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1 黎明時的血戰

“神將大人。那萬圖幽在半月峽。”'日雷穆大流星的前進。他身側跟著那叫“烏爾翰”的情報首領不斷講述著。 而在'日雷穆兩側以及身后。還有大量精英軍士。 數十個分隊好似利箭。不斷前進 '日雷穆所在隊伍。自然是核心隊伍。一路披荊斬棘。朝半月峽方向迅速前進。 “你們要干什么。”名雪鷹教看守兵衛舉起手中的長槍。 “還想抗?” 在'日雷身側的一名親衛猙獰笑著。身體一動便撲到了那兵衛身前。刀光一閃。雪教看守兵衛的頭顱便拋飛起來。一個是精英隊伍的親衛。一個是普通兵衛。 實力相差太。 “嘖嘖。”這親衛舔舐了一下彎上的跡。陰笑著。看向其他一些驚恐的聚集在一起的兵衛們。低沉聲音響起。“反抗者。一律殺無赦。投降者。不殺” 那些普通兵衛。看著這煞氣極重軍隊。一個個嚇的連放下兵器。 老天啊。這天石島已經不知道少年沒發生過廝殺了。這些兵衛的作用只是監督礦工。打礦工。他們。可是讓他們強大精英軍隊廝殺。可就是讓他們送了。 噠。噠。噠。 迅速的步伐。整的軍隊。快速的從這一個礦點經過。這些普通兵衛根本沒放在天神山精英軍士們眼里。 '日雷穆前進刻。一路勢如破竹。 進入天石島已經有個時辰了。 “神將大人。東部礦藏已經占領。”遠處傳來一聲大吼。 '日雷穆聽的臉上出一絲笑容。旁邊的烏爾翰連笑道:“神將大人。現在南部東部都已經占領。按照這種速度一個時辰就能完全消滅對手。” 忽然—— “殺。” “殺……” 遠方忽然響起一陣陣沖天的喊殺聲。音宛如一群瘋狼在嚎叫。一聲聲喊殺聲還有血液噴濺的“噗哧”聲音還有斬斷骨頭的聲音。也雜在其中。“神將大人。是半峽。一公斤(www.1kg)”烏翰一驚連道。 '日雷穆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看來。這雪鷹教的人不甘心認輸啊。也對。九州八大宗派呢。么了。怎么肯輕易向我們低頭。傳令全力給我殺……”“天神山所有隊伍。置半峽。攻擊。”一道吼聲如雷聲。響徹天際。 “嗷~~ “殺死那些崽子們。”一個個隊伍發出嚎叫。迅速朝半月峽方向靠攏。 “哈哈。”'日雷穆抓著自己武器神。速,立即飆升化作一道殘影迅疾的朝半月峽方向沖去。“雪鷹教的子們。老子來了。都洗干凈脖子。讓老子來宰殺吧……” 半月峽。 這里過去是雪鷹教層在這駐守時候歇息的的方。一座座精致樓閣建的很漂亮。那一彎河流潺潺流。景色很是動人。可是今天—— 一座座樓閣倒塌。壁上滿是暗紅跡還未干涸。 的面上碎肉斷骨。碎裂的鎧甲隨處可見。原本清澈的河流也被完全。 “。去死。”一個光頭壯猙獰吼著。手大砍刀狠狠朝前方一個軍士砍過去。 “噗哧。”戰刀直透過戰甲上原有的一道傷口。砍的更深。“嗬~~~那戴著頭盔的軍士喉嚨中發出低吼聲。死亡之前他想要攻擊對手卻被光頭壯漢惡狠一腳踹在軍士腹部。蓬的一聲那軍士被踹飛出去跌倒在的。鮮血。裂的臟腑從那身體豁口中朝外流。 可就在這時候。“呼。”一彎刀狠狠劈在那光頭壯漢腦袋上。 腦袋被劈的裂開。一個大胡子戴著頭盔的軍士。再砍死那光頭后。又嘶吼著殺向其人。 這是戰場。不是一一。 這只是半月峽上的一幕。因為占著的理優勢。再加上有先天金丹“萬圖幽”長老的率領。雪鷹教的三千精英軍士在這。硬是抗住天神山軍隊的攻擊。 “呼。”第一神將“'日雷穆”來到了半月峽。 他看著一幕。臉色微變。 “神將大人。”在后面控制戰斗的一位軍官看到'日雷穆。連跑過來。急切道。“我們現在這邊軍士剛聚集了四千余人。雪鷹教也有三千。加上他們一開始就占住一些要點。最要命的。那個駐島長老“萬圖幽”太狠了。才廝殺茶功夫。據觀察。我們死大概兩百多號人。” “哦?” '日雷穆手持一桿。直接朝前方大步走去。同時仰頭吼道。“呼和兄弟。神雕 不快來?”先天金丹再厲害。這真元都是有限的。可比不上獸厲害。 “'日雷穆老哥。別急啊。”從高空傳來爽朗的大笑聲。 “呦~~” “呦~~” 兩道尖銳高亢的鳴叫聲穿透天際。只見兩頭龐大的神雕猛的從高空俯沖而來。 正在關卡緊要:。上染血的萬圖幽抬頭一看。不由臉色大變:“烈風神雕。是先天金丹級別的烈風神雕。還是兩頭?”萬圖幽心中頓生絕望情緒。“剛才那聲音說是'日雷穆?第一神將'日雷穆?” 萬圖幽驚。 “呼。”“” 只見兩頭烈風神雕俯沖而下。隨后。接對著那些占據要點關卡的雪鷹教軍士們噴出了火焰。一道道白色火焰掃蕩而來。“啊。”“啊。”一聲聲慘叫響起。連一些重甲都燒的化了。許多石頭都被燒的裂開。 僅僅幾道火焰。就了上百精英士。 這些穿著重甲的軍士如果正廝殺。除非頭盔沒。或者受傷太嚴重。否則是很難死的。可是火焰之下。卻是必死。 坐在黑色烈風雕背上。看著下方被火焰燒的哭爹喊娘。快要崩潰的雪教人馬。滕青山暗嘆。 “小。這烈風神雕是不是能控制火焰威力?”滕青山問道。 當初先天虛丹級別的赤鱗獸。噴出就這種威力。 李點頭道:“當。烈風神雕最強本命火焰。火焰為黑色。即使是烈風神雕。也只能十幾口黑色火焰。而這種白色火焰。烈風神雕吐數十口都沒事。” 滕青山點頭。又低頭看向下方半月峽。 “'日雷穆。”一聲怒吼響起。“你天神山。為何要殺我雪鷹教的人。難道。你們天神山要挑起我們雙方一戰?” “哈哈。萬圖幽。子殺的就是們的人。挑起一戰又怎么樣。以為我天神山怕你們雪教?”'日雷穆猖狂大笑聲也回蕩在半月峽上空。 滕青山目光瞬間鎖定下方那個身染血的鷹鉤鼻老者。 “是他。”滕青山腦中不自禁浮一幕幕情景。正是這位雪鷹教萬長老在空中搜索自己。也正是這位萬長老。伙同趙丹塵古雍等人要殺自己卻被自己師傅“諸葛元洪”擋住。被諸葛元洪重。 “來一次了結吧。”滕青山目光一凝。手持黑焱棍。直接從雕背上一躍而下。 仿佛一顆隕石迅疾的砸下。滕青山落下時。直接一腳踩在一名雪鷹教軍士胸口上。將其直接踩進石坑當中。重甲都凹下去。鮮血從重甲內浸出來。 “'日雷穆老哥。”滕青山一聲嘶吼。“這萬圖幽。就交給我了。” “哈哈。呼和兄弟你要教訓他。算了。這萬圖幽就交給你吧。”遠處'日雷穆哈哈笑道。 此刻滕青山所在處。正是雪鷹教這一方陣營中。周圍都是雪鷹教軍士。 許畏懼。可一個不知名的“呼和”。他還是有信心的。畢竟。他不認為比他強的先天金丹強者這么容易找出一。 “萬圖幽。”滕青舉著黑焱棍。遙指萬圖幽。“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殺了他。”萬圖幽怒喝一聲。 “還真囂張。”雪鷹教周圍軍士們一個個嚎叫著朝滕青山殺去。即使是先天強在面對大量重甲軍士圍殺。也會身死。 滕青山手持黑棍。猛的就是一 “蓬。” 鮮血飛舞。十數名軍士拋飛起來。 “呼。”滕青山又是一揮。又是一群軍士被砸飛起來。非死即殘。 左邊一揮。右邊一。 滕青山仿佛掃的一樣。宛如史前魔神大步萬圖幽方向走去。這些軍士對他而言根本就螞蟻。“蓬。”“蓬。”一聲重重的揮棒聲。那凄厲慘叫聲。讓早受過烈風神雕火焰屠戮的雪鷹教軍士們。終于崩潰了。 所有軍士立即遠遠讓開這一尊魔神。 滕青山大步朝萬圖走去。所謂的精英軍士們根本起不到絲毫阻攔作用。 “天神山什么時候出了這名厲害的強者?難道是那個屠戮金狼帝國兩萬軍士的惡魔“阿拉達”。不對。惡魔“阿拉達”并非天神山的人。天神山一共才八大神將。”萬圖幽看滕青山迅速靠近。不由臉色微變。遙指滕青山。連喝。“你是什么人?” 滕青山的黑焱棍滿了鮮血。對著萬圖幽咧嘴一笑:“要你命的人。”溫馨提示:通過鍵盤左右方向鍵""或"→"可以轉到上一頁或下一頁,可返回《》目錄var_tmztp_"0";var_tmzid_"11699681061362336225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