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52 未來的浩劫

//小說世界給大家閱讀的天地查看文章九鼎記九鼎記第六篇第五十二章未來的浩劫我吃西紅柿2009120809:54想要殺我的人很多。萬圖幽目露寒光,冷笑道,多年來,我萬圖幽還不是活著?而且,還活的很好!你叫呼和?看來,我這刀下,又要多一條人命了! 在天石島上,他想逃都沒法逃! 唯有一戰! 想通了,萬圖幽也就根本不管其他事情,眼中只有唯一的對手——滕青山! 好膽!滕青山咧嘴一笑,直接一蹬地,朝上方在關卡口處的萬圖幽沖去。手中的黑焱棍,更是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直接刺向萬圖幽的胸口! 萬圖幽腳下靈一動,好似一頭老鷹盯著滕青山,手中的彎刀更是輕易格擋住這一棍。 呼!呼! 二人幾個閃動,便已經到高處。這兩大高手都是一個想法,到安靜的地方彼此盡心一戰。 呼和,看我鷹裂空刀!萬圖幽張狂一笑,身形靈活地迅疾閃躲,手中彎刀就好似雄鷹的利爪一次次地朝滕青山撲擊,每一次撲擊都引起山崩地裂般地爆炸呼嘯聲! 爆炸引起地空氣震蕩沖擊波,更是處波及。 碎裂亂飛。樹木斷裂。一些大塊地石頭也是碎裂滾落。砸到下方正在廝殺地不少軍士。 正在下面督戰地日穆仰頭一看。那二人竟然不分上下。這令日雷穆眉頭一皺:呼和兄弟在搞什么?不談別地。單單他地棍法威力。那個萬圖幽也能輕易擋得住? 當初日雷穆。可是被滕青一次次拍擊地震飛開去。 滕青山可怕地攻擊力。日雷穆很清楚。 萬圖幽形如鬼魅。刀法凌厲。將他地最強絕學《飛鷹裂空刀》一招招施展出來。威力越來越大。能施展地這么痛快愜意。萬圖幽忍不住長嘯一聲。 不少守在關卡口的雪鷹教軍士們見狀,不由歡呼。 呼和兄弟說你和他玩什么呢?還不殺了他?下方的日雷穆大吼一聲。 玩?萬圖幽一怔。 滕青山以單純身體力量施展著‘混元一氣’棍法,防御著萬圖幽的攻擊。滕青山聽到下面喊聲,輕輕一笑:萬圖幽,你的刀法還真的很一般。難怪沒辦法名列《天榜》前十。 忽然—— 原本威力就極強的棍法,威力突然暴漲! 鏘!萬圖幽只感覺一次碰擊,一股可怕之極的力量傳遞過來,呼!手中彎刀竟然直接拋飛開去,他的右手虎口位置已經裂開,鮮血淋漓! 之前滕青山一直單純身體力量施展,也就近八十萬斤力氣。 萬圖幽戰起來當然覺得暢快。 可是——滕青山一旦使用內家罡勁發力立即暴增四十萬斤左右,達到駭人的一百二十萬斤!須知高手交戰,不分上下的時候,一方增加半成實力,都可以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滕青山一下子增加五成攻擊力! 萬圖幽可不是‘日雷穆’,加上措手不及,手中彎刀直接被震飛掉! 不——萬圖幽臉色大變。 哼!在力量暴漲飛萬圖幽手中兵器的同時,滕青山手中黑焱棍轉而就是一個直刺!萬圖幽想要逃跑,可是晚了!人體跑的速度怎么趕得上兵器刺的速度? 黑焱棍直接刺在萬圖幽的腹部丹田位置,不——萬圖幽慘叫不甘地嘶吼一聲,可是他的先天真元光罩輕易就被黑焱棍的棍頭給刺穿。 噗哧!棍頭直接貫穿其腹部,鮮血流出來。 黑焱棍都刺穿丹田了,這丹田當然廢掉了。萬圖幽一身修為盡皆付之東流。我,我——萬圖幽原本存在的所有勇氣、瘋狂等,一下子消失無蹤。 沒了實力連報復的能力都沒有。 啊!只感覺喉嚨一疼,萬圖幽驚怒地看著眼前人。 滕青山掐著萬圖幽的喉嚨,將萬圖幽拉到身前,輕聲道:萬圖幽,你有沒有發現,我像你的一個熟人?也不怪萬圖幽一直沒認出滕青山,因為在大延山那次看到的滕青山就是化妝之后的。 你——萬圖幽面色大變。 聽出來了?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 此刻滕青山聲音已經變化成,上次在大延山時偽裝成‘秦狼’時的聲音。 不,不可能!萬圖幽驚恐瞪大眼睛,他根本不敢相信,僅僅大半年沒見當初那一個只能躲在諸葛元洪身后,只能滿天下逃竄的滕青山然能正面殺他! 先天金丹啊!滕青山乃是內家拳一脈,其實不能用道家境界來判斷他。但是可以這么說——論實力層次今的滕青山,的確是先天金丹這一層次! 滕青山十八歲啊! 十八歲的先天金丹? 萬圖幽心中滿是驚恐,十八歲的先天金丹,那是九州大地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他,他以后達到虛境,恐怕是板上釘釘了!如果他要報復我雪鷹教…… 萬圖幽越想越怕。 你是滕——萬圖幽剛要說。 滕青山掐住他喉嚨的手就一用力,萬圖幽頓時漲紅了臉,滕青山輕笑道:猜到就好了,我這人不是什么善人!那些混蛋面孔,我記得清清楚楚。你只是第一個死的……滕青山手指猛地一用力。 咔嚓! 嗬嗬~~萬圖幽眼睛瞪得滾圓,嘴角溢出鮮血,他眼眸中滿是驚怒。 白—— 大延山一役,各大宗派,到底得罪了何等可怕的怪物! 他多么想要告訴各大宗派,趕快派絕頂強者殺了這個怪物,以絕后患!可是,他沒有機會了……在死亡來臨時,萬圖幽隱隱看到了未來九州大地上,滕青山將會掀起一場何等的血雨腥風! 十八歲的先天金丹啊! 再過十年,或者二十年三十年,他又會達到何等層次? 將來,對九州大:多宗派而言就是一場浩劫,真正的浩劫!或許八大宗派,就有宗派在將來滕青山掀起的浩劫中,會完全覆滅!不過……現在沒人知道,那些宗派們根本不知道在遙遠北海的一座小島上發生的事。 哼。滕青山手一松,萬圖幽體無力倒在地上。 殺,殺! 下方傳來陣陣瘋狂喊殺聲,因為萬圖幽的死,那雪鷹教軍士們最后一點信心也完全沒了,所有雪鷹教軍士們瘋狂逃竄。而天神山的軍士們則是瘋狂追擊。 滕青山站在山石高處著下方發廝殺,沉默著。 !一頭白色神雕俯沖而下,降落在滕青山身側,一身淡綠色輕甲的李跳下來,笑靨如花,壓低聲音道:滕大哥,你剛才和那萬圖幽說什么呢? 看李這幅頑皮樣子青山好似看到前世妻子小貓和自己比試內家拳,輸了后耍賴的嬌憨樣子。 看什么呢?李臉微紅。 想到一些事。滕青山連應道,連轉移話題道,小,這邊事情已了,我馬上和日雷穆他們說一聲,就出海! 不一起吃飯?李一怔,吃完慶功宴再走吧。 不了。滕青山搖頭。 李見滕青山這幅模樣,心底很不是滋味珍惜和滕青山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可是不管怎樣……出海的日子還是到來了。她根本無法阻止。 面對這一切,讓她感到無力。 滕大哥……李輕聲道。 嗯?滕青山看著她。 李看著滕青山:滕大哥,你還記得當初我留給你的那封信嗎? 記得。滕青山點頭。 李露出一絲笑容,點頭道:我當時在信上說,等我出師后,我一定會去找滕大哥你的!一定會! 我和師傅離開后一直記掛著滕大哥你的事,我拼命練鞭法!后來,知道大延山的事,我當時非常擔心,從師伯那才知道滕大哥你沒事。 師伯傳我獸語也學的很認真,我想果我獸語強了,在師門中地位高了。就能幫助滕大哥你了。 上天或許在看著終于讓我碰到滕大哥你了。是在大草原!我很開心,非常的開心。李激動地身體微微發顫當時我激動地差點無法控制自己。 接下來的日子,是我這大半年來最開心的日子。 我可以看著滕大哥吃著我做的飯菜。 我可以趴在草地上,遠遠看著滕大哥練拳。 我可以和滕大哥在一起,坐在星光下,聊天。 我很開心。李看著滕青山,眼睛一眨不眨,和滕大哥在一起的日子,即使是遠遠看著,我都有發自內心的喜悅!滕大哥,我當初在信上說過,我會去找你!我不奢求其他什么,我可以當你的妹妹,甚至于可以當一個丫鬟,當一個仆人。只要能看到你就行了。 滕青山沉默站在山石上。 滕大哥,讓我和你一起出海吧!李看著滕青山。 小……滕青山深吸一口氣,想說些話。 李連搖頭:滕大哥,不用多說。其實我跟你出海對你沒什么的。你只是多一個丫鬟……李深吸一口氣,滕大哥,我只要你一個答復。可以還是不可以!我不會強迫你,只要你一個答復!如果你不讓我去,我也不會糾纏,我會立即走的。 李盯著滕青山,眼中有著忐忑。 滕青山心中不是滋味,讓一個年輕姑娘跟隨自己漂洋過海?小貓死了,青青死了……滕青山是不想再讓自己傷害別的女人了。 回去吧!滕青山看著李,輕聲道,等時間長了,你會認識許多新的朋友,你會開心的。 滕大哥……李深吸一口氣,努力露出一絲笑容,嗯,好,我聽你的話!我回去!不過就算以后,我也會永遠記著滕大哥的……忽然李仰頭一聲清脆的鳴叫—— 鳴叫聲響徹天際,酸楚地讓人心顫。 啪!旁邊的白色烈風神雕翅膀一閃,將滕青山撞飛了,滕青山立即手一撐,落在一塊石頭上。那白色烈風神雕怒瞪眼睛看著滕青山。 李直接跳上白色烈風神雕背上。 我不去送大哥你了。李看著滕青山,努力露出一絲笑容,我先回天神山了! 說完,她便轉過臉去,眼淚已經滑落。 嗚嗚李趴在雕背上,淚水浸濕了羽毛。 烈風神雕展翅而飛,一黑一白兩頭烈風神雕迅速地朝南方飛去。滕青山仰頭看著這一幕,心中輕嘆一聲:長痛不如短痛!他永遠無法忘記小貓的死,青青的死。 九鼎記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