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4 禹州潛伏

黑的夜,寒風刺骨。 黑色長袍,黑色長發,背負著一柄神劍,劍鞘也為黑色。可他的眉毛卻是白色,兩道眉毛就好似兩道劍刃,雙眸閉合間,似有劍芒閃爍。這黑袍白眉冷峻男子行走在山林間,在他身后跟著三人。 兩男一女,看容貌都很年輕。 風兒。這黑袍白眉冷峻男子開口。 身后三人中,看起來最是機靈的青年連恭敬道:師傅! 你入我門下,已有十三年。黑袍白眉男子淡漠道,不過,你的修煉進度,太慢。你是為師選的三大弟子之一,資質千萬人中無一,又有各種靈寶輔助,可到如今,你都未踏入先天! 這青年臉色大變,撲通一聲便跪下,連道:師傅,弟子慚愧。他的他師父麾下三大弟子中,唯一一個沒踏入先天的。 按理,我該廢除你武功,將你逐出門墻。 聽到師傅如此說,青年忐忑萬分。他很清楚師傅的嚴厲。 我給你一個機會。 黑袍白眉男子表情沒一絲變化。三天前。胡氏商行組織地商隊從虎躍郡郡城出發。 明天傍晚應該能抵達我們這。我命令你。以商人身份混入商隊。隨即。黑袍白眉男子從懷中取出一副畫像。扔向徒弟。 那機靈青年連接住。仔細看向畫像。畫像上人很普通。看起來挺容易親近地一人。 此人。名叫‘秦巍’。也是這商隊中一閑散商人。黑袍白眉男子淡漠道。不過。那只是他地偽裝身份。他地真實身份是歸元宗滕青山! 滕青山? 不但跪著地弟子。連站在旁邊地另外兩名弟子也是大吃一驚。三人都仔細看向那畫像。滕青山。那是傳說中地人物。雖然這三人也都是天才人物。有靈寶輔助。有厲害地師傅教導。心中傲氣十足。可是對滕青山。他們也不得不佩服。 十七歲,先天實丹! 單單這一條,便讓無數武者只能仰視。從古到今,能與其比擬的人,怕都屈指可數。 如今青湖島滿天下地追殺他,八大宗派都幫忙……可是依舊沒滕青山消息。 自己師傅知道? 這三大弟子也知道他們師傅的可怕,同時,也明白師傅背后勢力的驚人。 風兒,你地任務就是,當這滕青山脫離商隊,住進客棧的時候。你將這消息立即通報給禹皇門的人。禹皇門的人,自會通知青湖島。黑袍白眉男子說道。 雖然惑,可是那青年還是恭敬道:是,師傅。 師傅。三人中唯一的女子,一雙奪人心魄的眼眸盯著那黑袍白眉男子,我們跟那青湖島也沒交情,為何幫他們呢? 這是命令。黑袍白眉男子冷聲道。 頓時三名弟子都不敢吭聲了,黑袍白眉男子繼續道:風兒,此事關系重大。不容有失!切忌,不可讓那滕青山發現。那滕青山地隱匿本領非常厲害……一旦他發現,再逃掉就難找了。這任務你如果完美完成,我便準許你修煉我這一脈的最高絕學《圓妙劍典》! 那機靈青年大喜,連道:是,師傅,弟子誓死完成任務。 禹州,處于整個九州大地的中央。也是禹皇定都之地,一般禹州子民,特別是禹城的人有著一股特殊的傲氣,都為是禹城人而自豪,有些瞧不起其他州地人。 禹州境內,鵝毛般的大雪在天地間肆意飄灑著。 一支大型商隊正浩浩蕩蕩前進著,這正是離開青州虎躍郡的胡氏商行組織地商隊,不過如今商隊人員已經達到九百人。一般每經過一城,都會有不少閑散商人加入。同時商隊也會用商人們的傭金,再雇傭些護衛。 這雪還真大,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時候?那無奈地聲音從滕青山左側傳來。 滕青山卻是騎著赤火馬,悠閑地前進著,整個人心神卻沉浸在那渾然一體的境界中,‘神’在這種孕養中,也好似得到雨水澆灌地小草不斷成長著。 秦哥,秦哥。從旁邊傳來喊聲。 滕青山轉頭看去,旁邊是一個穿著白色皮棉祅,頭上戴著皮帽的青年,那一雙靈動眼睛使得這青年顯得很機靈。這青年名叫‘孫風’。是在商隊離開虎躍郡第四天的時候,加入商隊中的。這孫風嘴很輕快,滕青山他們這一批閑散商人,孫風幾乎都認識了個遍。 根據滕青山了解的,這孫風是第一次出來跑,所以,他家老管家‘吳伯’也跟著一起來了。 孫老弟。滕青山笑道,這大雪這么大,還是少說話,養養神。 你也知道我的,我靜不下來 孫風嬉笑道,估計再過十年,我就能像秦哥你,地一句話不說了。 在孫風旁邊的老者笑道:秦兄弟,我家少爺就這頑皮性子,你可得擔待著點。 沒事。 滕青山一笑,孫老弟,趕路你不累我可累,你要說就說吧我聽著。滕青山說完就目視前方,悠閑地騎著馬。 那孫風撇撇嘴,心底卻是暗嘆不已:這就是心性啊!坐在馬上能連續半天不說一句話,如果不是師傅說,還真想不到,他才十七歲。哦……年祭也快到了。到了年祭,他就十八歲了。可比我,小十幾歲呢。滕青山啊滕青山,我真不想你陷入困境,可是……師門有令,我如果違抗,你能活著,可我就完了。 孫風表情卻依舊那般。 雖然實力比不上他的兩位同門,可演戲他要比那二人強多了。 臘月二十七,禹州鄔城! 官道上。 滕青山依舊處于修煉中,對于如今的滕青山而言,抓緊每一天修煉是必須的。 前面就是鄔城了。周老的聲音傳遍整個商隊,我們商隊在這僅僅吃個午飯,會繼續趕路。爭取在年祭之前,趕到禹城!這是禹城前的最后一城。 有哪些人想要在鄔城就離開商隊。都來跟我說一聲,飯后,我們就不需要等你們了。 頓時,不少商人都招呼著自己護衛,朝周老所在趕去。 滕青山也騎馬趕過去:下一城是禹城……那是禹皇門的老巢,那里高手如云。我就在這脫離商隊吧。 關于商隊的一些事情滕青山是知道的,如果自己到了禹城,那就肯定要在禹城呆上幾天。因為年祭后面幾天,家家戶戶過年。連商人們也會歇息幾天。這是一年最重要的幾天。到時候,幾乎找不到商隊出發。 沒商隊出發,獨自一人走? 那麻煩會很多。 呆在禹城幾天?那里魚龍混雜,太亂。 而這鄔城,是一個小城,和宜城一個等級。連郡城都不是。這里人口不多,高手更是少。在這里呆上幾天,滕青山倒也放心。 哦,秦巍兄弟你也在這停?當滕青山過去,周老驚訝道,你不是去燕州嗎,跟我們直接到禹城不更好? 我在這鄔城,還有事情要辦。滕青山笑道。 那周老也不介意,笑著在名單將滕青山劃去。 秦哥,你也在這鄔城歇息?后面傳來聲音,滕青山轉頭看去。正是那孫風和他手下的吳伯。 嗯,你也是?滕青山笑道。 孫風點頭道:嗯,鄔城內,有我爹一個老友,臨走前,我爹讓我帶禮物送過去……不過,看時間,我今年估計得在鄔城過年了。 很快,商隊進城。 一名大胡子壯漢招呼道:秦巍兄弟,老譚,孫老弟……我們這些都是在鄔城停下的,一共也就十二個人,我請客,給我老侯一個面子,大家一起去個午飯,如何? 行啊。 老侯,夠爽快。那孫風哈哈笑道。 沒人拒絕,滕青山當然也隨大家一起去一家酒樓吃飯。 閑散商人們行走天下,生死間賺錢,大多都是很豪爽的。這一頓午飯吃了一個半時辰,待得下午,那位姓侯的本地人,親自為沒地方住的幾人,找了一家很不錯的客棧住宿。 這地方安靜,飯菜雖然趕不上大酒樓。可也不錯。那侯姓漢子大笑道,大后天就是年祭了。各位兄弟背井離鄉的,大家在一起,也可以一起樂呵樂和。 來,搭個手! 商人們一個個開始搬貨物了,可要在這住上好幾天,有的人貨物就要在這賣個要貨的人了。貨物當然要放在自己房內才安心。 小二,可得把我們的馬匹看好,錢我們照給,馬要沒了一頭。你可就慘嘍。滕青山笑呵呵說著,同時抓著繩子,硬是將那兩箱子托起,隨后似乎有些吃力地住宿的地方走去。 放心吧,大老爺。 其中一個小二笑著喊道,這馬匹不可能沒了。他們都很有眼力,像赤火馬這種上等馬,一匹近千兩銀子。他們小二一年才幾十兩銀子,怎么配?所以當然得看地死死的。 當滕青山剛沿著樓梯到了二樓,將兩箱子放進屋子的時候,就聽到聲音— 吳伯,你在這看住貨,我去拜訪世伯。 那孫風此刻抱著一盒子,便走出了客房,朝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