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6 穿云箭

第四篇赤虎咆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十六章穿云箭將領怒火沖天。 “哦,就是你手上那兩個拳頭大的綠色寶石。”滕青山扛著一大漁網,大步地走過來。 周圍一群軍士們個個持著利劍,卻都不敢擅自行動,大家都時而看向那名將領。經過剛才短暫接觸,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青年莽漢擁有著可怕的實力。如果真地殺戮起來,即使能殺死對方,他們也會死傷慘重。 明月島,已經很久沒大規模死傷了。 軍士們有些遲。 “我們將軍府辦,你別在這搗亂!”將領沉著臉,怒指滕青山喝道,“這寶石,也是我將軍府之物,你給我放下!”雖然意識到眼前人是超級強者,可是將軍府已經習慣了霸道。而且這是北顏鎮范圍! “哼,給你臉不要臉!”滕青山色一沉。 身體一晃。 “攔住他!”這將也連將兩顆鐵葉果朝旁邊沙灘一扔,同時欲要拔出腰間利劍。 “站住!”十余名靠近的軍怒喝一聲,都刺出手中利劍。 滕山施展開‘天涯行’后。形如鬼魅。在狹小范圍內十余人也只有兩人勉強刺到滕青山身上。 “鏘!”“鏘!” 清脆地兩聲。柄利劍都崩斷了。 “蓬!”滕青山腿一動。出腳之快。令那達到后天巔峰地將領沒絲毫反抗之力就被踢得拋飛起來。“噗——”口中噴出鮮血重摔在沙灘中。 滕青山左手撿起兩個鐵葉果后。便迅即地朝鎢木船趕去。 而跌倒在沙堆中地將領抬起頭。嘴角還有著血絲。他睚眥欲裂。嘶聲怒吼:“布陣劍陣!” “殺!”數百名軍士一個個都紅著眼,欲要結陣。 呼!呼! 鬼魅般的身影從人群中一閃而過,隨后一躍而起,直接躍起二十余丈高,近三十丈遠,在空中變成一小點,令數百名軍士只能干睜著眼看著,隨后對方落在鎢木船甲板上,將那撞著大量鐵葉果的漁網放進艙內。 “將軍,這怎么辦?”一群軍士有些急了。 劍陣是厲害,可最起碼別人要在劍陣之中,劍陣威力才能發揮。可對方速度那么快,都上了船上么圍堵人家? “操他娘!”那將領站起來,怒視遠處“鬼水營的兄弟們,給我圍住那船,別讓他走掉!” 原先就被滕青山給‘撥’下大海的數十名軍士聽到命令,迅速地圍著鎢木船海邊,一個個都拔出了利劍。 “他要逃走,就給我毀掉這船掉它!”將領咆哮道。 “是,大人。” 數十名軍士齊聲吼道。 鎢木船上青山站在船頭。 “滕大哥。”李那俏臉上有著一絲煞氣,“這些人糾纏不清早知道,一開始就該下狠手。” 滕青山也皺著眉頭即看了不遠處沙灘上那一身血跡,一臉憤怒之色地將領,也覺得事情麻煩了:“數十名軍士都圍在鎢木船船底周圍,鎢木船船身是堅硬,鎢木比鋼鐵要硬,韌性更好!可是——卻也不可能抵得住內勁高手的劍尖!” 內勁高手一巴掌,足以拍裂鋼鐵。 而攻擊力聚集在劍尖,那劍尖穿透力更是驚人!鎢木船能抗得住礁石碰撞,卻不可能抵得住這些軍士劍尖地刺穿! 沙灘上,那將領連下命令后,便看向那船頭上的青年莽漢。 “哈哈……”船頭上的青年蠻漢笑聲震天,“各位軍士,這船是我的,船上的東西也是我的!今天,你們憑什么攔我?” 那將領怒視著船頭上的滕青山。 他早意識到這船可能就是這神秘高手的,不過,即使是對方又如何? “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將領怒聲笑道,“哦,今天你來說這船是你的,明天若有是又一個強者過來,說這船是他的!后天,或許某位將軍過來也要這船。哈哈……你說,我該怎么辦?” “這片海域,是我北顏鎮海域,海域上無主之物,盡皆歸我北顏鎮將軍府!”那將領高聲道,“我還是這句話,速速離去,我饒你性命。否則—在這明月島上,你休想逃得掉!” 數百名軍士一個個都盯著滕青山。 “咻!”一道刺耳的聲音忽然在高空響起。 滕青山抬頭看去,他驚人的目力瞬間看到了一道響箭射向高空。 “響箭?”滕青山臉色一變,目光變冷,看向那將領。 將領卻是自信笑道:“在這北顏鎮,我們將軍府就是天!你就算是先天強者,你在這也得老實點。告訴你……馬上各方人馬就到!”他有句話沒說,這一支響箭乃是呼救箭中最高等的一種——穿云箭! 穿云箭一出,但凡看到的各方人馬都會來聚。 “給你臉,你不要臉!”滕青山臉色一沉,劃過一道流光。 直接射入人群當中。 “布陣!”一聲高亢到甚至于尖厲的嘶喊聲響起,早有準備的眾多軍 立即分成一個個大劍陣。滕青山剛沖入人群,就被大劍陣給包圍了。 “這大劍陣,還有點意思。” 滕青山瞬間發現,這大劍陣是由三十六名軍士布陣而成,這三十六人是分成里中外三層,每層攻擊滕青山的時候,都是鋪天蓋地,好似洶涌的海浪沖擊而來。十二人,十二柄劍,同時攻擊! “十二柄劍威力疊加,也有數萬斤穿透力!先天虛丹也得全力應付。” “而且,十二人刺出一劍后立即閃退第二波攻擊又來。 里中外三層,形連綿不絕地態勢!” 滕青山陷入陣中,便覺得十六人似乎化為一浪潮。而且這三十六人配合非常巧妙,讓攻擊連綿不絕!如果真是普通先天虛丹強者,一個不小心真可能中招。如果加上有五六個大劍陣在周圍,耗就能將先天強者真元耗光。 “哈哈,有點意!”滕青山朗聲大笑著,雙臂好似兩根鐵棍,猛地一揮。 “轟!” 十余道人影便被砸地飛起來。 “嗖!”青山趁著劍陣亂掉,立即一躍就是二十余丈,直接落向那將領方向。 “不好。”那將領都來不及。 便被滕青抓住了衣領,將他給拎了起來。 “你不是要抓我?”滕青山看向他。 “你,你……”那將領有些驚怒,“我乃是將軍府……” 滕青山膝蓋一個膝撞接撞擊在那將領的腹部,“啊!”將領臉色變得慘白,眼睛瞪得滾圓。 “什么東西!”滕青山冷笑一聲,隨手一扔這將領。 那將領跌倒在沙堆上眸中滿是驚駭:“我的丹田,我的丹田……”剛才一個膝撞青山已經破了他的丹田。對于一而再再而三,給臉不要臉的人物,滕青山可不是那種心慈手軟的。 三百多名軍士,他根本就沒在乎過。 十萬大軍,他都敢殺!三百來人,算什么? “你——”那將領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方如此肆無忌憚。 他錯了,錯的很離譜! 十八將軍府有上千年歷史,的確是根深蒂固。可是關滕青山屁事?滕青山根本就是外來人,就算是將軍府的將軍本人到來青山照樣一拳打死。 北顏鎮上,一座占地極廣的古老府邸中。 “將軍大人,將軍大人。南海邊軍營發出穿云箭求救。” 一名軍士急切地稟報道。 原先正盤膝坐在亭臺下,閉眼靜修的鶴發童顏的老者睜開眼:“穿云箭?你速速去請林大師。”這老者立即站了起來,臉上滿是鄭重,“不到最緊要關頭,是不允許發出穿云箭的。是遇到海外妖獸襲擊?還是有叛賊?” 在明月島九曲鬼蜮,南海范圍中。 “嘩嘩~”幽深不可測的海水洶涌流著。 一塊礁石冒出水面,在這塊黝黑礁石上,正盤膝坐著一名穿著寬松白袍,披散著長發,面白無須,眼眸狹長的中年人。他的背上,正背著一柄青鞘神劍。 就這么閉著眼坐在礁石上。 “呼,呼~” 最詭異的是,他坐下礁石周圍的海水,竟然在碰觸到礁石之前,就乖乖分流。好似有著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控制著。 “咻!”響亮的聲音響徹在遠方高空。 “嗯?” 這白袍,面白無須的中年人睜開眼,他的目光好似兩道劍光,很是駭人,“穿云箭?難道又有海外妖獸到我明月島撒野來了?” 呼!這中年人身體猛地一閃,便消失在礁石上,化為了一道迷幻的白色殘影,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踏著海面,迅速地朝穿云箭發起方向趕去。 海洋,在他腳下,仿佛就是陸地。 滕青山破開劍陣,破掉那將領丹田后。眾多軍士們也被鎮住了。滕青山則是又迅速地回到了鎢木船上。此刻下方可沒有軍士再敢威脅滕青山了。 連劍陣都無用,他們也沒辦法了。 “滕大哥,鐵錨被砍掉了一個。”李連說道。 “算了,別跟他們計較,開船,我們走。”滕青山立即走到兩根長櫓處,強有力的雙手抓住兩根長櫓,便開始搖動。 忽然—— “嗯?”滕青山眼角余光發現,一道白影正沿著沙灘迅速閃動,很快就來到了眾多軍士處。滕青山暗驚:“好快的速度!” “啊!” 那被破掉丹田的將領,一看到來人,眼中立即發出莫名光彩,連嘶啞喊道:“樓主!” “嗖!”那白袍人身形一動,便從二三十丈外,一躍沖天而起,直接落在了鎢木船的欄桿上,清冷目光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見到來人,咧嘴一笑:“好輕功!” Ps:兩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