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23 血流成河悟

第四篇赤虎咆第六篇第二十三章血流成河,悟!世小貓死后,滕青山便將全部心力耗費在追求武道巔 武道巔峰! 這是滕青山心底深處的追求。即使是今生,滕青山也從未放棄過創造出屬于內家拳的道路!然而這么多年來,他一直恍如在黑暗當中,找不到路! 直至踏入大草原,一朝頓悟。 雖然被打斷,可也令滕青山明確了方向! 前往北海大陸觀看那《開山三十六式》?滕青山卻不那么焦急了。他現在一心欲要創出內家拳更高拳! “如果將來抵達‘北海大陸’,到了神斧山!觀看到《開山三十六式》。所謂萬相通!不管是摩尼寺,還是禹皇門、嬴氏家族,修煉到菩薩、虛境這層次,都是一樣感悟天地。而我這內家拳,到了這層次,也是一樣!” “觀看《開山三十六式》,對我感悟天地有好處。” 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 “不過……”滕青山心中也疑惑,“如果不是在天洪水宮,被開山神斧凝練的能量強化身體!我的身體,估計也就二十余萬斤力氣。單純身體力量,也就能和‘先天虛丹’一比罷了!” “我現在。就能感悟天道了?” 滕青山也有些懷疑! 他很清楚。天洪水宮內自己實力暴增。純粹是外力!并非自己靠拳等一步步練上來。 雖然惑。可滕青山還是在草原中一心苦修! 滕青山背著包裹。仿佛苦行僧。在浩瀚草原上一步步走著。 以天為被,以地為床! 忘卻一切煩惱、仇怨,心中只有著對大道地追求! 踏入草原的第一個月,滕青山所行走的草原范圍,還在雪鷹教勢力的籠罩下!這里屬于大草原外圍區域,這一路上。滕青山雖然遇到些小麻煩,可也問題不大。 踏入草原的第二和第三個月,滕青山則是行走在草原三大王國的勢力范圍中,在這兩個月中,滕青山曾狠狠殺戮了一場!那一次,血流成河! 那是因為一支馬賊在草原上掃蕩搶劫時,發現了獨行者滕青山。 那時的滕青山穿著破爛,臉上胡子大把,腳上鞋子也破了,好似乞丐。可能那些馬賊沒找到獵物,呼嘯從滕青山這飛奔而過時,有馬賊隨意砍出一刀欲要砍死滕青山! 馬賊,在草原上隨意殺人,這才太常見了! 可惜,這次他們踢到了鐵板! 這支隊伍九十多人,當場被滕青山擊殺三十余人,其他人立即策馬飛奔逃去。滕青山根本沒在乎,繼續一路苦修,琢磨著‘土行’拳。可是滕青山沒想到—— 這支馬賊隊伍,竟然是草原三大王國中‘金狼王國’國都‘蒼狼軍團’的一支隊伍。 草原三大王國,彼此敵對。 因為草原人性格中的暴虐、野性,三大王國也放縱自己的軍隊派出部分人馬偽裝馬賊,去對方勢力范圍進行搶奪! 被滕青山殺死三十余人,幸存地六十余名軍士逃到王國邊界處,在邊界處這里駐扎了‘蒼狼軍團’北鎮十萬軍士!作為‘蒼狼軍團’五鎮之一的北鎮大軍,豈會為三十余人,去大草原中找一個獨行者? 按道理,此事也就了了之。 可是—— 滕青山一路向北!終于,也來到金狼王國邊界處!而且,還被當初幸存六十余人中正在巡邏的軍士所看到!這些軍士咬牙切齒,要為死去兄弟報仇。立即通知高層! 既然獨行者就在眼皮底下,當然派人去殺! 這一殺,就捅破天了! 北鎮十萬軍士! 當北鎮的將軍,得知被一人殺死八百人后。大怒,下令道:“就算是先天金丹強者!他也就一個人。耗光他的先天真元,殺死他!”在大草原上,八大宗派都沒資格控制三大王國。 在大草原中部,三大王國是最強大的! 殺戮,頓時開始了! 草原人野性十足,死了那么多兄弟,抱著耗光對方真元殺死對手地念頭。這廝殺……從中午廝殺到傍晚!那眼紅霞云布滿西方天邊。而那一片草地上……卻被鮮血染紅了! 一開始獨行者殺的并不快,可到后來。獨行者越來越快,看似緩慢如推磨的拳,卻快如閃電,幾乎一眨眼就死掉十余人。就是那最后短短半個時辰,死去的軍士,趕上之前近三個時辰的殺戮! 一戰! 北鎮大軍,死一萬六千余人!傷三千余人! 從一開始,以高高在上的態度,要處死滕青山。到之后,抱著耗死滕青山的念頭,無數軍士圍上去。再到后來,死的人太多,許多軍士都眼紅瘋狂了!直至最后—— 被殺地膽寒了! 退!后退! 逃!逃命! 那位北鎮大軍的將軍,更是臉色慘白:“他不是人,不是人!他是阿拉達!惡魔‘阿拉達’!” 在草原上苦修,滕青山也見識到了草原人的生活。 在九州大 滕青山就知道,幽燕二州為苦寒之地,長期和草原風極其彪悍。幽燕二州地民風彪悍程度,堪稱九州之冠!而大草原上的草原人,則是常年攻擊幽燕二州! 由此可以想象草原人的彪悍程度!準確說,不是彪悍,而是兇殘! 而數月,步行數千里,從外圍到腹地。滕青山發現—— 一般的草原部落,對外來的旅人還是很好客的。滕青山平常想要吃飯,一般會在某個部落內吃一頓,然后給一些碎銀子。 草原一個個小部落,是大草原地底層!他們牧羊牧牛,逐草而居,實力弱小! 而一些大部落!就很霸道兇殘了,壓榨小部落。甚至于如馬賊般搶掠! 而三大王國,更是血腥的存在!王國內也有強大的武者,甚至于先天強者存在!因為地廣人稀,三大王國領土也到了各自能掌控的極限。平常要做地就是削弱對方,強大自己! 三大王隊,比馬賊更可怕! 對這些兇殘軍隊,欲要殺自己。滕青山當然不會留手!不過本來,滕青山想殺些人就飄然而去。可誰想……那些軍士都有戰馬。來去如風,將滕青山重重包圍! 弓箭!神弩!滾油! 甚至大批重騎兵沖撞!總之,要將滕青山活活耗死!如果真是先天金丹強者,若是被千軍萬馬圍著,被活活耗死并非不可能! 可惜…… 他們遇到是滕青山!整個九州大地上,唯一一個內家拳宗師。 死一萬六千余人,傷三千余人。死傷兩萬! 這消息根本無隱瞞,仿佛風一樣迅速傳遍在大草原上。無數馬賊為之驚恐,唯恐碰到這獨行者!草原三大王國中的強者,也是心顫。能殺近兩萬人……唯有真元無盡的‘虛境強者’才能做到吧。 滕青山進入草原的第四個月! 一彎宛如鏡子般的湖水,好似珍珠鑲嵌在大草原上。陽光照耀在湖面上,微風吹來,湖面蕩起波紋,湖面映照地太陽也波蕩起來。 湖岸邊。 滕青山正練著拳,拳只有三招,反反復復。可是,就這看似簡單三招。在滕青山打起來,卻有一股渾圓厚重地意境,而且,速度也很詭異,令人視覺錯亂。 “嗡~~” 一招一式,滕青山全身震蕩,那筋骨齊鳴聲,站在旁邊都能聽到。比練習《虎形通神術》要響很多! 隱隱地,土黃色電光,在滕青山體表偶爾一閃而逝! 從正午時分,到太陽落山,映紅西邊天際。 “呼!”滕青山終于收勢停下。 “朝聞道,夕死可矣!”滕青山喃喃道。 這四個月,是滕青山蛻變最驚人的四個月。自從進入大草原第一天,頓悟后。滕青山便一心苦修……以天為被以地為床,隱約中,滕青山感到自己似乎感受到大地! 遇到一些可憐地小部落,滕青山不再故作旁觀,而是幫助他們。滕青山似乎感受到大地母親的寬厚包容。 特別是那次和北鎮大軍廝殺,令滕青山在殺戮中悟出第三招。 此時,滕青山才明白,殺戮是屬于天地循環地自然。動物死和人類死,對天地而言,并無區別。 悟出第三招后,滕青山也是又靜修一個月,才將三招融合為一體。 “天地之道,可分為五行。 我這拳,應該是‘土行’拳地第一段。”滕青山感覺得到……自己這拳,距離將天道中的‘土行’之道完全詮釋,還差很多! 可是—— 即使如此,滕青山也發現了一個驚人成果! “我之前做錯了,也想錯了!”滕青山感嘆,一伸手臂,心意一動,便隱隱有土黃色電光閃過,“上一次我懵懵懂懂。而這一次,我創出‘土行之道’拳第一段,一切終于清楚!” 佛宗修煉,普通武僧是內勁,之后在泥丸宮中,是一絲內勁融入‘神’中,是以‘神’為主,練出舍利子。出現舍利之力,也被稱為佛元。 道家修煉,普通武者是內勁,之后在丹田中,一絲神融入內勁,是以‘內勁’為主,練出金丹,為金丹真元,簡稱先天真元。 內家拳修煉,普通武者也是內勁,之后呢? 全身經脈盡皆通暢,能夠控制筋骨、肌肉、內腑等!其實,這僅僅是‘宗師’境界的前提。 就比,丹田極限,神足夠,是達到先天的前提! 下一步該如何? 內家拳并無修煉之。所謂的‘虎形通神術’,只是在天地靈氣稀薄的前世世界,創出的一種方。只是增加力! 而滕青山現在,創出的‘土行之拳’,雖僅僅是第一段! 卻讓滕青山發現了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