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5 都給我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十五章都給我 邊,樹木植被的荒涼小道上。 滕青山、李以及那漁民‘上官泉’都透過稀疏的草木,遙看遠處那一大群圍著鎢木船的軍士。狂風鷹正在高空不斷盤旋著。 “這下糟了!”上官泉臉色大變,“大俠,你們這寶船,被將軍府的軍士們給發現了。這寶船能夠在九曲鬼暗礁中沒損壞,這些軍士們肯定很眼饞!大俠,你們這寶船上還有其他寶貝不?” 滕青山看著遠處:“那拳頭大的綠色寶石,算不算?” “當然算。”上官泉大驚,“大俠,你們這寶船想要拿回,可真的很難了。” “他們到底什么人?將軍府?”滕青山卻是不急。 至少一切還在自己掌控中,船并沒有被運走。上官泉連解釋道:“大俠,我之前說了,我們明月島十八鎮一共有十八將軍府。靠近海邊的各鎮,都是有不少軍士駐扎在海邊軍營的。這些軍士,應該就是我北顏鎮將軍府,駐扎在海邊的軍士。” 滕青山聽了點點頭,笑看向上官泉:“上官泉,你和我們跑了大半天,做的不錯!這是給你的獎勵” 說著,滕青山從懷中取出將一小袋子,其中有著零散的一把紫珠都抓給上官泉。 這小袋子紫珠不算太多,可約莫著也有上百顆。 “紫珠,給我?”上官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都屏息了。 上官泉眼睛有些泛紅,腦海中浮現一幕幕這些年所吃的苦,他這個男人,撐著一個家太累了:“我能給我兒子買一柄好的利劍了,我婆娘的病也有錢治了。”想著想著,上官泉就要下跪。 “這些東西給我們沒用。”滕青山手一伸,扶住上官泉的肩部,任憑上官泉如何用力都無法再跪下。 “恩人!”上官泉心中感激。 本以為今天是遭罪的,誰想天下掉一個大餡餅。上百紫珠啊,省著點用,夠他家一輩子用了。 “好了,你回去吧。”滕青山吩咐道。 “恩人。”上官泉連道,“你們千萬得小心,好漢也抵不住人多!還有……軍隊中的劍陣,那是非常厲害的。據傳,連達到先天的強者。面對大劍陣,一旦被困住,也危險的很。”上官泉這次可是真心為滕青山二人著想。 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眼。 大劍陣?對先天有威脅? “嗯。”滕青山點點頭,那上官泉連連躬身行禮,而后邊悄然離去,只留下滕青山二人。 滕青山和李身側都是兩個超大口袋,這些都是從鎮上購買來的糧食、食物、著料、衣物等物品。 “滕大哥,怎么辦?”李看向滕青山,“大殺一場,然后離去?”李經歷了那么多,當年少女時代,就曾在師傅面前,親手手刃所有兇手。有這番經歷,李自然不會是那種心慈手軟之人。 “這里有幾百人。” 滕青山遙遙看了一眼,“看情況,能不大開殺戒就不殺。若是真的難纏……就不能怪我們了!”滕青山目光平靜,數百名軍士?即使是劍術高超,滕青山也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走,我們過去!” 滕青山一把扛著兩個大口袋,身上還背著包裹,大步地朝海灘那邊走去。李也是靜靜跟在身后。 海灘上,不少軍士都在鎢木船上。 “快,在上面干什么呢?一個個都快點,將船劃到軍營那邊去。”將領此刻手中抓著兩顆拳頭大的鐵葉果,嘴里還嘶吼著。 “大人,這船的船櫓就兩根,而且都是特長特大的。我們根本劃不動。” 鎢木船上一群軍士也急了。 “什么?”將領一瞪眼,之前他上船只看鐵葉果這寶貝去了,根本沒注意僅僅只有兩根船櫓。 對鎢木船這種十余丈長的大船,兩根船櫓,又是在九曲鬼蜮范圍內,如果是普通軍士怎么可能劃動? “操他娘的,還真是麻煩。”將領一皺眉,立即對周圍人喝道,“兄弟們,快點找繩子,大家一起加把力,將這鎢木船給我拖回軍營。這次,這么多寶貝……上繳一半,其他咱們兄弟都分了!” “好勒!” 這些軍士們一個個興奮的眼紅,好似牛犢子似的,有的上船找繩子,有的去拆漁網,有的去周圍找漁夫要繩子,總之,所有人都在想辦法。 就在這時候 “各位,在忙什么呢?”一聲爽朗笑聲猛地想起,好似熟人打招呼般,聲音大的更好似雷聲轟隆。 頓時那將領,包括所有軍士都轉頭看去。 只見披散著長發,一臉胡渣的青年漢子,抗著兩個比他本人都要大一號的超大麻袋。他身側則是跟著一名一身紫衣的俏麗少女。一個野獸,一個仙女,二人站在一起,的確讓人愕然。 “滾開滾開! 有軍士喝道,“將軍府辦事,閑人都滾開!”見滕青來,頓時有一名軍士要將滕青山給推遠點。 “快滾!”一名軍士大手掌推在滕青山胸膛上。 “滾開?” 滕青山身體卻是上前一步,胸膛短距離猛地一發力,那名軍士只感覺一股柔和而又龐大的勁道從自己手掌沿著手臂,傳遞到全身,隨后 這名軍士便直接拋飛了起來,足足飛起六七丈。 “噗通!”整個人跌落在海水中,濺起了白色浪花。 “二哥!”一名軍士急地眼睛頓時紅了,隨即看向滕青山,“你這混蛋!”一個人震飛高六七丈,一般按照常理,這種反震力道絕對足以震死人了。 滕青山扛著兩個超大口袋,大步地走。 “噗哧!” 那軍士拔劍,就刺向滕青山,一劍刺出,好似有一股肅殺氣息彌漫。而正常走路的滕青山,只是簡單的上前一步,便詭異地躲開了這一劍。 隨后肩膀撞擊在那軍士身體上,那軍士也被震地在沙地上連滾了三四個跟頭。 “混蛋!” “找死!” 頓時周圍數百名軍士們都怒了,只聽得‘鏘’‘鏘’‘鏘’一連竄拔劍聲,數百柄利劍都已經出鞘! “噗!”這時候,那海水中一個人影冒出頭,噴出一大口水,滿臉狂喜,大喊道:“老子沒死,哈哈,老子沒死!!!” 那跌了幾個跟頭的軍士轉頭一看,便滿臉驚喜:“二哥,你沒死啊!” “老子活的好好的,一點傷都沒呢。”那在水中的軍士也驚喜地很,頓時周圍數百名軍士也愕然地看著這一幕,被震飛地離地六七丈高,竟然一點事都沒有?這太詭異了。一瞬間,幾乎所有軍士都明白。 這個扛著超大口袋的莽漢,是一個真正的超級強者! 至少,發力運勁方法,比他們強太多。 “嗖!”“嗖!” 滕青山和李都是在海灘上走了數步后,同時躍起,李也是后天巔峰高手,躍上這鎢木船甲板倒也不是難事。 北顏鎮將軍府的軍士們只是一個愣神的功夫,滕青山和李都已經上船了。 “你們干什么!”鎢木船上的一些彪悍軍士們立即喝斥道。 “我干什么?”滕青山右腳一用力,將艙門打開,隨后將兩個大口袋都用先天真元,輕輕一扔,便打著轉地飄到艙底當中,滕青山隨即抬頭看向這群人,笑道,“我可還沒問你們要干什么呢!” “你們,全都下船!”滕青山走過去。 “你讓我們下船?”這一群軍士瞪眼。 十八將軍府,在明月島上那都是橫著走的。 “我讓你們下!你們就得下!”滕青山身體幻動,直接沖入甲板上的數十號人,左右手揮動。 呼!呼! 只見一個個軍士好像沙包一樣被滕青山給‘撥’到了海洋當中,“住手!”憤怒咆哮聲,“找死!”那數十號人都惱怒了,可是再惱怒也沒用。僅僅兩個呼吸的功夫,數十號人都從鎢木船上拋飛下去。 “噗通!”“噗通!”“噗通!” 一個個軍士全部跌進海中,海水沖天濺起。 “你,你干什么?”那將領氣的瞪紅了眼,怒聲吼道,“這寶船,乃是我們北顏鎮將軍府的,你也敢在數百軍士面前搶船,找死不成?” “你們的?” 在鎢木船上的滕青山看了他一眼,哈哈笑了起來,“北顏鎮將軍府,十八將軍府之一,難道是強盜?看你的裝束,應該也是一個將領吧……說這話,你就不臉紅?你就不害臊?這船都成你們的了。哈哈……” 滕青山的笑聲令這將領臉色難看。 “放開船,速速離開,我饒你冒犯之罪!若不然,即使你是劍樓的人,我們將軍府也有權將你處死!”將領怒喝道。 數百名軍士們都手持著利劍,冷視著鎢木船上的滕青山。 忽然一道清脆好聽的聲音響起:“滕大哥,鐵葉果不在艙內,都沒了!” “鐵葉果?” 數百名軍士微微一怔。 只見那鎢木船船頭上,那披散著長發,一臉胡渣的青年莽漢一聲大笑,身體好似一道利箭直接破空飛來,這一躍竟然直接橫穿了近三十丈,從鎢木船直接傳到沙灘軍士的人群當中。 “放手!”滕青山從一群軍士面前,搶過他們抬走的裝著鐵葉果的大漁網。 “你”那將領臉色鐵青。 “那個臉色發青的。”滕青山看過來,“別在那擺譜了,將你手上的兩個鐵葉果都給我!” :第一章到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