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三章大麻煩

第七篇北海大陸第三章大麻煩九鼎記第七篇北海大陸第三章大麻煩 類身體就這么大。卻能迸發近八十萬斤巨力。 滕青山的身體鐵還要堅硬也就不奇怪了。加上身體深處潛伏著內家罡勁。這令滕青山身體內外結合。抵抗外來侵襲更是輕松的很。 普通先天金丹高手體。光罩破后。可能會化為死。滕青山卻不會。 “吼~~雷鯨獨角獸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那巨大眼眸盯著滕青山。滿是驚異之色。 此刻滕青山體表衣服早就化為灰燼。 赤身裸體的滕山持黑焱棍。眼眸中有著一絲怒氣。 “若是知道這漩渦。是由你這畜引起。我就不帶黑焱棍。而是帶輪回槍了!你身上就不會是這些傷口。而是一個個血窟窿!”滕青山之前因為是要破掉漩渦。黑焱棍的材質要比輪回槍槍桿要好些。 所以青山是拿著黑焱棍入海。 可真正殺。滕青山還是使用輪回槍。才能發揮最強戰斗力。比如一刺。這槍尖刺和黑焱棍棍頭刺。是完全不同的。 “不過。我就是不輪回槍。也解決你這孽畜!”滕青山目光一凝。身體猛的竄出 幽深的海底。當滕青山沖向雷鯨獨角獸時。那'鯨獨角獸巨大瞳孔一縮。低吼一聲。然尾鰭一甩水激蕩。它那龐大的身軀卻是迅的朝遠處逃去。咻!咻! 在滕青山線范圍內。這龐然大物迅速的逃逸。直至消失。 “速度還真快!” 滕青山愕然'日雷穆老哥說對。即使是先天虛丹級別的雷鯨。在海水中都比先天金丹人類高手游的快!更別說。這頭雷鯨明顯要強的多。算了。這家伙走了。事情也算解決了。” 低頭一看自己—— 因為被雷電劈。身體皮膚毛發等都蘊含內家罡勁自然沒事。可是這衣服卻是第一瞬間就化為飛灰了。 “還要回船上的。小還在船上我這赤身裸體的……”滕青看了一眼雷鯨獨角獸逃逸方向。“算你逃的快!”隨即滕青山立即從海底朝上方游去。…… 木船船頭。李正擔憂看著海面。“這都這么長時間了怎么還沒來?”李有些擔心了。周的海水依舊幽暗深不可測。誰也不知道這海底到底潛藏著什么。“滕大哥會不會遇到妖獸了'” “一定沒事的。嗯。” 李只能焦急的等待。 忽然—— “嗖!”從前方水面中一道火紅色光芒破水而出。隨即一躍就直接落向鎢木船。“滕大哥!”李驚喜道。 只見那火紅色人影落到甲板上后。只是說了句:“嗯。我先進船艙!”聲音還在回響人已經進入船艙內了。“咔嚓”一聲。艙門已經關緊。 “滕大哥怎么回事?”李疑,的很。隨即想到什么一驚。“難道滕大哥受傷了?不想讓我知道?” “啪!”“啪!” 李立即敲著下面艙門喊道。“滕大哥你沒事吧?” “沒事!”滕青山音傳出來。快。那艙門又打開了。一身黑色勁裝的滕青山手持著銀輪回槍走了出來。 “換衣服了?”李有些驚訝。“滕大哥你拿出輪回槍干什么。要戰斗?” 滕青山先去將船帆升起。嘴里還說著:“之前在海底。遇到厲害的獸。衣服也弄破了。所以換一衣服!早知道有妖獸。就不帶黑棍下去。而是輪回了。若帶著輪回槍。那妖獸就死了。” “妖獸。什么妖獸這么厲害?”李有些吃驚。 滕青山從桿處走過來。一笑道:“妖獸樣子類似于雷鯨。體表皮膚是灰色。偶爾有著碎金色。額頭有著一根刀劍似的獨角。長度有二十余丈長。比我們這木船都的多。它也能放出雷電。金色的雷電。不像一般雷鯨是從背部位射出雷電。它是獨角處射出雷電。” 李聽一臉疑惑:“大哥。聽你說的。應該是雷鯨這一類中的某個非常厲害的。不過。我從未聽說過。在天神山的獸書籍中也沒看到有記載。” 一族群中。的確有弱。 烈風神雕。鐵臂猿猴等等。諸多族群都有強者存在。 “別管了。這妖獸估計也是被我怕了。”滕青山一笑。“怕是不敢輕易來惹我們。”在海底那雷鯨獨角獸都已經退卻。估計是所有手段都用了都沒殺死滕青山。當然的逃跑。 李笑著點頭:“滕大哥連第一將都斗的過。還怕那些妖獸。哦。滕大哥。你剛才說在水底廝殺破損的衣服呢?我看修修補補能不能再穿!在海上。我們衣服都沒辦法補充。都不多。的節省一點。” 眨眼。 衣服?衣化為燼了。否則的著先天真元住身體竄進船艙嗎? 滕青山輕咳一聲:“不能再穿了。我剛才已用先天真元將其焚燒成灰。嗯……現在還是夜里。你別在船頭吹冷風了。去艙內好好睡覺。” “哦。”李還是乖乖進船艙了。 滕青山站在船頭。看著幽暗海水。摸了摸鼻子:“真是陰溝里翻跟頭。栽在這妖獸身上了。我一共也就套衣服。如果一次戰斗毀掉一套。怕是沒到北海大陸。我就沒衣服穿了。” 滕青山在船頭呆了半個時辰。練了半個時辰槍法。 見一切平靜。便回了船艙歇了。 第二黎明時分。滕青山早早便起來。在甲板上練習著三體式。而李則依舊在艙內睡著覺。估計是夜那頭妖獸搞的李覺沒睡好。 “嘩嘩~~海微微蕩漾著。 遠處東方一抹光已經浮現。在滕青山練拳過程中。太陽漸漸的從水平線升起。 “嗯?”滕青山身形一頓。 “蓬!”腳下的木船竟然猛的朝上空升起足足三四丈距離。滕青山連躍出鎢木船。在半'中就一眼看到鎢木船底部有著一頭巖石般青色皮膚的雷鯨。滕青山不由大怒。這雷鯨明顯是普通雷鯨。竟然也來招惹。 而且很容易推斷。'鯨是從海底中慢慢升上來的。正因為從海底升上來。眼睛看不到。加上海水本來就一直蕩漾撞擊著。滕青山根本不可能早早發現海底中'鯨。 當雷鯨碰觸鎢木船。要發力頂飛木船時。滕青才發現。 “嗖!”震飛鎢木船后。那頭雷鯨直接埋進水里。尾鰭一甩。泛起一個大浪花。就消失不了。“轟隆~~”一聲。那升起三四丈高的鎢木船又跌到海面上。 蓬!海浪四溢。 滕青山施展輕功踩在海水中。 “不對勁!”滕青山皺眉。“以雷鯨的實力。雖然鎢木船比一般鋼鐵還硬。可是。畢竟是先天虛丹級別妖獸。要戳破木船底部也并非多難。” 滕青山在海面上踩水數次。而后一躍就上了鎢木船甲板。 滕青山站在船頭仔細注意著周圍。他總覺的不太對鏡。 “嘩——”艙門打。李捂著腦袋跑上來。苦臉:“滕大哥。剛才到底怎么回事。我好好的呢。整個船艙就猛的震動。我腦袋都砸在艙壁上了。” “是雷鯨干的!”滕青山說道。 “雷鯨。在哪呢?”大吃一。 滕青山肅容著臉。指著周圍:“仔細看!”李站在船頭看去。只見一個個龐大的黑影正在水下不斷的朝上面升起。很快。“嘩!”“嘩!”一頭頭青灰色膚的雷鯨的背浮出水面。一雙雙巨大的黑色的眼睛正盯著鎢木船上。 “滕大哥。你看那邊。”李臉色大變。指向左。 “嘩!”“嘩!”“嘩!”“嘩!”…… 滕青山看去。 木船的前方左右側后方。都浮現了一頭頭巨大的雷鯨。每一個雷鯨都盯著滕青他們的鎢木船。木船長十二。而一般雷鯨體積都要比木船略大一些了。 密密麻麻。一頭頭巨大雷鯨圍在周圍。 “在搞什么?”滕青山心中一動。 “吼~~”一道響徹天際的吼聲。在海洋上空回蕩著。 李震驚的指著前:“滕大哥。看前面!那是不是你說的那個……”滕青山已經看到鎢木船前方。雷鯨族群中。出現了一頭龐大的碎金色皮膚的獨角雷鯨 那刀尖般的獨在早晨陽光照射下。反射出血紅色光芒。 那雙車輪般大小的眼睛在盯著滕青山。 “吼~~吼~~”這雷鯨在吼著。 “還真是它!這個大家伙。竟然是雷鯨族群的王!”滕青山當然判斷出來。立即沖進船艙內。一個呼吸時間。又回到船頭。這時候。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桿輪回槍。 滕青山看著那雷鯨王者。低聲道:“小。你跟它談談。看它肯不肯罷手。” “吼~~李也那雷鯨王者發一聲聲吼聲。 那頭雷鯨王者聽到這吼聲。那巨大眼眸中滿是驚奇之色。而后也連回應吼了幾聲。李轉頭看向滕青山:“滕大哥。這雷鯨王者說。罷手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海域是它的的盤。誰招惹它。都的付出代價!還說。這些雷鯨都它的孩兒們。一聲令下。咱'這小船就要完蛋了。” 一次,我們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