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5 狂風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六篇第二十五章狂風九鼎記 帳外寒風吹,而氈帳內卻很暖和。滕青山喝著熱奶羊肉,還有大盆的手拌炒面。 雖然沒九州大地上菜肴精致,可也是吃地全身舒坦。 “大哥!”一名穿著灰色皮袍子的青年走進氈帳內。 原先正和滕青山談的正高興的查布,見這人進來,不由臉色一沉:“你來,有什么事?” “嘖嘖。”那青年瞥了滕青山一眼,當看到滕青山身上的破棉祅不由眉頭一皺,但還是嬉笑著說道,“大哥,我的日子過的緊巴巴的。前幾天,羊又丟了幾只,不知道是被誰偷的。這日子,難過啊!” 查布眉頭一皺:“到底有什么事,說!” “還是大哥爽快!”那青年嘿嘿笑道,“大哥,借點銀子吧。等我賣了牛羊,一定還你。” “哼,還?上次欠的還沒還呢。”那孩童不滿地低聲道。 旁邊吃飯的婦女立即拉住孩童,同時瞪了孩童一眼。“我說的是實話嘛!”孩童嘀咕一聲,也沒敢再說。而那青年絲毫不以為意,只是滿臉笑容看著查布。 查布沉著臉,從懷里摸摸,摸出一塊碎銀子,約莫也有半兩,扔了過去。 “謝謝大哥。這銀子我肯定還。肯定還!”那青年大喜。連道。 查布沉著臉:“哼。別謝我!不是阿爹讓我照顧你。我早將你踹出去了!記住。多去跟斯蘭兄弟他們去練練刀法!別整天好吃懶做!”那青年此刻都揭開門布。嘴里應著朝外走! “阿爹。他哪里放羊啊。前幾天我還看到。將一條羊羔給宰殺吃了呢!”孩童不甘地說道。 查布瞪了兒子一眼:“吉達。記住。那是你叔!” “吉達沒這么沒用地叔!”那孩童昂頭說道。 滕青山只能埋頭吃。這種家務事他也不好插嘴。不管哪一個莊子都有好吃懶做地人。對于這種人。一般山莊或部落。會將其邊緣化。 “鏘!” “鏘!” 外面傳來激烈的撞擊聲,滕青山耳朵一動,不由驚訝詢問道:“查布兄弟,外面是怎么回事?” 那查布還沒有說話,他的兒子就搶著說道:“是我們部落的男人們在比試呢!肯定是斯蘭大叔他們幾個,他們每天都非常拼命地練刀。斯蘭大叔他們可是很厲害的啊!我也跟斯蘭大叔學刀法的!” “哦?”滕青山放下奶茶杯,笑著起身,“查布兄弟,我也吃飽了。謝謝你的招待!”說著,將二兩銀子放在桌上。 那查布連拿起那二兩銀子,回塞給滕青山:“呼和兄弟!我這也就隨便一頓午飯,不值幾個錢。這二兩銀子太多了!我不能收下!”查布想塞給滕青山,可是滕青山伸出右手擋住查布,查布便靠近不得! “好大力氣!”查布暗驚。 “二兩銀子對我不算什么!”滕青山笑道,“查布兄弟。如果你看得起我呼和,就收下吧。” 查布一怔,不由無奈一笑。對方這么一說,如果再不收就是瞧不起對方了。 “好,我就收下了。”查布隨即道,“呼和兄弟,不是好奇外面的比試嗎?走,一起去看看。” “走。”滕青山笑著點頭。 “我也要去!”那草原孩童連一骨碌爬起來。 “哈哈,一起去。”滕青山笑著牽著孩童的手,走出了氈帳。和那壯漢‘查布’,循著聲音方向東北方向走去。。 隨著深入整個部落,對這乞連部落,滕青山心底也有數了:“整個部落,也就過百個氈帳!有大氈帳、小氈帳。不過估摸著……整個部落人口應該不足一千。算是一個小部落。” 這時候滕青山已經看到前方一片草地上,那正在比試刀法的二人,這二人一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而另外一人則是精瘦如野狼般。二人所用地刀都是草原上常見地彎刀。 呼!呼! 二人矯捷地閃躲,不斷地交錯而過。時而就狠狠給對方來一刀!絲毫不留手。 “喝!” “哈!” 二人臉上都有著熱氣,死死盯著對手。 “這方法不錯,用木刀!而且木刀上還包著羊皮。即使用力砍劈,最多讓人受傷。”滕青山暗自點頭。 旁邊的查布笑道:“呼和兄弟。我們部落的好漢實力怎樣?那個精瘦些的,就是我們部落第一好漢‘斯蘭’。他可曾經殺死十余個馬賊,而自身都沒什么傷呢!而且,連‘完石部落’的女人都愿意嫁給斯蘭兄弟呢。”查布臉上,滿是驕傲自豪之色。 “不錯,很厲害。”滕青山很給面子地贊道,“你們這刀法,還有內勁,哪里學地?”滕青山一眼能看出,這二人都是學過內勁。否則彼此身形不會這么快。 在九州大地上,許多平民是沒機會學習內勁的!可這乞連部落,一個底層小部落,竟然交手地二人都是內勁高手。很讓滕青山驚詫:“前幾次我去那些部落討個飯吃。都是吃了就走。也沒注意他們是否練了內勁!” “內勁?刀法?”查布 “在大草原上,就是我們北部所有部落能學到內勁、那中部,和最南部都學不到。” 滕青山驚訝看著查布。 “這些刀法,和內勁。都是天神山上的使,交給我們每一個部落的!”查布顯得很恭敬,“天神山的使們,給了我們希望!而且他們還說,如果能舉起五千斤巨石,就可以進入天神山,生活在天神山!” 滕青山聽了心底大吃一驚! 五千斤巨石? 就是在九州大地上,能舉起兩千斤巨石都算是二流武。舉起一萬斤巨石是一流武!能舉起五千斤,在二流武中也算極為厲害的。如歸元宗黑甲軍,一般伍長才有如此實力。 “這天神山,竟然膽敢將內勁秘籍和刀法,都交給周圍所有部落。也不擔心秘籍流傳導致周圍產生能顛覆它地勢力!這膽色,夠驚人!”滕青山暗道,在九州大地上,不管哪一個宗派不會無緣無故將內勁秘籍散播開。 綠色草地上。 部落中地兩個好漢終于分出勝負了。 “斯蘭,我認輸了!”那高大漢子被對手用膝蓋壓住背部,壓在了地上。 “斯蘭大叔是最厲害的!”在滕青山身側地孩童興奮喊起來。 滕青山笑著一摸這孩童的腦袋,隨后向查布笑道:“查布兄弟,我還有事情得繼續趕路。就先走了!” “這么急著走?”查布連道。 滕青山剛要說話,臉色卻是一變,轉頭看向南方。以他地六識能分辨出,南方有著陣陣震動。應該是大量馬蹄產生的震動。 噠!噠!噠! “有馬賊!馬賊!!!”忽然一道尖銳地喊聲,撕破了整個部落的寧靜。 那正一身汗的斯蘭臉色一變,猛地嘶嚎一聲:“老人和孩子都到氈帳中去。男人們,跟我上!” 男人們沖在前,女人們跟在后,一個個臉上都有著瘋狂之色。 “吉蘭,到氈帳中去。”那查布將兒子一推,也大步沖過去。此刻他根本沒時間來招呼滕青山了。 滕青山也跟隨著人群朝最前面跑去。 “是狂風部!” “狂風!” “是狂風!” 最南邊傳來一聲聲驚恐之極地喊聲,這驚恐地嘶喊聲,宛如一個個大錘轟擊在部落所有人的心上。原本還很瘋狂準備將來敵撕碎的部落男人女人們,臉色一個個大變。連舉起的彎刀都收回了。 “嗯?怎么回事?”滕青山很快便來到了最前面,滕青山一眼看去。 在乞連部落人群最前面,一大群盡皆穿著銀灰色戰甲的騎士們正停在那。部落地族長早就跑到最前面了。 “尊敬的狂風部大人。 ”那一身厚袍子地銀老躬身道。 在戰馬之上的騎士領,目光透過冰冷的面罩射向那族長:“乞連部落!一年時間已過。你們部落一共八百余人,每人三兩銀子。零頭不算,需要交納兩千四百兩銀子!” “三兩銀子?”滕青山聽的大吃一驚。 就是在富裕的揚州,白馬幫收年錢一人也就半兩銀子。而草原部落要比九州大地窮的多。比如一家有四口地話。一家就要繳納十二兩銀子!草原部落上,像這種底層部落,一個家庭一年加起來都難賺到十二兩! “不吃不喝,都不夠交銀子的。這是逼死人嗎?”滕青山臉色大變,“而這乞連部落,民風也算彪悍。不過聽到‘狂風’這兩個字,就嚇破膽了。也不怪他們!”滕青山一眼看出。 眼前這支馬賊隊伍,盡皆身穿銀灰戰甲,馬匹也是上等戰馬。在九州大地上,如白馬幫地‘白馬營’才能勉強一比。 “大人!”那族長猛地跪下來,懇求道,“求大人,給我們乞連部落半年時間。我們一定會湊上的,現在,我們真地沒那么多銀子啊!” “沒銀子,你們不會搶其他部落?”戰馬上的領冷笑一聲,“在大草原上,像你們這種沒用地部落,是沒資格存在的。既然交不起銀子……那就老規矩!” 乞連部落所有人臉色都大變。 “饒命。” “大人饒命。”不少人都跪下來。 滕青山聽得覺得不妙,對方說老規矩,是什么規矩?在滕青山旁邊不遠處的查布也驚恐地臉色煞白,也跪著懇求。 “兄弟們,開始吧!”那部落領目光陰冷。 “嗷” 一個個騎士都出了瘋狼般的嗥叫聲,高高舉起了手中的彎刀。滕青山有些明白對方的老規矩是什么了! “到這時候還不反抗?”滕青山心底很惑,到死亡時刻,死也應該拼才對,他看向那查布,查布正跪著:“不,不——” “吃了一頓飯,幫你們一次吧。” 滕青山清冷的目光,掃向那一群張狂好似群狼,欲要將部落吞噬的騎士們。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