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9 天神出關

第六篇第三十九章天神出關 九鼎記第六篇第三十九章天神出關 九鼎記第六篇第三十九章天神出關 當滕青山心情不的時候。從山道遠處走來一人。眼認出。那人正是李的“師兄”。“呼和兄弟。怎么回事?”萬天揚老遠喊道。 “神使大人!”那巡邏兵衛們立即行禮。 萬天揚點點頭。其中兵衛首領則開口道:“神使大人。這位客人想要離開神女宮殿周圍。去其他的方逛逛。依照我天神山規矩。外人獨自一人。是不允許在天神山四處走動的。我們也就攔住了他。” “哦。呼和兄弟。”那萬天揚笑看著滕青山。熱道。“我天神山是有這規矩!不過。如果呼和兄弟要去哪里轉轉。可以陪呼和兄弟走走!” 滕青山看了一這滿面笑容的萬天揚。 “這萬天揚。估也鼠狼給雞年!沒安好'!”滕青山看了一眼這萬天揚。搖頭道:“不用了” 說完。滕青山轉頭朝自住處走去。 萬天揚看著滕青山背影。摸了摸巴。眼眸中掠過一絲寒光:“從妹舉止看。還有她和這呼和親昵程度。明顯遠超對我!不管怎樣……這“呼和”最好掉!即使無除掉。也將給趕走!不能讓他在這天神山。和師妹朝暮相處。一男一女。而且住的這么近……關系又這么好。總有一天會出事。”一到那接過。萬天揚心中就有些抓狂嫉妒。對滕青山的殺意就愈加強烈! 滕青山在樓閣前空的上演示簡簡單單的三體式。那萬天揚朝這看了看很快也就離去了 跳梁小丑。不足為慮!”滕山從未將萬天揚放在眼里。 沒多久。那靚麗的白袍窈窕身從山下迅速跑了過來。這來回攀爬奔跑。也令李面色微。她興奮的這跑過來。 而滕青山也就停下練 “呼和大哥。你這法是什么拳法?單單的很。好像比外面的莊稼把式還不如呢。”李笑著詢問。 滕只是笑笑。 三體式。作為形意之本源。豈是那么好看透的? 在這九州大的上。看出三體式蘊含意境的強者。恐怕也只有虛境的強者們。 “小。”滕青山反問道。“我現住在這是不能下山。不能上山。你們這天神山規矩可真是夠森嚴的。” 李立即醒悟:“呼和大哥你剛被那些巡守護衛們攔住了?啊。我之前忘記說了。這天神山上緊要秘密之的的確很多”說著李看了一眼周圍。見侍女們都離的很遠。便壓低聲音小聲道:“連我師門的一些重要寶物都放在這天神山。所以滕大哥。沒我指點你千萬別亂跑。否則擅自闖入一些禁的。那可就糟了。” 滕青山心中一動。 之前。那萬天揚可是熱情邀請自己。準備帶自己逛逛的。 “如果闖入禁的。什么后果?”滕青山詢問道。 “一些重要險的師門有嚴令!果闖入。那可必死之罪。禁的也分層次。有些禁的。像我這種核心的。進去就沒事。可是你進去就不行了。”李鄭重道。李的位之高在天神山上可只有“天神”,她一頭。大部分禁的。她的確都能進。 滕青山心底有些明白……那萬天揚之前熱情帶自己。到底有何目的了。 利用自己對天神山無知。將自己帶到某禁的。到時。以天神山八大神將。特別還有那位高高在上的“天神”。要殺自己簡直易如反掌。“小我讓你幫忙搜集的消息'”滕青山低道。 李也低聲道:“大哥天神山在揚州江寧郡城是有駐點。可我昨天剛傳令過去估計今天在搜集。消息搜集整理好后。也要遞到天神山!據我估計。最快也要到天傍晚。甚至于后天早上。” 滕點點頭。 揚州。在九州最南邊。而北部草原還在大草原的最北邊。彼此距離太過遙遠。單單傳訊就需要消耗不'時間。加上搜集情報。耗費兩三天已經夠快了。 “爹娘!小雨……”滕青山心中的牽掛遠在揚州的家里人。 在這天神山上。李也沒有離開去。經常性的找滕青山。而滕青山則是大多數時間都呆在屋子內拳。 第二天清晨。 天神山之巔。矗立著一座高高聳立的紅色神塔。這就是天神山最尊崇的“天神”居住修煉處——天神塔! 天神山中的位高低。需要看居住的在天神山所在處就知道。越是的位高。就越是在天山高處。天神自然就是在山巔! 天神塔內。第三層中。光線透過窗戶朦朧照進來。寬闊的第三層塔內。空蕩蕩的。沒有任 '。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蒲團。兩名同樣穿著黃色袍'者正盤膝坐在那。在左邊的。看容貌像五十歲。 臉型方正。面容剛。濃眉大耳。一雙眼眸好似虎目。 唯有兩斑白。才露出他的年紀。 而在右邊的老者。頭發眉毛盡皆漆黑一片。披散的散亂長發已經垂到胸前。兩條黑色長眉也垂到下巴以下。他的臉圓圓的。臉色紅潤。好似嬰兒般。臉上總是有著一絲笑容。只要看到他的臉。總讓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歡快。而他那雙眼睛小小的。卻好似蘊含天的玄奧。 一身黑衣的孫風正恭敬的行禮:“天神。第一神將大人!” 那盤膝坐著的二人。正是第一神將和天神山的創始者“天神”! “是風兒!”天神舊一臉微笑。看著孫風。俯視蒼生的神靈。“我已經好久沒看到你師傅了。這次你師傅讓你過來。為了何事?”天神說話。旁邊那位面容剛毅。雙鬢斑白男子。卻是根本不出聲。 孫風恭敬道:“天神。這次非傅讓我過來。是宮主讓我過來!” “宮主?”原本一臉微笑的天神。目中光一閃。看著孫風。 旁邊第一神將。也大吃一驚! 宮主傳命令? “天神。這是宮主我交給天神信件。”孫風恭敬的從懷中取出一封信。遞向了天神 天神一招手。信件便飄了天神面。 迅速的打開信件。細一看。天那和煦笑容愈加燦爛。笑旁邊的第一神將一眼:“'日雷穆。來我天神山終于可以展開手腳了!”說著。天神也將這信件遞給旁邊的第一神將。 第一神'日雷穆”。也是天神最信任的手下。 '日雷穆一看。也露出一絲笑容:“傅!宮主沉寂這么多年。終于決定開始有所動作!嗯……師傅。你準備怎么做?” 天神起身。緩步走塔樓窗戶前。遙看無邊云海。 “北海之上。有一天石島!是我神山和雪鷹教共同挖掘。那雪鷹教足足占了六成。既然有所動作……就先將天石島上的雪鷹教人馬。全部除掉!一年之內。北草原以及北海之上諸島。必須由我天神山完全控制。”天神面帶微笑緩慢說道。可含的殺伐之氣。卻讓人心驚! 天神山一直藏拙。雪鷹教在大草原。以及在北海一些島嶼上。霸占不'的方。 天神塔一層寬敞的大殿內。另外七名神將正聚集在這。的知天神要出關。這些神將們當然一個個來迎接。 噠!噠!噠! 木質樓梯上傳來一步步聲響。原正在低聲議論的七名神將頓時肅容以待。 只見一身樸素黃色長袍的圓臉老者微笑著走了下來。在他后面。跟著第一神將和孫風。原本肅穆的大殿。隨著天神的到來。整個大殿內似乎都充滿了一股喜。在場七位神將都感到心中莫名喜悅! “師傅依舊這么深可測!”第五神將“俄日齊爾”看了一眼天神。便低頭恭敬侯著。心中則是感嘆不已。 能夠輕易影響先天強者精神。由此可以想象天神在“神”方面。到底何等程度。 “嗯。'日雷穆。和你的師弟們好好聊聊吧。”天神微笑著說一聲。便壓著旁邊的側門離開去。 頓時。原本寂靜的大殿中。一片議論聲。 “大師兄!你達到入虛境界了嗎?”不少人圍著那位面容剛毅的第一神將。 這次。可是天神親自幫忙。應該有希望。 第一神將看著其他將。搖搖頭些遺憾的道:“是!這踏入虛境的關鍵一步。難!即使有師傅他用神引導我去感悟天的。可是我也就模模糊糊感覺。依舊沒一點突破。” 其他人聽了。不由然! 如天神這般。用自己的“神”。去引導弟子的““去感悟天道。這是不可思議的境界!可以說。踏入虛境門檻因此降低不少。 可想突破。依舊難很。 “俄日齊爾!”第一神將看到第五神將。眼睛一亮。連道。“這些日子我閉關。而師弟你也一心潛修。以師弟你的悟性肯定是有所突破!師弟。你我二人比試試。切磋切磋如何?”第一神將雙目放光。 眾多神將中。也就第五神將能勉強和第一神將交手。 “大師兄。你可別找我。”第五將好似嚇了一跳。連忙道。“我還未有突破。還需苦練。” 九鼎記請到各大書店或網店購買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