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0 神仙玉璧

九鼎記第七篇第二十章神仙玉璧 地山峰,高千丈。 山頂上滿是各種雜草藤曼,顯然是很久沒有人來這山頂。“呼!”一道灰色幻影從天而降,正是載著滕青山、李的那頭狂風鷹,狂風鷹也被李告自,這次是偷進入禁地。所以它也很是警惕。 滕青山、李也都接連跳下鷹背。 “滕大哥,周圍一點人踩踏痕跡都沒有,應該沒人來過。”李皺眉道。 “整個一座,都是禁地。”滕青山目光掃過周圍,壓低聲音道,“不過,藏有劍法秘籍或寶物的地方,不可能是整座山。應該是山中某一處。而……劍樓根本不可能想到,有人能夠從空中來。所以,山頂并無人把守。” “現在,我們小心去,你和狂風鷹跟在我后面十丈。記住,別出聲音。”滕青山低聲道。 “嗯。”李點頭,同時朝一側狂風鷹低聲用飛禽獸語告自。 狂風鷹可先天級別妖獸,不出聲音自然不難。 “走。”滕青山一聲低喝。 當即滕青山走在前,李和狂風鷹也都跟在后面十丈遠。狂風鷹和滕青山行走靈巧自不必說,而李也是內勁巔峰,在山林雜草中,也恍若仙子般靈動。 高山。半山腰處。 一條常年被人踐踏形地山路上。一名青袍少年一手拎著一個籃子正大步走在山路上。額頭都有些汗珠。嘴里嘀咕著:“哼。師兄他們都以為我好欺負。每天都讓我來送飯菜!上下山那么遠。而且。這禁地看守那四個老怪物。脾氣也那么暴躁。聽說去年。還有一個小師弟。被這四個老怪物給殺了。” 為禁地看守長老送飯菜是什么好事。 明月島上。十八將軍府長年累月彼此爭斗。而劍樓高高在上。因為并無敵人。所以內斗也厲害。 劍樓中有不少家族派系。也有十八將軍府在其中地一些人馬。這令劍樓中爭權奪利比較嚴重……而這種剛入門弟子。則是地位最低。 “到了!” 青袍少年,一眼看到前方山路一座石碑,石碑上有著兩個血紅大字——禁地! 青袍少年站在石碑前,也不敢前進一步,朗聲喊道:“長老!” “嗯!”一個雙眉銀白的佝僂老,目光陰冷地從前方禁地洞府門內走出常年累月呆在禁地,看守長老性格也變得乖戾,“飯菜給我!” “是。”青袍少年連遞過去。 佝僂老接過兩個菜籃,隨便翻看了一下,鼻子嗅嗅,低哼一聲:“小家伙,明天多送兩壺酒來!” “是。”青袍少年連應道。 看守長老是達到后天巔峰,平常三五天不吃不喝都沒事。在看守期間,都是一天好吃好喝一頓,便足夠了。而且……看守禁地期間,也是這些看守長老,可以安心修煉的好機會。 一般接近壽命大限的長老,都會長期看守幾年。 能達先天,便多活五十年。 若不成,便是死! 這種折磨下些長老脾氣變得乖戾,也就不奇怪了。 “呼,幸好不是那獨眼長老。”青袍少年暗松一口氣,連沿著山路下山。而那佝老正是拎著兩個籃子朝洞府內走,他們二人誰都沒現……就在數十丈外藤曼亂叢中,一雙眼睛正看著這。 待得那青袍少年走了片刻,那道人影才出現在洞府門口。 “這是禁地高山劍樓,估計在山下,山路上把守都森嚴。可山上一路下來,卻是無一人。”滕青山看向那陰暗的山洞洞府,“這禁地洞府內顯然有高手把守!” 這時,李和狂風鷹小心來到滕青山身側。 “小,我先進去隨后再進去。”滕青山壓低聲音道。 “嗯。”李只是點點頭。 當即滕青山手持著一桿輪回槍,小心翼翼地朝洞府內部走去。洞府內部比較陰暗過山洞卻很是方正,顯然是經過人工雕琢過。隱隱里面傳來談話的聲音:“老禿鷲,快來吃飯,再不來,可就沒了。” “老四,那《夢魘十八劍》,這第十六劍和第十七劍,我怎么覺得那么別扭呢?” 一聲聲蒼老的聲音,傳入滕青山耳中。 滕青山嘴角泛起一絲笑容,在空曠洞府內輕車熟路,隨著一個拐彎,沿著一條通道,走在通道中,滕青山已經看到了那正聚集在一起,吃飯的老們身影。 呼!呼! 滕青山身影一晃,就到了這山腹空曠屋內,那四名正在吃飯的老也驚愕地現這個突然來客。 “你是誰?”其中一個高壯老放下碗筷喝道,“那一脈門下,竟敢擅自闖入禁地。” 島中,劍樓獨霸! 一代代下來,劍樓已經習慣,他們根本沒有對外敵的警惕。因為除了偶爾路過的海上妖獸,他們根本沒外敵。 “老四,跟他廢話作甚?”其中一個獨眼老冷聲道,同時一摸腰間,一柄柔韌的彎曲銀色光練亮起,宛如一條銀蛇,直刺滕青山眉心。另外三名看守長老也都抓向兵器,以防那獨眼長老收拾不了對手。 劍樓有嚴令——擅闖禁地,殺無赦! 滕青山面容平靜,右手微動。 咻!咻!咻!咻! 一桿輪回槍,幾瞬間一分為四,四道銀色閃電,同時貫穿了四名看守長老的喉嚨。 “嗬~~”四名看守長老都捂喉嚨,眼睛瞪得滾圓,汨汨鮮血順著血窟窿不斷朝外涌出。這四名看守長老驚恐地眼睛中,有著驚駭。他們根本不敢相信……在對手面前,他們四大看守長老,竟然連高聲呼救都做不到! 太快! 四名長老尸體都無力倒下,有的軟倒在地,有的撞在木桌上,打翻了碗筷。“啪!”“嘩!”碗打碎聲,酒水流到地上的聲音都響起,整個屋內都彌漫起一陣濃濃的酒味,酒味中還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呼!”狂風鷹和李都沿著通道,來到這。 一進入屋子,李就看到那四個倒在地上,依舊瞪大眼睛,死不瞑目的四位長老。 “這禁地洞府中已經沒人了。”滕青山淡然道,“小,我們沿著兩頭找找,看哪里有寶!”所謂的禁地,別說是這四個老家伙,即使是先天強看守,在滕青山面前也是必死。連明月島第一強‘皇甫玉江’。 也會被滕青山耗光真元,只逃避。 “好。”李點頭。 當即滕青山和李,朝旁邊一個個密室尋找而去,這些密室內,都有著草席棉被。 滕青山在其中一個密室中,看著墻壁上一幅幅劍招石刻。 “看石刻,有的怕是超過百年,有的是新近剛刻上去。”滕青山暗自點頭,“一代代琢磨劍術,將自己所想刻在石壁上,無數強累計。整個明月島人人練習劍術,難怪,劍樓樓主劍法如此了得!” 論劍法,放眼九州大地,無一宗派,在基礎上做的比這劍樓還好。 這山腹中,有不少密室。 “滕大哥,滕大哥。”滕青山才尋找一會兒,李就找來了。 “嗯?”滕青山看向他。 “滕大哥,你跟我來。”李連道,“我現了一個地方。” “哦?” 滕青山好奇地跟隨李,沿著這山腹蜿蜒山道前進,必須得說,這劍樓簡直將這塊山腹給挖了大半,因為,這山道的確夠長。 “滕大哥,前面有一個非常空曠的大殿。”李帶滕青山走了近百丈遠,隨后指著前面。 狂風鷹正呆在那大殿中。 滕青山也步入這空曠大殿,只見這大殿石壁上,一幅幅劍法雕刻,不計其數。 “流風劍十八……天雷劍法……游蛇劍……”滕青山看著各種精妙劍法,這些劍法都蘊含各自意境,“嗯,怎么沒有皇甫玉江說的‘明月劍典’劍法?” 這令滕青山眉頭皺起。 “也對,那是劍樓最高絕學,不會輕易讓來這的精英弟子看到。”滕青山搖搖頭,有些遺憾。那些精妙劍法雖然厲害,可對于已經站在‘道’的門檻處的滕青山而言,最多讓他大開眼界,卻并無多大用處。 忽然—— 滕青山目光停留在大殿旁一道側門處,側門旁的山壁上刻著幾行密密麻麻的字跡—— “凡入禁地,達到先天之境,皆可去‘神仙玉璧’,此乃是我劍樓一代祖師的恩人李前輩所留。三代祖師曾觀神仙玉璧,悟出《明月劍典》。若未達到先天境界,切不可觀看神仙玉璧,無益反有害!” 這一行字跡看得滕青山驚訝不已。 “滕大哥,什么‘神仙玉璧’,竟然說,達不到先天,看了有害處?”李有些驚訝。 “不可不信。” 滕青山低聲道,“小,你先在外面。”說完,滕青山便沿著這一條側門,直接朝里面走去。 僅僅數丈,滕青山便進入一空曠的,純粹天然形成的洞府,在這洞府的一面山壁上,隱隱有著青光流轉。 四行大字,龍飛鳳舞,讓滕青山整個人都一陣屏息——“霓為衣兮風為馬,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虎鼓瑟兮鸞,仙之人兮列如麻。” Ps:第一章到~~ 如果您喜歡第七篇第二十章神仙玉璧的內容,請為作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