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6 人馬齊飛

著那位騎士首領一聲令下,所有騎士都嗥叫著舉起刀,在陽光照射下,刀鋒反射出讓人心寒的光芒。(點墨站。)# 而乞連部落的族人們雖然拿著兵器,可一個個好似膽都被嚇破了。根本不敢組織有效的抵抗。甚至于不少人依舊跪在那。 “嗷” 嗥叫著,騎士們騎著戰馬便朝人群中沖去。 “連銀子都交不起,真的廢物。”那騎士首領高高騎在馬上,冷漠看著這一幕,常年累月做這種事情,殺人,對他而言甚至于無法引起他心靈有一絲波動。“該見血了吧——” 他期盼著,看到那第一抹紅色! “蓬!”“蓬!”“蓬!” 沉重地,好似重錘敲擊在大鼓上的低沉聲音猛地響起,這種聲音令所有人都不自禁地心臟一抽搐,都轉頭看去。 只見,鮮血飄灑。 三匹戰馬和三名騎士高高拋飛了起來,所有人都仰頭去看那拋飛起來的三匹戰馬和騎士。 “蓬!”接連掉地地撞擊聲。三匹戰馬和三名騎士重重摔在地上。只是嘴中艱難地滲透出絲絲血腥地氣泡。便再無聲息了。 一眨眼。三匹戰馬和騎士。身死! “律律”原先沖殺地所有騎士都立即勒住戰馬。一個個紅著眼。盯著那站在人群最前面地好似乞丐般地人影! 一身破爛棉袍。披散地長發亂糟糟。只有那一雙眼眸。猶如天神山之巔地‘天湖’。平靜地讓人心悸。 “乞連部落。你們敢反抗!!!想滅族嗎?”那騎士首領憤怒地吼叫道。一雙眼睛瞪得眼角都好似要撕裂了般。 乞連部落地族長。嚇得連搖頭道:“不。不。那不是我們乞連部落地人!” “我們不認識他,不認識他!”那名借查布銀子的青年,也連嘶喊道,“跟我們乞連部落沒關系,沒關系!” 在最前面的滕青山,眉頭微微一皺。 自己幫他們? 他們卻和自己撇清關系? 滕青山轉頭看了一眼那查布,查布也是焦急地向滕青山使了一個眼色,同時連搖頭。卻根本不敢開口。 “哦,外來者!”那騎士首領冷漠看著滕青山,好似看著一個死人。 “外來者,聽清楚了。在天神光芒照耀下,大草原上。還沒人敢跟我們狂風部動手!凡是動手的,都死光了!”騎士高高在上,俯視著滕青山。\/ 而其他眾多騎士們一個個紅著眼,仿佛發瘋地狼群,都盯著滕青山。 “殺我狂風部的人,必定要死!!!”騎士首領嘶吼道。 滕青山目光清冷地掃過那騎士首領,嘴唇輕輕張開:“井底之蛙!”這一句話,雖然輕,卻回響在周圍每一人耳邊。 此話一出,眾多騎士們愈加憤怒。 “殺!”騎士首領揮出手中彎刀,指向滕青山,瘋狂嘶吼道,“殺死他!!!” “殺!” “殺!!!” 所有騎士們一個個舉起彎刀,彎刀上反射著冰寒的刀光,隨著戰馬飛奔,一個個朝滕青山沖來。好似洶涌的刀劍組成地洪水涌向滕青山。滕青山卻如一塊受千年沖擊卻絲毫不動的礁石。 在一旁觀看著這一幕的乞連部落族人們,表情不一。有人咬牙切齒,有人痛惜。 “呼和兄弟,你何苦……”查布捏緊了拳頭。 “混蛋。”那斯蘭咬著牙,臉部都有些抽搐。 “這小子,恐怕自認為有些實力。不過——狂風部的人,怎么能惹?惹了,必死。”那查布的弟弟,那借錢的青年暗道。 突然—— 所有人臉上露出了驚愕之色。 “蓬!”“蓬!”“蓬!”……密集地一聲聲好似重錘敲大鼓聲不斷響起。 就是一眨眼功夫! 整整九匹第一波沖鋒來的戰馬都拋飛起來,最詭異的是——看似沒有中招的九名騎士也同樣口吐鮮血。 “蓬!”滕青山手掌,拍擊在馬匹身上。整個馬匹全身都好似波浪般一顫,同時傳遞到騎士身上,騎士同樣身體一顫。即使沒接觸到滕青山這一掌,身體內部五臟六腑早被震碎。 呼!呼!呼! 滕青山身形快似閃電,手掌慢如推磨。不過,那只是看起來慢。可事實上,快地令人感到詭異。 只聽得一陣陣低沉的“蓬!”“蓬!”聲,一匹匹戰馬、騎士拋飛。 中者,必死! “停!停!”那騎士首領終于反應過來,驚恐地連喊道。他們地戰馬,可是草原上的優質戰馬!在草原上,馬牛羊是最多的。優質戰馬并不貴。而戰馬一旦沖擊起來,絕對過萬斤沖擊力。 可在那個‘乞丐’面前,沖擊地戰馬就好似泥巴般。一拍一個飛! “逃!” 所有圍著滕青山地騎士們都嚎叫著,驚恐地連一個個掉轉馬頭,欲要逃竄。可是這掉頭也是要時間的。 蓬!蓬!蓬!一聲聲,震撼人心,讓馬賊們驚恐,讓馬賊們崩潰地重擊聲還是不斷響起。 一匹匹戰馬和人拋飛,在死了五十余匹戰馬和人后,這些騎士們終于沿著各個方向四灑著逃跑了。 一身破爛的滕青山,目光掃向那逃跑等一群人:“就這么點人,也想殺我!” 和當初在金狼王國那一次大屠殺相比,這根本不算什么。那一次,滕青山可是整整屠戮了一萬六千余人,重傷三千余人。 所謂地重傷,都是被滕青山逸散開的氣勁所波及才重傷的。 “這乞連部落,到底怎么回事?”滕青山轉頭,朝乞連部落眾人看去。 整個乞連部落所有人都仿佛看神一樣看著滕青山! 剛才可怕的一戰,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 從一開始,騎士們嚎叫著圍殺,剛剛接觸,就是九匹戰馬拋飛。在騎士們繼續咬牙沖殺的時候,又被殺了十余人。待得他們驚恐地想逃,單單掉頭地混亂,就令有死了二十余人! 乞連部落的人,只看到一匹匹戰馬拋飛,一個個騎士拋飛。 那看似普通的一掌,卻似乎蘊含不可思議的威力。 “怎么可能!” “那一掌沒碰到人啊,人就死了?” “狂風部的人,會這么弱?一個個都被打的飛起來……” 乞連部落完全驚呆了。他們從未看過有這么可怕的人物。或許在他們眼里,能夠靈活使用彎刀,殺死普通的幾個馬賊,就是好漢了。 而膽敢和狂風部正面碰撞的人物,他們可沒看過。凡是敢不在乎狂風部的,那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即使是大人物,最多靠擁有的勢力震懾狂風部,也不敢跟狂風部正面廝殺。 “呼和兄……呼和大人!”那查布走過來,立即躬身道。 “查布兄弟,稱呼我呼和即可。”滕青山說道。 周圍那些族人們一個個忐忑地很,這時候,連不少孩童、老人們也都跑過來了。聽著別人敘說著剛才的事情,一個個驚嘆不已。 “呼和大叔,他們都是大叔你殺的嗎?”查布的兒子,那個可愛的孩童連跑過來,震驚崇拜地看著滕青山。 “吉蘭,別鬧。”查布連拉住自己兒子。 滕青山感覺得到,這個豪爽的草原漢子面對自己已經有些拘謹了。這時候,那乞連部落第一好漢‘斯蘭’走過來,躬身感激道:“呼和大人,感謝你,讓我乞連部落暫時免受這一劫。” 滕青山聽了眉頭一皺,暫時免受? “呼和大人!若不是大人你,我們乞連部落今天就要死很多的族人了。”那族長也感激地躬身行禮。 滕青山可記得清清楚楚—— 剛才自己出手時,這狂風部落的人可都跟自己撇清關系的。 “能告訴我,到底怎么回事?”滕青山惑看著這些人。 “呼和大人。”那叫‘斯蘭’的漢子恭敬道,“你肯定是遙遠地方的外來者!在我們北部草原上,有四大最強部落。他們分別管理著北部草原四處區域!而我們所在的區域,就是受狂風部管理。” 滕青山皺眉道:“他們不是馬賊?” “不,是最強部落。”斯蘭道。 滕青山搖頭:“不是馬賊,勝似馬賊。” 斯蘭無奈一笑道:“大人,我們北部草原有四大部落管著,至少不會像中部草原那樣,死的人那么多!能湊夠銀子就能活命。” “你們偉大的天神山,就不管了?”滕青山道。 “大人,請你不要污蔑天神山。”斯蘭肅容道。 “天神,那是無私而公平的!”那查布也連道,“偉大的天神不會偏幫誰。想要取代四大部落。除非我們超越他們!而且,偉大的天神也說了……不管因為什么原因殺戮,絕不允許殺死孩子!那是大草原的未來……若有人違抗,天神將會降下他的懲罰。 滕青山默默聽著。 他越來越覺得,這天神山應該是宗教性質的,草原人民們估計從小就被育,天神是無私、公平的等等。 “告訴我,那狂風部說的懲罰是什么?”滕青山問道。 斯蘭咬牙恨道:“如果我們交不起銀子!狂風部的人,就會將我們族內的男人殺掉一半!還會……還會……” 旁邊查布低聲,眼紅道:“他們還會,侮辱我們的女人!這就是懲罰!懲罰后,這一年的銀子就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