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29 想逃

呼呼”那沾著血跡的毛茸茸的利爪,也掀起了如同般的勁風,令周圍空氣震蕩。(點墨站)(滕青山的拳頭和紅瞳雪獅獸那近乎一丈(兩米五)長的利爪,大小相差太大。 “蓬!” 小拳頭正面撼動利爪! 空氣爆裂,下方土地都凹陷下整整一層,草皮直接化為齏粉,而遠處周圍草地草皮更是被刮得碎裂拋飛,狂風肆虐!滕青山和紅瞳雪獅獸都因為反彈力不由連退開去! “口吐寒氣?哼!”滕青山盯著眼前的龐然大物,信心更足,“先天金丹強怕,我可不怕!” 短短一個眨眼時間,滕青山全身每一個細微處都生震顫,一絲絲罡勁穿透與筋骨、經脈、臟腑當中。將原本**的寒氣完全袪除!滕青山狀態完全恢復! “啪!”一柄黑色斧頭也被凌厲空氣波掀地翻了滾。 斧頭正是開山神斧! 原先藏住開山神斧的木箱以及包裹,被黑色寒氣直接凍成了粉末。這開山神斧當然也就掉落下來! “幸好我用先天真元保護住衣服,否則,我可就要了!”滕青山立即左手撿起開山神斧,右手持著輪回槍。 “吼”紅瞳雪獅獸輕輕低吼一聲。深深看了滕青山一眼。眼前地人類實力。完全出乎它地預計。連口吐寒氣這一絕招也奈何不了對手后。紅瞳雪獅獸堪比人類地智慧。讓它明白—— 想殺眼前地人類。很難!即使能成。它也得付出極為慘重代價。 甚至于有可能它自己也喪命。 紅瞳雪獅獸猛地掉頭。四蹄猛地踐踏在草地上。沒絲毫遲。直接化作一道幻影朝東南方向飛奔而去! 臨陣逃脫! “想逃?”一手持著開山神斧,一手持著輪回槍的滕青山,也立即速度飆升起來,化作一道殘影追了過去!論極限速度。滕青山是要比這紅瞳雪獅獸快上一絲地。 天色昏暗,寒風呼嘯。 一直膽戰心驚觀看著這一戰的部落居民們,此刻也是彼此相視,有些震驚,有些不甘,也有著劫后余生的一絲后怕。在遙遠處沒被一人一妖獸戰斗波及到的地方,還有著篝火在燃燒。 那里,是他們的部落! 然而那一股股彌漫的血腥氣,讓不少居民心中悲痛、后怕! “族人們!”這部落的族長大聲嘶吼道,“這一場災難,是妖獸怪物帶來地!不過偉大的天神已經派來他的使,去對付那妖獸怪物了。現在,親人死去地,都來我這。” 依舊有不少人遙遙看向東南方向,黑暗的天幕,呼嘯的寒風……讓遠處愈加模糊。 他們根本看不到滕青山和那頭妖獸。 “天神,一定能殺死那怪物的!”一名穿著紅色皮棉祅女孩低聲卻很堅定地說道。 一人一妖獸,速度都極為驚人! 從那部落沖出來,二人距離也就十余丈。而現在奔跑了十余里路,已然縮小到數丈距離。滕青山都能聞到這紅瞳雪獅獸身上的血腥氣,那是踐踏死大量人類染上的血跡! “吼~”憤怒的一聲咆哮。 那粗長**地尾巴,好似一道雷電神鞭猛地抽向滕青山!那毛茸茸的尾巴上還有著扭曲被壓的高壓氣刃。幾乎尾巴剛動,就抽到滕青山面前來了。 “孽畜!” 滕青山左臂宛如鋼筋糾纏的肌肉硬是墳起,此刻的滕青山宛如開天辟地的巨人,猛地揮下那開山神斧! “噗!” 紅瞳雪獅獸尾巴在抽在開山神斧斧刃的一瞬間,尾巴整體就是一陣顫動,將那股沖擊力卸去大半。可即使如此——那粗長如鋼鞭般的毛茸茸尾巴依舊有大量毛拋飛! “你逃不掉地!”滕青山猛地一聲低哼,臉色漲紅! “轟!” **力量猛地爆,僅僅一步飛蹬,大地就轟然裂開,出現了一個駭人的一條條足有水桶粗的溝壑。滕青山本人則是瞬間和紅瞳雪獅獸再拉近一段距離。 “就是這時候!”滕青山目光冷峻,身體陡然一飛沖天! 滕青山如今攻擊招數中,‘毒龍鉆’是完全利用身體力量。而‘赤虎咆’則是身體力量和先天真元結合!而現在,滕青山的內家罡勁和先天真元無法共存,不可能同時使用! 使用赤虎咆,是純身體力量加先天真元。 毒龍鉆,則是純身體力量,加內家罡勁!反而‘毒龍鉆’這一招,威力更強了!其實滕青山的各招槍法,沒有明確地誰最強。如‘土行’領悟高了,‘混元一氣’防御就最強。 “死吧!” 一飛沖天地滕青山目光如利刃,持著輪回槍的右臂力量醞釀,右臂袖子都被撐得欲要破裂,滕青山臉色陡然漲紅,一聲叱喝:“去!”手中輪回槍立即劃過一道銀色閃電! 破空! 閃電! 兩道閃電! 一道是滕青山地輪回槍,而另外一道,則是那紅瞳雪獅獸的尾巴!作為擁有人類智慧地妖獸,滕青山追趕在后面,它豈敢有一絲懈怠?特別滕青山猛地爆。更是令它小心 紅瞳雪獅獸很清楚! 如果不殺死滕青山,或不重傷滕青山,以它比滕青山還要略慢的速度,它今天怕是跑不掉。 所以—— 賭一把! 在滕青山出絕招一瞬間,自身防御肯定會差很多。 一道銀色閃電——“噗!” 輪回槍槍尖刺向紅瞳雪獅獸,艱難地刺穿皮毛,蘊**外旋勁道,帶著一股鉆拳詭異勁道地一槍,硬是刺入雪獅獸**。 一道白色閃電——“蓬!” “好快!”滕青山在施展‘毒龍鉆’時,也現那尾巴抽過來。這時候只有兩個辦法,一是放棄攻擊全力防御。二是全力攻擊,盡量防御! 粗長的尾巴在抽壓住開山神斧同時,依舊抽在滕青山腰部。滕青山感覺腰部一陣劇痛,整個人被抽地極速飛起來——超過百萬斤的**作用在數百斤地人體上。 結果就是,滕青山宛如一炮彈,被抽地狠狠斜射著,撞擊在草地上。 “轟隆隆~”大地震顫,裂開一道道溝壑,草皮碎裂翻起。 草地中有一個深洞。 “幸虧有開山神斧!”滕青山感到腰部一陣陣疼痛,“我全身力量,加上內家罡勁是超過百萬斤。可是承受力卻沒那么強!以攻對攻,還行。身體去抗——若沒開山神斧,小命怕沒了!” 之前敢賭一把,就是因為有開山神斧在體表阻擋。 “吼吼吼~~” 一聲聲凄厲痛苦地嘶吼聲,仿佛雷神在咆哮,響徹在地表上空。 “哼,我不好受。你也不好受吧!”滕青山腰部土黃色光芒不斷閃爍,內家罡勁對身體溫養治療,效果極好。然而這一次滕青山傷的太厲害,“畜生!今天就是你斃命之日!” 滕青山感覺腰部略微好受些后,一咬牙就迅速沖出去。 草原上。 那頭巨大的紅瞳雪獅獸正痛苦嘶吼,那銀色輪回槍足有過半長度完全刺入它的**。幸虧它身體龐大,皮厚肉厚。輪回槍大部分都是刺在毛皮、肌肉這一層,刺入內部的只有很短的部分。 可即使如此,紅瞳雪獅獸也受到重創。 “呼!”滕青山從地表躍出。 那紅瞳雪獅獸頓時就現了滕青山,血紅色的瞳孔一瞬間收縮——那人類,竟然還沒死!!!自己拼著重傷,抽地一尾巴。竟然沒將他抽死?就是同樣的先天金丹級別妖獸,都要重創。 其實也不奇怪! 蘊含過百萬斤爆力的身體,這幅身體絕對比玄鐵鑄造地身體要更可怕!而且剛柔并濟,豈是那么好殺的? “吼~”紅瞳雪獅獸嘶吼一聲。 他娘的,我殺不了,我躲不行嗎? 紅瞳雪獅獸忍著臀部的劇痛飛速朝東南方向奔跑,每一次四蹄奔跑,那插在腰胯位置的輪回槍就帶給它一陣陣劇痛。 “想逃?”滕青山也忍著腰部疼痛,收斂內甲罡勁,轉而運轉起《天涯行》。 天涯行運轉,對身體負荷不大。 一前一后,兩速度都比之前慢上不少。可是二距離依舊在不斷縮小。滕青山盯著紅瞳雪獅獸,怎么都不可能放棄。畢竟——自己的輪回槍,還在紅瞳雪獅獸身上! “嗤嗤~紅瞳雪獅獸的尾巴一次次想卷住輪回槍,想要將輪回槍從****! 可是,輪回槍刺入位置太別扭,紅瞳雪獅獸尾巴扭曲也是有一個范圍的,尾巴要卷住輪回槍。就好像人類想要用**舔到鼻子一樣。這是非常有難度的事! “吼~~怎么都卷不住,拔不出輪回槍,這令紅瞳雪獅獸一邊跑,一邊憤怒地嘶吼。 它只能靠身體肌肉慢慢的蠕動,將輪回槍朝外慢慢擠!可這樣,太慢!受的痛苦也太大! 一人一妖獸,十個呼吸功夫,就追逐到了一座雪山面前。 “呼!”紅瞳雪獅獸直接躍上雪山,踩在雪地上,它顯得很輕松靈活。好似貓兒般,在雪山上奔跑,這紅瞳雪獅獸速度竟然一點不比在草地上慢。 滕青山臉色一變。 “不好!這紅瞳雪獅獸就是生存于冰寒之地,雪地上奔跑,竟然和草地上跑,同樣迅疾!在雪地上,我可追不上!”滕青山眼看著二距離越來越遠,而自己的輪回槍,還插在紅瞳雪獅獸腰部。 輪回槍就這么被帶走? “雪山,雪山……”滕青山忽然靈光一閃,猛地張開嘴巴,一吸氣!周圍氣流都涌入滕青山**。 胸口仿佛風箱一般鼓起! 內家罡勁也在體表閃爍,滕青山合起嘴巴,一蓄力,隨后張開嘴巴—— “吼~” 仿佛天雷般可怕的吼聲,不斷地在天地間回蕩。“轟隆隆~”強烈震動下,整個雪山表層的積雪都震動起來,而后那雪山之巔,積雪更是轟然震塌朝下滾落下來。 一時間,雪山崩塌,好似天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