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50 登島

九鼎記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五十章登島 北海雷鯨? 滕青加覺。自己當初閱讀本妖獸書籍資的匱乏。 “噗——” 碩大的北海雷鯨破水而來。好似一艘戰艦。朝滕青山他們左邊一艘戰船沖去。“怎么這么倒霉!”'日'穆眼睛瞪的滾圓。一伸手。一把旁邊一名兵衛手中的長槍。 “哼!”低哼一聲。'日雷穆舉著長槍猛的投擲出去! 刷!宛如一道閃。朝海水中那海雷鯨射去—— “嗤嗤~~”只見那頭北海雷鯨全大量青色光芒流竄到背。最后聚集在背鰭頂端——“噗!”的一聲。一道粗長的雷電迅速的射中那射來的長槍! 蓬!長被雷電的爆裂開。 在海水原本極速沖刺的北海雷鯨停了下來。那雙黑溜溜的眼睛正朝船上的'日雷穆看去。它的血盆大口幾行交錯的鋒利牙齒。都張了張。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 “孽畜。找死不成'”'日雷穆一聲怒喝! “吼~~”船上忽傳來吼聲。 滕青山轉頭一看。只見李正朝那北海雷鯨發出一聲聲吼聲。只是聲音要小的多。 “吼~~北海雷鯨盯著李。也歡快的回應了幾聲。隨即一個翻身。那尾鰭猛的一拍海。便竄底中消失不見了。只留下那激蕩蕩漾的海水。 見北海雷鯨離去。甲板上的軍士們才松一口氣。如果跟北海雷鯨斗起來。先天強者們倒是在乎。可是穿著鎧甲的軍士們一旦落水可就慘了。 甲板上。'日雷穆哈哈笑道:“次可多虧了神。” “就算沒我'日'穆大哥也能輕易對付這雷鯨的。”李謙虛道。 '日雷穆搖頭連道:“那么簡單。這雷鯨雖然實力不算強。堪比先天虛丹而已。如果拼死去搏殺。天實丹強者就能殺死它!可是。在海水中。它的速度。可比我們人要快的多。想追它根本追不到。可它要偷襲……只要從水底猛的撞擊就能使大船裂開下沉。簡簡單單就毀掉一艘戰船。” “對付北海雷鯨。好是恐嚇!”'日雷穆笑道。“像我剛才那樣讓它知道我的實力!不過它就算知。也會不甘心的用雷電劈兩才會逃走……雷電劈兩下。我們怕是要死一些人。甚至于一艘船要沉掉!神女。你說我該不該感謝你?” 北海雷鯨是一頭妖獸。有人類智慧。 見到'日雷穆那一擲就能猜出'日雷穆的強。 “'日雷穆老哥。這剛出海才一天多。就遇到一頭北海雷鯨。看來。這北海中也有不少妖獸啊。”滕山忽然意識到…自己將來出海的旅途恐怕不會像禹皇說的那么簡單! '日雷穆一笑道:“天石島周圍一帶海域。偶爾會有北海雷鯨出現!不過也只是偶爾。們運氣不好才碰到一頭。平常大多時候是碰不到的。” “當然這里屬于近海。”'日雷穆又說道。“如果乘船一直朝北方飄無邊無際的北當中。沒厲害的妖獸才是怪事!”滕青山聽的點點頭 因為靈氣充裕才會生妖獸九'大的上都有那多妖獸。 這北海的范圍可比州大的大的多……即使妖獸'度低的多。可總體數量估計要更驚人 “禹皇啊禹皇。估計是希望的到開山神斧的人。前往北海大陸。所以。這出海的危險被完全忽略了。”滕青山暗自頭。 艘戰船乘風破浪。朝天石島方向迅速趕去。 一路上十艘戰船。以一些島嶼為參照物。偶爾調整風帆方向。校正行船方向。除了之前出現一頭北海雷外。接下來的海路上倒是沒出現什么危險。 黎明時分。海平面上一片灰蒙蒙的。 艘戰船已經浩浩蕩蕩來到了天石島南部岸口。 “神將大人。還有盞茶功夫。軍士們就能下船了。”在'日雷穆身側。一名戴著頭盔的黑胡子大漢嘴里說著。很快。一艘艘戰船都停穩。和岸口也用粗長木連起來。軍士們開始下船。 “劉將軍。”滕青著旁邊這位黑胡子大漢。 “大人。”這位恭敬道。 滕青山點頭道:“這天石島方圓近百里。想必一些小船還是有的吧?” 這黑胡子大漢點頭:“這是海。船只當然有很多。” 滕青山吩咐道:“等會兒下船后你安排一下。準備一艘堅固的小船。我準備獨自一人出使用。記住。小船要好。船帆也要夠堅韌。千萬別說。跟石一撞就碎了。” “呼和兄弟這么急?”旁邊'日雷穆有些驚訝。 “這天石島一戰。肯定很簡單。戰斗結束后。我便準備出發。現在。只是早些安排而已。”滕青山淡道。旁邊的李卻是默默的看著滕青山。 '日雷穆也對那黑胡子大漢說道:“聽到了沒有?要 最堅固的船!不用太大。但是的堅固。船帆……最蠶絲等一些編制。要夠堅韌!” “'大人。 ”黑胡子大漢連道。“既然是獨自一人的船。就算屬下派人去新建一艘。也要不了幾天!而且。島上船很多。還有船通體都是鋼鐵打造的。只要載物不多。也使用。” 滕青山聽的點頭。 就在這時候—— 噠!噠!噠! 一道人影沿著板。迅速從船下沖上了船。這人一身灰色勁裝袍子。頭上戴著破氈帽。是一個皮膚黝的精瘦漢子。雙眼睛顯很精神。 “神將大人。”這精瘦漢子恭敬。 '日'穆朝滕青山笑道:“這是我們天神山在天石島情報駐點的首領“烏爾翰”。烏爾翰。你將現在雪鷹教在島上的人情況都說清楚。” 這精瘦子恭敬道:“雪鷹教如今在島上精銳軍士有三千人普通兵衛有一萬人。礦工不算在內!雪鷹教如今的駐島長。叫萬圖幽。是先天金丹強者。” “萬圖幽?”滕眉道。 “是的萬圖幽!”瘦漢子連回答道。 “怎么了。呼兄?”'日雷向滕青山。 滕青山搖搖頭:“沒什么。”旁的李看了滕山一眼。別人不清楚。她卻很清楚……初在大延山。雪鷹教派出的隊伍的為首者“萬長老”。便是叫“萬圖”! “莫非這么巧。他在這的方?”滕青山心中暗道。 “走我們下去!”'日雷穆說道。 李卻笑道:“呼大哥。你和我乘大黑大白吧。在高空之上下面發生的情況都能輕松看到。”'日雷穆停了笑道:“你們還真是舒服。嗯。我先下去了。” 日雷穆帶著軍隊下去。而滕青山則是和李。分別坐在烈風神雕背上。 在船上呆了兩天的黑白兩頭烈風神雕也不鳴叫。直接沖天而起。到了石島高空。 天石島上。一座精致樓閣二樓。 “呼呼~~”外面風吹著。 在屋內床上鷹鉤的冷酷老者正著上半身坐在床上。依靠著床欄。暖和的被子蓋在上。在他旁邊還睡著一名皮膚雪白的貌美少婦。少婦睜開惺忪的眼睛看了看咯咯笑著伸出了手撫摸這冷酷老者胸膛。 “你再睡會兒!”老者低聲喝道。 “哦。”少婦很是聽話。縮進被窩里。 鷹鉤鼻老者抓起床邊的彎刀作為先天金丹強者。雖然說不必戒除等。但是能達到先天金丹這層次。肯定是擁有著對武道的誠心。 “諸葛元洪那一劍……”鷹鉤鼻老者腦海中回憶起當初在大延山那一幕。那如絲如霧。如夢如幻的一劍。竟同時斷趙丹塵一臂。逼退古雍。重傷他萬圖幽。 “如果是我單獨一。恐怕。我已經死了。”鷹鉤鼻老者摸了摸胸前那猙獰的傷疤。這是諸葛元洪那一劍留下的。“新的《天榜》已經將諸葛元洪。排在《天榜》第三了。我……萬圖幽。這輩子。還能踏入虛境嗎?” 這萬圖幽輕輕舞動著手中的彎刀。 那彎刀刀面上折射出讓人心寒的刀光。“呼!”呼!”彎刀在萬圖幽手中好似有了生一般飛舞著。可萬圖幽卻是瞇著眼睛。面色沒絲毫變化。 “嗯?”萬圖幽耳朵動了動。 掀開被子。萬圖幽迅速的起床。后抓起衣服就套在身上。那睡在床上的嬌媚少婦則是裹緊被子。嘴里嘟噥著:“天還沒亮呢。” “長老。長老!”外面也傳來喊聲。 “吱呀!”萬圖幽打開屋門。直接從二樓一躍而下。看著樓下驚恐的幾人皺眉喝道。“南邊怎么回事?我怎么聽到亂糟糟的聲音?”雪鷹教在北海島嶼的控制。經超過千。 即使天神山建立。也從未和雪鷹面抗衡過。因為時間太長。所以雪教的人根本沒想。天神山敢攻擊他們。 這……為什么雪鷹教遠在州。都敢占成份額。只給天神山四成的緣故!因為他們高高在上已經習慣了。即使他們知道天神山的實力很強。即使他們知道。天神山有一位虛強者!“是天神山!”其中一穿著黑色甲男子驚慌道。“長老。天神山大批人馬已經殺過來了!”“什么?”萬圖幽臉色一怎么可能?” “之前有十艘戰船到了島上。不過當時我們只是懷疑。可很快。他們就行動了。長老。我們精英軍士才三千人。怎么抵擋啊?”另外一名扎著辮子的禿頭漢子急著道。 萬圖幽臉色一變:“這天神山真是吃了豹子膽了!” 網站強烈推薦: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五十章登島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平凡文學、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九鼎記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平凡文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