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19 借閱

九鼎記第七篇第十九章借閱 灘上,三千軍士都仔細看著那遠處一幕。 青色、白色兩道幻影,從沙灘上一直廝殺到遠處海面上,這九曲鬼海水洶涌,可是兩大超級強者卻是能夠踩著水面彼此廝殺。狂暴的氣勁不斷四溢開去,大量海浪水花也爆炸開。 “這個叫滕青山的,竟然這么厲害!”那劉姓將領咬著牙,紅著眼。 “劉兄弟,這滕青山實力太強,連樓主都沒拿下他,你就罷手吧。”旁邊一高個將領安慰道。 就在這時候—— 噠!噠!噠! 只見一個個背著利劍的高手,騎著一匹匹類似于戰馬的坐騎,來到這海灘處。他們的坐騎,四蹄粗壯有力,毛發綿長,頭上還長著兩根彎曲的長角。這是明月島上極為上等的坐騎——角獸! 擁有角獸最多的,自然是樓!而十八將軍府,只有極少數人才有。 “樓主!” 數十名高手在角獸上,震驚地看著海面上那兩道人影。他們都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和他們樓主廝殺,并且不分上下。這一群人中為首的一名高手,雙鬢斑白,面容好似巖石雕刻,他左胸口位置繡著一柄青色長劍。 “拜見長老。”三名將領都過來恭敬禮。 “怎么回事?跟樓主交手那人是誰?”這老者焦急喝道。 “長老。”劉姓將領立即恭敬行。“那人名叫滕青山。并非我明月島地人。他駕船來到我們明月島。蠻橫之極。令不少軍士死傷。連屬下一身功夫也被他毀掉。樓主過來。他還對樓主出言不遜并且動手。” 旁邊兩將領都是微微一怔。不過話。 “此人如此囂張?”老者臉色一沉遙看遠處海域。 在海上廝殺地兩大強者。竟然分離開來。 海面之上,滕青山和皇甫玉江都站在海水上,也不沉下。 “為何停手?”滕青山目光有些熾熱。 皇甫玉江皺眉看著滕青山:“滕青山,你的槍法我破不了。可我的劍法你也破不了……而且,我看你來來去去也就那一招。既然彼此都贏不了,何必浪費時間!” 滕青山啞然。 他能告訴對手——‘我在感受你的劍法意境,尋求自己《水行之拳》的突破’么? “皇甫玉江這劍法,是什么劍法?”滕青山連問道。 皇甫玉江臉上浮現一絲敬仰之色:“這是我劍樓第三代祖師,在海邊苦修十余載,頓悟后,所創的《明月劍典》!” 滕青山心中一動。 “海邊所創?蘊含水行之道也就不奇怪了。”滕青山暗自忖道。 “皇甫玉江。”滕青山開口道“不知……這《明月劍典》可否借我一觀?” 皇甫玉江臉色一變,看向滕青山。 “當然,先天真元運轉之法有各種領悟的心得等等,我都不看。我只想借看一下,《明月劍典》中關于剛才你那套防御劍法的招式內容。”滕青山笑道,“作為回報的防御槍法意境,我也可以演示給你看。” 皇甫玉江有些明白,眼前人應該是那種苦修者。 “連自己絕招意境都肯演示給別人看,難怪會在大海上漂蕩苦修,真是一個瘋子。”皇甫玉江忖道。 “那是我劍樓絕學,絕不可外傳!” 皇甫玉江搖頭道“我雖是劍樓樓主,也不能違背。滕青山……我擒不下你走吧!” “不外傳?”滕青山看了皇甫玉江一眼。 滕青山在海面上踏浪而行,化作一道模糊幻影海面上飛奔了過百丈距離,隨后一躍而起接躍到了鎢木船上。 “小,我們走!”滕青山朗聲一聲大喊,聲音直傳九天。 “呦” 狂風鷹從高空俯沖而下,坐在鷹背上的紫衣女子好似仙女,強勁的氣壓狂風,都令海灘邊上大量沙亂飛,令旁邊不少軍士們都只能弓腰低頭,捂住腦袋眼睛。隨后,妖獸和少女,都都落到了鎢木船甲板上。 “滕大哥,若是再殺下去,那個劍樓樓主估計真元會耗光吧。”李看向滕青山。 “嗯,不過……”滕青山搖頭道,“他不可能傻傻的,等真元耗光,然后被我殺死!一旦真元剩下一兩成,這皇甫玉江估計就會靠輕功逃走。論輕功,我還不及他。” 滕青山也很是贊嘆。 論實力,這明月島第一強者,拿到九州大地上,都能排在《天榜》前三。 “我們走!”滕青山搖動長櫓。 “嘩嘩~” 鎢木船迅疾地朝東南方劃去,以滕青山的臂力,兩根長櫓也是有力迅猛地滑動。鎢木船逆流而上,不斷朝東南方向前進。 海灘上,大量人馬都遙遙看著鎢木船離去。 樓主。”以老者為首的一群高手都站在皇甫玉江身 皇甫玉江一身寬松白袍,手持著深青色神劍,遙看鎢木船離去,心中驚嘆:“這滕青山的先天真元,怎么好似無窮無盡?和我激烈一戰,我先天真元都耗掉七成。他估計也差不多。可是這么大的海船,要逆行而上,是需要很強的力量。消耗真元也很快,他怎么……” “樓主,九曲鬼蜮,海水迅疾,船不可能逆流而上,沖出九曲鬼蜮的。”老者皺眉道,“那二人……” “嗯,即使是先天金丹也絕無可能劃船離去。”皇甫玉江冰冷道,“九曲鬼蜮數百里,如果斜著前進,更是超過千里!在最迅猛處,根本無法劃水,只能潛水去拖船前進!要想離去,除非有兩個先天金丹強者,輪流交換,好休息恢復先天真元。單單一人,絕無可能離開九曲鬼蜮!” 明月島,一代代人下來。 對九流鬼蜮早定論是乘船,必須要兩個先天金丹才能離去。而整個明月島才千萬人口,先天金丹強者,有時候整個島嶼才一兩個。想出去的難度可想而知! 滕青山拽著鐵索,在洶涌大海上,迅疾地游動。 鎢木船,也被拽地不斷朝東南方向前進。 “想靠劃船出去幾乎不可能。”滕青拽著鐵索,心中忖道“九曲鬼,每一曲最兇猛處,那水流非常的快!要讓鎢木船前進,船櫓必須達到和我輪回槍一個層次,才能承受那種速度種爆發力。” 用星紋鋼制造巨型長?太奢侈了。 “還不如在水中拖著,更簡單。”滕青山在水中,游得挺快。 許久后—— 大概前進到第二曲平緩區域當現一淺顯區域,滕青山雙火覆蓋熾熱的先天真元,令鐵索開始發軟,隨后將鐵索索頭扭曲成一簡易的‘鐵錨’,直接扣在一塊海下巖石當中。 “咔!”鎢木船固定了,滕青山也從海中躍起,落到甲板上。 “滕大哥,怎么停下了?”李有些惑。 “這里距離海灘,有好幾十里遠。”滕青山遙看北邊“即使有人在明月島,也不可能看到幾十里外的鎢木船!” “嗯。”李點頭。 如果是幾里遠內勁高手的視力,以鎢木船體積是能看到的。 可是隔著好幾十里,就不可能看到了。 “小。”滕青山笑看著一側李“之前,你可記得那上官泉說,整個明月島有一個禁地。” “當然記得。”李點頭道,“那東南邊的一座大山是禁地,東北邊一座大山,就是劍樓所在。那上官泉還說……只有劍樓中最了不起的強者,才能偶爾進入禁地!滕大哥,你說這干什么?” 滕青山微微一笑:“小,你說,只有最了不起的強者才能偶爾進入禁地,你猜,禁地中有什么?” “這還用說,強者偶爾才能進去,那十有,是藏了什么厲害功法!或者是什么了不起寶貝!”李說道。 “對。” 滕青山微笑著,看著北方,“小,你和小灰說一聲,讓它背著我們兩個,從高空飛入明月島,我們去那禁地看看!” “去禁地?”李雖然驚訝滕青山的決定,可是她心里也有些好奇。 當即李和一旁的狂風鷹說了起來,狂風鷹也連叫起來。 “滕大哥,它還趁機索要鐵葉果呢。”李笑道。 “給它就吃是,哦,我包裹里,還有一個鐵葉果,雖然挖掉了一小塊。”滕青山立即去艙內,將包裹中,被挖了一小塊的鐵葉果,直接扔向狂風鷹。狂風鷹興奮地仰頭就是一口,聽得咔嚓咔嚓聲音,便吞入腹中。 狂風鷹隨即開心地立即展開翅膀,在鎢木船上空一兩丈高處盤旋。 嗖!嗖! 滕青山持著輪回槍,和李同時躍上這狂風鷹背上,狂風鷹身體沒有烈風神雕那么大,滕青山和李二人只能依偎靠近在一起。 “呦~”狂風鷹歡叫一聲,便一飛沖天。 云霧層中,狂風鷹正飛翔其中,滕青山和李正在狂風鷹背上。 透過模糊云霧,滕青山朝下方看去。兩座聳立的山峰,很是顯眼。 “皇甫玉江,你不給我看,我就看不到?”滕青山目光落在那聳立的東南方向一座山峰,“小灰,下去。”滕青山輕輕一拍狂風鷹羽毛,而后指向那聳立的東南方向禁地山峰。狂風鷹也聽話點點腦袋。 直接朝下方禁地山峰俯沖下去。 如果您喜歡第七篇第十九章借閱的內容,請為作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