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46 一靠就飛

第六篇第四十六章一靠就飛 九鼎記第六篇第四十六章一靠就飛 第七擊。(7★星★閣★純★★為您奉獻)大師兄不使用第六擊“烈火轟雷”。★3(),小說齊全★直接七擊“雷神降世”了?”又高又瘦的第三神將。有些吃驚。 第七神將摸了摸下巴。興奮的盯著場的中的兩大絕世強者:“不管是第六擊還是第七擊。使用出來。對師兄身體都是有損害的。而現在看這惡魔“阿拉達”實力。使用六擊估計無法擊敗他。干脆使用第七擊。” “大師兄。也就過創出這一招時。給我們演示過。幾十年過去了。大師兄從未在戰斗時。用過這一招。”俄日齊爾輕聲道。 “那是沒人值大兄這么做。” 七位神將都很是期。 《天雷七擊》中最的第七擊。如今的第一神將“'日雷穆”使用出來。到底何等威力?。 “我沒讓你望?不過'日雷穆老哥。你之前表現可讓我失望的很。到現在。我筋骨還沒活動開呢。”滕青山微微活筋骨。全身便發出輕微噼啦聲。“希望你的《天雷七擊》第七擊。別讓我失望。” 話語中那股狂傲。令天神山不少人露不忿之色。可也有不少人。崇敬的看著滕青山。有實力。就該狂。 大草原的男人們。最佩服強大的士。 天神山高處周圍有著大量的霧籠罩。而在云霧深處。隱約著有著一道松白袍人影。那腆著大肚子。圓臉小眼睛。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似乎周圍的云霧也因為他的存在而變歡快了。 在云霧中。他俯著那生死崖上發生的一場戰斗。 “這個小家伙。看子都觸摸到“道”的邊緣了。”這圓臉胖老頭感嘆一聲年紀輕。卻都趕上'日雷穆了。這下去。數十年內踏入虛境十拿九穩。” “'日雷穆這小子。用“雷神世”這一招?他的《天雷七擊》中。也就這一招。算是觸摸到“道”的邊緣。”臉胖老頭微笑觀看著下面發生的戰斗。 生死崖上。 '日雷穆臉色紅通。哈哈笑道:“《天雷七擊》第七擊。名為“雷神降世”我從未在戰斗中用過呼和兄弟。你就親身試試這一招威力吧。”話還說著'日雷穆周圍青色電光便猛的爆發起來。整個人好似有一套雷電鎧甲。 嘴巴猛的張開—— “吸。㈦星閣。” 大量氣流瘋狂涌入'日雷穆的嘴。肉眼可以輕易看到。'日雷穆的肚子在不斷的漲大。“嗤嗤~~青色電光也時而融入肚子內。 “什么招數?”滕青山立即警惕起來。 要吸氣以滕青山身體。可以吸入比對方強很多的氣流。可是——吸氣攻擊力可以忽略不計。 “大師兄要發招了” “錯過這次。以后是都看不到了。” 七位神將。還有生死崖圍觀的大高手一個個屏息看著這詭異的一幕。'日雷穆硬是一氣吞吸的肚子都漲大的圓圓的。而后嘴巴閉上不再吸氣。可是鼓脹的肚子。讓人心這肚子會不會漲破了。 滕青山左腳在前。側身左手遙遙對著對手。依是三體式迎敵。 '日雷穆雙目發赤。眼眸中都隱約有著青色電光。“蓬。”的一聲。'日雷穆一踏的面。化作一道殘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竟然沿著一條詭異的連續轉彎弧線繞著。朝滕青山跑去。 “不對勁。”滕青不敢有一絲放松鎖定對手。 那鼓脹著大肚子。全身冒著青色'電的'日雷穆。面色猙獰。目怒瞪。忽然他張開了嘴巴—— “什么。”滕青山晰看到。'日雷穆嘴巴內竟然有著一條由雷電構成的雷道。這條雷電通道。從口腔一直連到體內。 “唳——” 一道尖銳的高亢到限。怪異之極的聲音從'日雷穆口中發出。隨著'日雷穆身體移動的詭異轉彎。不同方向的尖銳聲音直接作用在滕青山身上。一直小心以對的滕青山清晰覺到腦袋一疼一暈。 “撲撲通。撲通。” 滕青山感覺到心跳聲前所未有的響。耳朵瞬間耳鳴。好像鐘鼓瓦礫之內的亂七八糟聲音都響起。 “呼。”滕青山兩耳朵自動一合。將耳朵堵上。 那詭異的尖銳聲音數個方向是剛好針對滕青山的。 聲音在滕青山這一點后。彼此或是增強。或是減弱。逸散開的聲音威力已弱了。可是。即使如此。百丈外的圍觀者們。依舊不少人臉色一白。眼睛一翻就無聲無息的倒的了。其他沒倒的的人們臉色也是蒼白無比。 滕青山強大的身體。他立即就擺脫那種狀態。不過就這么一瞬間腦袋疼暈。'日雷穆狂猛的身影已經沖到滕青山身前。 “你輸了。”'日雷穆左手一巴掌 青山胸前。右手另一巴掌拍向滕青山后背。 “哼。”滕青山目光清明。 因為清醒過來晚了點。滕青山來不及揮出手掌了 “嗬~~”滕青山一聲低喝。 原本在胸前的左手立即放在胸前格擋。同時。身體好似笨拙的大熊。沒站穩要傾倒一樣。然反而朝,面的一巴掌迎上去。在碰觸的一瞬間。滕青山背部某塊部位肌肉竟然起。內家罡勁也完全充斥其中。 “蓬。”滕青山這一靠。不但硬抗住對方一掌。還整個后背撞在'日雷穆胸口。 沉重轟鳴。'日雷穆胸前的雷電真元光罩碎裂開。整個人好似被一座大山給撞了一樣。拋飛開數十丈。而后直接跌倒在布滿碎石子的的面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看這一切。 原先因為“雷神降世”這一招。遠處不'人都暈過去。清醒的高手們都驚嘆不已。個個心中佩服第一神將。認定第一神必贏。可是一轉眼。第一神將竟然被一個非常蠢的動作——背給撞飛了?連護體光罩都撞的碎裂。重傷? “噗。”倒在的上的'日雷穆。不由噴一口鮮血鮮血濺在破爛的的面上。 “怎么可能?”'日雷穆不敢相信。“那一記背靠。怎么會有那么強的威力?人體奇經八脈十二正。這力量爆發最強的是雙手雙腳。背部怎么可能有那么強的威力?且。我跟他距那么近。他那一背靠。怎么能抗住我一掌還繼續爆發震裂我的護體光罩?” 不明白。 '日雷穆怎么不明白。 這人體奇經八十二正經。即使是先天強者也很少有完全打通的。 即使是全部打通。但是人體除了些主要經脈外。還有許多支脈。以及一些連接皮膚的微小不知的經脈。一般在修煉內勁時。那些小經脈就堵塞了。 按理。所有先天強者那些微小經脈都是堵塞的 即使微小經脈是通暢的。以經脈那么細。迸發的真元威力。也不應該強成那樣。 “怪事。”在云霧中。俯視下方一戰的腆著大肚子的圓臉老者。也皺起了眉頭。“難道已經各種微小經脈也通暢了?達到。才可能通一處經脈。而這小家伙。明顯不是虛境。”“就算他各種經脈都通暢背靠。也爆發不出那么強威力才對。”圓臉老者也疑惑的很。 即使是虛境強者。不可能知道滕青山用是乃是身體力量。并非真元。身體力量多少。從表面是根本看不出來的。 看著那受傷倒的的'日雷穆。滕山心中暗道:“難道以為。我內家拳這一脈跟你們一。攻擊只能靠手腳?我內家拳這一脈全身頭部背部膝蓋等等。一個部位不能當兵器?” 剛才那一招是形意十二形之熊的招式“熊撞山”。 看似笨拙。可瞬間身體發勁。威力卻極大。 “哈哈。'日雷穆老哥。” 滕青山大笑著來到山壁前。一把拔出自己的兵器“黑焱棍”。隨后黑棍一挑一震。便將'日雷穆的兵器“神”給震的'日雷穆方向。'日雷穆立即一伸。接過自己的兵器。 “'日雷穆老哥。你我已經赤手空拳比試過。現在。可要用兵器比試比試?”滕青山朗笑道。 '日雷穆站了起來。擦拭了一下嘴角。豪爽笑道:“呼和兄弟。如果我還厚著臉皮。用兵器和你再比一場。恐怕就要被人笑話了。你能破我“雷神降世”這一招。即使我用兵器。還一樣會輸。這一戰。我'日雷穆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日雷穆老哥。我也就險勝一招。剛才。我清慢點。就中招了。”滕青山笑道。“此戰已結束。還有事。就先走了。” '日雷穆還想挽留。 可滕青山卻是直接李方向走。李臉上滿興奮笑容。滕青山一道并肩走。待的和后面眾人距離遠了。李才壓低聲音興道:“滕大哥。你贏了。” “比較險。”滕青山輕笑道。 忽然—— 后面眾人中傳來一驚呼聲:“阿拉達大人。他從頭到尾好像都是在防。就最后時候。一個簡單的背靠就贏了。那背靠。也可以算做是防御。” “對啊。阿拉達大人。從頭竟然還真都沒攻擊。就贏了。太不可思議了。” 聽到后面傳來的驚呼。滕青山不由露出一絲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