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7 幫親不幫理

“樓主!”那將領狼狽地在沙灘上連奔跑著,同時嘶啞喊道,“這個青年莽漢,也不知道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這艘寶船,是我們將軍府軍士們好不容易從海上給弄到的。可是這青年莽漢,卻說這船是他的!硬是憑借一身高超的實力,從我們眾多兄弟手上奪去,還破了我丹田,廢了我內勁啊,樓主!” “還請樓主,為我們主持公道!”將領睚眥欲裂,奮力嘶吼道。 “請樓主,為我等主持公道!” 頓時數百名軍士都一個個喊起來,聲音轟隆隆地回響在周圍沙灘上空。這些軍士們看向劍樓樓主目光中,也有著一絲崇拜敬仰!傳說中的劍樓樓主,那都是整個島上最強大最無敵的存在。 明月島也就這大,見過劍樓樓主的人并不少。 “放心。”那劍樓樓主清冷的響起。 頓時一片安。 劍樓樓主站在鎢木船欄桿上,看那披頭散發一臉胡渣的青年莽漢,心中也有些驚訝。將軍府數百名軍士擁有的實力不必說,以軍士們的傲氣,要逼迫他們屈服認輸,最起碼擁有先天強者實力! 而且—— 那些軍士沒幾個受傷地。了將領丹田被破外。 “不眾多軍士而令眾人驚懼畏懼。這個青年地實力。應該很強。”劍樓樓主心中升起了一絲好奇。當然……此刻地劍樓樓主并沒有將滕青山放在眼里。作為明月島第一強者。他無敵太久了! “為何搶這海船?”劍樓樓主居高臨下。冷漠道。 滕青山還未說話。旁邊李卻是不滿地說道:“你這人好不講理。你也不問問清楚。這海船根本就是我們地!而那些將軍府軍士們貪圖我們地海船。這才要搶過去。東西是我們地。我們當然得拿回!” “你們地?”劍樓樓主仔細觀看了一下這鎢木船。 “對。這是我們地船。”滕青山一臉微笑。“我們地東西。我們收回沒錯吧!剛才諸多軍士來阻攔我們。甚至于動手。那將領也是一而再地出言不遜。我也就略微懲罰并沒弄出人命。劍樓樓主。所以……你不該這么問我們。你該好好問那些軍士。” 劍樓樓主仔細觀察了鎢木船后,轉頭看向身后那些軍士。 一群軍士都有些遲開口。 “樓主!”將領卻是紅著眼道,“這海船,我們已經仔細看過。這海船的材質,根本就不是我們明月島上所有!而且……在艙內,還有著一顆顆拳頭大的綠色寶石。這種寶石,也非我明月島有過的!” “所以敢肯定!” 將領盯著遠處滕青山,“這艘船本不是我們明月島的船。而是從外面飄來的船!如果這艘船真是他們二人,那這一男一女二人本就不是我們明月島的人!而是外來人!” “外來人?” 劍樓樓主那狹長的眸子瞇起,隨即看了看船邊上的銀色鑲嵌紋痕以及整個船本身材質,甚至于他還看了看桅桿下面那帆布。劍樓樓主嘴角泛起一絲奇特笑容,看向滕青山二人,“這船是你們的,那,你們就是從外面來的人了?” 李和滕青山相視一眼。 若是說自己是明月島上的,那這船就不自己的。畢竟這鎢木船,明月島根本造不出,連鎢木都沒有,怎么造? “我們是外來的!”滕青山點頭道。 一個明月島,滕青山還沒在乎過。 一個千萬人口的島嶼,厲害的軍隊加起來也就十余萬罷了,先天金丹強者能有兩三個算不錯了。就算全來,滕青山也不怕。而且眼前冒出的劍樓樓主,都已經是公認的島上第一強者。 可明顯,從輕功等判斷,對方并未達到虛境! 未達到虛境,滕青山還怕? “還真是外來的,有意思。”劍樓樓主仔細看著滕青山。 “樓主!”那將領連在沙灘邊淺水中,焦急喊道,“他們現在都承認,是外來人,并非我們明月島的人!可他們卻在我們明月島如此囂張,明顯沒將我們明月島放在眼里,這種人一定要嚴懲!” 滕青山笑著瞥了一眼那在海水中嘶喊的將領。 那將領說的沒錯……滕青山的確沒將明月島放在眼里。 “閉嘴!”冰冷聲音響起。 原本一臉瘋狂的將領,仿佛被掐著脖子的鴨子,完全愣住了。緊接著便連低頭不敢吭聲了。他終于記起來對方身份了——劍樓樓主!整個明月島最有權勢的強者。對方哪里需要他一個被廢掉內勁的將領在 該怎么做。 “我們明月島已經很久很久沒外來人了,上一次來人,還是一百多年前。”劍樓樓主看向滕青山,“你們是哪一個地方的?天番島,還是青木島?” 滕青山和李都是微微一怔。 天番島?青木島? “對。”滕青山心中恍然,“我是七月出海,剛好順風,從九州大陸朝北方飄!順著風,一天一夜也能有八九百里,上千里的速度!三個多月,后面速度慢些,可也有七八萬里左右。” “距離北部草原八萬里!而且這一路上,海嘯、颶風、妖獸等等。若是達不到先天境界,根本不可能活到這!” 滕青山很清楚自己三個月海上生活的危險性。 或許一些暗等,鎢木船沒問題,可其他出海的人,船不一定有滕青山這么好。 遇到一些閑情,颶風等。滕青山可下海抓住鐵索,穩住鎢木船。 許多危險情況,在滕青山前,都不算什么! 就令明月島頭疼無比的‘九曲鬼’,滕青山都沒放在眼里。這些在他眼中,都算不得危險!可是,滕青山能安全過來。不代表,別人也能安全過來!九州大地,距離這明月島,實在太遙遠。 先天實力的,誰會無聊一直朝北海飄? “看來,在明月島周圍,應該還有其他島。”滕青山暗道。 “劍樓樓主。”滕青山開口道,“現在事情也弄清楚了,這船根本就是我們的。我也不想我們之間,事情鬧大!還請你現在就下船吧,我們要開船走了。” “來我明月島還來,可是走……來這的人,可還每一個能走掉的!”劍樓樓主清冷道。 滕青山目光一寒:“怎么,那些來的外人,都被你們給抓了?” “不。”劍樓樓主搖頭,“明月島外圍數百里海域,都是九曲鬼范圍。海水急,海面下暗流更是洶涌!不管是什么船,順著海水容易飄進來。可是,想出去……根本不可能逆流離去!” “那就不是樓主你操心的事了。”滕青山淡然道,“樓主,請下船!” “樓主!!!”那丹田被毀的將領,忍不住喊一聲。 數百名軍士,也都看著那站在鎢木船欄桿上,白衣飄飄的劍樓樓主。 “外來人。”劍樓樓主冰冷聲音響起,“這里是我明月島,是由我劍樓做主!你一個外人,這海船就算是你的,你也能傷我明月島的人。既然你傷了我明月島的人,我明月島定會嚴懲,你隨我回劍樓吧!” “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抓人?”滕青山淡笑道,同時看了一眼小。小立即領會滕青山的意思,抬頭朝空中盤旋的那狂風鷹看去。 “在我明月島,不容外人放肆!”劍樓樓主目光一寒,“再反抗,休怪我無情了。” 俗話說幫里不幫親,滕青山今天卻看到了‘幫親不幫理’。 “呦”一聲鳥鳴聲陡然響起。 空中那狂風鷹猛地從高空俯沖而下,強勁的氣流甚至于吹的站在欄桿上的劍樓樓主身體都是微微一晃,旋即站穩。而鎢木船整個都晃動起來,不少軍士都只能低頭弓腰,同時也有人嘶喊道:“是妖獸!” “妖獸!” “大家小心!” 一聲聲驚恐喊聲響起響起,明月島歷史上,可是不止一次,受到路過的一些妖獸襲擊了,所以,才會那般小心。 “孽畜,放肆。”那劍樓樓主手一揮,就是一道冷白色劍光飛出。 “咻!” 一道土黃色光影從滕青山拳頭中射出。“蓬!”的一聲,滕青山的內家罡勁和那冷白色劍光在半空撞擊,狂亂的能量在半空四處分散開。 “呼!”狂風鷹直接降低地靠近鎢木船,而李則是一躍而上,落到了狂風鷹背上,隨即狂風鷹立即拔高……很快就遠離海面,達到極高高度。 “滕大哥,小心點。”李的聲音從上面傳來。 李早就和滕青山商量過,如果遇到危險,第一件事情是讓李坐上狂風鷹背上先躲遠點,讓滕青山一人去戰。若是太危險,連滕青山都抗不住!那滕青山也會一起上狂風鷹的背上。 “什么?這妖獸是你們的?”那劍樓樓主大吃一驚!明月島上,可從未有人能夠控制過妖獸,畢竟明月島本土是沒有妖獸的。 “這,你管不著。”滕青山看了他一眼,“樓主,還請你馬上離開我的鎢木船,若不然,我只能打得你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