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5 禹皇門震動

城城主府,府門口兩名兵衛偶爾也跺跺腳。 這大冬天的,的確很冷。 請兩位幫忙去通稟一下,我要見城主,事關那滕青山。孫風從懷里取出一點碎銀子悄悄遞過去,那兩名兵衛眼睛一亮,一人一半分了后,其中一個兵衛才笑著道:滕青山?現在想發財的人很多,前些天,還有人說滕青山在某處。后來略微一探查,就知道是假的。不過,看銀子份上,我幫你通傳。你在這等著。 那兵衛心情明顯很不錯,朝城主府內跑去。 在鄔城這種小城,兵衛也就身強力壯的普通漢子,也沒多少高手。能得到幾兩銀子,就會令他們非常興奮了。 片刻—— 那兵衛跑過來,笑瞇瞇道:你小子運氣好,城主現在剛好沒事,讓你進去。不過你得記住,到了府里可別亂跑,得跟緊我。兵衛當即領著孫風,進入這鄔城城主府。 鄔城城主府,練武廳內。 一名滿臉胡渣的壯漢,穿著一件單衣,正在廳內揮舞著手中那柄戰刀,他的招式很簡單,可每一招都快似奔雷。 呼!呼! 凌厲勁氣。也在青石鋪就地地面上留下道道溝痕。 城主。人到了。那兵衛在外面喊道。 這位鄔城城主這才停下練刀。轉頭朝外面看過來。笑著道:進來吧!這年頭。一個個都想找到滕青山。想賺那一千兩黃金。這單單通知個消息。就值一千兩黃金。難怪許多人都找滕青山了。 兵衛退去。而孫風步入練武廳。 好刀法。孫風贊嘆一聲。刀風都能在青石上留下溝痕。城主大人有這刀法……怕是能名列《地榜》了。說著孫風身形一閃。好似一片樹葉。輕飄飄地劃過一個詭異地弧線。之后站到了鄔城城主前方兩丈處。 鄔城城主眼睛一亮。驚喜道:好輕功! 孫風嘿嘿一笑道:我也就這輕功拿得出手。 鄔城城主也是有眼力之人,憑借這輕功就認定眼前的機靈小鬼,應該是個高手。這些天來亂報消息的,大多是普通人。看到有人拿著銀色長槍,就說那人是滕青山,看到有人拿著黑色大斧頭,就說那人是滕青山。 這位城主大人,已經很惱怒了。 不過…… 一般厲害高手,還不至于這么無聊。 不瞞城主大人,我其實做的是吃百家飯的生意。孫風嘿嘿一笑。 神偷?鄔城城主也笑了。 小偷就小偷。城主大人說我‘神偷’,我這臉可都發燙了。孫風笑著道,是這樣地,我盯上一伙商人。其中有一個據我查是從揚州到燕州的跑單幫的商人,叫秦巍。這種跑單幫地商人,跑這么遠肯定做的大生意,所以,我想賺他一把! 今天,那伙人剛住下,我趁那秦巍到茅廁地時候,進入他的房間。打開他的貨箱。孫風笑道,其實這謊言是準備好的,而且他師父給他的畫像反面,還畫著一衣箱圖畫,在衣箱隔板內,藏著輪回槍、開山神斧。 旁邊鄔城城主聽得眼睛發亮。 貨箱內也就是些茶磚,不過……兩個大貨箱中,其中一個有一個衣箱。衣箱打開乍一看沒什么特殊。我是什么人?什么藏寶手段沒見過。輕易發現衣箱內有暗藏地暗格。我吃驚地發現……那暗格中有兩截槍桿,還有一柄黑色斧頭!孫風說道。 鄔城城主聽得大驚。 果真?鄔城城主不敢相信。 當然,我難道嫌地無聊了?孫風笑道,我之前準備出手,所以那商隊早就查過了。那秦巍,是從揚州趕到青州虎躍郡郡城。隨后又加入胡氏商行的商隊,抵達這禹州鄔城!我看,十有是滕青山。 鄔城城主聽了,心中已經開始有些相信了。 一來,是孫風身份,是一個高手,且是神偷。這種高手還不至于沒點眼力,浪費時間。 二來,這孫風說的,那‘秦巍’是從揚州一路過來的。 哈哈,現在還不知道你是?鄔城城主道。 我叫燕風。孫風開口道。 哦,燕風兄弟可不可以在我這暫時住下?等幾天確定了是滕青山,就付給你一千兩黃金。鄔城城主說道,孫風笑道:城主大人不嫌棄我,我當然樂得住下。我拿走那一千兩黃金,我可不甘心呢。 鄔城城主聽了,心中更是有底。 對方能留下,真實性更高了。 當即,鄔城城主命令人去安排好‘燕風’,隨后他本人,則是立即信鴿傳信,傳到禹皇門。 鄔城距離王城‘禹城’很近,消息自然很快到了禹皇門。 王城‘禹城’,在禹城的中央有一座占地極廣的宮殿,正是禹皇宮 皇門地老巢。 禹皇門,九鼎殿。 一張張通體黝黑的椅子有序的排列開,禹皇門的一名名絕頂高手都接連進入了九鼎殿,這些強者們彼此議論著,待得最后,那穿著黑色鑲金長袍的黑發男子步入九鼎殿,所有人才安靜下來。 門主!眾人恭敬喊道。 禹皇門門主,那隱約有著光暈流轉地深邃雙眸掃過眾人,淡笑道:大家在惑,我如此著急召集大家有什么事?這事說小也小,因為也就是一個滕青山而已。可這事,說大也大!因為,牽扯到我禹皇門的禹皇祖師貼身兵器! 頓時一片喧嘩。 禹皇祖師的開山神斧? 難道找到滕青山了? 禹皇門門主淡然一伸手微微下壓,頓時所有人安靜下來,他繼續說道:消息從南邊地鄔城傳來。鄔城城主說,有一位神偷在偷一個跑單幫的商人地時候。從他的衣箱暗格中,發現了兩截槍桿以及一柄黑色斧頭! 這跑單幫地商人,名叫秦巍!是從揚州出發,抵達青州虎躍郡郡城后。又換了一個商隊,最后抵達我們禹州鄔城。禹皇門門主看向眾人,大家說說,此人是滕青山的可能性有多少。 門主,現在各地都經常傳,找到滕青山。可真的,卻一個沒有。這個十有也是假地。 不一定,既然能稱神偷,怕是有點本事。這種人,不至于亂撒謊。 著什么急,等確定找到滕青山再說。現在去也是白忙一場。 九鼎殿內,禹皇門的眾多高層們意見不一。 虎躍郡郡城?忽然,坐在靠前地銀發消瘦老者皺眉道,據我所知,在大半個月前,虎躍郡郡城曾經滿城的抓人。同時也在查找滕青山。那么大動靜。估計是逍遙宮、青湖島,查出滕青山那時在虎躍郡郡城。 此話一出,在場認為此事真實的人更多了。 此事,還真有可能。那秦巍,或許正是滕青山。 之前門主不是說了,那秦巍是從揚州過來的……滕青山也是在揚州。 顯然相信此事的人占了絕大多數。 禹皇門門主臉上泛起一絲笑容:根據鄔城城主傳來地消息,那神偷輕功極高,在后天高手中也屬于翹楚。而且他現在就住在鄔城城主府內。加上之前得到的消息……我看,那秦巍,就九成可能是滕青山! 那黑色斧頭,我估計如果是從禹皇寶藏中得到,也該是開山神斧。諸位說,奪是不奪。禹皇門門主說道。 當然要奪!一名穿著黑色袍子的高大壯漢猛地站起來,朗聲道,這開山神斧,乃是禹皇祖師貼身兵器!就該是我禹皇門的!這天下間,沒人比我禹皇門更有資格得到。 對,開山神斧,定要拿回來。不少人喊道。 一名身形佝僂的老婦開口道:諸位,禹皇祖師有令,可是不讓我們去挖禹皇寶藏。是有緣者得之!而且,開山神斧再厲害也只是一柄斧頭,本身并沒什么用處。何苦呢?更何況,是否是開山神斧還不得而知。 哼,師姐,你這話就不對了。那消瘦老者一瞪眼,禹皇祖師只是讓我們不得挖掘!而現在,寶藏已經出來了。其他宗派都搶奪‘北海之靈’,我們都沒去。現在,只是拿回祖師的貼身兵器而已。哪里有錯? 那老婦笑道:師弟,你地意思是,殺死滕青山,奪得神斧?這不是憑空為青湖島當刀使。 不殺滕青山,逼他交出就是。那消瘦老者說道。 不殺他,他不溜?這次他溜了,下次可難找了。老婦笑道,雖然我們不在乎那青湖島,可這次青湖島損失太大,我們也不必跟那瞎子劍圣惹上。 瞎子劍圣? 禹皇門眾人們安靜下來,論后天高手,先天強者,禹皇門都完勝青湖島。禹皇門也有虛境強者! 可是—— 那瞎子劍圣,出手的幾次,各大宗派已經判定,那瞎子劍圣達到‘入虛’大成!可以說,是整個九州大地上最可怕的幾個人物之一。而且瞎子劍圣劍法極其凌厲可怕,雖然禹皇門、秦氏家族、摩尼寺都不怕。可也沒人愿意惹那個瞎子。 這樣吧,那滕青山現在在鄔城,一時半會不會離開。傳消息給青湖島!相信,明天天亮前,他們的人就能抵達鄔城!到時,我們禹皇門的人看著,讓他青湖島出手殺死滕青山。至于開山神斧……我禹皇門拿過來,他青湖島也不敢說什么。禹皇門門主做出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