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4 生死崖

第六篇第四十四章生死崖 天的日雷穆,一身樸素黃色長袍,鬢角銀發不但而更添他的威嚴。 閉眼盤膝而坐! “怎么回事?這都什么時候了?那惡魔‘阿拉達’不是喝下勇士血水,答應這一戰嗎?怎么到現在還不出現?”七名神將并肩站在一起,其中一個身形較胖的漢子皺著眉頭不滿地說道。 旁邊第五神將‘俄日齊爾’淡笑一聲:“師兄,別急!你看大師兄,多平靜!” 那較胖漢子,瞥了一眼場地中的第一神將‘日雷穆’,低笑一聲:“師弟,你別看大師兄一副絲毫不焦急的樣子!他的武癡性子、火爆性子,咱們誰不知道?我敢打賭,他肯定是所有人中最焦急的一個!最怕那個叫呼和的,嚇得逃走了!” “不至于吧!” 其他神將們也有些擔憂。 “那呼和跟大師兄之前拳交手,實力還略占上風的。”這群神將們對這種絕頂強者對戰,還是很期待的。 生死崖上,不單諸多神將議論,像那些神使,以及一大群諸多弟子、一些兵衛們更是一個個低聲議論著。 “那阿拉達。到現在沒來。肯定是嚇不敢應戰了!” “不可能。惡魔阿拉達。無畏懼!” 有支持惡魔阿拉達地。也有信地! 草原上。 “轟隆隆~”空間震顫。碎裂爆裂地氣四處噴發。令周圍早就毀地只剩下泥土地地地面不斷震蕩。 透過扭曲的氣勁,隱約能看到那正一招一式,緩慢演示著拳法的青色身影! “現在太陽都這么高了!”正躲在白色烈風神雕旁邊的李,仰頭一看天空,有些焦急,“說不定生死崖上那些人都以為滕大哥害怕了!現在滕大哥頓悟,有所突破。如果真跟第一神將對戰,贏的把握肯定有個幾成!” 李再焦急,她也選擇了忍! 頓悟不能錯過…… 天神山,生死崖上,正午時分! 從朝陽升起一直等到太陽到正中,超過兩個時辰。這令一些原本非常期盼觀戰的天神山高手們,心中很是焦急。也非常地憤怒! “惡魔‘阿拉達’?真是笑話就是一個膽小鬼!就是一個懦夫!連勇士血戰接下都不來,真是大草原的恥辱!”有些人都低聲咒罵起來了。 “走吧,都是吃午飯時候了!現在都沒出現,肯定是故意不來了。”原本里三圈外三圈,圍著的大量觀看者中已經有不少開始一邊咒罵著,一邊離開生死崖了。 忽然,一道響亮聲音響起—— “各位剛剛去了惡魔‘阿拉達’住的客舍,問了他的侍女。”這道渾厚聲音,惹得生死崖上一大群人都看過去,連原本靜坐盤膝超過兩時辰的第一神將‘日雷穆’也朝那看去。 話的身穿著銀色鎧甲高大漢子,他有些憤怒地說道:“侍女說了,那惡魔‘阿拉達’和神女殿下,在昨天清晨就一起離開了天神山!到現在,一直都沒回天神山!” 頓時一片嘩然。 生死崖周圍觀眾們彼此相視,不敢相信! “哼。”躲在人群中的黑衣神使‘萬天揚’著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呼和三天前還那么囂張天卻像縮頭烏龜一樣!連勇士血戰,都能接下卻不參戰……這消息一傳開整個草原都會從瞧不起他!” 挑戰者挑戰,如果不應戰或許有人瞧不起,可影響不會大。 可接下這一戰!到時卻不參戰,卻是真正的懦夫、小人了! “閉嘴!”一聲低喝猛然想起,在生死崖上空響起道道回聲。 所有人都看向空地中央的第一神將‘日雷穆’,日雷穆臉色難看,冷漠掃過周圍眾人一眼:“如果你們等不及,都一個個滾遠一點!我和呼和之戰,我會等,一直等到太陽落下。我相信,呼和這樣的強者,他不是那種懦夫!” “腦袋被驢踢了!”萬天揚心里暗罵。 可周圍觀眾們卻不敢得罪第一神將,一個個只能眼神交流一下,有些人默默離去,也有些人不甘心等了這么久就放棄。 寂靜! 生死崖上一片寂靜,時而就有兩三人離開生死崖,其他不愿放棄的人繼續等著。還有八大神將的弟子們,師傅在這,他們弟子當然不敢輕易走。 “呦” “呦” 兩道刺耳響徹天際的雕鳴聲,從遙遠天際傳來,幾乎同一刻,生死崖上所有人,包括那位盤膝靜修的‘日雷穆’都轉頭朝雕鳴聲方向看去—— 一白,兩只巨大的烈風神雕展翅而飛,眨眼功夫,便迅速靠近! “呼!” 烈風神雕極速飛行下帶起的強勁風壓,令生死崖上不少碎裂山石都被吹地滾落起來,周圍圍觀的不少人們衣袍都掀起。 “日雷穆老哥,讓你久等了!”一聲爽朗的大笑聲響起! 一道人影直接從高空那黑色烈風神雕背上一躍而下,“蓬”的一聲砸落在地面上,正是一身青袍,披散長發,一臉大胡子的呼和!被傳為惡魔‘阿拉達’的絕世強者。滕青山一落地,那仿佛刀光一般凌厲的目光朝周圍一掃,原本心存不忿的一些人們都是心底一顫。 那存心看笑話萬天揚,更是動都不敢動! 因為,這是惡魔阿拉達! 一個真正的無敵強者! “哈哈……”那日雷穆也霍地了起來,一雙虎目看著滕青山,朗聲笑道,“我就知道,呼和兄弟你這樣的勇士,是絕對不會故意臨陣逃脫的!” 滕青山手持焱棍,爽朗笑道:“日雷穆老哥,這次,是我不對!臨時出了些岔子,這也是我事先根本沒想到,處理了自己的事情,才連忙趕過來。也幸虧有烈風神雕,否則還來不及!” 此刻已經從神雕背上下來的一身白袍的李,也在人群中笑看著場地中央的兩大絕世強者,她的目光更多停留在滕青山身上:“滕大哥一開始說,這一戰他沒有一絲贏的把握!可這次有大突破,應該能贏吧!” 滕青山握著黑焱棍,心是信心十足! “沒想到這次竟然能夠偶然悟,而且,這次不像上次。上次是中途被人打斷。而這次卻沒有!我一氣呵成,終于將《土行之拳》第二段演練而成。”滕青山心中情緒激蕩,“雖然來不及,將《土行之拳》第二段意境,慢慢融入‘混元一氣’槍法中。可即使如此——也有贏的把握!至少七成!” 如果說,領悟《土行之拳》第一段的青山,算是先天金丹強者。 而如今,領悟《土行之拳》第二段的滕青山,如果準備充足,敢和《天榜》第一人叫板! “呼和兄弟,可準備好了?”日雷穆有些期待地說道。 滕青山環顧周圍一眼,朗聲道:“在場各位,還請再退開二十丈!否則,這兵器無眼,不小心傷了你們可就不好了!”這霸氣狂傲的話,周圍數百人卻不敢多嘴,一個個連又后退了二十丈距離! 空曠場地,旁邊就是千丈懸崖! 滕青山、日雷穆彼此相對! “聽聞日雷穆老哥,你的掌法極為了得!你我,不用兵器。就空手比斗一番,如何?”滕青山朗聲道。 日雷穆聽地,大吃一驚。 他的絕招《天雷七擊》,本來就是掌法!只是別人用兵器,他如果用掌法就吃虧,所以,也用了兵器,一桿神杵!揮舞著那足有一百多斤重的神杵,也將《天雷七擊》招式衍化其中。 相對而言,雙方都空手,他日雷穆是占便宜的! 日雷穆只感覺體內血液,興奮地似沸騰起來:“哈哈……呼和兄弟,這么有膽氣!那我日雷穆也就盡力一搏了!我這一套掌法,乃是我苦修過百年,自創而成的七招,你可小心了!” “《天雷七擊》,我早有耳聞!” 滕青山也笑看著日雷穆,“我就用我這一雙拳頭,領教領教天神山第一神將的絕世掌法吧!” 二人的話,令周圍人完全屏息,一個個都死死盯著場中央。 日雷穆將那桿神杵猛地一扔,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側邊崖壁上。 “噗!”神杵宛如利箭,插進崖壁中。 滕青山也是一揮手,手中黑焱棍也化為一道殘影,輕易地插進了崖壁山石中。 “小心了。”日雷穆正容道。 頓時日雷穆全身隱隱都有青光流竄,那土黃色長袍都猛地鼓起,青筋隱隱凸顯,一時間,他身體周圍碎裂地山石都隱隱震顫。日雷穆此刻,好似一尊無敵雷神! 滕青山也是深吸一口氣,眼前的對手,可是名列《天榜》前三的超級強者,加上之前和天神的閉關,這日雷穆的實力即使沒達到虛境,也是到了最極限了。。 跟自己的師傅諸葛元洪比,恐怕都不差絲毫,甚至于都可能更強些。 “開始了!”滕青山目光完全鎖定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