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0 限制

您目前的位置:»» 小說九鼎記第三篇第六篇第二十章限制 第三篇第六篇第二十章限制 城城內西部某個庭院井底,滕青山正在這。(讀者吧dz88) “趙丹塵,你想抓我,再回去練上五十年吧。”喊了一嗓子后,滕青山又立即鉆進泥土中,繼續前進。 泥土中,滕青山現在也不急,不過,此刻滕青山體表的‘子彈型光罩’,已經沒有螺旋了。 “通過先天真元,改變身體形狀!看來不是我想象的那樣。 ”滕青山很清楚,先天真元光罩如果單單維持,消耗先天真元并不多。當然,先天真元光罩要離身體很近,不能離開太遠。 離的越遠,消耗真元越多。 光罩也不能太大,越大,消耗越多!其實這些,滕青山也猜得到。 但是滕青山沒想到一點—— “我只是想通過螺紋結構,借用泥土之力。可是沒想到,消耗真元反而更多!”滕青山本來,是想將體表光罩設計成‘電鉆’的。可是既然是‘電鉆’,那一旦破土的時候,那螺紋也會旋轉! 雖然是借力旋轉。可是—— 這螺紋。是‘先天真元’變化成地形狀。不動地時候。滕青山維持這螺紋存在很輕松。可是。這螺紋劇烈旋轉起來。滕青山要維持這螺紋不消散。所消耗先天真元頓時更加驚人。這逼迫滕青山消散掉‘螺紋’結構。 恢復成單純流線型子彈形狀。 “這先天真元變幻。我得好好嘗試。找出優點、缺點。” 滕青山明白幾點—— 1。光罩。越小。消耗能量越少! 2,光罩,離體越近,消耗真元越少! 3,由先天真元形成的‘物體’,最好固定不變。一旦劇烈動起來,消耗先天真元會立即變大!比如這電鉆,那螺紋鉆動起來,消耗真元立即激增。 而這先天真元構成的‘物體’動起來,也分兩種情況。一個是因為外力而動起來。比如這螺紋,是泥土擠壓在動起來。比如滕青山變為一條魚的時候,那魚尾巴,是滕青山通過身體力量,雙腿上下擺動,魚尾巴才擺動起來。主要的驅使力是雙腿力。這種情況——消耗先天真元比較驚人。膽,還能勉強維持! 另外一種情況,比如變化成魚地時候,擺動魚尾巴,沒有借用雙腿身體力量。而純粹控制先天真元擺動。又比如,這人形電鉆,如果在腳部往后,形成螺旋槳,讓螺旋槳旋轉形成沖擊力。而非靠滕青山雙腿借力的話……這種在身體之外,控制先天真元劇烈變動,所消耗地先天真元非常可怕!可以說,幾個呼吸時間,就能將滕青山體內先天真元,完全耗盡! “第一點和第二點,我早就知道。這第三點,光罩在體外,最好是固定不動的!假使,被迫要移動,最好也是使用身體力氣。而非真元!如果用真元趨時,以這種消耗速度,就是先天金丹強。估計也就盞茶功夫就耗光了。” 滕青山暗嘆不已! 對于先天強而言,他們是很節省先天真元的。因為,一旦先天真元耗盡。那即是是先天金丹強。沒了先天真元,也就一能消除空氣阻力的普通人。一兩千斤力氣揮出的一劍,空氣阻力并不大。即使消除,實力增加也不多。 所以,沒了先天真元,先天高手們就是普通人! “上一次,我體表光罩,化為一條魚!速度極快,盞茶功夫就抵達無底洞。不過那時,我先天真元也幾乎耗盡。”滕青山思忖著,“而單單撐著光罩,固定不變,就是撐著一個時辰都沒事。” 滕青山很清楚—— 這光罩變化,對自己很重要,必須得研究透徹。 “我不管是變成魚,還是子彈形狀。主要驅動力,都是靠地腿!”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以我對身體控制,身體肌肉可以隨時得到休息,持續性,可比那些先天強也長的多!” 面對一萬重甲軍士! 即使是先天金丹強,如果不逃,也要被活活耗死。 而滕青山,卻能一個個殺,多花費些時間,完全能將人殺光。 這就是先天真元,和身體力量的區別! “我現在,在水中可以變成魚!持續時間不長,可也能盞茶功夫游上十幾里。” “如果在地底泥土,或巖石層中。化為子彈形狀,以‘輪回槍槍尖’為子彈尖端破開泥土、巖石。靠雙腿借力,再長時間也能堅持!” “如果跳崖,完全雙手平展,形成一雙‘假翅膀’,降低下墜速度!這樣,再高地山崖,我也敢跳!” “如果想要像鳥兒一樣飛行……” 滕青山眉頭皺起……飛行,的確有難度!即使先天真元包圍雙手,形成兩只‘翅膀’。可是……有誰見過,在雙手上套上翅膀就能飛的?如果這樣,前世現代社會,人人都能飛了。 “天空中鳥的種類很多,有地鳥兒能飛,能飛的很快。可有的鳥兒,只能勉強盤旋。還有,如鴨鵝也有翅膀,可它們根本不能飛!” 滕青山仔細思考著。 不過這一推理,滕青山現——有翅膀,不一定能飛! “即使是前世中的飛機,它的雙翼也只是保持平衡。從沒見過,有什么飛行器,是和鳥一樣,通過揮動雙翼飛起來的。”滕青山忽然明白,飛行不是那么簡單。若簡單,有翅膀,有強大動力就能飛。 那為何沒揮動雙翼地飛行器? “看來,我想飛 難了!” 滕青山思索著。 “先,人在空中,最起碼要橫著,保持水平。這就是所謂的——保持重心穩定!可是,人體要像鳥兒一樣在半空中保持重心穩定,很難。” “鳥兒飛翔,這翅膀揮動過程中,朝下揮是有升騰力!可朝上揮地時候,有下降力!想飛,最起碼升騰力得超過下降力!所以,翅膀不能是固定的!我先天真元形成地‘固定’翅膀絕對不行。” 滕青山想到此,搖頭。 “還有人體重力,我體重,還有兵器等!這么重,想要升騰力要夠大。恐怕需要很大地翅膀!不過,那么大地翅膀,消耗先天真元更驚人!” 僅僅推理片刻,滕青山便搖頭了。 靠自己腦子現地幾個難題,就完全困住了滕青山!單單形成的翅膀要不斷主動屈伸,這可是主動消耗真元。估計幾個呼吸,真元就耗盡。還有,形成‘大翅膀’,能量也會驚人。 “估計,想飛行,還有更多的難題!畢竟前世社會,連核武器都造出來。可能揮動雙翼飛行的‘飛行器’卻從未聽說過。”滕青山暗嘆。 自己,比九州大地上其他人,也就思想上超前。 可是論真正的理論知識,是無法和前世社會地科學家們比擬的。 其實滕青山并不知曉,鳥兒能飛行并不是他表面上想的這些東西,實際上,和鳥兒本身身體內部結構,呼吸系統等等,都有很大關聯,非常地復雜。連翅膀……也不是滕青山用先天真元形成個固定形狀就成的。 能飛的鳥兒,翅膀構造本身也極為復雜。 “這次,我能逃掉一命。靠的就是先天真元變幻形狀。飛行做不到!可至少,水中、泥土中,山崖等環境,都令我生存能力大增。”滕青山還是很自信地,“我得好好琢磨,或許還有其他利用方法!” “不過單單在泥土中速度遠比他們快,就能令我輕易擺脫追殺了。” 臘月二十八,生在鄔城的事情。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傳了開去。 須知,滕青山那兩聲大喊—— “哈哈,青湖島的雜碎們,憑你們也想抓我滕青山?” “趙丹塵,另外三位應該是禹皇門的執法長老吧……哈哈,趙丹塵,你想抓我,再回去練上五十年吧。” 這兩聲喊聲,整個鄔城人都聽到了。禹皇門、青湖島想瞞都瞞不住! 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那滕青山,一個叛出歸元宗的天才人物。在大延山狠狠擺了青湖島以及諸多宗派一道后。青湖島滿天下地追殺滕青山……這已經引起天下人地紛紛議論。十七歲就先天實丹,更是令人驚嘆。 可是沒人想到—— 青湖島‘趙丹塵’和禹皇門的三位執法長老聯手,在鄔城內,還讓滕青山逃掉! 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天下地中心,兩大王城之一的禹城! 秦王城雖然也是王城,可因為地處西北雍州,再加上三千里秦嶺阻攔,所以,天下人去秦王城地并不多。只是雍州本地人,一個個為這容納人口最多的‘秦王城’感到自豪驕傲。可實際上—— 禹州在九州中心,禹城又在禹州地中心! 絕對的中心,令這里商貿等等非常繁華,每天過往的外地人數不勝數。 “老哥,你這就說錯了!那滕青山是什么人物?十七歲就先天實丹!這次青湖島僅僅派趙丹塵來,為何不再派島內先天實丹高手幫忙?據我所知,這滕青山有足夠的實力,殺死一般先天實丹高手。所以,要殺他,必須得是先天金丹強!”一個精瘦的老頭在酒樓內高談闊論。 “那禹皇門派出的三位執法長老,應該也是先天金丹吧!” 那精瘦老頭嘿嘿一笑:“這可不是我說的!外面早就傳的有鼻子有眼的,說是其中一人還是《天榜》強‘杜軒’。四大先天金丹圍殺滕青山,反而讓他逃掉,嘖嘖!” “這滕青山夠狠的啊,天下間八大宗派,他哪一個沒得罪?” “要得罪,就得罪一個遍!老子哪一天,也能惹得全天下追殺,死也值了啊!而且四大先天金丹都沒留住滕青山,誰能抓他?你們看著,八大宗派肯定抓不住滕青山!” 今年過年,太熱鬧了。 這消息傳開,人人議論。八大宗派想堵也堵不住。畢竟法不責眾。天下人都議論?又能怎么辦。 酒樓角落內。 兩名穿著普通的中年人坐在那,聽著別人議論滕青山,臉色都有著興奮之色,這二人是歸元宗在禹城駐點人馬! “這是臘月二十八生的事!今天年祭,這才兩天,消息就傳到這了。” “統領他太厲害了!” 這二人心中很是激動,因為,在他們心里——滕青山,永遠是他們歸元宗的統領! “回去,就告訴大人。這消息,一定得最快傳回宗內!” “不知道宗主知道,會怎樣。” 二人忍不住,立即結賬起身,朝駐點處趕去。 小說快速導航 九鼎記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