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五章鐵葉島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七篇北海大陸第五章鐵葉島九鼎記 禮物?”滕青山饒有興致地看向海中的那頭龐大妖這雷鯨王畢竟是族群的王,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估計還真有些寶貝。問問它,什么禮物。” 李眨眨眼:“滕大哥的意思,那雷鯨王的條件,咱們接下了?” “接下了!”滕青山摸了摸下巴,輕笑道,“趕往北海大陸,一路漂泊。除了修煉外,咱們也得給自己找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做!西北方向一座神秘島嶼?我現在有些興趣了。雷鯨王還贈與禮物,何樂不為?” 李也笑了。 當即轉頭,抓著船頭欄桿發出一聲聲吼聲。 “吼”那頭龐大的鯨王發出震天的歡喜吼聲。 頓時,周圍水域中所有的鯨們都發出了興奮的吼聲,一個個好似都找到了配偶一般,很是激動。 滕青山看這一幕,心中生出一絲疑惑:“不太對勁!不就是去一個島嶼幫他們做事情么?怎么會惹得它們這么興奮?”滕青山意識到,這事情應該不一般。 “吼~~” 李和雷鯨王一聲聲交談。 “滕大哥!”李轉頭看向滕青山。“這雷鯨王說了。禮物事先并沒有準備。我們先趕路。它會派遣手下去取禮物。估計趕路中途。它就會禮物送上了。” 青山點點頭。事先沒準備。也在滕青山意料之中。 “這雷鯨王讓我先用繩子綁縛住一頭雷鯨地背鰭。讓雷鯨拖著我們地鎢木船趕路。”李說道。 滕青山即將船頭那連接著鐵錨地鐵索搬了出來。同時也將鐵錨和鐵索分開。隨后便扛著那一大捆鐵索。一躍而起。從鎢木船跳入大海之中。 “吼~隨著雷鯨王一聲令下。 立即有一頭雷鯨朝滕青山靠近過來。滕青山只是在水面上接連踩了兩次水。便躍到了這頭雷鯨背上。 “這雷鯨的背還真夠寬的一艘船差不多了。就是太滑了!如果是普通人,站在上面一不小心就會滑到。”滕青山迅速地將鐵索捆在了那一頭雷鯨的背鰭上,還用力捆緊點,防止滑脫。 腳下一蹬,滕青山便一躍近二十丈遠接從雷鯨的背上躍到了鎢木船上。 “吼”雷鯨王龐大的身軀也朝鎢木船游過來,一雙金色巨眼看著滕青山,有著善意、興奮之意,隨著它的數聲吼聲。原本圍著鎢木船的大量雷鯨立即動了。 “嘩嘩~一頭頭雷鯨盡皆是一甩尾鰭,泛起一大朵浪花,都竄進海水中。 僅僅片刻—— 周圍只剩下三十余頭雷鯨還在周圍他雷鯨全部都離開了。 “滕大哥。”李笑著道,“這頭雷鯨王,讓那些雷鯨們都回老巢了。現在它還在和留下的這些雷鯨們,談論去島嶼的事情!” “對了,我們即將要去的島什么島?”滕青山問道。 李遲疑一下,才道:“按照它們的獸語,應該解釋為‘鐵葉島’!” “鐵葉島?”滕青山也對那神秘島嶼感到好奇。 隨著雷鯨王一聲吼聲,那拖著滕青山他們這艘鎢木船的雷鯨也開始朝西北方向游動了,這一游動,滕青山也發現……這雷鯨的速度,比鎢木船速度快的多。 原本產生動力的船帆產生了阻力。 “我去降下船帆。”滕青山連去將兩面帆布都降下,而這時候滕青山也發現,那頭雷鯨王已經游到了鎢木船的旁邊,金色巨眼正看著滕青山,同時發出一聲聲低吼。 滕青山和雷鯨王都不懂對方語言只能靠李在中央。 “滕大哥,這雷鯨王說……他很感謝你答應他的請求說,你是一個真正的強者勇士。”李捂著嘴笑道青山撇嘴一笑:“我就說這雷鯨王不傻,連奉承都會。你問它們去鐵葉島到底要干什么?” 李連轉頭和雷鯨王交流。 片刻后,李說道:“滕大哥,這雷鯨王說了,這事情不難。只是因為在海島之上,而它們這些雷鯨適合在海中,根本無法上岸,一旦上岸,只能任由陸地妖獸,或者飛禽妖獸欺負了。它還說,這事情如果滕大哥你去做。那就輕松的很了!” “妖獸?”滕青山一皺眉,“事情不簡單啊。” 那雷鯨王在一旁也發出一聲聲低吼。 李又說道:“那鐵葉島島中央,有一棵大樹,這一棵大樹被雷鯨一族取名為‘鐵葉果樹’,這雷電果樹上結出的‘鐵葉果’,對它們雷鯨一族比較重要!它讓滕大哥去,就是去采摘‘鐵葉果’。這‘鐵葉果’不單單對雷鯨一族有用。對其他妖獸也有用處。所以,采摘鐵葉果比較難。” “鐵葉果?”滕青山有些驚訝,“你問問那雷鯨王,那果 類能吃嗎?如果數量多,咱們也吃兩個嘗嘗。” 李也眼睛一亮,轉頭去問雷鯨王。 海洋當中,三十余頭雷鯨在雷鯨王帶領下,護著這鎢木船一路朝西北方向前進著。 “不能吃!”李轉頭苦笑看向滕青山,“雷鯨王說,那鐵葉果非常的堅硬,就跟鋼鐵一樣。只有厲害的妖獸才能嚼碎,并且吃下肚。我們人吃,恐怕——” “鋼鐵一樣?”滕青山愕然。 鋼鐵一樣的果妖獸們還爭著吃? 果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 在雷鯨拖下,鎢木船破浪迅速前進。 第二天深夜。 “呼呼~”冰冷的夜風在吹著。 滕青山正在甲板上練習著三體式,而李已經進入艙內睡覺歇息了。那三十余頭雷鯨也停在海域中,就這么漂浮在海面上開始歇息。它們雖是妖獸卻也不能永遠不歇息。 “~”忽然一聲響亮的吼聲響起。 滕青山不由停,朝海面上看去,只見那雷鯨王也朝鎢木船靠近過來。 “小,小。”滕青山拍擊了兩下艙門。 很快,嘩——艙門打開,李披散著長發就走了出來,左臉蛋有些紅,是枕頭壓得印子,顯然剛才睡的很熟:“滕大哥,我一聽到那吼聲了,就連起來了。” “這雷鯨王要干什么?”滕青山不解道。 第一天夜里雷鯨王可是一直在歇息,沒打擾過他們。這第二天深夜為何這么做呢?即使呼喝手下,也不必如此大聲吧。 “吼”雷鯨王金色巨眼看著鎢木船。 李臉上露出喜色:“滕大哥,這雷鯨王說,他的手下剛剛將禮物送來了,它讓我們接好!”滕青山聽了也好奇地看向下面海水中的雷鯨王。 “呼!” 雷鯨王嘴巴一張,一道氣流就射向鎢木船上空。 滕青山一眼看清在氣流中蘊含著一顆綠色珠子,當即一躍而起,手一伸便將那顆綠色寶珠抓在了手中。“砰!”滕青山又回落在鎢木船甲板上。 “這是什么珠子?”滕青山仔細觀看著。 這顆寶珠大概鴿蛋大小,通體翠綠,綠的動人心魄,摸著這珠子,滕青山都似乎感應到這寶珠內蘊含的一股強大而又神奇的力量。 “吼~“吼~”旁邊的李則是和雷鯨王交流著。 “滕大哥,雷鯨王說。這顆珠子是海洋中的珍寶,弄碎了后,喝下肚,就能保住性命。除了這個外。只要將這寶珠佩戴在身上,就能令周圍半丈內令水流無法靠近,有辟水的能力。”李有些興奮道。 滕青山看著這綠珠,既能救命,又能辟水,的確不錯。 便遞給李:“小,這辟水綠珠,你就帶在身上。防止遇到危險掉到海里。在海中,有了這辟水珠。至少不會被淹死。” “淹死?”李也沒拒絕,便很開心地就接過去了。 “小!”滕青山好奇問道,“這獸語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覺……好像不少妖獸的獸語你都懂。難道你短短半年時間就學了那么多?” 李故作神秘地一笑:“滕大哥,這你就錯了!要形成語言可不是容易的事。比如有的妖獸,非常罕見。整個天下才兩三頭。這兩三頭還不一定能彼此碰到。你說,它們也會形成特殊的獸語?” 滕青山忽然有些明白了。 “獸語雖然種類有一些,可也沒滕大哥你想的那么復雜!”李笑道,“像狼類妖獸,和豹類妖獸的獸語就差不多。還有一些特殊的妖獸,他們的獸語卻不特殊。” “所以,主要能懂幾種主要的獸語就夠了。至于如果出現某種偏僻的獸語,就需要用心地去體會去領悟。” “學獸語要靠天賦的。” “即使是某種偏僻獸語,我和這一種妖獸呆上三五個月,也能領悟個十之。”李話語中蘊含一股自信,她的自信并非狂妄,而是在獸語上的實力。獸王只收到兩個弟子,她半年的成就,卻比那萬師兄十幾年還強。 連天神宮,都重點培養李。 “小,這次你擅自離開。你這樣的獸語天才消失,估計會令天神宮滿天下找啊。”滕青山笑呵呵說道。 “嗯。” 李看著手中的綠珠,一想到這是滕青山送給她的,她便開心的很,忽然她心中一動,道:“滕大哥,這綠珠磨碎了吃下肚能救人命。那,鐵葉島的‘鐵葉果’,雖然跟鋼鐵一樣硬,可如果磨碎了,吃下肚會不會也有特殊效果?”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