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4 內家罡勁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二十四章內家罡勁 “第一層次,佛宗、道家,包括我內家拳,都是內勁!” “而第二層次,佛宗為‘佛元’,這道家為‘先天真元’,那我這內家拳勁力就取名為‘內家罡勁’。”滕青山感覺得到,在全身每一處,細微之細胞深處潛伏的絲絲罡勁! 滕青山一揮右拳。 “咻!”寸長的土黃色流光脫離滕青山拳頭,“噗!”的一聲,在旁邊草地上留下了一個只有拳頭大小的深坑,一眼看不到底。 “這就是罡勁!” “不爆發時,潛伏在肌肉、筋骨、五臟六腑等身體每一處,溫養身體。而一旦爆發,則凌厲驚人!”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而且,這罡勁和身體配合,更加完美!” “天道循環,是很公平的!” “道家先天有三層次,虛丹、實丹、金丹!而佛宗羅漢境界也分前中后三層次,從普通雜色舍利,直至最高的七彩舍利!而我這內家罡勁,也應該有三層次!” 這是滕青山的猜測。 在浩瀚大草原上。一路朝北步行。 滕青山踏入草原地第六個月。雖然一路苦修走地并不快。可六個月時間。還是令滕青山來到大草原北部。距離北海海岸。只剩下不足千里距離。 “果然是這樣!果然是這樣!” 在一座雪山上。滕青山興奮之極。 雖然這兩個月時間。在‘土行之拳’上并沒有再創出更高深地拳法。可是。滕青山這兩個月。每天地身體力氣都在微微增加著。這種幅度。他能感覺到。 兩個月時間! 滕青山身體力量,怕是增加了一成!須知以滕青山如今近七十萬斤身體力量,想提高是極難地。兩個月,提高一成,夠驚人了。 可這還只是附帶的,最重要的是—— “內家罡勁,果然還有更高深一層次!”滕青山手臂上冒出一道土黃色流光,卻是包圍滕青山手臂,形成一個環! “之前的內家罡勁,一個個都是閃光,好似流光,應該是罡勁前期!而現在,蛻變后,卻能凝結成一個環!威力也倍增。應該算是罡勁中期!”滕青山激動萬分。 經過這兩個月的修煉,他已經有了不少明確推斷! “佛宗,最重視精氣神的‘神’,畢竟舍利子就是在‘泥丸宮’中。” “道家,內勁、神都重視。神如果弱,那實力就很難提升!” “而我這卻不同……我最重視身體!其次是內勁、神!身體越強,修煉越快!”滕青山也察覺了,這兩個月來,在修煉過程中,身體力量在逐步提升。 身體力量提升,這罡勁煉化速度,也緊跟著提升! “我這么快,從罡勁前期,踏入罡勁中期。應該跟我身體太強有關!”滕青山認定,即使是在九州大地上。內家拳如果剛達到宗師境界,一般也就十萬斤力氣! 罡勁前期,身體力量估計能達到二十萬斤。配合罡勁振幅,實力更強。 罡勁中期,身體力量估計在四十萬斤。 罡勁后期,身體力量應該接近八十萬斤! 自己正是因為身體太強,才短短兩個月,從罡勁前期踏入中期! “據我所知,佛宗修煉每個層次提高。對‘神’的要求。要比道家一脈修煉高地多!” “而我內家拳,重視身體本身,對‘神’要求,卻是三者中最低的!” 滕青山在修煉中也發現了,唯有對全身控制達到宗師境界,才能練‘土行之拳’。否則就是空架子!練土行之拳過程中,人的精神是和身體融合為一的。 內勁和神,在滕青山身體肌肉、筋骨、臟腑等每一處,發生著變化。化為罡勁! “這三大體系,一者靠‘泥丸宮’,將內勁、神轉化為佛元。一者,靠丹田,將內勁、神轉化為真元。最后一者,靠整個身體,將內勁、神轉化為內家罡勁!不過三者比例不同,佛元中,‘神’是最多地。而內家罡勁中‘神’卻是最少的。” 滕青山有一種豁然開朗地感覺! 就跟做菜一樣,放的材料比例不同。當然——三者難度不同! “對天賦要求,內家拳最高!單單入門,就極難。” “踏入宗師境界,更是難如登天!” “而后,練這‘土行之拳’。即使有我教,估計領悟那股意境,才能真正練出罡勁!”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不管是佛宗、道家,盤膝而坐,神與氣和,即可修煉出先天真元。非常簡單。 可內家拳,卻是要在打拳中方能修煉。 無論資質要求、悟性要求,都高于其他兩脈。 但是同樣的——難度高了,實力上也強于其他兩脈!即使罡勁前期,實力上同級別對手。一旦達到‘罡勁后期’,怕是先天金丹、羅漢大成的高手,都不及。 當然—— 滕青山這創造內家拳道路的人,修煉難度要比后代們難的多!后代們,或許有滕青山創造地拳法去學。可滕青山卻沒有人教。 他只能感悟天地,創造出一條道來! 創造修煉第三脈,當然難的很。不過——如果內家拳體系,滕青山真地能夠完善。那將來,同級別中,內家拳將有絕對優勢!《天榜》排名,只要達到罡勁后期,就肯定在《天榜》前列! 上天是公平的! 修煉難,自然成就高! “哈哈,難又如何!”滕青山眼中放射出莫名光彩,“窮我滕青山畢生之力,定要創出一條屬于內家拳地道路!讓我內家拳一脈,在這九州大地上傳承千萬年!” 九州大地上,高高在上地八大宗派根本不知道。在遙遠地大草原最北部,一名青年已經走上了一條前所未有的道路。 太陽高照,可草原上的風還是很冷,在大草原最北部氣溫是極低的。 “別動,乖,別動。” 在一座氈帳外,一名穿著厚厚羊毛皮祅的孩童正抱著一頭小羊羔,輕輕撫摸著小羊羔的羊毛。孩童的鼻子更是凍得通紅地。他忽然發現遠處出現一道人影。 “咦?一個人?”孩童有些驚訝,在危機四伏地大草原上,一個人在外是很危險的。 只見那穿著破棉祅,背著方形包裹的滿臉胡渣的男子朝他走過來。滕青山一心苦修,也不在乎外貌。半年不搭理,胡子都長出來了。 “你們家有吃地嗎?”滕青山笑看著這孩童,“我有銀子。”說出拿出一塊二兩重的碎銀子。就在這個時候,這一個小部落,一些在外牧羊或者忙碌地成年人也注意到滕青山。 有數個穿著厚皮祅,戴著大皮帽的草原漢子走過來。 “你等一下,我去叫我阿爹。”孩童轉頭高聲喊道,“阿爹,有客人來了。” 很快,從氈帳中走出來一名身材高大,肩寬背厚的大漢,扎著兩條粗辮子。在九州大地上男人很少扎辮子,可在草原上卻是隨處可見。 “遠方的客人,歡迎你來我們乞連部落!”這草原大漢笑容純樸。 “爹,這位大叔他想要吃的。”那孩童連說道。 “快請進。”草原大漢笑道,“我們也剛要準備吃午飯。”滕青山直接被邀請進入了他的氈帳。 “哈哈,查布,今天你要賺錢了啊。” “晚上可得請我們喝酒。” 那幾個原先走過來地男人,又都轉頭離開了。在草原上,一些小部落是好客,可是……如果客人大吃大喝也不給銀子,如果你投主人脾氣,主人估計不會在乎。 可如果認為理所當然,那就糟了!草原男人,可都是說動手就動手的。 滕青山在草原內苦修半年,也有很多經驗。銀兩在草原,比在九州大地上購買力更高!二兩銀子,對普通地草原家庭而言,吃一頓飯就得到。等于是天下掉餡餅。 氈帳內,這氈帳其實就是滕青山前世,草原上的蒙古包。便于拆卸,是移動地住處。 “我叫查布,不知道客人你的名字是?”那大漢和滕青山相對盤坐在羊皮墊子上,身前有一低矮地桌子。 “我叫呼和!”滕青山開口笑答。 在草原趕路,一般都起一個屬于草原的名字。像阿拉達,在草原中就代表著最可怕的惡魔!其實草原相比于九州大地,還處于半部落時代。而九州大地,在禹皇一統后,就脫離部落時代了。 “呼和兄弟,讓你多等了!我家女人去弄手扒羊肉了。”這查布笑道,“所以,慢了一會兒。” “沒事,不急。”滕青山笑道。 “來,我們先喝喝熱奶茶,暖暖身體。”查布端起奶茶壺,為在座三人各倒下一杯。 “呼和大叔,你不冷么?這棉祅都破了。”那孩童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低頭一看自己身上的破棉祅,這棉祅還是在一個小部落吃飯時,人家送自己的。不過自己一路修煉也沒愛護,自然破爛了。 “哈哈。”那查布摸了自己兒子腦袋一下,“你呼和大叔可是個高手,這點寒冷是不怕的。”混亂大草原中,誰沒點眼力? “啊,手扒羊肉來了。”孩童興奮喊道。 隨著一名婦女端著一個銅盆,放在桌上后,查布道:“在吃之前,讓我們先感謝一下天神的恩賜吧!”查布閉上眼睛,合十。他兒子也同樣如此。 “天神……”滕青山很清楚。 在大草原最南部,是雪鷹教勢力范圍。大草原中部,是三大王國。而在大草原北部,則是有一座天神山! 這天神山,對部落居民們影響力非常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