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1 詭異海域

默認設置 字體類型.. 默認設置 華文彩云 華文琥珀 華文新魏 華文行楷 微軟雅黑 新宋體 默認設置 默認設置 《》正文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十一章詭異海域 青山仰頭看著半空中的神鳥‘青鸞’。 心中卻疑惑起來,這青鸞停在自己這條船上空干什么?自己一方人馬好像并沒惹這神鳥‘青鸞’。 高高在上的青鸞,那漂亮的眼睛卻是盯著滕青山。 “小,你問它,來這要干什么。”滕青山說道。 李立即仰頭發出一連竄鳴叫聲,青鸞驚詫看了下方的人類少女一眼。 “呦”青鸞發出好的鳴叫聲。 李驚詫地轉頭看向滕青山,滕青山惑道:“嗯,它說什么?”李有些吃驚道:“滕大哥,這青鸞剛才說,它剛才在遠處看到滕大哥你練習槍法!讓它感覺到天地的氣息,它想要和你切磋比試。” 滕青也有些驚奇:“它要和我切磋比試?” “有意思有思!”滕青山笑看著半空中那青鸞。 “呦~~”青鸞連發出數聲叫。 李也說道:“滕大哥。青鸞說。它不會傷你。就是想要和你比試。希望你用出剛才地槍法。” 滕青山笑了起來:“小。看來這青鸞和我們人類一樣。也都想要感悟天道!這青鸞。只要成長達到成年。就是先天金丹層次。它想要再度突破。達到虛境。地確是需要感悟天地。 嗯……我剛才練習‘毒龍鉆’。蘊含著《水行之拳》意境。或許它感受到了。這青鸞光挺毒辣地!” “感悟天道?”李也有些驚奇。 “告訴它。我愿意和它比一比。”滕青山一笑。“傳說中。這青鸞可是神鳥!人類若達不到虛境。絕非青鸞對手。我倒是不信。” 李立即仰頭。告訴青鸞青山愿意與它一比。 “呦”青鸞立即發出興奮的一聲鳴叫。 隨即,從半空中劃過一道火紅色幻影,直接俯沖向滕青山。滕青山也不敢大意,手持輪回槍站在船邊,小心戒備。 “呼!” 一股火熱氣流彌漫而來,滕青山只看到兩道模糊的爪影。 “好快!”滕青山立即施展‘混元一氣’槍法,輪回槍槍頭舞成了幻影,只聽得‘鏘’的一聲,滕青山就震得連退數步,每一步都引起鎢木船地巨震。幸好滕青山控制住則一腳就踩裂了鎢木船甲板。 那青鸞也是退了開去。 “呦”青鸞很是興奮。 “我們下去打!”滕青山一聲大喝,光著腳就從鎢木船上一躍而下。 若是在鎢木船上打,滕青山擔心一戰下來,自己的鎢木船怕是要毀掉!而滕青山這擔心并非杞人憂天。剛剛僅僅一次交擊,震蕩地沖擊波就在桅桿上留下劃痕,這還是桅桿是全船最堅硬最厚實的老鎢木打造而成。 “滕大哥!”李連沖到船頭,朝下面看去,在她身側,狂風鷹也在一旁觀看乎它也意識到李的擔心,還用它的腦袋輕輕頂了頂李,表示安慰。 “嗯。”李緊張看著下方。 只見海洋中,滕青山站在海面上,僅僅腳腕沒入水中,他腳下的水浪不斷翻滾著,仿佛有一股強大力道作用在水浪中。 其實水性好的普通人都能做到‘踩水’。而以滕青山如今這不可思議的身體力量,雙腳沒入水中踩水,產生的力道可輕易超過千斤。要承受住一人,簡直太輕松了。 “鏘!”“鏘!”“鏘!”…… 滕青山在距離鎢木船大概數十丈處的海面上那青鸞交手。 那輪回槍在滕青山手中,好似化為一條銀色游龍,那槍頭更是幻化成了密集幻影憑那青鸞速度再快,攻擊再凌厲根本無法破開滕青山這一套防御槍法。《土行之拳》修煉出第二段,再用輪回槍施展出來可謂潑水不進,滕青山這防御實在很可怕。 “青鸞愧是神鳥!”滕青山雙目凌厲如刀,“這丈許范圍內的細微移動,太可怕了。” 青鸞的利爪抓來,卻可以在瞬間,橫移一尺。 這種細微移動,常常令人措手不及! 乍一看,青鸞一抓是抓向自己的頸部,可一眨眼,卻是攻擊自己胸膛。那爪影好似一分為二似的。這種詭異可怕的細微突兀改變,是滕青山從未遇到的。 “可怕!難怪傳說中,人類若達不到虛境,絕非青鸞對手。”滕青山很清楚。 自己的《土行之拳》,達到第二段,已經深入到‘道’其中了。 換做另外一個先天金丹強者,絕對擋不住這一連竄攻擊。 “呦”青鸞似乎殺得興起,高聲鳴叫起來。 “呼!”“呼!” 通過翅膀細微震動,加上全身火焰的控制,青鸞能在小范圍內不斷橫移,不斷改變攻擊位置。甚至于讓滕青山眼睛一花,眼前出現三四個青鸞幻影。滕青山根本無法靠眼睛來鎖定對手。 “鏘!”“鏘!”…… 滕青山一連竄防御,卻是完美無缺。‘混元一氣’施展起來,滕青山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環繞周圍,或者可以稱之為屬于‘土行’的天地力量,正是靠著這天地力量,滕青山才能每次擋住青鸞攻擊,而且還很輕松。 連續瘋狂攻擊,她也要調整。 “毒龍鉆!”滕青山瞅準槍法陡一轉,就是一招‘毒龍鉆’。 “嗡!” 空間宛如被鉆爆開,一道銀色閃電亮起! “呼!”措手不及的青鸞雙翼微震,在一瞬間硬是橫移兩尺,滕青山的輪回槍槍尖擦著青鸞的翅膀,這一槍刺空了。 “呦~”青鸞立即趁就是一爪子! 滕青山立即槍法一轉轉為混元一法! 毫無綻! “鏘!”硬是擋青鸞這凌厲一抓。 一人一妖獸,在海面上殺許久,終于分開。 “~”青鸞看著滕青山,了點它的腦袋。這么長時間的廝殺,它也佩服這個人類的槍法了。 “你也很厲害。”滕山笑了。 青鸞不愧是神鳥,細微處的移動以說是瞬間移動,簡直不可思議。 隨著一聲沖天的鳴叫,全身籠罩在火焰中的青鸞展開羽翼一震,化為一道火紅色幻影,消失在了北方天際。 滕青山也是連續踩水,而后一躍十余丈落到了鎢木船甲板上。 “滕大哥,那青鸞說你很厲害呢,槍法很了不起呢。”李連道。 滕青山遙看北方天際一眼:“這青鸞也很厲害,它從頭到尾僅僅是靠著方寸之地的閃電般移動,加上凌厲的雙爪攻擊我罷了。 這青鸞它的火焰可也非常厲害。它可沒用火焰攻擊我。” “嗯。”李也看著北方天際,“神鳥‘青鸞’,的確是只為切磋比試。” “方寸之地移動。” 滕青山驚嘆不已,“這是一種很可怕的輕功身法!如果誰能掌握這輕功。能在一瞬間移動,達到青鸞這層次……那就厲害了!”這種輕功,滕青山是從未見過有人做到。乃至別的妖獸做到過。 或許——只有青鸞那種天賦,才能做到。 “如果我的槍法‘毒龍鉆’,出槍速度能更快,青鸞怕也躲不開。”滕青山忖道。 和神鳥‘青鸞’比試青山也感到自己不足。 《水行之拳》必行才領悟出第一招,而《土行之拳》都領悟出兩大段一共六招了。相差比較大。此戰過后,滕青山更加認真地潛心于修煉,努力地讓‘毒龍鉆’的出槍速度更快,寧愿攻擊力略微減弱,可是速度要夠快! 畢竟以滕青山如今的身體力量,施展‘毒龍鉆’這一招,即使攻擊力減弱個兩成,一般先天金丹妖獸和人類,都是抗不住的。 威力寧可減弱點度要快! 想起來簡單,做起來難!滕青山一心沉浸其中潛修。 和青鸞一戰后的第六天深夜。 鎢木船艙內,寧靜的很。 “嘩嘩~” 海水聲從艙外隱隱傳進來青山盤膝坐在棉毯上靜修。 “嘩嘩……轟!” 外面海浪聲很嘈雜,不過海上情況很多青山一般不會在乎。可是今天——滕青山睜開了眼睛。 “不對勁。”滕青山皺眉道,“鎢木船速度極快后變得慢下來。之后又快起來,再減慢……這種過程已經重復了三次!非常有規律!”滕青山覺得不太對勁,鎢木船在海上漂,速度變快不奇怪。 可有規律地增速減速,就奇怪了。 滕青山起身,一把拉開艙門“嘩——” “滕大哥,外面有事?”隔簾內傳來李的聲音。 “應該沒什么事,我出去看看。”滕青山說完便關上艙門。 鎢木船甲板上,那狂風鷹正蜷縮在桅桿旁睡著,滕青山一上來,它就站了起來。 “呦~”狂風鷹立即湊過來。 “別鬧。”滕青山笑看了一眼狂風鷹,便在船頭仔細看向海面。 以滕青山的視力,即使是黑夜,他依舊看得極為清晰。整個海面的海水很是洶涌。 “速度在加快!”滕青山一邊觀察,一邊感受著鎢木船速度。 許久后,忽然—— 滕青山就清晰看到,水面流速開始減緩。 “這是第四次了!”滕青山皺眉觀察著。 一次快速,慢速交替,大概有數十里海程。滕青山雖然感覺詭異,可是他藝高人膽大,也不怕什么海中有什么奇特區域。就算危險,乘著狂風鷹到空中不就行了。所以他安心仔細觀察著這一片詭異海域— 海水流速雖然快慢交替,可即使是慢,也是相對而言罷了。 當滕青山數到‘第七次’的時候。 “那是什么——”滕青山遙遙看著北方,那近乎無邊無際地蜿蜒彌漫開的海岸線。 滕青山一怔。 “才在海上三個多月,估計著,應該,應該還沒到北海大陸吧!” uu小說請記住我們的域名方便您下次訪問 默認設置 字體類型.. 默認設置 華文彩云 華文琥珀 華文新魏 華文行楷 新宋體 默認設置 默認設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