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53 )

滕青山站在石頭上,下方不少軍士正在收拾著尸體,孛曰雷穆抬頭看看滕青山,見滕青山表情不太對,加上李珺乘著烈風神雕離去,令他不由疑惑。 嗖!嗖! 孛曰雷穆兩次跳躍,便躍到了數十丈高處,笑道:“呼和兄弟,發生什么事了?怎么神女殿下她就這么走了,你不是要出海嗎?她不送你了?” “小珺她有事。”滕青山看了一眼孛曰雷穆,笑罵道,“你這是什么眼神?想什么呢?” “我怎么看,都感覺,你們倆像一對小戀人在鬧情緒。”孛曰雷穆哈哈一笑,拍了拍滕青山肩膀,“呼和兄弟,你實力是不錯。可是這感情嘛!怕是不及我,我現在連曾孫可都有了,記住,該把握就該把握住!否則會讓人很痛苦的……” 滕青山看了看孛曰雷穆,孛曰雷穆一百八十多歲。 而后天高手壽命大限是一百五十歲,如果孛曰雷穆的妻子和他年紀相近,那,他妻子怕早死了。 “人生在世,也就這么一回事。”孛曰雷穆笑道,“要高興!兩人都高興!我看你小子也沒其他女人吧,那就對了。對小珺這小姑娘好點。” “你說地再多,也都晚了。” 滕青山搖頭笑笑,“孛曰雷穆,我本來還想找你跟你說一聲的,現在也好!我準備馬上就乘船,出海!” “這么急?不吃慶功宴?”孛曰雷穆驚詫道。 “不吃了。”滕青山搖頭道,“對了,那個劉將軍呢?我讓他安排船只的。” 孛曰雷穆無奈看一眼滕青山:“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就是要出海修煉嗎?何必這么著急呢。而且人生大事,這婚嫁也很重要。唉……小珺多好的一個姑娘。你卻讓她一人在天神山,自己一個人在大海上漂!” “孛曰雷穆老哥,我說,你能不能別說了?”滕青山連道。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孛曰雷穆隨即道,“走吧,跟我來。” “干什么?”滕青山一怔。 “你不是要找那劉將軍嗎?”孛曰雷穆看了一眼滕青山,“我帶你去!” …… 滕青山隨著孛曰雷穆在天石島中一路走,一路上看到大量的尸體鮮血,天神山的軍士們正在收拾。雪鷹教那一萬名兵衛除了少部分被殺外,其他盡數都乖乖投降了。整個天石島上死人最少的反而是礦工們。 不管是雪鷹教,還是天神山,挖礦還是要這些礦工。 天石島南海岸口。 “神將大人!”黑胡子大漢連恭敬道。 孛曰雷穆笑著說道:“呼和大人急著要出海,他讓你準備的船只準備好了嗎?” 黑胡子大漢看向滕青山,連興奮說道:“呼和大人,你讓我準備獨自一人的船只,還是要能出海的。我上岸后就立即命人開始找了,就在不久前,我們找到了一艘好船!這艘船據說是那雪鷹教萬圖幽,獨自一人駕船去海上游逛特地建造的船只,那可是通體由比一般鋼鐵都要堅硬,韌姓更好的‘鎢木’造就!” “鎢木,這萬圖幽還真夠奢侈的。”孛曰雷穆笑看了滕青山一眼,“呼和兄弟,這次你可賺了。” “運氣。”滕青山一笑。 孛曰雷穆連吩咐道:“別在這廢話了,快,船在哪呢?快帶路!” “很近的。”黑胡子大漢連在前面帶路。 僅僅片刻—— 滕青山、孛曰雷穆,就跟在這位劉將軍來到數里外一處海邊,滕青山老遠就看到了那一艘通體黝黑,只有在船舷邊有著白色鑲邊的大船,這艘大船雖然無法跟之前的戰船比,可也不小了。 “這鎢木船,長大概十二丈!寬五丈!通體鎢木,天燦銀鑲嵌,單單這一艘船,造價就比得上我們三艘大戰船!”劉將軍贊嘆道。 “將軍!” 負責照看鎢木船的軍士們立即行禮。劉將軍點頭道:“食物衣物等都準備好了?” “都放進船艙了。”其中一名軍士恭敬道,“整個鎢木船我們也檢查過了,連船錨,我們也增加了一個!其他的不需要改造。這艘船造的已經非常好了,關上艙門,即使遇到巨浪也不會有事。” 劉將軍笑著點頭,隨后看向孛曰雷穆和滕青山:“兩位大人,我們先上船吧!” 三人都是高手,無需木板。 嗖!嗖!嗖! 三人先后都躍上了這一艘鎢木船上。 “用鎢木來造船!”滕青山看了看,都感嘆雪鷹教的奢侈! 這鎢木船甲板以上并無船艙。 劉將軍摸了摸那粗長的桅桿,感嘆道:“大人,這鎢木船有兩個桅桿,是并列擺放的。到時候,大人在海上可以更有效的利用風!而且,這船帆的橫桿不是固定的,船帆可以根據風向改變方向,以獲得最大速度。” 滕青山看了滿意點頭。 “這里,是兩根巨型長櫓!”劉將軍走到船甲板中央,“在沒有風借力時,或者某種危險時候,需要加速逃跑或者改變方向。就可以通過這兩根長櫓來搖動。在大船上,都是大量軍士一起搖動。不過這兩根巨型長櫓,顯然是為超級強者準備的!相信以呼和大人實力,同時搖動兩根長櫓,很輕松。” 滕青山看了也很滿意。 “哈哈……”孛曰雷穆笑道,“搖動兩根長櫓算什么,讓呼和兄弟舉起這大船,肆意奔跑都不難。” 滕青山不由笑了:“舉起大船奔跑,誰這么蠢?” “還有,這里有兩根大鐵錨!”劉將軍看向滕青山,“這起錨、拋錨,呼和大人可會?”起錨、拋錨雖然不算難,可是也并非一個從未做過的人就能輕易做。更何況,滕青山只能一個人去做。 孛曰雷穆立即笑道:“你就別為他擔心了,大不了,他直接跳下水去起錨!” “起錨拋錨,我懂。”滕青山無奈看了一眼孛曰雷穆。 “這艘船許多都很簡單。”劉將軍指向那通往底艙的艙門,“打開艙門,可以在里面歇息。而遇到超大海浪,就可以降下船帆,關閉上艙門。艙門關上,水根本無法進去。” 滕青山滿意點頭:“很好!” 說著滕青山便起錨,因為現在這是在天石島南邊,而風是從南邊吹來。所以……現在滕青山只能靠搖動船櫓來出發。 “在海上修煉一段時間,也要常回天神山,我看,小珺這姑娘肯定會念著你。”孛曰雷穆和滕青山擁抱一下,二人便告別。 “孛曰雷穆老哥,你多管你的事吧!希望我下次來,你已經達到虛境了。”滕青山笑道。 “承你吉言。” 孛曰雷穆和劉將軍下了船去。 “呼和兄弟,一路保重!”孛曰雷穆在海岸上揮手喊道。 滕青山搖動著船櫓,以滕青山的臂力,一個人就超過上百名精英軍士!這一艘鎢木船迅速地破浪而去,直接朝東邊行駛而去。 滕青山回頭看看海岸。 孛曰雷穆還站在那揮著手。 很快船就到了天石島的東邊,開始朝北方行駛,同時,滕青山升起了兩面大船帆。 “呼!”“呼!” 船帆鼓起,鎢木船迅疾地朝北方前進。滕青山也不必再搖動船櫓了。 “一路保重嗎?”滕青山看著無邊無際地海水。 嘩嘩~~ 海浪微微起伏著。 滕青山站在甲板前,看著浩浩蕩蕩無邊無際的海洋:“從今天開始,我就一個人!一心潛修,漂洋過海,前往那遙遠的北海大陸!”滕青山心中很是寧靜,鎢木船則是朝北方不斷前進著。 這一次在大草原上,碰到李珺讓滕青山驚喜,可是……這一波感情糾葛,也讓滕青山心中有著愧疚。 可是,他怕了! 小貓和青青的死,令他怕了。 “等時間長了,小珺以后也會嫁人吧。”滕青山隨即轉身,去打開艙門。 嘩—— 艙門打開,滕青山剛要沿著樓梯朝下面走,忽然耳朵一動。 “什么人!”滕青山一聲低喝! “咔咔~~”只聽得木箱打開的聲音,隨后滕青山看到……頭發有些凌亂的一名少女,扔掉棉被很快走到樓梯直接朝外走。 滕青山愕然看著眼前人:“小珺?” “對,就是我!”李珺展顏嘻嘻一笑。 “你,你怎么在這?”滕青山錯愕道。 李珺無奈撇撇嘴,顯得很是俏皮:“我本來想坐在大白背上離開的,可是大白飛到南邊岸口時。我忽然決定——找那劉將軍,上了這艘船!嗯,滕大哥,不得不說,你太厲害了,我可是躲在船艙的木箱內,在箱子中,還用被子裹住。可你一打開船艙,還是能聽到我的呼吸聲。太厲害了。” “現在不是你夸贊我厲害,我問你,你這么做到底要……”滕青山哭笑不得。 李珺走到欄桿前,看著前方海洋:“我在大白背上,要離開天石島時,我忽然認定——只要我這次真的回天神山,我會后悔一輩子。所以,我來了!” 李珺轉頭看著滕青山,凝視滕青山。 “滕大哥,現在我人已經在船上了。你要么……帶我一起走。要么……讓我下船,我就一個人在大海里游到天石島去,當然,已經這么遠了。我估計會內勁耗光淹死在海里。”李珺看著滕青山,“滕大哥,你選吧,只能二選一哦!” 看著因為藏在木箱中,頭發凌亂的李珺,滕青山忽然心中有些感動。 二選一! 李珺決定已經很明顯了,這個寧愿當丫鬟當仆人,只要跟在自己身邊的小姑娘,和當初那個家破人亡柔弱的小姑娘,心靈本質還都是一樣的。 而二選一,其實只有一個選擇。 “好吧,從今天起我是你大哥!”滕青山微笑說道。 李珺一把摟住滕青山手臂,燦爛笑著:“嗯,大哥也很好了!我以后有大哥可以撒嬌了。” 滕青山看看小珺,只是寵溺笑笑。 “大哥,我們出海去哪兒啊?難道是漫無目的地亂飄?”李珺說道。 “北海大陸!”滕青山遙看北方,緩緩道。 浩蕩無邊的海洋上,朝陽的光芒好似在海洋上撒上一層薄紗,李珺、滕青山二人站在船欄前,被陽光照射下,好似披上一層紅紗。 嘩嘩~~ 海洋無邊,船帆鼓蕩,鎢木船一直向北,漸去漸遠,最后在海平面上化為小小黑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