行一共三十個大字,那強烈可怕的意境宛如滔天洪水,瞬間將滕青山給淹沒。滕青山的‘神’雖然強大,可此刻也是一瞬間就完全陷入這四行詩歌的意境世界當中。 滕青山眼睛看到了,數十道模糊的青色人影正在揮舞的劍法。 劍法飄渺,似遵循著天軌跡。 卻又讓滕青山感覺到……好像木匠砍伐用的斧法一樣,簡簡單單,并無奇特。此刻,滕青山周圍,四面八方,都是一道道青色身影,都是在演練著各種劍法。說是劍法,倒有點類似于劍舞。 如果有人來到這天然洞穴中,會發現,滕青山手持著輪回槍就盯著山壁看,這么看著……一動不動,足足半個時辰。 “哐當!”清脆聲響響起。 在通道中的李驚朝里面走幾步,立即看到,輪回槍跌落在地上,滾動著一只滾到一側山壁才停下。至于滕青山則是右手指中指成劍指,一招一式,似乎在練著某種莫測的劍法。 滕青山身形閃動,劍指演練招式極為凌厲。 “咻!” 因為太過凌厲,雖為使用先天真元,依舊有一陣陣勁氣四射開去。 “鏘!”“鏘!”勁氣撞擊在那刻有四行大字的玉璧上,發出清脆聲響,玉璧卻無絲毫損壞。 “噗!” 李身側的山石,被勁氣激射地震裂開,一些碎石子滾落下來。 “滕大哥什么時候劍法也這么厲害了?”李大吃一驚,“難道跟什么‘神仙玉璧’有關?”雖然這么想,可李也根本不敢去看那‘神仙玉璧’。 “嗯,多門技藝,不是壞事。”李看著洞穴中滕青山移動的身影,“我就多等等!” 這一等,時間卻長了。 太陽從正中,一直到下山,到天黑,連洞穴中都漆黑一片。 可是那勁氣縱橫,撞擊山壁聲卻是接連不斷,愈加密集。 深夜。 李早就躲在山道深處,唯恐被滕青山誤傷。黑暗中,李小臉也有著一絲血痕,這是她之前不小心,被迸射開石子從臉上擦過,留下的傷痕。李卻一點不惱,她依舊盯著洞穴方向:“滕大哥的劍法,越來越強了,單單那引起的勁氣,威力就在不斷增強。” 對滕青山,李愈加欽佩。 “不對!”一聲低沉的怒吼從洞穴中猛地傳來。 “滕大哥!”李大吃一驚,連朝洞穴中跑過去。 雖然天黑,可是那洞穴的一面玉璧上,發出的瑩瑩綠色光暈,卻是足以令內勁高手看清楚洞穴內一切。 “滕大哥,你,你怎么了?”李有些驚怒。 此刻的滕青山咬著牙,嘴角有著血跡,臉上滿是汗水,整個人仿佛瘋狂的野獸。 “我,我沒事。”滕青山從牙齒中擠出幾個字。 “滕大哥……”李卻更加擔心。 一臉汗水的滕青山,盯著那一面玉璧,仿佛一頭瘋狂的野狼:“劍法再高再厲害,可是……這不是我要走的路。這不是我想要的……即使,你能讓我達到虛境!我也不要。”滕青山目光前所未有的堅定。 外人根本不知道,之前五六個時辰,到底發生了什么! “滕大哥,到底發生什么了?”李抱著滕青山的手臂,緊張說道。 滕青山轉過頭看向李,露出一絲笑容:“沒事,這對我,反而是好事。” “好事?”李根本無法相信,之前滕青山那樣子,會是好事。 “這神仙玉璧上,有四行詩歌。”滕青山解釋道,“而這四行詩歌,據我估計,應該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超級強者所寫!其中蘊含了這超級強者的劍法意境,這并非劍法,而是純粹的,這個超級強者所悟的劍道!這是屬于他的劍道!” “在他的劍道面前,我過去的領悟,微不足道!” “我完全沉浸在他的意境,他的劍道中。” 滕青山目光灼灼,“我早已經觸摸到‘道’的邊緣,所以,我才容易引出詩歌中蘊含的意境。如果我在這苦修,我相信,三年五載,定能踏入虛境。成為虛境強者。” “三年五載?”李倒吸一口涼氣。 滕青山現在才十八歲。 三年五載? 二十幾歲的虛境強者?簡直不可思議! “滕大哥,這是好事啊,你就在這修煉。或者……我們帶走這面‘神仙玉璧’。”李連說道,可沒在乎,這神仙玉璧是劍樓的寶物。 “不。” 滕青山搖頭,“以我對道的領悟,參悟這‘神仙玉璧’數年,的確能達到虛境!可是,那虛境,是用劍的虛境 槍。而且,那蘊的道,也是他所領悟的道。他走過的路!” “我有我自己的路!” “我的兵器是槍,永遠是槍!” 滕青山的心,堅定磐石。 滕青山能自《土行之拳》《水行之拳》,這自創,可學習別人,是兩個概念。能自創的強者。對‘道’的理解是更深刻。若是別人,即使‘神’強大的能引出神仙玉璧中蘊含的可怕意境。 可,那意境他們根本承受不了,或者,根本領悟不了。 滕青山連無痕跡的天之道,都能堪透小部分。而這劍法意境就擺在面前,悟起來難度要低很多。滕青山如果真的潛心修煉數年,以過去基礎,數年時間,突破關卡,達到虛境。絕對不是難事。 “不過,我要創造出一條,真正適合內家拳的道路!” “我要創出一條,屬于槍法的道路。” “一條,屬于我滕青山的道路!” 滕青山低下頭,撿起那曾經被他松手放下的輪回槍。 “嗯?”滕青山這一低頭,卻看到那神仙玉璧,在四行詩歌邊上下方,還有著一行字“吾李太白,一劍破虛于明月島!留劍歌于此,于有緣之人!” 滕青山看到這一行字,頭腦轟的一聲。 “李太白?”滕青山驚愕萬分。 “詩劍仙李太白?” “四大至強者之一的李太白?” 滕青山完全驚呆了,原以為那四行字,是虛境強者,或是是洞虛強者留下。雖然腦海中曾經掠過一個想法,會不會是至強者留下?不過,滕青山沒敢多想,就排除那個頭。 “滕大哥,怎么了?”李驚訝道,依舊不敢看玉璧上字跡。 “你看這里。”滕青山指著那一行字。 滕青山知道……那四行詩歌,應該是李太白將自己的‘劍道’蘊含其中,所以也蘊含著李太白的‘世界之力’,一面通的山壁,經過這么多年,卻變成了面玉石山壁,這就是世界之力的奇妙。 這也是至強者才擁有的! “我不能看的。”李有些遲疑。 “看這里沒事。那四行字跡你暫時不能看,一旦觸發其中蘊含的劍意,的精神承受不了,對‘神’就有極大傷害。恐怕一輩子都無法達到先天。”滕青山說道。 李也點頭,朝滕青山手指的方向看去。 “這是”李一看,也驚呆了。 “李太白?”李看到那三個字,也不敢相信。 禹皇,秦嶺天帝‘嬴政’,詩劍仙‘李太白’,釋迦祖師這高高在上的四位至強者,就是九州世界無數年來,站在最巔峰的四人。這四位至強者,都是不同時代的至強者。但是無一例外 他們都達到至強者境界。 “這詩歌,就是詩劍仙前輩留下。”滕青山驚嘆道,“傳說中的四大神典之一《青蓮劍歌》,估計,最多比這四行字,要復雜一些。多些后天、先天修煉過程。而詩劍仙前輩的劍道,卻盡在這詩歌當中。準確說,是劍歌!” 滕青山看著那一行字“霓為衣兮風為馬,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虎鼓瑟兮鸞,仙之人兮列如麻。” 心中佩不已。 遙想當年,達到洞虛境界的李太白,御風飛行,瀟灑地闖蕩無邊世界,在這明月島上結識一些居民,并且最終頓悟突破,達到至強者境界。也留下一些簡單修煉方法,給這些明月島上居民。 明月島上居民,根據修煉方法。加上三代祖師從神仙玉璧上四行字,頓悟達到虛境,悟出的《明月劍典》,一代代開始愈加興盛。 “嗯?” 滕青山此刻也發現,在洞穴的另側,正有著一些亂石,將這洞穴堵住。 “難道,還有一條通道?”滕青山走過去,雙腿化作幻影,直接踹過去。 一聲聲轟隆,大量亂石被轟飛。露出了這條通道外,竟然是一個平臺。平臺之外,就是不見底的懸崖! “原來在這!”滕青山走出洞穴,來到平臺邊上。李也站在他身側。 寒風吹過,滕青山他們前方就是無底的懸崖。 滕青山抬頭看向四周,甚至于隱約看到另一座山峰的邊緣。 “遙想當年,劍仙前輩應該是從高空飛來,從這半山腰懸崖上平臺,進入這洞穴。在這洞虛悟出劍道極致。”滕青山隱約看著另一座山峰邊緣,一想到另外一座山峰和這一座禁山峰同樣高,而且相鄰山壁都很陡峭,不由浮出一個頭,“詩劍仙前輩,悟出劍道,會不會在高空劈出一劍,一劍,將一座高山,一分為二?才有了這兩座山峰?” Ps:兩章完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