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第一章不平靜的夜

第四篇赤虎咆第七篇北海大陸第一章不平靜的夜水在陽光照射下反射出夢幻的色彩,滕青山和李頭,趴在欄桿上遙看無邊海景。 李臉上滿是笑意,那是發自內心的笑容,此刻的她前所未有的開心:“滕大哥,在草原上的時候,你還跟我說。你這次出海是要苦修什么的……原來,你一直在騙我啊。說吧,北海大陸是什么地方!” 滕青山聽了不由一笑。 “你都要一起去了,我也就不瞞你了!”滕青山遙看北方,“北海大陸,在北邊……估計還要有十幾萬里。” “十幾萬里?”李倒吸一口涼氣,眼睛瞪得滾圓,“九州大地才多大?要漂泊十幾萬里?這風可不會一直朝北吹,到時候風向改變,這十幾萬里怕是要很久才能到啊。而且這么遙遠的地方,怎么能夠發現?滕大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李此刻是一肚子惑。 “禹皇告訴我的!”滕青山故神秘道。 “禹皇?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怎么告訴你,托夢么?”李也笑了。 “這牽扯到當初在大延山的禹皇寶藏!”隨著滕青山的描述,李也安靜下來仔細聆聽著,她這時候才知道,當年在大延山地底之湖中到底發生了何等慘烈的廝殺戰斗,也明白滕青山為了什么去北海大陸。 李低聲嘆息道:“青青她死的挺慘的,完全是被波及的!” “是啊!” 滕青山看著無邊海浪。目光飄渺。“其實是為了利益。各大宗派都想得到禹皇寶藏。后來之所以廝殺。也是為了‘北海之靈’爭奪!不管是我。還是青青。甚至于是我歸元宗。其實都是這場爭斗中地犧牲品!為什么我們要受擺布?就是因為我們太弱!” “如果我歸元宗。像摩尼寺樣強大。誰敢讓我歸元宗三千黑甲軍一個個給他搜?” “就算不及摩尼寺。只要能達到逍遙宮、青湖島、射日神山這層次些人也不敢過分!這就是實力!” 滕青山看得很清楚。 像在宜城各種莊子里。實力強地莊子。族人生活好。 其他莊子的姑娘都想嫁過來。這就是實力強! 而前世社會,a級殺手,殺手組織可以輕易擺布你。可是ss級殺手,殺手組織卻要供著你!就算普通人,有錢或者說工作好的,找女朋友才能更好找。而其他人也不敢欺負你。天下道理都一樣! 你強,別人才能尊重你! “對我而言,這次北海大陸之旅是一種歷練!”滕青山目光灼灼,“神斧山是一方面!即使我沒去神斧山,單單這來回路途中的各種挫折,就能令我對‘道’領悟更深!只有實力強了,我才能回去,回九州大地!” 李在一旁看著滕青山敘說,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 一路逃亡的旅程,滕青山其實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心境已經蛻變! 在草原上大半年滕青山以天為被,以地為床,或是幫助普通可憐草原居民,或是殺戮一些馬賊……在這種修煉、殺戮、幫助當中,滕青山整個人心靈都漸漸趨近于圓滿,更加容易體會‘道’。 比如當初諸葛元洪第一次看到滕青山實力,便驚嘆,認為滕青山是以天地為師,有著一顆赤子之心! 其實滕青山過去沒赤子之心! 何謂赤子之心? 就像一個孩子剛出生一樣,那時候他沒有善惡沒有好壞之分是以一種最純真最純凈的眼光去觀察這個世界!他的心純凈無瑕,沒受過外界教導受到局限。正因為最純凈,才能更清楚認識這個世界!接觸到‘道’! 不過滕青山不同! 滕青山前世就是在殺手等堪稱地獄的磨練中度過,他的心性早就受到影響。而今生,一系列挫折后,所謂入世才能出世!滕青山正是經歷許多看透許多本質,在草原上體會天地終心性趨近于純凈無暇! 一切直指本心! 滕青山明白,赤子之心其實就是一種回歸!經歷紅塵歷練后回歸到剛出生嬰兒時那顆赤子之心!認清自己,認清本心! 只有經過萬丈紅塵洗練的心靈是真正的成就! 這樣的心,才更容易體會‘道’! 如此,滕青山才在大半年時間中,‘土行之道’達到如此高成就! “北海漂泊旅程,也是洗練心,體會道的過程!”滕青山心中平靜,不起絲毫波瀾。 傍晚,海風吹著。 “抓魚?滕大哥抓魚怎么抓?”李站在甲板上,朝下面海水看著。之前她說該吃飯了,滕青山竟然說要弄些活食,直接跳進了海中。 嘩嘩~ 開始翻滾起來。 “嗯?”李立即瞪大眼睛仔細看著,只見翻滾地海水,翻滾地越來越厲害! “咦?”李吃驚地看著下方,只見火紅色光暈彌漫在體表的滕青山,雙手在打著一套拳,而他前方竟然有巨大的水團懸浮在身前,似乎被雙手控制住,這水團中有著大量的魚群。 李完全驚呆了:“這是怎么弄的?魚兒怎么游不出那水團?那水團怎么受控制了?” “接好!”滕青山一聲大笑,好似撥弄皮球一般,猛地一撥。 “轟!” 大水球猛地拋起來,在飛到半空的時候,直接爆裂開,化為大量水花直接落在鎢木船甲板上,密密麻麻最起碼得有數百條白花花的魚兒直接砸落在加班上,撲通撲通連續不斷,很是壯觀! 滕青山一踩水,一躍便直躍上了甲板。 “小……”滕青山一看李,不由大笑起來。 “你不事先說一聲!”李氣的直咬牙! 此刻的李衣服也被弄濕了,甚至于還有著一條魚兒砸在她腦袋上而后滾落到甲板上,不斷地翻滾著。 “我不是說了,接好?”滕青山一笑,“快點準烤魚,哦,你還是先去換一身衣服吧。” “嗯!”李哼一聲,便立即下到船艙中去了。 滕青山看著甲板上滿是翻滾的一條條魚兒,心情愈加的好。滕青山也發覺——雖然剛入海才第二天,但是似乎精神狀態,體會拳意境時候,都要舒服自然的多。 待得李和滕青山一道吃了烤魚后,滕青山練拳,李偶爾也練拳腳,偶爾則是在旁邊看著。 待到深夜,二人才進入船艙。 船艙內,那掛著的大花布剛好分隔了整個船艙,滕青山睡在花布外面區域,而李平常則是呆在里面。 “當初帶小一起走,看來并非什么明智決定啊。”滕青山摸著下巴苦笑,兩天時間下來,滕青山就發現了許多問題!比如說人有三急,還有換衣服、睡覺等等,許多生活瑣事因為男女有別,會很麻煩! 昨天一夜,滕青山和李根本就是在布置船艙了,根本沒睡好。 今夜,才是真正休息的一夜。 船艙地板上鋪著棉毯,滕青山直接盤膝坐在上面閉上眼睛靜修,靜修和睡覺對滕青山并無區別! “嘩嘩 艙外水流聲不斷,一時間艙內顯得很安靜。 李悄悄拉開花布隔簾,朝滕青山這邊看了看,見滕青山寧靜修煉,便又微笑著拉上隔簾。 “嗚……” 李躺在床上,仰頭看著上面艙頂,“終于和滕大哥在一起了!看著他靜修睡覺,看著他練拳,看著他吃飯,看著他有時候苦笑無奈的樣子……”李想著想著,臉上就不自禁地浮現笑容。 她心中美的很! 許久,她終于入睡了。 “轟隆隆” 船艙忽然開始晃動起來,李身體一晃都掉下床了,驚慌道:“滕大哥,發生什么事了?”說著套上衣服就拉開隔簾。 此刻滕青山也起身已經走上了階梯。 “應該是風浪吧!”滕青山也不敢確定,“你在艙內,不要出去!” 乖乖呆在艙內。 嘩—— 一打開艙門,就大量雨水漏進來,砸在臉上一陣冰涼:“這才第二天,難道出事了?”滕青山立即一躍而出,而后立即關上艙門。 “轟隆隆~” 在外面滕青山才覺得情況糟糕,只見前方幽暗的海水憤怒咆哮地席卷著,整個鎢木船就在狂暴的海水中不斷地晃悠著。 “真倒霉!”滕青山第一時間,立即將船帆全部降下來。 滕青山站在船上都覺得不穩,滕青山猛地一躍。 一躍就是二十余丈高度,站在高空中滕青山低頭一看—— 只見水流都不斷旋轉著,一個龐大的駭人漩渦已經形成,而鎢木船正在漩渦之中,不斷地沿著漩渦旋轉,在海浪中翻滾。鎢木船好似一個玩具,似乎隨時都可能碎裂一般,讓滕青山看得心都緊張起來。 “漩渦?真是倒霉,鎢木船應該不會那么脆弱吧。” 滕青山身體又回落下去,這一落卻是落到海水中。 “呼!”滕青山踩著水,朝鎢木船沖去。 “轟隆~”可是一個大浪沖來,將滕青山給淹沒了。 Ps: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