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3 突如其來

傳說中的惡魔‘阿拉達’,和他們天神山第一神將,竟然短暫交手。彼此竟然還定下‘勇士血戰’!這令諸多神將們、神使,還有一大群天神山的弟子、兵衛等等,都議論紛紛,激動期待的很! 至于黑衣神使‘萬天揚’,在天神山眾人背地里議論中只是一個笑柄。 大家主要議論惡魔‘阿拉達’和第一神將‘日雷穆’誰會贏!也會議論,那惡魔‘阿拉達’和神女殿下,到底有什么關系? 甚至于消息靈通的人,還宣稱,神女殿下去了‘神兵塔’中帶走了神兵‘黑焱棍’!據稱,有人親眼看到神女殿下拿著那黑焱棍,送到了惡魔阿拉達的住處! 六月二十七,清。 草原上空。 “呦~”響亮的雕鳴聲響徹在丈高空,一黑色一白色,頭冠則為火紅色的兩頭巨型神雕展翅迅疾地飛著,在兩頭神雕背上,分別是一襲白袍,腰間圍著幾圈青綠色長鞭的窈窕少女,以及一身青袍,披散著長發,一臉黑胡子的青年。他手中也拿著一根暗紅色長棍。 一男一女,都坐在神雕背上。 “小這姑娘。”滕青山看了看旁邊另外一神雕背上地白袍少女。心中慨嘆。“明天生死崖一戰。戰后我就立即離開并出海!否則。時間一長。和小之間……” 小這幾天來。為自己是忙上忙下。這一切滕青山都看在眼里。 加上看著小。滕青山不由自主地就經常聯想到前世妻子‘小貓’以。偶爾看小地眼神。也會不自覺中有些失態。這令二人之間氣氛比較曖昧。又加上小心中。對滕青山又有心……更加熱心幫助滕青山! “黑焱棍!”滕青低頭看著手中地暗紅色長棍。這一件神兵。也是自己說要一件棍類神兵后。小當天中午時為自己弄來地。 “這黑焱棍。是有些特地神兵?到底哪里特殊?” 滕青山握著這件長棍。“這黑焱棍長八尺。握在手中有些溫熱!倒是和摸著‘萬年寒鐵’比較像。可這黑焱棍。絕非萬年寒鐵煉制而成。”滕青山對萬年寒鐵是非常熟悉地。當然一眼能判斷。 “而且,這黑焱棍面還有著一道道,好似天然形成的紋痕!”滕青山撫摸著棍身些疑惑不解。 制作兵器中,‘棍’的工藝難度并不高。 棍身表面有花紋不奇怪能像‘黑焱棍’這種自然分散開的,好似蜘蛛網融在棍身上一般的條條紋痕,滕青山卻從未見過。 “特殊?估計是材質特殊吧!”滕青山暗自忖道。 至少焱棍的材質,天神山的人們不清楚青山本人也不清楚。 正當滕青山想著問題的時候,忽然—— 一聲聲清脆的鳴叫從李口中響起! “~”隨著那全身雪白的雌性烈風神雕一聲高亢鳴叫性烈風神雕也附和地鳴叫一聲,兩大神雕立即朝下方俯沖而去,僅僅片刻,兩大神雕便來到了草地上,強勁的風壓令青草低伏。 李有些興奮地從神雕背上跳下,轉頭看著滕青山,連歡叫道:“滕大哥,快下來看看,這就是我和你說的花海!這種花兒,草原人們都稱它為‘冰藍花’。” “真的很漂亮。”滕青山遙看前方。 只見前方浩瀚的草原上,竟然長著一朵朵藍色的花朵,好似藍色斑點,點綴在綠色草原上,顯得很漂亮動人。 “嗯,滕大哥,我不打擾你練習棍法了。我到一邊逛逛。這里很安靜的,因為每當到晚上,都有極為冰冷的寒風吹來,使得周圍百里都沒有什么部落,你可以安靜修煉了。”李朝滕青山一眨眼,便歡快朝前方跑去。 按照滕青山計劃,在生死崖大戰的三天準備時間中,要好好練練槍法。 而李,認為滕青山在天神山苦練有些苦悶,便帶滕青山來到了這大草原上。 看著李歡快著離去,還時而發出一聲聲鳥類鳴叫聲,滕青山不由笑了:“這小妮子!嗯……在天神山,人多眼雜,我也無法全力地演練‘混元一氣’槍法。而這周圍空曠的很,倒是不用在意!” 李趴在草地上,透過花叢看著遠處的滕青山。 一身青袍的滕青山,那一桿黑焱棍,在滕青山手中好似有千萬斤重,緩慢地舞動著。可是如果一眨眼,卻又會感覺這黑焱棍速度快到極致!這種強烈的視覺反差,李一點都不驚訝,反而面露恬靜笑容,趴在草地上默默看著! “如果能天天,在遠處看著滕大哥他修煉,也足夠了。”李低聲說著。 從清晨時候來這,滕青山這棍法一演練就是整整一個時辰! ,滕青山持棍而立。 “這黑焱棍使用起來,跟輪回槍區別倒也不大!”滕青山滿意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黑焱棍,而周圍草地地皮已經完全被破壞了,露出了草地下那土黃色的泥土,其中還有一道深不可測的深坑。 剛才一個時辰演練,曾有十幾個呼吸功夫,滕青山爆發所有力量施展。 “這黑焱棍,顯然能輕易承受住我所有爆發力!”滕青山最擔心的,是在生死戰時候,自己一爆發,手中兵器卻在巨力下斷了,這可慘了,“而且和我預料的一樣,棍和槍,施展‘混元一氣’區別不大。” 拿著黑焱棍,和拿著輪回槍,施展‘混元一氣’,威力差不多! “滕大哥!滕大哥!”處傳來清脆如黃鳴叫的喊聲。 滕青山遙遙看去。 只見浩瀚的草原花海中,一身白袍窈窕少女似花中精靈歡快奔跑著。見到這一幕,滕青山也感到一陣心曠神怡。“滕大哥!滕大哥!”和小貓一樣面容,還有歡快朝這跑的身影,讓滕青山思想一陣模糊。 似乎,回到前世! “呼!”一陣風吹來。 千萬朵藍冰花都被吹得低頭! 風吹在滕青山臉上,滕青山整個人:微一顫,眼睛陡然亮了起來好似一顆太陽般! “風,花海,草原……” 滕青山閉上了眼睛開黑棍,似乎不受控制般地演練起了《土行之拳》,一招一式演練起來。 《土行之拳》滕青山如今才出第一段,可是這次,當滕青山演練完第一段后然繼續朝下面演練。 一招一式,隨演練式也不斷做著改變! “滕大哥怎么了?”原本滕青山停止練習棍法,就興奮跑來的李到這一幕,有些愕然。 李也是一內勁高手,也意識到了些:“難道大哥有所領悟?”隨即李便露出驚喜笑容,“滕大哥他都說贏的把握一成都沒有,如果這次大哥他突破了。估計就會變得強多了!” 李不敢打擾滕青山,就在一旁默默守侯著。 時間緩緩流逝,從上午到中午再到傍晚,滕青山一直閉著眼演練著拳法。 深夜,草原中。 “呼!”“呼!”一陣陣寒風呼嘯而過,李縮著身體,躲在白色烈風神雕旁邊,默默看著滕青山。 只見此刻的滕青山全身土黃色光芒流竄閃爍。 一招一式,好似緩慢地堪比蝸牛爬的速度!可是,卻詭異地有著一道道模糊的土黃色殘影!那一道道殘影,都是滕青山雙臂的殘影! 慢似牛! 卻有一道道殘影! “轟隆隆~”舉手投足間,卻有著駭人的威力!空氣一次次爆裂,發出道道轟鳴聲,周圍草地翻滾,一朵朵冰藍花都被震成了碎片。 可是閉著眼睛的滕青山,依舊在練著。 六月二十八,今天是約定戰斗的日子! 可是,滕青山此刻依舊在草原上。 太陽已經升起,陽光普照大地,可是滕青山依舊在演練著拳法,每一拳都引起周圍天地震動,空氣爆裂。已經站在遠處的李,只能透過爆裂的空氣,模模糊糊看到那青色的人影! “今天已經是比試之日!可滕大哥,好像還沉浸在頓悟中。這可怎么辦是好?”李有些焦急。 勇士血戰,如果不去,可是會被人瞧不起的。 “不過滕大哥,無緣無故就閉眼修煉,應該是頓悟!這種機會,是很難才碰到的!絕對不能破壞。”李也明白這一點,一咬牙道,“希望滕大哥能趕快醒來。否則,只能舍棄這一戰了!” 李也明白……和一場比試而言,頓悟機會可重要的多! “舍棄這一戰!”李無奈。 要想頓悟,這實力、機遇、靈感等等,缺一不可。頓悟應該說是一件大喜事,可是突如其來的頓悟,卻令滕青山似乎有可能……錯過勇士血戰了! 天神山,生死崖! 生死崖,是出于天神山半山腰上,臨近崖壁處的一塊空曠平整的場地。站在邊上,都能看到那深不可的懸崖!超過千丈高的懸崖,即使是先天強者跌下去,也要摔死!所以,被命名為生死崖! 在生死崖決戰,也代表將生死置之度外。 此刻生死崖周圍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天神山高手們,其他諸多神將一個個都來了,而第一神將‘日雷穆’更是站在生死崖中閉眼盤膝而坐,靜等對手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