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42 黑焱棍

怎么會,怎么會……” 衣服臟兮兮,又腫著臉,嘴巴都被一巴掌抽歪,嘴角滿是血跡的萬天揚,完全處于驚恐、驚怒的情緒當中,“他不就是先天金丹嗎?他不是連紅瞳雪獅獸都沒有殺死嗎?這可是第一神將啊,第一神將啊!!!第一神將竟然被他擊退?怎么可能!” 萬天揚偷偷看了周圍人群一眼。(點墨站。) 原本那些過去對他恭維的巡守兵衛,一些神將弟子們,此刻卻大肆贊嘆著剛才短暫一次交手:“惡魔阿拉達,太厲害了。竟然能逼退第一神將,看,還抽飛了……”聲音說到這立即就弱下去。 那些觀看們,也會朝萬天揚這看看。 剛才在眾人關下,被一巴掌抽的好似陀螺般旋轉飛起,對萬天揚而言,這比殺了他還難受! “滾!”萬天揚沉著臉,喝斥著,步朝外走。 “都給我滾到去!” 萬天揚怒喝著,將旁邊人推搡到兩邊,迅速地朝外走。那些人們也都知道黑衣神使地位高,雖然一個個心底偷笑,可是明里卻不敢多說什么。一個個都強忍著笑朝旁邊躲閃開去。 ‘呼和’一次出手,最丟臉的就是這位黑衣神使‘萬天揚’。 “天揚。怎么事?” 這時起來姍姍來遲地一些高手們注意到了黑衣神使。其中就有第三神將。一個個又高又瘦地紫袍男子。“我還有事!”萬天揚隨便應付一聲。根本不想跟第三神將多說。就立即快速離去! 不過。這是天神山! 天神山山道也就兩條。一路上人太多。特別是熟人。偶爾也會驚詫問幾句。這令本就很慘地萬天揚臉色愈加難看! 最后。整個人就好似瘋子一樣上都沒人敢招惹他。 “呼和。還有李這個賤人!他媽地老子一定要——”萬天揚肚子里一肚子火。可一想到那惡魔地話—‘姓萬地。你給我聽清楚。我要殺你。就跟捏死一只蚊子一樣容易!還有。以后別去招惹小!你這小子不夠格!’ 那仿佛看著螻蟻的眼神!那強絕的實力! 再想到,對方可是殺人如麻的惡魔‘阿拉達’,十萬大軍都死傷兩萬! 萬天揚存有的報復念頭就完全沒了:“我可是師門核心弟子怎么會降低身份跟這種惡魔阿拉達計較?以后不理會他就是!”萬天揚心中安慰自己,其實他想報復也沒辦法第一神將都沒轍,難道請天神? 虛境強,高高在上,何等地位?豈會理會他? “大師兄,怎么回事說你剛才和呼和交手,還處于下風?”在神女宮殿前空地上有兩名聞訊而來的神將圍著第一神將,驚詫詢問道。 一身黃袍的第一神將‘日雷穆’眉宇間反而有著激動興奮之色,哈哈笑道:“這呼和,不愧是被稱為惡魔‘阿拉達’的人物!我的《天雷七擊》也是以威力大著稱。雖然我剛才沒盡全力,可是……他那一拳,嘖嘖對壓制我啊。看來,要贏他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那第三神將和第七神將,二人相視一眼有著驚詫之色。 “對手難求啊!” 日雷穆雙目放光,猛地拍了拍其他兩位神將的肩膀“兩位師弟,三天后,六月二十八!我和那呼和,就會在天神山生死崖上,進行勇士血戰!到時,你們可一定得去看看,看看到底是我強,還是他惡魔阿拉達強!” “一定一定!”兩名神將動了動肩膀,微皺眉頭,暗道這大師兄依舊不知輕重,不過嘴上還是連應道。 “大師兄,天揚怎么回事,臉都腫了?”第三神將詢問道。 “那小子?”日雷穆嘴角泛起一絲笑容,“他可能是跟那呼和有些矛盾!之前接連針對那‘呼和’,雖然是在幫我,可我也感覺他話說的越來越過火!我才攔住他,向呼和提出勇士血戰!可沒想,這小子紅了眼了,還想繼續擠兌那呼和!” 日雷穆看了看身前二人,咂嘴道:“那呼和是什么人物?金狼王國北鎮十萬大軍,他都敢來回屠殺地血流成河,殺死近兩萬,令大軍潰散的惡魔阿拉達!這次,能一忍再忍,算是不錯了。天揚這小子還想廢話,對方當然動手了!” “還好!”日雷穆感嘆一聲,“這呼和也算給我面子,也給天神山面子。只是抽了天揚一巴掌。沒殺他!天揚這性子,當初他師傅就讓我打磨打磨他,可我懶。 這次也算敲打敲打他。經過這一次,他心性也能有所蛻變吧!” 日雷穆心情顯然很好。 “兩位師弟,我先回去好好靜心準備準備!這樣的對手……千萬金都難求啊!”日雷穆激動地感嘆,“上次這么激動,好像,是五十年前的事了吧!”日雷穆當即轉身,帶著手下,滿臉笑容地大步 客舍二樓內,只有滕青山和李二人。 “滕大哥,剛才我就怕你真的殺了我那位師兄。”李撫著那因束腰而愈加顯得挺起的胸部,長噓一口氣,“我那位師兄,雖然為人一般,可畢竟是黑衣神使。一旦鬧大了。可真就麻煩了!” 滕青山笑笑。 應對情況,他當然知道怎么應對。剛才那種情況,如果一直隱忍,只會被人瞧不起謾罵,甚至于也會有人在背后說李閑話! 現在,他這樣做! 答應勇士血戰,飛萬天揚。草原人們最佩服無敵勇士,誰還敢亂說什么?懲罰一下萬天揚,這種幅度,不至于引起天神山震動。 “滕大哥,你才比我大四歲!是你竟然能夠將天神山第一神將給逼退!那可是足以名列《天榜》前三的超級強啊。”李感到不可思議,“這在九州大地歷史上還從未有過吧!這可是曠古爍今的成就!” 滕青山笑看了一眼李:“小,我沒你想的那么了不起,也有運氣在里面!” 若非得到‘開山神斧’蘊的世界之力一次性灌輸,滕青山如今身體力量不可能這么強。練出內家罡勁的速度,也不會這么驚人! “誰沒氣?可九州大地上古往今來多少英雄豪杰?可誰能趕上滕大哥你!”李看著滕青山,眼睛亮晶晶的,“在我看,你就是九州大地上,最了不起的英雄豪杰!” “好了,別吹我了。”滕青山打個哈哈。 “滕大哥,這一戰,你有幾成把握?十成?八成?”李連問道。 滕青山聽了眉頭一皺:“把握的把握一成沒有,平手的把握有五成!” 李愣住了。 原本看到滕青山一拳之威,她還以為滕青山贏面極大。可滕青山本人卻清楚。這第一神將能夠消除空氣阻力,攻擊會更快,速度也會更快。自己唯一的優勢就是在防御招數以及強大的力量上。至于攻擊速度、移動速度等等,都處于絕度弱勢! 所以說的把握,一成都沒! 甚至于防御青山也只有五成把握。因為對手是天神山第一神將!過去就被稱為能名列《天榜》前三的!現在恐怕實力還有突破。這種實力,可一點不比自己師傅諸葛元洪差! “我現在能贏師傅嗎?”一想到這點。 滕青山就明白,自己還是欠缺不少。 這一戰,贏面不小! “贏的把握一成都沒有?”李不敢相信,看著滕青山,“滕大哥是不是故意騙我?” “真的,我真的一成把握都沒有。”滕青山點點頭。 李一看滕青山表情明白滕青山沒騙她,不由急道:“那滕大哥你還應戰?” “那種情況下道我退縮?”滕青山反問道,見李滿臉急色:“可你也不能拿命——”滕青山見狀又笑道:“放心。這一戰,一是當時情勢所迫,二是我也想借此機會,看看我創出的防御槍法威力!三,即使我真的不敵,輸了,輸給第一神將,也不算丟臉嘛。” 李急切道:“可那第一神將,斗的興起,如果你一招沒防住,那——”李最擔心,滕青山因此重傷甚至喪命! “保命我有十成把握!”滕青山淡然一笑。 李有些驚疑。 “你放心就是,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幫我找一根武器長槍,不,長棍!找一件好的兵器‘長棍’。”滕青山說道,“棍類兵器,天神山內應該有不少,你去找一件好點的。至少能讓我盡興施展的!” 五行槍法中,防御槍法‘混元一氣’,用棍來施展,區別不大。 槍比棍,也就多了一個槍頭。使用槍,容易讓人產生聯想。而棍法,草原上會的人不少。加上如今滕青山‘混元一氣’棍法,已經蛻變。誰能認出? “好!” 李連點頭,能讓滕青山在比試時實力更強,她當然會盡興去做,忽然她眼睛一亮,連道,“滕大哥……你說棍。我聽說。很久很久以前,天神在大草原上有一個厲害對手,天神和那超級強激戰,最終天神將對手擊殺,并將對手兵器帶回天神山。據說那件兵器,名叫黑焱棍!是一件非常特殊的神兵!” “黑焱棍?天神對手的兵器?” 滕青山也起了一絲興趣。 “我也是偶爾聽說,當時沒在意。也不知道,那黑焱棍現在是否還在天神山!這樣,滕大哥,你先在這,我去找找看。”李說做就做,滕青山剛開口:“等一起吃了午飯再——”話還沒說完,李便如一陣風,迅速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