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5 真實身份

大中小 按→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三十五章真實身份 九鼎記第六篇第三十五章真實身份 無論是容貌。還是那眼神。那氣質都那么的像!和前世自己的摯愛“小貓”一模一樣。如果說當年救下的李。和少女時代的“小貓”容貌一樣。那眼前女子。跟成年后的小貓都近乎一模一樣! 最重是氣質! 小貓和滕青山一樣。是經歷了地獄般的殺手磨練。在生死間戰斗。那個柔弱少女“李”沒有小貓的氣質。可是……前的女子卻跟小貓的氣質很像。 氣質中同樣有著一股冰冷。 “你是。小?”青山有些驚疑不敢確定地道。 揭開面紗的女子聽到滕青這話。臉上頓時露出驚喜之色:“哥。真是你!”這紫女子正是當年被滕青山救下的李!剛才她看到滕青山手中那桿輪回槍。她就有些懷疑眼前人身份。 且因為是在大草上。滕青山不認為有誰能認識自己。再者。大草原已經不屬于九州大地勢力范圍。也沒人追捕他。加上滕青山實力已經提高了一大截。使有先天金丹強者想對付自己滕青山也不怕! 而且。半年時間。在草原一苦修。以天地為床。自然就有些邋遢了。 衣服爛了。胡子也長出來了。這面容化妝。并非說化妝一次就能維持一年半載。時間長。畫的妝都近乎沒了。 其實如果是親人來。絕對能一眼認出此時的滕青山。 不過……如果不是熟人還是認。畢竟滕青山體格改變。二來草原上半年地邋遢生活。皮膚變地黝黑。又臟兮兮的。又是一臉胡子。誰能輕易認出? 可是——一直記掛著滕青山的李。滕青山容貌她記的清清楚楚。 從滕青山此刻大胡子的容貌中。她就依稀辨別出。當年那個清秀青年模樣的滕青山!又加那一桿輪回槍。 所以。她解開面紗! 如果是別人。看到的容貌最多是看到一個陌生的漂亮女子罷了。可是。如果真是滕青山。就該認出她。 “你能認出我?”滕青山驚訝一看自己身體摸了摸臉上胡子。如此的自己也被認忽然看到中輪回槍。笑道。“小。原來是這輪回槍泄露出我的份。” 滕青山笑著揭開身上包裹。打開箱子。將輪回槍卸開又放進箱子內。 “滕大哥。那里面的就是開山神斧?”李驚訝看了箱子里面地斧頭一眼。 “對。”滕青山又將包裹扎好背在身上。 李眼神中有著一笑意:“滕哥。其實你不需要將輪回槍藏起來的……在大草原上可不會有人追殺你。就是有人道你是滕青山也沒事的。” “讓人知道總是。”滕青山笑道。 這個小姑娘知道己身份。滕青山倒是不在意。當初第一次見到小滕青山就對這小比較關心……或許是因為和前世妻子容貌一一樣。令滕青山如此吧。 不過不管怎么樣。滕青山必須承認……面對小自己心中地確只有好 “這大半年。小成了內勁強者加上去年她十三剛好是長身體好階段。內勁渾厚能量充足。身體也就長快。現在比去年可高了小半頭了。”滕青山暗嘆。就在這時候—— “吼~~旁邊傳來一陣吼聲。 滕青山轉過頭去。只見那頭好似一座小山的紅瞳雪獅獸正死死盯著滕青山。 “嘖嘖。怎么。見我收起輪回槍。想動手了?”滕青山笑看著眼前的紅瞳雪獅獸如果不是看在小臉上。今天。我就把你給收拾了!”滕青山一握拳頭。 都有流光閃爍。 “吼~~吼~~”李對著這紅瞳雪獅獸也喊了幾聲。 紅瞳雪獅獸這才沒吭聲。 故意裝作要和我血拼。可突然又逃跑!”滕青山笑看那紅瞳雪獅獸。“我現在才明白。它是故意拖延時間。讓你帶幫手。來救它的。” 李看了看紅瞳雪獅獸:“紅瞳。太野性。不太聽話。不像大黑和大白。那么聽話。” “大黑。大白?”滕青山笑了。“你起名字的能力很強。” 李聽了。不由臉有些紅:“滕哥別取笑我” 看著紅臉的李。滕青山似乎看到當年那個和自溫存時撒嬌的小貓。心內自然誕生一絲柔情。 “滕大哥?”李見滕青山眼不對。 時代的小貓。可現在……近乎是活生生地小貓在面前惹滕青山不由自主勾起心靈最深處經被掩埋的情感。 “小。你怎么收服了這三頭獸?”滕青山連移話題。 面對小。滕青山只能在心中告自己:“她是小。不是小貓。” 李鼻子一皺。笑道:“當然不能是我收服的我這點實力。被他們一爪子就撕裂成碎片了。其實說起來……怎么說。” “從頭說!”滕青山對這成為孤兒的李。還是很關心地。 李點點頭。乖 當年滕大哥你去蠻荒。而我在城內的時候。碰到傅!,地師傅還說我是武奇才呢。她給我喝了一杯“雪蓮之水”。我經脈近乎全部打通。還有了渾厚的內勁。” “雪蓮之水?”滕青山并未聽說過。有這樣的天才地寶。當初他還以為是“玉精之髓”。 李繼續道:“后師傅她帶抓住了所有殺我家地賊人那些賊人……”李咬目露狠色。“我親手將他們全殺了!” 滕青山驚異看了一李。 殺人? 說來輕松可是如果沒殺過人地。第一次殺人會很難。而李一個柔姑娘過去肯定沒殺過人。而第一次就要殺死一賊人。恐怕有些人甚至于會心態大變! “小。不害怕?滕青山詢問道。 “有點。當時很害怕。覺都睡不好。”李隨即搖頭。“不過早想通了他們都是該死人!當然該殺!” 青山暗自嘆息。一小姑娘年'時全家被殺。之后一個人親手殺光一個個無法反抗地兇手。這種經歷對人心靈的震和影響絕對不比殺手地獄般地訓練差多少。 難怪如今的李。質也變的有些冰冷。 氣質。來飄渺。實際上跟人的經歷閱歷心性等有關! 滕青山和李。一坐在草地上。三頭先天金丹級別妖獸都呆在一旁。特別是那紅瞳雪獅獸。時而狠狠看一眼滕青山。 “和師傅回去后。我便認真修煉法!” 滕青山也注意到。李紫色裘衣腰間。扎著腰帶上也圈著青綠色的長鞭。 忽然滕青山醒悟—— 男人看女人腰部好像很失禮。即抬頭。 李臉依舊微紅著。說著:“不過。滕大哥你出事后消息傳的天下都知道。我也很擔心。”李看向滕青山。滕青山聽到這話。不由一笑至少這小妮子將自己忘到溝里去。 李無奈道:“我幫滕大哥你。可是。我根本知道滕大哥在哪。這時候我見了我師伯。師伯他說……滕大哥你的易容之術極高。沒人能找到你。我當時也信了師伯在那。我在修煉鞭法之余也跟師伯學起了“獸語。” “獸語?” 滕青山疑惑看著李。“你師伯。是獸王“烏侯”?” “對。他是我師伯”李點頭道。 滕青山心中頓時掀起了滔天巨浪。傳說中那獸王“侯”可是沒有師可是……烏侯竟然有師妹!怎么可能沒師承? 李露出一絲笑容。聲道:“師伯他當然有師傅!就是我地師祖啊。這可是大秘密。絕對不能外傳呢。滕大哥……你可千萬別外傳。如果讓別人知道。我就慘了。” 滕點點頭。 “我當時和師伯學“獸語”。這學獸語是需要天賦的。許多人一輩子都不懂。可是……學的很快。短短一月。就學會了雕類地獸語!師伯非常驚喜地夸我。說是他見過最有天賦學獸語的。”李露出一絲笑容。 “師伯他只有一個子!因為學獸語。對別人而言似乎真的非常難。師伯他一百多歲了。就一個弟子。也就是我那個萬師兄。” “不過。我學了兩個月。獸語就比他好的多了。他都學了十幾年了。”李自信道。 “之后。我聽師伯的吩咐。從九州來到了這北部草原。我的事情。一是照顧好這三頭先天金丹級別妖獸。第二。是想辦法馴化出一個妖獸族群。讓它們聽懂人話!”李說道。“就像雪鷹教。就像射神山。畢竟一個宗派不可能每一個高手都懂獸語。所以。只有化出妖獸來。讓它們懂人類語言。這樣。宗派內高手就能輕易駕馭它們。” “可是。讓他們聽懂人話。很難。連師伯都做不到……不過。師伯說我是天賦的。比他還強。 ”李一笑。“所以。我就悠1地呆在大草原了。” 滕青山震驚不已。 讓妖獸聽懂人話?這可比學會獸難上百倍。 “有人!”滕青山六識靈敏。轉頭朝西方看去。 在浩蕩的茫茫大草上只見一模糊血紅色影子從遠處迅速沖來。 “血龍馬“赤風獸”?”滕青山,頭一皺。“律律~~”赤風獸高高揚起馬蹄。停下來。滕青山朝赤風獸背上看去。那高高坐在馬上的短發微胖男子。一身紫袍。戴著金色面具。清冷的目光正落在滕青山身上。審視著滕青山! 謝謝書友對天地文學的支持和厚愛。看小說,每天都來天地文學,體驗至尊享受,感悟生活真諦,詮釋別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