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7 天神山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六篇第三十七章天神山九鼎記 茫草原上。 李正在那雄性烈風神雕面前,口中也發出一連竄悅耳的聲音。那頭烈風神雕看了看滕青山,李在旁邊又連著勸說。終于,那頭黑色烈風神雕那碩大頭顱點了點。李興奮轉頭看向滕青山:“滕大哥,大黑已經答應了,來吧,你坐在它背上。” “這烈風神雕還真的聽你話。”滕青山驚訝地走過來,隨后一躍而起,落在那烈風神雕背上。 烈風神雕背上的羽毛非常堅硬,好似鋼鐵利箭。 “吼”旁邊的紅瞳雪獅獸不滿地吼了一聲。 “這雪獅獸還很不高興啊。”滕青山笑呵呵道。 “別管它。”李當即發出一聲悅耳的叫聲,頓時,一黑一白,兩頭烈風神雕都騰空而起,展翅飛翔起來。巨大的翅膀,只需要輕輕一扇,便能產生驚人的速度。坐在神雕背上,剛好是神雕頸部背后凹陷一塊區域,坐在上面,面對的勁風并不算強。 低頭朝下方一看,一個個氈帳好似白色小點,點綴在草原大地上。 呼!呼! 兩頭烈風神雕,迅速破空而去。 天神山。高高聳立。欲要刺破蒼穹。 在山腳下。數不清地草原人民們正趴在草地上。朝著天神山朝拜。 “偉大地天神。希望我流巖部落子民們。都能平安度過這一年。希望我流巖部落地少年們。能出現一個真正厲害地勇士。得以進入天神山。服侍天神。”一名駝背老太婆正趴在草地上。嘴里還不斷說著。 周圍。像她這樣地人很多。 “看。是神雕!”忽然有人喊道。 不少朝拜的人們都抬頭看去,只見一頭黑色神雕和一頭白色神雕,從高空中直接飛入了天神山上部。經常朝拜地人已經不止一次發現黑白兩色神雕,回到這天神山了。 天神山上。 兩頭烈風神雕盤旋著,緩緩降落到一座宮殿前方空地上,在這宮殿的走廊臺階上,站著一排排盡皆穿著綠色皮袍的侍女,當她們看到兩頭烈風神雕降落后,在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婦人帶領下,同時行禮。 “殿下!”這一群侍女們恭敬道。 “挺有氣勢的。”滕青山贊道,同時跳下神雕背部。 此刻已經帶著紗巾蒙面的李也跳下了神雕背部,同時也發出悅耳地鳥類叫聲,同時親昵地抱了抱那白色烈風神雕的腦袋,那烈風神雕也和李親昵地摩擦著臉部,最后這雌性烈風神雕一聲低鳴,那雄性烈風神雕立即附和著。 呼!呼! 兩頭烈風神雕直接展翅飛離了開去。 就在這時候—— “師妹!師妹!”一道喊聲在不遠處響起。 李也朝喊聲方向看去,只見一身黑衣的孫風笑著跑了過來:“師妹回來地倒是快,剛剛第五神將才回天神山……師妹就帶著呼和來到這了。”滕青山見到來人,看清對方容貌,不由大吃一驚。 “竟然是他?孫風?他不是商人嗎?”滕青山終于意識到,自己上次被騙了,或許就跟這孫風有關。 孫風仔細看了一眼滕青山,而后又注意了一眼滕青山背上的包裹。 “師妹,這位就是呼和?”孫風道。 “孫師兄!”李淡笑著點頭,“這位是我的朋友‘呼和’,不過我現在沒時間陪你……我得安排一下呼和他暫時的住處。” 孫風仔細看了看滕青山,嘴角泛起一絲古怪笑意:“也好,我先回去了……” 目送著孫風離去,滕青山心中有了一絲陰霾! 上一次自己在鄔城竟然被人發現蹤跡,滕青山就一直不明白……對方是怎么發現自己身份。可是此刻發現這孫風,這不由令滕青山心中有了諸多想法:“上次偽裝吃成商人,這孫風都沒易容。估計,這孫風也是小角色!不過,上次我身份暴露,應該跟小的師門有關!” 滕青山自然有了如此推理。 “呼和。”李看向滕青山,“這座宮殿就是我的住處……至于你,暫時就住在那!”李指向在不遠處的一座樓閣。 滕青山笑著點頭:“行。” 宮殿乃是神女宮殿,讓一個男人住進去,恐怕會迅速傳遍開天神山。這對李也不好。 “我帶你去。”李在前面帶路。 “公孫大娘,你安排幾個人,將那座客舍清掃整理一下。”李吩咐道。 “是。”在宮殿門口為首的那名美婦人恭敬道,當即招呼了六名侍女迅速地朝不遠處那座樓閣跑去。 李這才低聲道:“滕大哥,遠處人多,我就喊你‘呼和’了……嗯,關于情報消息。我會馬上去安排的。” “謝了。 ”滕青山笑道。 李臉上浮現一絲紅暈,笑道:“我做地這些都是應該的,不必說謝。” 當即李和滕青山一同前往那座樓閣。 而片刻,而一名穿著黑袍地精瘦男子來到了神女宮殿前。 “神使大人 些侍女們恭敬行禮。 “嗯,神女回來了嗎?”這黑袍精瘦男人淡漠道。 “回來不久,不過殿下她現在正和她的朋友,去了旁邊地客舍。”侍女中為首的一人說道。 “朋友?”這黑袍精瘦男子眉頭一皺,“什么朋友?” “不清楚,似乎是叫‘呼和’。”這侍女回答道。黑袍精瘦男子盯著這侍女,低喝道:“那個‘呼和’,是怎么來到天神山地?”如果呼和是自己獨自一人過來,情況還好。如果是神女親自帶來,就有些麻煩了。 “殿下和那呼和,分別乘著烈風神雕,來到天神山地。”那侍女說道。 黑袍精瘦男子聽的臉色一沉,眼眸中有著一絲煞氣! 就在這時候—— 紫衣蒙面的李,帶領著身后一群侍女,正朝宮殿走來。 黑袍精瘦男子遙遙看到后,仿佛變臉一樣,立即微笑著朝李走過去,老遠便喊道:“師妹!我還以為你會在外面多呆幾天,剛才聽人說,烈風神雕回來了。我就猜到,師妹你已經回來了。” “萬師兄。”李微笑道,“你沒去馴養妖獸?” “在天神山上馴養,也是一樣。”黑袍精瘦男子微笑道,“對了,今天晚上我們一同吃個晚飯吧。” 李略微沉吟,隨即點頭道:“也好,孫師兄來天神山有些日子了,我一直在外,很少碰到他。這樣吧……今天晚上,我們請孫師兄,還有萬師兄你,一同吃個晚飯。就在我這吧。” “孫風?”黑袍精瘦男子略一遲,隨即展顏笑道,“也好,那我不打擾了!” 李便帶著一大群侍女,回了自己宮殿。 黑袍精瘦男子沿著山道一步步走。 “呼和?哪冒出來的人物?”黑袍精瘦男子陰冷地好似毒蛇般地目光,掃了一眼那座樓閣,冷笑一聲,“除了師傅他老人家外,如今只有我和師妹二人懂得獸語,我和師妹成親,那才是最好的!師傅他們肯定也贊同……至于孫風那個蠢材,做夢去吧。 至于呼和?更是不值一提!” 黑袍精瘦男子很快便離去。 滕青山正在樓閣二樓走廊上,遙看著周圍。 經常能看到一支支精兵隊伍沿著山道走過。 “這天神山,的確是高手如云!”滕青山觀察了片刻,便不由贊嘆一聲。 “嗯?”滕青山忽然瞥見,一道黑衣人影走到了神女宮殿前,隨后便進入宮殿內。 “是孫風!”滕青山一眼辨別清楚對方,“他去小的宮殿干什么?” 神女宮殿內。 李正坐在書桌前,手持著毛筆寫著一個個大字!當年她未曾遭劫難的時候,家境富裕,她從小就是飽讀詩書。而現在修煉內勁、辨法后。一旦心境慌亂,她就會寫大字來練心!來平靜心境! 靜!靜!靜! 一個個大字,李忽然停筆。 “師妹在練字呢?”外面響起一道聲音。 “孫師兄,進來吧。”李拿起旁邊一張空白紙張,擋住自己寫的字跡。 而那孫風這時候也笑著走了進來,看了一眼李:“師妹倒是有閑情逸致,竟然在練字。” “孫師兄,有什么事情說吧。”李轉身看向她。 孫風微微一笑:“據我所知,師妹你過去都是在九州大地。來到這天神山也才數月!而那呼和應該就是傳說中地惡魔‘阿拉達’,他卻是從中部草原一路來到我們這。按理說,師妹應該不認識這‘呼和’吧。” “孫師兄,你在說什么?”李臉色一沉。 “而據我所知,滕青山對師妹你似乎有大恩吧。”孫風又道。 李眼睛瞇起,冷視了一眼孫風:“怎么提到滕大哥了?”李和滕青山的事情,在師門核心內知道的人不少。 “不是,我只是在想……這呼和按理,你不認識。可是你卻阻攔住第五神將,不允許第五神將對他動手。而且,還讓他來到天神山。我看,這呼和應該就是‘滕青山’吧。”孫風輕笑道,“還有他身上包裹……最重要地是,我發現,你命令人去搜集滕家莊、歸元宗等詳細消息吧。” 孫風盯著李! 李輕笑一聲,目含煞氣。 “孫師兄!你不認為,你管的太寬了嗎?”李輕笑道,“我現在就明確告訴你,對,呼和就是滕青山!怎么……你想告密?哈哈……師伯他們對滕青山是有好感的。” 李隨即臉色一沉,宛如冰霜覆蓋。 “孫師兄,我提醒你一聲!” 李目光好似利劍,冷視孫風,“如果你再自作聰明讓滕大哥深陷險境……我李發誓,必將百倍報復在你身上!” 孫風聽得一怔,隨即摸著鼻子笑笑:“別生氣,我也就問問,也就問問。”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