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1 獨行

第四篇赤虎咆第六篇第二十一章獨行空湛藍宛如瓷盤,白云朵朵猶如絲絹。 鄔城一役,雖然令青湖島成為九州大地居民茶余飯后的話柄,可青湖島內部還是一如往昔,甚至于因為這份恥笑,令眾多的青湖島弟子們愈加勤奮。 他們是跟青湖島一體的!青湖島受辱,就是他們受辱! 青湖島受尊重,所有弟子出去都會自豪。 師傅要求嚴厲,弟子苦修……青湖島反而前所未有的團結!同時,也將那滕青山恨得牙癢癢的。 青湖島,鎖龍閣! “島主!”古雍來到鎖龍閣內,看著那盤膝坐著靜修的金黃色長發漢子,那人正是現如今的青湖島島主‘鐵樊’! 鐵樊微笑道:“師兄來了,請坐。” “島主,自從鄔城一役,也有半月了。現如今可有那滕青山的消息?”古雍盯著鐵樊。 鐵樊眉頭一皺,看了看古雍,才道:“自從鄔城那次,這滕青山逃掉后。雖然也有不少消息說發現滕青山,可沒有一個是真的!到如今,根本不知道滕青山到底藏在哪!” “他是依舊偽裝成一個商人。還是藏在某個山旮旯。沒人知道!” “以他地偽裝能力。想再發現他。難如登天!上一次可是因為一個神偷發現神斧和輪回槍!才發現滕青山。這滕青山定是吃一塹長一智。不會再犯這樣地錯誤!” 古雍聽了臉色難看。低沉道:“島主。難道我們青湖島。就任由滕青山逍遙自在?” 鐵樊臉色一沉。猛地冷聲喝道:“師兄!” 古雍一怔。這鐵樊師弟對他一般都是挺尊敬地。雖然他古雍不當島主了。可畢竟……當了很多年。潛意識中。還自認為自己地位高! “師弟。有何話要說?”古雍皺眉。 鐵樊有些急怒,瞪著眼。好似一頭憤怒的獅子:“師兄,你是我們這一輩分中天賦最好的!我達到先天金丹,比你晚了幾年。實力比你差的多!到現在,你還斤斤計較那滕青山?那不過是小事罷了!” “天下人說有如何?就是到這份上!天下間誰敢瞧不起我青湖島?” “此次,趙長老去禹州,禹皇門不還認真接待?為何,是因為我們有師祖!” “而師祖,距離五百歲大限,也只剩下數十年!數十年啊,師兄,難道你不著急?”鐵樊眼睛都泛紅,“一旦師祖到了大限,歸天!我青湖島又沒有虛境強者。那又該如何?千年基業,毀于一旦?” “滕青山,只是小事,不起眼的小事!虛境強者,才是大事!師兄……你退位到如今,也有兩個月了。可我看你現在這樣,我真的很急!” 古雍被說地完全沉默了。 對…… 滕青山,只是讓青湖島名聲略微受損。可青湖島地位卻沒絲毫影響!青湖島的根基,青湖島地‘天’就是虛境強者。沒虛境強者,他們的天就塌了! “那歸元宗,有一虛境強者。而那諸葛元洪進步更是驚人。眼看著,諸葛元洪或許哪一年,也能踏入虛境!數十年或者百年后,他歸元宗有兩大虛境強者。我青湖島,一個沒有!到時,我‘青湖島’就要踏上一千多年前‘劍宗’的后塵了!” “那時,我青湖島灰飛煙滅,再也不存!師兄,與那相比,滕青山這事又算得了什么?” 古雍沉默,臉色也劇變,顯然心中也在掙扎著。 許久—— 古雍臉色恢復平靜,躬身道:“島主!我被憤怒蒙蔽雙眼,從今日起,追殺滕青山之事,我再也不過問!一心潛修,以求達到虛境!”頓時那島主‘鐵樊’臉上浮現笑容。 自從鄔城一役后,滕青山首先在禹州境內的鐵刀山脈中,嘗試先天真元變幻之道,研究了足足十天。也積累了不少經驗,滕青山也有把握。面對先天金丹強者,即使不能敵。 可至少,逃命沒問題! 隨后,滕青山便離開鐵道山脈,迅速地朝北方趕路。 每天夜晚時候,滕青山就騎著一頭購買的烏紋馬,飛奔在官道上迅速前進。以滕青山的黑夜視力,夜晚趕路根本沒有一點問題。一夜便能趕上千里路。 這樣趕路,滕青山也能在馬上修煉。絲毫不浪費時間。 待得日間,滕青山則是會到山林等人跡罕至處停下歇息。同時也可以靜修,練習三體式。 就這么地,晝伏夜出! 鄔城一役半月后,滕青山僅僅趕了五天的路,便早就離開禹州地界,并且深入到九州中最北邊的‘燕州’北部。 白蓮城,燕州北部地一座小城。 萬象樓門前,走來一人。 此人身穿一件單衣,頭發披散著,身后背著大包裹,腰間掛著彎刀。這人在萬象樓面前停下。 抬頭看了一眼那鎏金的三個大字——萬象樓! “這萬象 有,在這白蓮城也有!整個九州大地上,恐怕每一這分樓。這萬象樓從不爭霸天下,非常低調。可是論財富,單單遍布天下的每一座萬象樓加起來,就是一個恐怖的數字。九州八大宗派,有不少宗派,存在時間都不及這萬象門!這一個悠久地門派,恐怕高手也不少。”滕青山暗嘆。 有錢,人手遍布九州,各地都有弟子!從不爭霸,自然保存大量實力。 這樣一個宗派,到底有多強。也很難弄清。 “進我萬象樓,請卸下兵器。”門口的兩名佩劍少女同時伸手。 滕青山將腰間彎刀遞過去,便朝里面走。 這兩名萬象門弟子并沒再攔截滕青山……雖然滕青山包裹內有兵器。可是,她們并不知道。其次,就算知道也不可能逼迫客人打開包裹。那樣就太過分了。 萬象樓內,極為寬廣。 “《地榜》《潛龍榜》《雛鳳榜》!”滕青山看著柜臺內最先地三本書籍,當年自己第一次進城,就在萬象樓購買了一本《地榜》。也是靠那,知曉了九州大地上不少事。 “伙計,這三本書,各來一本。”滕青山開口道。 “《潛龍榜》《雛鳳榜》各一百兩銀子,《地榜》十兩銀子。”柜臺內的伙計連道。 滕青山從懷里取出一疊銀票,抽出三張一百兩。 那伙計看到滕青山手里一疊銀票,有些眼熱,暗嘆:“人不可貌相,看似大老爺的沒多少銀子。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拿就是一疊!”同時他連取出三本書給滕青山,以及九十兩銀子。 雖說銀票兌換要手續費,可商家們還是喜歡銀票,普通平民反而不喜歡銀票。 “你這有《天榜》嗎?”滕青山問道。 “沒有,這不對外販賣。”那伙計搖頭。 滕青山持著三本書籍,又來到賣材料地柜臺,目光瞬間盯上了那星紋鋼:“給我來一斤星紋鋼!”說著,將那一疊銀票,取出十張一百兩面值銀票。 “一斤?星紋鋼?”那柜臺內伙計有些吃驚,價比黃金的星紋鋼很少有人買地。 這伙計還是很快拿來一斤星紋鋼,仔細稱了一下,才給滕青山。 一斤星紋鋼,就是一斤黃金,一千兩銀子! 滕青山將星紋鋼和三本書,放進包裹內:“有了這些星紋鋼,就可以將輪回槍槍桿修復好了……再往北,很快就進入大草原了!在草原地方,想買星紋鋼,想找煉器匠師,要難一點!” 白蓮城,距離大草原不足千里。 以滕青山趕路速度,一天即可! 白蓮城,楊氏煉器店后院中。 “劉老匠師,就是這位青先生,出重金請劉老匠師你幫忙修復兵器。”帶著氈帽地微胖中年人,對著一位戴著圓帽地頭發花白,身體壯碩的老者說道。 這位劉老匠師看了看滕青山:“青先生,不知道你要修復什么兵器?” “劉匠師,你可否修復星紋鋼兵器?”滕青山開口道。 “星紋鋼?”劉老匠師哈哈一笑,“這并不難,不過,得看你兵器缺損如何,才能定價!” 滕青山直接道:“傭金千兩白銀!我要你馬上修復。” “行,沒問題。”劉老匠師眼睛頓時亮了,就是打造一柄星紋鋼兵器,千兩白銀價格都夠高了。 更別說,只是修復。 片刻后,在匠師專用鋪子內。 劉老匠師看著滕青山遞過來地輪回槍,臉色大變:“這是,這是——” “師傅,這兵器不是……”旁邊的徒弟也瞪大眼睛。 抓捕滕青山消息,傳的滿天飛。輪回槍訊息也愈加詳細,畢竟在大延山,不少青湖島軍士看到滕青山輪回槍上有缺損。 二人都有些惑,同時也驚恐地看著滕青山。 他們怕滕青山滅口! “修復好,有賞金!若存有其他心思……”滕青山目光似電,掃向煉器匠師二人,那二人驚得連點頭,那老匠師連道:“青大人,你放心,我一定修復好!” 滕青山名聲傳天下,連四大先天金丹都沒殺死他,平常人誰敢惹? 天黑之時。 滕青山便背著包裹,迅速地離開了煉器店:“明早,便能出了燕州,進入大草原了!” 而煉器鋪子里,只剩下劫后余生,一陣后怕地煉器匠師師傅弟子二人。 “師傅,他,是不是滕青山?”那學徒到現在,才敢松一口氣。 “我們的客人,是青先生。跟滕青山有什么關系?”那老匠師瞪了學徒一眼,隨即看了看手中的一張十兩金額地金票,才長舒一口氣。此刻他才發覺——后背都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