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41 一拳之威(四章完畢)

第四篇赤虎咆第六篇第四十一章一拳之威(四章完畢)山看了一眼日雷穆,開口道:“日雷穆!你一神將,而我只是天神山的一個過客。你何必逼迫我硬是要跟你一戰?” “呼和兄弟,你的男兒血性哪去了!”日雷穆虎目怒瞪,怒聲喝斥道。 “日雷穆,難道來一個人和我挑戰,我就必須應戰?我豈不累死。你想要找人比試,你盡管可以去找其他人!我是沒興趣。”滕青山說著轉頭就要朝屋內走去,如今他已經得到了爹娘親人們的消息,正一心想要出海。 對這個‘武癡’第一神將,滕青山還真的不想招惹麻煩,以免多生禍端! “呼和!”日雷穆有些氣怒,“你——” 他之前又是夸滕青山,又是擠兌,又是故意刺激…… 可沒想到,對方竟然根本理會。 而旁邊的萬揚見滕青山竟然不受激,不由急了,忖道:“這呼和,估計是真怕了。” 當即便高聲笑道:“呼和!日雷穆哥可是我天神山第一神將,而你也是以一敵十萬的無敵勇士!你們二人一戰那可是百年難得一遇!可如今,你竟然如此畏畏縮縮,莫非是怕了?” 滕青山臉色一沉,轉頭向那萬天揚。 “萬師兄。這事情和你沒關系吧?”李一瞪亮晶晶眼睛。喝斥道。 宮殿前空曠地面上。因為第一神將和萬天揚。都是大嗓門。已經吸引不少人過來了。 “前面什么事?” “聽說是第一神將要挑戰一個叫呼和地。那呼和。可是傳說中地惡魔‘阿拉達’啊!” 不少閑散人員都聚集了過來。一個個議論紛紛。驚嘆不已。一大群人正盯著滕青山、日雷穆幾人。 “哪個是阿拉達?” “看,就是那個,一臉胡子,看起來挺俊朗的那個。” 不少人都只聽說惡魔‘阿拉達’之名,卻從未見過真人,一個個都驚詫好奇地看著滕青山。以一敵十萬,還能令敵人死傷近兩萬,其他軍士潰散。如此戰績,簡直是不可思議!如此才符合惡魔‘阿拉達’之名! 圍觀人群中央。 此刻一襲束腰白袍,身材高挑的李,的確很吸引人眼球。 喝斥完那萬天揚后,李轉而看向第一神將,冷著一張臉說道:“第一神將!這呼和大哥,是我請來的朋友。我知道第一神將你喜歡找人比試切磋,可是……希望你別拖著呼和大哥他一起!” “抱歉,不奉陪了!”說著,李便向滕青山使了一個眼神。 二人便準備要走開。 萬天揚被李一聲呵斥,再看到李和滕青山眼神交流這一幕,不由腦袋一熱,眼睛一紅,朗聲說道:“呼和!你堂堂一個男人,還是一個名傳大草原的絕世強者,怎么,今天就靠一個女人準備逃了?你還是不是男人?你看看你褲襠里是不是少了一根貨!” 滕青山猛然轉身,盯著那萬天揚! 滕青山心中怒火熊熊。 “你,閉嘴!”滕青山牙齒中擠出三個字! 萬天揚也是一肚子火,忖道:“師妹這賤人!老子追求了她這么久,而今天,為了這個呼和,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呵斥我,又針對第一神將!我在她心里,恐怕地位還不及這呼和的一成!” 萬天揚不是笨蛋!根據這些表現,他當然能推出些事情來! “這賤人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什么東西!不就女人嘛,老子有的是!沒了你,老子也不是不能過了!”萬天揚地位尊崇,女人當然想要就有,只是之前對李心存一絲念想,現在念想破了,他干脆放棄了! 既然不打算追了,當然要狠狠報復! “你不是重視這呼和嗎?”萬天揚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遙看著滕青山,心中已有決定,“這可是天神山,他呼和算個什么東西。難道他也敢在天神山囂張?”萬天揚可沒將滕青山放眼里,他現在可就在第一神將旁邊,而且……天神,就在天神山上! 天神在這,怎么可能容許滕青山放肆? “呼和!”萬天揚聲音滾滾,響徹周圍,盯著滕青山,“你一個外人。而這是天神山,我乃是天神山黑衣神使,你憑什么讓我閉嘴?” “天揚!” 旁邊的第一神將‘日雷穆’眉頭一皺,便伸手攔住萬天揚。隨即這第一神將‘日雷穆’看向滕青山,鄭重地朗聲說道:“呼和,你是草原上絕世強者!我之前話語中有所怠慢,還請你別在意。為了表示尊重,你我二人,便來一場‘勇士血戰’。” “天神山,生死崖!三日后六月二十八!你我一戰,如何?”日雷穆看向身后人,身后兵衛早就立即端來一碗盛水的瓷碗,日雷穆一伸出手,右手手指青光一閃,在手指上一劃,殷紅的鮮血流出。 滴答!滴答! 那盛水的瓷碗已經被染紅,日雷穆盯著滕青山:“若接受這勇士血戰,請喝了它吧!”他身后兵衛立即端著那一碗水朝滕青山跑過來。 這日雷穆現在也不諷刺,也不故意激將,卻發出了最重的邀戰! 勇士血 那是大草原上最高規格的挑戰,挑戰的一方會在碗里滴血,鄭重請對手喝下。如果對方肯喝下就代表接受一戰。如果不喝下,不接受一戰……那將會被所有草原人嗤笑,認為這人膽小如鼠,不是真正的男人!會被所有人嗤笑瞧不起! 勇士血戰,是很受尊敬的。 需要選一個好日子,讓雙方準備,然后在選定的某地點進行一戰!這可不是簡簡單單切磋,而是真正的勇士之戰!弱者可以挑戰強者,兩者實力相當也可以互相挑戰。不過強者卻不能用此手段來挑戰弱者,這樣也會被人恥笑! 一個是第一神將! 一個是能以一十萬的惡魔‘阿拉達’。 在眾人眼里,二人應該是個層次人物! 天神山神女殿前空地上,已經聚集了一些神使、巡守兵衛,一些神使、神將的弟子們。大家都盯著滕青山——大家都認為,至少是男人,至少實力相當,都不可能拒絕這勇士血戰! 如果拒絕,干脆就自殺算了! “第一神將,你為什么這么逼迫我的朋友?”李有些惱怒。 “師妹,這是真正勇士之的戰斗,你還是別插手的好。”萬天揚笑看了一眼李一眼,即使不想再追求李為妻子,可是心底還有壓住李蹂躪一番的念頭,他的胸膛里可是有著一股邪火! 滕青山沉著臉盯著那萬揚,旁邊那侍衛還端著那一碗血水。 “和,我看你……”萬天揚又看向滕青山,剛要開口。 滕青山眼睛一瞇! “真是找死!”滕青山怒哼一聲,身形暴起,宛如一條蒼龍劃過近十丈距離。 萬天揚嚇得臉色大變:“日……” “放肆!”日雷穆臉色一沉,怒喝聲還在天神山上空回蕩,直接一矮身,前沖向滕青山,同時揮出了那布滿青光的右掌。而滕青山極速下的殘影,出現一道模糊的拳影,和那青光掌影轟然交擊! 原本信心十足的日雷穆,臉色驟變。只感覺一股雄渾、蠻橫的可怕力量爆發開來。 “蓬!” 肉眼可見的沖擊波好似水波一樣震蕩朝四周傳遞,“嘩嘩~”那神女宮殿前方的土地都被震得翻滾起來,許多遠處圍觀的神使、神將眾多弟子,還有一些巡守兵衛等人都驚得連后退。 爆炸聲,響徹天際! 日雷穆整個人被震得后拋飛開去,而滕青山那道模糊殘影卻是微微一頓,卻緊接著又沖向萬天揚。 “怎么可能?”萬天揚剛撐過那沖擊波,就發現了眼前一幕! 第一神將‘日雷穆’被震飛! 而那個呼和,也就是惡魔‘阿拉達’,竟然僅僅一頓,就接著又沖過來! 二者高下立判! “啪!”清脆聲非常的響亮,在周圍人眼中只看到一道模糊掌影,閃電般狠狠抽在萬天揚的臉上,一股巧妙的勁道作用在萬天揚身上,萬天揚被這一巴掌抽的好似陀螺般,整個人凌空旋轉起來。 而后“蓬!”的一聲,重重跌落在地上。 萬天揚的臉部高高腫起,整個人跌落在地上,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了。 呼!滕青山迅速地沖到萬天揚身前,一把抓住萬天揚的胸口衣服,將其懸提起來。 “呼和兄弟,手下留情!”那第一神將‘日雷穆’有些進退不得。 滕青山看了他一眼,這個第一神將竟然敢和自己硬拼?論爆發力之強,內家罡勁加上強大的身體,滕青山是絕對壓過先天金丹級別強者。先天金們想要擊敗滕青山,只能靠靈活靠速度! “你,你……”萬天揚終于清醒了,腫著臉,看著眼前煞氣沖天的滕青山,他說話都有些哆嗦。 滕青山抓著對方,好似捏著一只蚊子,另外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臉,道:“姓萬的,你給我聽清楚。你殺你,就跟捏死一只蚊子一樣容易!還有,以后別去招惹小!你這小子不夠格!” 說著一扔萬天揚,萬天揚好似破沙袋重重砸在地上,他卻一聲不敢吭。 “呼和兄弟,謝手下留情。”日雷穆笑道,“不知道你我這勇士血戰,你可敢接?”此刻的日雷穆,經過剛才一次交手,那好戰的熱血已經沸騰。 滕青山看了一眼日雷穆。 “碗來!”滕青山一聲冷喝。 那遠處一只保護著水碗的侍衛一個激靈,才完全驚醒,連端著水碗跑過去,恭敬地遞過去。 “希望你,別讓我失望!”滕青山看了日雷穆一眼,接過水碗,仰頭,一干而盡。 隨后一扔—— “啪!”水碗砸的碎裂開來,碎裂聲好似敲在人心上,那已經嚇得不敢吭聲的萬天揚更是全身一個激靈。 “小,我們走。”滕青山和李一道,無視周圍一群人,直接朝樓閣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