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3 禁地劍樓

① ② 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十三章禁地,劍樓九鼎記 樸的村莊中,五六歲孩童就在認真練劍法。 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眼,心中震撼。 “嗯,上官泉,帶路,去你們北顏鎮鎮上。”滕青山開口道,那上官泉連笑著應道:“鎮上距離我們這,也就數十里路,很快的。”他連在前面帶路,在這村莊也有不少村民和上官泉打招呼。 別人問他怎么沒去海邊時,這上官泉也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嗯,我陪兩位好友去鎮上一趟。” 上官泉見識過滕青山武力,不想惹惱滕青山。 他清楚——整個村:加起來,都不是這個神秘男人的對手。 寬敞道路上,清晨的陽光照著大地。 、二人背著包裹,上官泉在旁邊不斷回答著二人的詢問。交談片刻,滕青山也確認了一件事:“按照這漁民說的,這明月島長寬也就七八百里。也就跟江寧郡差不多大小!北海大陸可是相當于兩個州的!相差大的很。” 滕青山清楚—— 明月島。并非北海大陸! 而且自己問這漁民。可曾知道‘神斧’。那漁民也是茫然搖頭。 “你說將軍很了起?那明月島上有多少將軍?”滕青山問道。 “我們明月島十八鎮。一共有八位將軍!”上官泉連道。“當然其中。北邊地烏海鎮地將軍。還是我們明月島地島主。” “將軍是島主?”李驚詫道。 其實滕青山和李乘船而來上問地內容都是一些基礎訊息。上官泉也早猜到對方是外來人。 雖然吃驚可是上官泉也就一普通漁民,不敢存有其他心思:“我們明月島十八鎮,十八將軍府可都存在了過千年,十八位將軍之間會有比試,最厲害的將軍,如果能得到劍樓的,就能成為我們明月島的島主!” “劍樓的?”滕青山已經不止一次聽到‘劍樓’二字。 顯然這明月島,十八位將軍地位是高,可劍樓地位更是超然! “當然!” 上官泉目露敬仰之色,“劍樓樓主,那絕對是我們明月島的第一強者,無敵的存在!即使有上萬軍隊保護樓主都能輕易取敵將頭顱!所以,十八將軍府,根本沒人敢 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眼。 這劍樓地位的確超然。 “劍樓在哪?”滕青山問道。 上官泉遙指向東方:“看那邊。”滕青山和李也朝東方看去,“你們是不是看到,那邊有兩座靠近在一起的大山!” 東方遠處雖然極遠,可依舊能看到兩座聳立的大山。 “東北邊一座大山,是劍樓所在!”上官泉看著遠處目光飄渺,“而東南邊一座大山是我們整個明月島的禁地!傳說……只有劍樓中最了不起的強者們,才有機會偶爾進入禁地!” “劍樓?禁地?” 滕青山看著那遙遠處兩座毗鄰的大山單靠視力,滕青山無法判斷兩座山距離這多遠。 “劍樓距離這多遠?”滕青山問道。 “大概百里地吧。”上官泉笑道,“我們北顏鎮,算是離劍樓最近的三個鎮之一。在我們北顏鎮鎮上,一些酒樓等地方,偶爾還是能碰到劍樓弟子的!每一個能進入劍樓的,劍法都極其厲害。” 李笑著問道:“多厲害?” “對付我這種的,一招即可。”上官泉說道。 李沒驚訝,可滕青山卻是暗自驚嘆。上官泉的劍術滕青山見識過,能一招擊敗上官泉,那劍術要非常驚人才對。“整個明月島,聽這漁民說的,應該有很漫長的歷史,祖祖輩輩一代代傳下,似乎只注重劍術!其他刀法等都沒怎么研究。不過這劍術之強……我九州大地八大宗派,怕沒有一個宗派有如此成就!” 專研劍術! 不像八大宗派,需要擔心自己地位。這明月島劍樓,對明月島統治力毫無問。 數千年下來,祖祖輩輩,無數人研究劍術,這劍樓的劍術,的確會得到不可思議地步。 “距離太遠!三個多月海上,而且這三個多月幾乎都是順風,現如今,距離九州大地,估計有萬里!”滕青山如此猜測,在海上漂,順風的時候快,到后面,逆風的時候即使控制船帆借力,速度也會很慢。 “距離九州大地萬里遠,誰能想到,這里還有這么一座世外桃源般,專研劍術的島嶼存在?”滕青山驚嘆不已。 過千萬人,一代代,專研劍術! 走在半途中。 滕青山忽然從包裹中取出了那一顆帶著的鐵葉果。 “這,這是什么寶石?”上官泉瞪大眼睛,“通體綠色,和我拳頭差不多大,而且似乎還隱隱透明,我們島上 說過有這么大的寶石。” “寶石?” 滕青山一笑,食指中指并攏,呼!一縷土黃色劍光從劍指指端冒出,隱隱閃爍著。 “先,先天?”上官泉雖然早意識到,可依舊心底震驚。 滕青山看了看手指指端土黃色劍光,其實,這并非先天真元構成,而是內家罡勁凝練而成!“內家罡勁形成的劍光叫什么?劍罡?”滕青山暗想道,隨即便笑著,用手指劍罡,從這鐵葉果中挖出雞蛋大小一塊。 “滕大哥,你這是要?”李有些驚訝。 滕青山微微一笑,將其余鐵果放進包裹,這雞蛋大小一塊鐵葉果,滕青山在雙手之中一摩擦內家罡勁閃爍,頓時一些碎削滾落會兒,這一塊鐵葉果就變得圓滑了。 雞蛋般顆綠色寶珠,就此誕生。 “小,你說個玩意,得值多少?”滕青山看向李。 “滕大哥,你的意思是?”李眼睛一亮,也明白了們可沒有明月島的貨幣。一般人都喜歡稀罕的、漂亮的東西,越是稀罕、漂亮、不可思議的東西,就越加昂貴。 這鐵葉果被滕青山弄出這一小塊。 好似上等翡翠般,在黑夜中,還能有綠光。也難怪,那上官泉高呼‘寶石’了。 “上官泉說,這值多少?”滕青山看向上官泉。 上官泉眼睛放光,深吸一口氣:“最起碼得,值一百紫珠吧!或者更高也不一定。”紫珠、白珠、灰色珠,三個層次貨幣。一百紫珠青山估摸著相當于九州大地中一百兩黃金。如果能值這么多,足夠滕青山換取一些好吃的,還有一些衣服食等諸多物品了。 滕青山他們朝北顏鎮鎮上趕去,而此刻北顏鎮駐扎在海邊的軍隊軍營所在處。 高高塔樓上,一名軍士在仔細警戒觀察。 “咦是什么?”軍士仔細朝南邊看去,“船?”這軍士臉色大變! “怎么可能,九曲鬼蜮南海域,怎么會出現船?”軍士有些不敢相信,“難道有人乘船去海中搜集寶貝?不過南海域是有大量暗礁的,在九曲鬼海水速度下,在那么多暗礁下,一般船早就該撞得碎掉沉掉了。” “報告偏將大人去!” 軍士立即去通報了。 北顏鎮鎮上。 熙熙攘攘的人群,滕青山、李正帶著那上官泉,一道在這鎮上逛著。說是鎮上,其實繁華程度,絲毫不比宜城差。 “也對,這明月島,在劍樓控制下,幾乎沒什么戰爭。連城墻都不用建!繁華些是很正常的。”滕青山暗自點頭。 “大俠,那就是我之前說的‘南陽’珍寶店。”上官泉指著不遠處,那正門就足有五丈寬,裝飾豪奢的店鋪,那牌匾上‘南陽’二字,也是九州大地同用字體。“這明月島,和我九州大地肯定有關系!”滕青山愈加如此認為。 雖然相隔數千里,可文字語言許多東西,都是一樣的。 “客官,不知道想買什么?” 滕青山和李剛步入這珍寶店內,就有一名背負著寶劍的俊俏青年迎上來說道,這俊俏青年發現眼前大胡子男子沒帶利劍有些吃驚。 “你們這可收貴重寶石?”滕青山看了一眼俊俏青年。 俊俏青年有禮地說道:“當然收!” 滕青山一翻手,那雞蛋大小的綠色寶珠露出,隨即滕青山又收起。 這俊俏青年看了眼睛一亮,立即認定,那是寶貝,連道:“請跟我來。” 后廳中,滕青山和李都坐下,上官泉恭敬站在一側。一名老者正仔細地觀察著那從‘鐵葉果’中分割出的一顆寶珠。 “嘖嘖,不可思議,不可思議……這么大的寶珠。綠色的?”老者仔細觀察著,偶爾還拿布條蒙起來,在黑暗環境下去觀看,“本身也隱隱發光,這是什么寶珠?我從未見過,從未聽說過!” 滕青山笑了。 別說這老者,就是自己,在九州大地上的時候,也從未見過鐵葉果這種奇特物質。 “而且,挺沉的。”老者掂量著,“這么大一點,差不多有一斤重!到底是什么?” 一顆鐵葉果約莫著十斤左右,這才小一部分。 “看好了嗎?”滕青山皺眉道。 那老者連抬頭看向滕青山,笑道:“東西是好東西,報個價吧。”何止是好東西,根本是明月島上從未見過的,就是普通的綠色寶珠,有這么大個,都是極為昂貴的。更別說從未見過的材質。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