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0 就是他

九鼎記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三十章就是他! 整座雪山在滕青山最強的連綿怒面前。似乎也顫抖了。 轟隆隆~~~ 紅瞳雪獅獸抬起那碩大的腦袋。紅色瞳孔看著上方崩塌的積雪。不由悲的低吼一聲:“~~”它是真的怒了。在它看來。 作為高貴的紅瞳雪獅獸都后退認了。人類為何還窮追不舍? “轟隆隆~~~整座雪山崩塌的積雪仿佛咆哮的浪潮席卷住紅瞳雪獅獸。紅瞳雪獅獸龐大的體積。在無盡積雪崩塌下。也顯的渺小。 積雪朝下滾落。瞳雪獅獸的爪子在傾塌的積雪面前。也沒任何用處。 山腳下。 滕青山觀著這一。卻疑惑皺起眉頭:“不對啊。那紅瞳雪獅獸在現積雪崩塌一瞬間。應該躍起才對。以紅瞳雪獅獸的身體。躍起二三十丈高并非難事。一下就躍起。這樣。也能朝上逃的。” 滕青山本來也準備飛躍追的。 這種飛躍著去追。青山是有信心上的。 可他沒想到。紅瞳雪獅獸竟然和雪一同朝下滾落:“難道?這紅瞳雪獸被我的輪回槍。重創了?已經不行了?不對如果快不行了。它之前就不能跑這么快。” “不能大意。一大意。死的不是它。是我了。”滕青山猛的一躍就是二十余丈高。 呼。呼。呼。 宛如人形螞蚱。一次落到積雪中就再度躍起。不斷朝上方沖去。 洶涌滾落的積當。龐大的紅雪獅獸也蜷縮起來。好似一只小貓。它的一只前爪終于抓住了插在腰部的那根輪回槍。正常奔逃姿態。它是拔不出輪回槍的。 而倒下蜷縮姿態用前爪卻是可以。 “噗哧。”輪回槍終于被拔出。 “吼~~”紅瞳雪獅獸興奮的出一聲聲。一雙邪惡的紅色眼睛此刻也有著喜悅之色。老天啊。這玩意插在腰胯上可是跑一步疼一步啊。總算解脫了。 可緊接著。紅瞳雪獅獸瞳孔便是一縮—— 只見滾落積雪上空。一人影跳躍的極高。正朝他俯沖而來。見到這可惡人類時。心情極好的紅瞳雪獅獸頓時愈加憤怒——這個人類怎么就這么陰魂不散呢? “吼~~~紅瞳雪獅獸猛的躍起。 一人一妖獸在滾落積雪上空遭遇了。滕青山雙手同時握著開山神斧的斧柄雙臂的棉袍子都撐的鼓起。開山神斧高高舉起。那斧刃在白雪映照下反射出冷的寒芒。 “嗬~~滕青山目光肆意張狂。 雙手之力。合力劈下。 “吼吼~~紅瞳雪獅獸的兩只巨大前爪。同時揮舞著。欲滕青山撕裂成碎片。 “轟。” 滕青山雙手中的開山神斧劈在紅瞳雪獅獸的利爪上。 的產生波紋狀的沖擊波。 “轟隆隆~~”周圍積雪被沖擊的拋飛開去露出一片空的。滕青山和那紅瞳雪獅獸也是崩飛開去。摔向下方。滕青山目光卻是突然鎖定下方滾落積雪中。一根滾落的銀色長槍。 輪回槍。 “槍可不能丟了。”滕青山一落下。便朝輪回槍撲去。如果現在不拿輪回槍。一旦積雪覆蓋。漫漫雪山。誰知道輪回槍到底被壓在哪? 當滕青山去拿輪回的時候。紅雪獅獸也轉頭看過來。 “吼~~”紅瞳雪獅獸見人類沒追來。即興奮的飛速逃跑。其實它也有些后悔——如知道這人類么看重根兵器。恐怕它剛才就會故意扔的遠遠的了。興奮中的紅瞳雪獅獸數次跳躍。便出了雪山崩區域。隨后飛速奔跑。很快來到雪部。 “總算拿到手了。”滕青山依舊是左手開山神斧。右手輪回槍。 “你也想逃?”滕青山飛速朝山頂追去。一開始兩次跳躍之后僅僅是飛奔了一會兒就抵達雪山之巔。滕青山從這雪山之巔。低朝下面一看—— 在雪山下部那龐幻影正迅疾奔跑著。眼看著都下山了。下速度明顯比上山速度要快的多。 “跑的果然快。”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紅瞳雪獅獸跑下雪山。也的意仰頭看去。還肆意的吼了一聲。顯然是向那個人類示威。對于妖獸而言。只有強大的人類才能的到它們的尊重。普通的人類。在紅瞳雪獅獸眼里只是食物。 而滕青山。雪獅獸已經將其看成真正的對手。 “孽畜。還想逃?”一聲大喝從雪山之巔響起。隨即這吼聲極速下落。 紅瞳雪獅獸瞪大眼睛。眼眸中滿是驚怒之色。 只見高處一個黑點迅速的下降。那滕青山竟然從 山之巔一躍而下。之后。仿佛一塊大石頭重重摔雪山腳下。“轟”的一聲。大的都裂開。但是滕青山輕松的從里面一而出。盯著前方的紅瞳雪獅獸。 “吼~~紅瞳獸真的驚怒了。 見鬼了。 就是紅瞳雪獅獸。它也不敢從兩百多丈高的雪山之巔往下跳。 其實不奇怪。紅瞳雪獅獸如此龐大身體。力量才過百萬斤。滕青山身體要 的多。力量不相上下。很顯然單論身體力量承受能青山是遠超紅瞳雪獅獸的。 紅瞳雪獅獸。最多表層堅韌的毛皮。還有那一層厚厚肌肉占便宜。 而且。身體越重。沖擊力就越大。紅瞳雪獅獸身體太重了。它如果跳下。受到的沖擊力將比滕青山強很多。 “吼~~紅瞳雪獅獸撒開四蹄。命的就飛奔起來。滕青山一手開山神斧一手輪回槍。是在后面攆著。恐怕就是先天金丹都不敢對一頭達到巔峰的紅瞳雪獅獸這樣。 身體強大的滕青山。較類似于妖獸。 所以。對上妖獸。反而占優勢。 呼呼。 一人一妖。化 模糊的道道殘影。 “這家伙。越跑越了。”滕青眼睜睜著前紅瞳雪獅獸越跑彼此距離越遠。滕青山想加速。可是。一想要爆身量。可是腰部的一陣陣疼痛就令他頭疼。 腰部是身體中樞。 要力跑。腰是很重要的。之前山腰傷而瞳雪獅獸身體上插著輪回槍。都跑不快。現在。輪回槍被拔出來了。紅瞳雪獅獸速度自然上去了。可是滕青山速度沒上去 所以。也就追不上了。 “吼~~~”遠方。傳來一陣意興奮的聲。似乎滕青山被它扔掉。令它很是的意。 “算你好運。下次被我碰上。”滕青山只能怒哼一聲。停了下來。 仔細感受了一腰部傷勢內家修煉本就是養生。潛藏在身體深處的內家罡勁。對身體治療效果更是遠超先天真元:“這傷勢。即使是內家罡勁。估計也兩三天才能完全治療好。” “現在的選一個的靜修。” 第二天清晨。 草原滿的的青草上還有著寒霜。一陣陣風兒微微吹拂著。顯很是寧靜。 不少氈帳正在不遠處。這里正駐扎著一支小部落。一些氈帳中走出來一些居民。他們已經為早飯忙活了。 忽然。隱隱的面震動。這些居民都轉頭看向遙遠處。 在遙遠處。出現了浩浩蕩蕩騎兵部隊。 “這么多。是馬賊嗎?” “太多了。” 一個個居民甚至于都呆滯了以們數百人的小部落。如果眼前這浩浩蕩蕩的軍隊。正來對付他們的。那他們連活下的可能都沒有。 在他們注視下。那浩浩蕩蕩的軍隊從他們部落旁迅速路過。 “是狂。” “是狂風部的軍隊。這有幾千人吧。” “幾千穿著戰甲。騎著戰馬的戰士。到底誰能令狂風部派出如此強大的軍隊。” 浩浩蕩蕩的軍隊。在軍隊的前面。一名穿著金黃華貴裘衣頭上戴著的鐵帽頂端還鑲著紅寶石他的面容肅穆。遙看前方他坐下乃是一匹通體血紅色的馬。 正是三大龍馬之一的血龍馬。 血龍馬。也被稱為“赤風獸”。是整個九州大的最頂尖的戰馬。唯有黑龍馬“黑魘馬”。白龍馬“馬”能與其比擬。能騎上這種戰馬的。的位那絕對是極高的。“蒙根。”穿著華裘衣的男子開口道。 “將軍。”在其一側。正是當初圍殺滕青山的騎士領。 “這里距離那乞連部落。還有多”將軍冷漠道。 騎士領恭敬道:“將軍。這里距離乞連部落還有四五百里。我們的軍隊應該能夠在中午時候。抵達那。”軍點點頭。便不再說。騎士領在一旁更是乖巧聽話。 一路前進。 沒多久。那將軍便看著遠處連綿的雪山。贊嘆一聲:“潔白的。圣潔的雪山。這都是天神的恩賜啊。我們的感激天神。心中懷著感激。永不能忘記天神的恩德。” 那騎士領在一旁能附和。 忽然。將軍目光鎖定在不遠處一座低矮雪山上。在那雪山之巔上。正有一道人影盤膝而坐。風兒吹過。他的頭飛舞可是在山之巔。寒風中。那人影卻如磐石般。“看來他是一夜都在山巔苦修。就好似天神山上那些苦修。都是令人佩服的。”將軍贊道。 旁邊騎士也仔看去。這一看。卻令他疑惑皺眉。 因為距離足有兩百丈。即使騎士領是內勁高手。也只能勉強看到人影。士領猛的策馬飛奔。朝那雪山方靠近。 將軍臉色一變。怒喝一聲:“蒙根。” 僅僅片刻—— “將軍。”遠處的士頭。驚喜的喊道。就是他。那兇手。就是他。。。” 網站強烈推薦: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三十章就是他!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平凡文學、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九鼎記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平凡文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