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2 北顏鎮

九鼎記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十二章北顏鎮 鎢木船順著湍急洶涌的海水迅疾地飄著,船頭上,李珺也很快出來,和滕青山并肩遙看著最北方那漫長的海岸線。 “第八次!”滕青山還記著水流海水快慢交替情況。 “滕大哥,你說前面有一座很大的海島?”李驚訝道,仔細看著北方,可是……她只能看到黑漆漆一片,唯有海風在呼嘯著。 “嗯!”滕青山點頭,“等會兒你就看到了。” 李可不像自己擁有著黑夜實力。 許久—— “第九次!” 滕青山現船再度略減,即使所謂的‘慢’,也比平常在海上行進速度要快了。而此刻所謂的‘快’,更是迅疾的驚人。 “蓬!”忽然一聲猛烈撞擊。 整個鎢木船猛地一顛。 “嗯?”滕青山眉頭一皺。“不好。面有暗礁!” “暗礁?”李也臉色微變。 若是凸出水面地礁石。早早看到。完全能避讓開。可是有些礁石是在水面以下。而鎢木船吃水深度。剛好能碰到這些礁石。這就讓人避無可避了。只能靠運氣! “蓬!”是一次撞擊。 鎢木船又是一晃。李連抓住船頭。唯恐震掉下海去。 “應該沒事。”青山安慰道。“這鎢木船本身鎢木。就比鋼鐵還硬。韌度更好。而且底部都加厚。受得住沖擊!我們這途中也碰過不少次暗礁沒事。撐過這一片暗礁區域。就沒事了。“ 蓬!蓬!蓬! 一次次接連撞擊,鎢木船一次次撞得震動。 這種船速,這么猛烈的撞擊。 就是真的鋼鐵鑄造大船都要撞出大窟窿,幸好是鎢木,韌性要好的多得住沖撞。 片刻—— “滕大哥,我看到了,看到了,難道我們到北海大陸了?”李借著模糊的月光,終于勉強看到那漫長的海岸線,特別是靠近看,更是一眼看不到盡頭。 “我們現在距離島嶼,只剩下數里。 ”滕青山看了看洶涌的海面,鎢木船又是猛地一震,再次撞到了暗礁。 滕青山心中則是盤算著:“快慢交替次距離數十里海程。現在這是第九次……也就是一共九個連環區域……九連環!”滕青山目光仔細看向那前方數里外的陸地,海灘旁植被茂盛的很。 “嗤——”鎢木船停在海邊,滕青山拋錨停穩后。 “小,我們下去看看。”滕青山便說道。 “嗯。”李也和往常碰到海島一樣滕青山一起下船。 “呦”狂風鷹也飛了起來,一道下船。 連續九個連環水域百里海程漂泊,等滕青山他們抵達這海邊,此刻,天已經蒙蒙亮了。 沙灘上。 滕青山和李并肩走在沙灘上,忽然滕青山面色一變,轉頭看向前方植物繁茂處喝道:“出來!” “唰唰!” 那邊植物繁茂處立即一聲亂響,滕青山身體一動如一道勁風呼嘯而過,眨眼功夫就已經沖進那植物繁茂處。李則是在原地等著她是很相信滕青山的。 很快—— “滕大哥。”李笑喊道,此刻滕青山正抓著一中年漢子走了回來。 “大俠饒命俠饒命!”中年漢子不斷說道。 “大俠?”李驚訝看著這中年漢子。 在九州大地上很少出現‘大俠’這種稱呼,最重要的是——這個中年漢子雖然口音有些別扭,可是這語言明顯是九州大地的語言。 “我問你一句,你回答一句,老實交代!”滕青山手中正拿著一柄利劍,這正是中年漢子的兵器。 中年漢子連道:“我叫上官泉!” “上官,倒是挺稀少的姓。”李在一旁嘀咕道,這個叫上官泉的中年漢子連辯解道:“這位女俠,你這就說的不對了!上官,可是我們北顏鎮的大姓。” “北顏鎮?”滕青山心中一動。 “你們北顏鎮多少人。”滕青山問道。 上官泉一怔,似乎有些惑滕青山問這種話。滕青山臉色一沉:“我問你答!若再遲——”滕青山一用力,手中抓著的那柄利劍直接被握成了麻花,隨后只聽得一聲脆響,大量地碎裂鐵粉嘩嘩從滕青山掌心躺下。 “鐵粉?”上官泉驚呆了。 一柄劍握成麻花,不難!弄斷幾截也不難!可要將劍弄成鐵粉,這簡直不可思議了。 上官泉被滕青山目光一掃,再一看鐵粉,心里一寒,連道:“我北顏鎮估摸著也有好幾十萬人吧。” “島上共有多少鎮!”滕青山又問道。 上官泉雖然奇怪對方為什么問這種很普通問題,但還是不敢遲:“我明月島一共十八鎮。” 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眼,眼眸中都有著震驚之色。 就算是在九州大地旁邊一些近海中海島,一個海盜能有幾萬人 不錯了。達到數十萬人口的,都是非常大的海島。在北海深處,竟然隱藏著一個人口估摸著上千萬的大海島! “你一大早,來海邊干什么?”滕青山問道。 “我就一漁民。”上官泉連道,“早上過來……” “漁民還帶利劍?我看你剛才劍法不錯嘛!”滕青山臉色一沉,之前去抓對方,對方拼命那一劍,的確很有威力。 上官泉驚訝看著滕青山:“大俠,從小我們就進‘劍學’學劍,周圍任何一個小村莊,誰不會劍法?大俠你這話從何說起?” “劍學?”李愕然。 滕青山則是震! 劍學道是和前世社會樣的學校?所有人從小都要去學劍法?這是怎么樣一個島嶼?上千萬人口都學劍法,即使是整個揚州,雖然兩三億人口。但是真正能系統學習內勁、劍法等,怕也就千萬人罷了。 其他普通平,根本沒機會只會兩三招莊家把式。 “都學劍?”滕青山問道,“有有學其他兵器的?斧頭、刀呢?” “斧砍樹,刀劈材。”那上官泉連道,“不過最厲害的當然是劍法!劍學中優秀弟子,劍法都很厲害呢。” “嗯,你身上可錢財?”滕青山忽然道。 “有,有。”那漁連從懷里掏出一顆漂亮的白色珠子。 滕青山拐著彎地去詢問這漁民‘上官泉’,終于對整個明月島有了大概的認識,這明月島的貨幣,并非金銀。而是明月島上特有的珠子分為紫珠、白珠和灰色珠,以及最昂貴的是紫珠。一顆紫珠大概相當于一百白珠,一顆白珠也相當于一百顆灰色珠。 為了防止鎢木船被其他漁民給盜走,滕青山又回到鎢木船上動長櫓,硬是朝南方又前進了數里路。不過數里之后水洶涌急,滕青山即使滑動地快,也勉強抵消水流游動速度。 由此可見,這水流何等快速! 隨即滕青山潛水,直接拉著鐵索,在水中拉著鎢木船前進了兩里左右后將鎢木船鐵錨卡在一礁石中。 “這水流如此湍急,即使是先天強強大海下暗流中,游動也會很吃力吧。”滕青山很放心鎢木船放在這后將輪回槍拆卸放進包裹中,又取了一顆‘鐵葉果’放進了包裹才離開鎢木船。 沙灘上。 “我們走!”滕青山,李,以及那被挾持的漁民‘上官泉’一道出。 一道荒涼土路上,滕青山、李都背著包裹,和這上官泉一道出,而在上空狂風鷹正在盤旋飛著。那上官泉根本不知道,狂風鷹和眼前二人關系。 “大俠,你太厲害了,一艘大船,你一個人能將它弄那么遠?”上官泉很是欽佩,“那可是傳說中的‘九曲鬼蜮’啊,即使是強大的劍樓弟子們,也根本不敢進入九曲鬼蜮的。很多漁民擅自游過去,大多會被淹死的。” 滕青山笑笑。 九曲鬼? 這名字起得不錯,以滕青山觀察……水底暗流洶涌的程度,先天強們自己游泳還成。如果要拖著一艘大船前進,即使是先天金丹強,也不可能堅持了多久。畢竟他們沒滕青山堅持時間長。 “九曲?誰起的名字?”滕青山心中一動,明月島上看來有人知道,有九次快慢加速。 “很久了。”上官泉道,“反正祖祖輩輩就這么傳下來的,不過,沒人能夠闖過九曲鬼蜮。大俠,你們是從外面來的?”這上官泉也有點意識到了。 滕青山微微一笑,看了他一眼:“知道的少,才能活到老!” 上官泉心底一寒,想到滕青山可怕手段,連點頭。 “小,這明月島咱們看看,等會兒,弄些吃的用的上船!”滕青山說道,李也連點頭,總吃烤魚等也厭了。滕青山和李說話也不避諱這上官泉存在……一個島上居民,自己也就逛一圈弄些貨物就走了。 哪需要管他人? 沒多久,滕青山他們便走上一條大道,也看到了不遠處的村莊。 “那是我住的村子。”上官泉連笑道。 滕青山一眼看去。 “喝!” “哈!” 一群看起來才五六歲六七歲的孩童們,正拿著樹枝,練習著一套劍法套路。以滕青山眼力能判斷:“這劍法,竟然也是一套上等劍法!村長孩童,練的劍法,都是上等劍法?” “小孩子們在練劍,以后也好進入我們北顏鎮劍學!”上官泉連笑道,“小時候就努力,才可能在十八鎮劍學中嶄露頭角,得入劍樓!成為強大的劍樓弟子!” 網站強烈推薦: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十二章北顏鎮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平凡文學、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九鼎記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平凡文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