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7 混元一氣

九鼎記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二十七章混元一氣 滕青山聽的眉頭一皺。殺死一半左右的男人?侮辱女人?這對一個部落而言。的確是可怕災難。不過因為有天神山的命令。沒人敢殺孩子。部落至少不會完全被滅族。 所以。這北部草原一代代的孩子們。反而會拼命練內勁練刀法。 “呼和大人。”查布愧疚道。“剛才我們撇清關系。是因為。膽敢違抗狂風部的話。狂風部就會殺我們部落所有年人。到時候。他們會將孩子們走。然后販賣一個個部落。去當奴隸。” 滕青山聽的。暗自息。天神山允許殺孩子。卻沒說。不能抓去販賣當奴隸。在大草原上走這么久。滕青山知道—— 在草原中。一些部落的大人物。家里都是有奴隸的。那些奴隸生下的孩子。也將會是奴隸。一代代無出頭之日。 所以—— 膽敢違抗狂部。后果。的確可以被稱為滅族。 “呼和大人。趕快走。”查布連道。“那些逃的人也知道你是外的人。他們也是會按規則做事。不會遷怒于我們。可是你——膽敢違抗狂風部的。狂風部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呼和大人。你快走。” 滕青山目光掃向周圍一群部落族人:“查布兄弟。你不必擔心我。剛才我聽你們說的。暫且免受劫難。恐怕那狂風部的人。還會來收銀子吧。” 頓時。在滕青山周圍的斯蘭查布族長三人臉都出現一絲悲色。 處于草原的底端。 人口不足一千的小部落。單單靠當手段賺到足夠的銀子幾乎不可能。只能靠搶掠。搶掠其他弱小的部落。 滕青山忽然感到有拽住己褲子低看去。是眼中滿是淚水的小吉蘭。 “呼和大叔。你能幫幫我們嗎?”小吉巴的看著滕青山。淚水在打轉。 滕青山心中一動:“我很快就要乘船前往遙遠的海大陸。北海大陸和九州大的相距十余萬里。并無來往。那北海大陸用的貨幣。都不一定是金銀。就算是金銀當貨幣。也不會承認銀票金票。” 這銀票金票。是可以在銀號銀莊中兌換。 可是如果拿到北海大陸去。銀票金票。就是一張廢紙。 “算了。我帶著也沒用。幫他們一把。”滕青山做出決定。 看了一眼遠處大量敬畏看著自己乞連部落族人。滕青山便對斯蘭查布族長三人道:“你們三個跟我來。”說著滕青山走向最近的一座氈帳。斯蘭查布族長三人疑惑相視一眼。也同樣跟隨著一起過去。 乞連部落其他族人'看到滕青山和族長等人朝不遠處一座氈帳走去。都有些疑惑。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呼和大人。和族長他們。有什么事呢?” 查布的弟弟。嗤笑一聲。頓時周圍不'族人都瞪著這青年一個個樣子都準備動手。 這青年嚇的一跳連訕笑道:“我。我是為了呼和大人好。我是擔心他。呼和大人那可是對我們有大恩。我怎么會對他不敬呢?” 那些族人們都清楚查布的弟弟是什么貨色。 氈帳內。 查布斯蘭和那老族長都看著滕山。滕青山看了三人一眼:“一就要收取兩千四百兩銀子。你'乞連部落怎么的起?” 說著。滕青山從懷里取出一疊銀票。查布三人都驚愕看那一疊銀票。作為部落內高層人物。他們三個也都是見過銀票的。銀票。那是來遙遠的富饒的九州大的的。 當在上也是通用的。 “這里有一百兩面值的有一千的。一共一萬一千兩左右。”滕青山隨意朝氈帳內的桌上一放你們用來交給狂風部。也就夠你們四五年的。就我和你們乞連部落相識一場。” “一萬一千兩?”查布三人眼眸中有著狂喜之色。 “謝呼和大人。” 那老族長第一個就跪下查布斯蘭二人也感激的連要跪下。 滕青山卻是連將三人攔住。 “感謝我。”滕青山淡笑道 “呼和大人。你是救了我們部落人的命啊。”老族長激動的眼角含淚。 “這一萬一千兩銀。我們部落人再拼命拼命。至少十年內。我們銀子都夠了。”那斯蘭激動道。每年繳納兩千四百兩的確很難。可如果只需要湊一千三四百兩。大家縮衣節食還是能行的。 有一萬一千兩補足。的確能撐十。 十年啊。很長了。這十年內。部落如果再出現一個了不起的勇士。或許就能令部落命運改變。 “人。”查布激動的道。“我查這輩子。最大的幸是能夠招待呼和大人你。” “大人。狂風部的絕對不會放棄。在北部草原上。他們還沒向誰低頭過。呼和大人。你快走。”查布擔心道。 滕青山擺手道:“擔心我。不過。我看你們部還是遷移一下的好。如果狂風部的人來找我。沒找到。或許就可能審問你們。一怒之下。殺你們些人不無可能。” 那老族長聽了。連道:“對。我們的馬上遷移。” “。我就先走了。” 滕青山直接離帳。很快就離開了這乞連部落。對乞連部落的人而言。碰到一個超級強者“呼和”的故事。會在部落內一代代傳下去。 傍晚時分。晚'布滿西方天際。 一座座連不絕的雪山聳立。滕青山此刻便在一,雪山的山巔。寒風如刀子般吹在臉上。滕青山遙看浩瀚的草原。 的高。望的遠。 站在雪山之巔。更人'胸開闊。滕青山是很樂于在雪山之巔修煉的。草原區域寒冷。雪山群還是很多的。 包裹正放在的上。已經被解開。在裹內是一個長方形的木箱。 “咔。”打開木箱。 木箱下層放著黝黑斧頭。在斧上疊放著兩根桿。滕青山抓著輪回槍。很快的就旋轉著將槍桿連起來。 “老朋友。”滕青山摸著槍桿。露一絲笑容。 “開。” 滕青山手持輪回槍。就在這雪山之巔修煉起了形意五行槍法中的“混元一氣”槍法。滕山創出的四大槍法中。 這作為根基。唯一的防御槍法。是滕青山精力最多。在一開始就研究出來的。 “混元一氣”槍法。 為土屬性“橫拳”衍化。過去滕山一旦施展起來。就是箭矢射來。都會被滕青山完格擋開。 “呼。呼。”滕青山手中的輪回。化作了一道道朦朧幻影。 一會兒。似乎變的很緩慢。 可轉眼。似乎快的好似閃電。 如今滕青山的四大槍法——《混元一氣》《如影隨形》《毒龍鉆》《赤虎咆》。如果說那一最強。正是如今的“混元一氣”槍法。“創出土行之拳第一段。在天的行中。我算是“行”上成就最高了。”滕青山很清楚如今自己的實力。 單單今天。能拍死一匹馬。馬匹表面沒傷痕。同時傳遞震死騎士。過去就做不到。 一掌不傷表面。震死一個人。滕青山過去能做到。 可傳遞過去。震死一個人。過去不到。就是因為如今對“土行”的領悟。才能做到這一步。最重要的是——滕青山現在“土行”領悟更高。這“混元一氣”槍法也更加強了。 看似慢的很。實則的可怕。 能做到這一步。那絕對是在“道”上領悟提高了。才能做到。 呼。呼。 槍影幻動。滕青山現在有如此成績。的歸功于當年成就“惡魔”之名的一戰。那一戰殺死一萬六千余。 可是。最后半個時辰殺死的人。趕上前三個時辰殺死兵士之和。為快了六倍之? 就是因為在最后滕創出第三招。意境提升。速度變快。 “如今我四大槍法中。以“混元一氣”槍法為最強。過去。面對先天金丹強者。我根本來不及防御。可是。如今“土行之拳”創造出。“混元一氣”槍法威力提升數倍。絕能擋住。” 現如今。就算對上先天金丹強者。滕青山也有信'一戰了。 “我的內家罡勁。和身體完美配。迸發力量更驚人。”滕青山很清楚。自己身體力如今近八十萬斤。 而達到罡勁中期。罡勁威力。也近四十萬斤爆力。兩者配合——至少爆發力上。是超過對手的。 如果達到罡勁后期。罡勁和身體配合。那將有近一六十萬斤力氣。是先天金丹的兩倍。這也是滕青山為什么有信心。說內家強者修煉到宗師后期。會絕對壓制先天金丹的緣故。 “。內家罡勁先天真元不合。體內充斥罡勁。兩者一旦碰觸。就要互斗。” 異種能量。也令滕山無奈。 雪山上寒氣逼人。滕青山卻持著輪回槍練習著槍法。一招一式。滕青山并沒灌輸多少力量。 他體會的是一種意境。 “嗯?”滕青山耳朵一動。看向遠處。嗤嗤~周圍的積雪以一種極小幅度震顫著。 網站強烈推薦: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二十七章混元一氣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平凡文學、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九鼎記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平凡文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