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3 平安是福

第六篇第十三章平安是福 州虎躍郡郡城,北城門門口,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因為搜索地太過仔細,使得速度很慢。 在城門口邊上,滕青山正被其中一個兵衛盯著。 滕青山悶哼一聲,雙臂猛地用力,才將兩個箱子從馬背上弄下,隨后“哐!”“哐!”兩聲放在地上,滕青山無奈一笑:“我這箱子太重。”說著,滕青山也將其中一個箱子箱蓋打開,露出里面擺放整整齊齊地一個個茶磚。 “嗯?”那兵衛看見是茶磚,眉頭也是一皺。 “這里面都是茶磚,弄出來很麻煩。再裝進去,更麻煩。兄弟幫幫忙,我也就討個飯吃。”滕青山連說道。 兵衛看了一眼遠處監督站著的幾人,便橫下心。 “閉嘴。”兵衛對著滕青山喝道,“快,將兩個箱子都給我倒出來! “全倒出來?”滕青山一瞪眼。 兵衛臉色冰冷:“你這箱子表面是茶磚,誰知道,你這箱子下面是什么。快,全倒出來。否則,也請你去牢獄過上幾天。” “我倒。我倒。” 滕青山連搬起一個箱子。呼地。就將箱子倒著朝下。不過這箱子口是靠著地面。滕青山嘴里還說著。“兄弟啊。我這全倒下來。費時間不說。這么多茶磚。怕是要跌散了不少啊。”滕青山一副小心翼翼地樣子。慢慢抖動箱子。將茶磚全部倒出來。 “哐!”空地箱子放在一邊。 那兵衛立即看那空箱子和茶磚。同時喝道:“另外一個也快點。” “行。行。”滕青山打開第二個箱子。箱子中正有一個衣箱。別人不知道。滕青山可清楚……要命地東西就在這衣箱里!無論是輪回槍。還是開山神斧都是自己必須帶得。 一把搬起那箱子。 嘩嘩大量茶磚和那衣箱一同傾倒下來,滕青山非常勤快地也將衣箱打開,衣箱內也就一些衣服等雜物。 兵衛看了看,將堆成一堆的茶磚,也推到一旁,唯恐下面藏著開山神斧、輪回槍。對于衣箱,他也只是用兵器撥弄了一下,倒是沒察覺。 “那女人,背的大包裹,拿過來。”兵衛忽然轉頭盯著‘譚夫人’喝道。 正拉著小譚賀手地譚夫人一驚:“我?” “每一個人都要檢查。”兵衛冷聲喝道,譚夫人只能無奈將身上的包裹解下。 “兄弟,我這茶磚可以裝了吧?”滕青山苦著臉道。 兵衛也理解眼前商人的苦悶,那么多茶磚裝進去地確是個麻煩事,他也就隨意查探一下譚夫人地包裹,同時說道:“嗯,快點講茶磚都裝好。早點裝好早點走。別堵在城門口礙事。” 檢查完,這兵衛便又去檢查其他人,只剩下滕青山辛苦地將茶磚朝兩個箱子里面裝。 “秦大叔,我幫你。”小譚賀也幫忙裝,那譚夫人也連趕過來。 八百茶磚,雖然之前滕青山小心翼翼倒,卻也跌壞了十幾個,這跌地散開的茶磚,其實照樣泡茶喝。三人一起忙,片刻,便將兩個箱子完全裝滿了。滕青山又將衣箱朝大箱子里一放。 將兩箱子搭在赤火馬上。 “我們走。”滕青山帶著譚夫人母子,朝城門外走去,此刻倒是沒人攔了。 從城門內到城門外,不過十余丈距離,卻讓滕青山很是舒暢。 “總算出來了。”滕青山臉上有著一絲笑容,“剛才,若是被發現……我恐怕就得第一時間,帶著衣箱,小譚賀和他娘,迅速逃離了。”以滕青山地力量,譚夫人母子他帶著也沒什么影響。 以城門口兵衛實力,滕青山完全能輕易闖出去。 可是真的要闖,后果是很嚴重的。首先身份暴露,其次,譚夫人母子也可能遭受無妄之災。 “周老。”滕青山已經看到城門口的商隊,笑著喊道。 “哦,秦巍兄弟。”那站在商隊前面的穿著厚皮袍,戴著皮帽地身體壯碩老者,連熱情打招呼,“今天逍遙宮要抓某個人,全城搜索,連出城都這么麻煩。特別是我們商人……秦巍兄弟也吃苦了吧。” “可不是?”滕青山搖頭無奈道,“兩箱貨物,全部要倒出來。等最后裝的時候,就要自己裝了。” “你還好,就兩箱。我們胡氏商行本身的貨物,可是足足十貨車。那些護衛一個個鐵了心,都不給我們面子。將我們整整十車貨全部倒出來。”這商隊領隊周老,顯得很是氣憤,“那么多護衛,商人,一起裝貨,都忙了好一會兒。” 周老忽然看到城門口又有商人走來:“秦巍兄弟,我不和你聊了,我去接人。” “周老你忙。”滕青山帶著人,便進入這商隊。 這商隊主要是胡氏商行主持的,還有諸多閑散商人入伙。閑散商人們也有不少帶有護衛。加上付出傭金再雇傭護衛團隊,這樣加起來,會令整個商隊變得更加強大。護衛數量會很多。 個時辰,所有商人在集結完。 “好了,人齊了,我們商隊這次最后到的一城,是禹州王城——禹城。現在,出發!”隨著商隊領隊一聲大喊,整個商隊便浩浩蕩蕩出發了。 這次商隊,本身商人就有近三百號人,護衛更是超過五百號人。 八百人的商隊!可比滕青山上一次入伙地商隊,要大的多。 滴答!滴答! 滕青山的赤火馬悠閑地溜達著,因為有貨車,所以商隊速度不可能太快。 上午時分,官道上還有著未融化的積雪,也使得氣溫很低。 “逍遙山!”滕青山遙看眼前的山脈,逍遙山就在虎躍郡北城門外數里遠,剛出城就能清晰看到。這逍遙山地范圍,比之大延山要略小。大概二三十里方圓。可是,因為景色優美,被逍遙宮開山祖師選為開宗立派之地。 不斷前進,小半個時辰后。 “那馬錦嘯,可是說了,出城門后十里遠。”滕青山仔細看著周圍,“我出城以來,也差不多有十里地了。” 而被滕青山安排坐在貨車上的譚夫人母子,也同樣注意著周圍。 片刻—— 滕青山目光鎖定,那穿著土棉祅,帶著破帽子,蹲在官道邊上田埂地地一個農民,因為低著頭,那破帽子將那農民臉都擋住大半,散亂頭發下地眼睛時而朝這里瞥來。 “小賀,譚夫人,過來。”滕青山立即御馬到官道邊。 譚賀和譚夫人,也知道在十里地處,馬錦嘯會等。他們也看到這個破農民,也在懷疑著呢,聽到滕青山喊話,連跑過來。 “秦巍兄弟。”旁邊商人們喊道,“有事?” “小事,不必等我,我過會兒就趕上了。”滕青山喊道。 那些商人們也看見滕青山的馬匹是‘赤火馬’,跑起來可比商隊快地多,商隊也就沒單獨為滕青山一人停,依舊前進著。 呼!那蹲在田上的農民站起來,連走過來。 “師傅!”小譚賀頓時看清了來人,連激動地跑過去。馬錦嘯也笑著一把抱起了小譚賀。 馬錦嘯抱著孩子走過來,笑看著滕青山:“秦巍兄弟,這次,真是多謝你了。” “你打扮成這樣,我可差點沒認出來。”滕青山感嘆道。 “哈哈,我本來也就是一山民。”馬錦嘯笑道,“這次出城,沒遇到麻煩吧?” 滕青山搖頭道:“沒什么大麻煩,就是城內在抓捕某個人,各個街道都有兵衛,城門口也都是兵衛在搜。”被馬錦嘯抱住地小譚賀也連道:“嗯,秦大叔的貨箱,都被兵衛弄的全部倒出來呢。” “看來抓的還真嚴。”馬錦嘯心中不由有著一絲擔憂,“你們看到逍遙宮要抓的人頭像了嗎?”馬錦嘯盯著滕青山。 “看到了。”滕青山笑著道,“馬兄,你昨晚急急忙忙走,我還以為你惹了大禍,讓逍遙宮追殺呢。不過頭像一看,跟你一點不像。看來是我猜錯了。” 馬錦嘯露出一絲笑容:“我昨天地確惹了些麻煩,所以連夜離開。不過……我還不至于去惹逍遙宮。”馬錦嘯也發現自己徒弟小譚賀和譚夫人,都沒任何驚奇樣子,顯然……那頭像肯定不像他。 馬錦嘯心底可是長松一口氣。 “馬兄,以后你準備干什么?”滕青山問道。 “我?”馬錦嘯環顧周圍山脈、田地,搖頭笑道,“我準備帶小賀回我老家馬家莊!也可以教導我馬氏宗族之地。如果不出意外,我下大半輩子就呆在馬家莊了。在外面太久了,不想再跑遠了。。” “秦巍兄,馬家莊就在這北邊三十里處。你在那打聽一下,就知道了。如果什么時候想找我,想看看小賀了。盡管去那。”馬錦嘯笑道。 “秦大叔,你以后可一定要來。”小譚賀也連道。 滕青山笑著摸了一下小譚賀腦袋,點頭道:“放心,等你大叔忙完自己的事。若有機會,一定會去的。” “那秦巍兄,你趕路吧。我就帶小賀和譚夫人先回馬家莊了。”馬錦嘯和滕青山告別,便帶著這一對母子沿著鄉間小路走了。 看著馬錦嘯三人的背影,滕青山臉上露出笑容。 “下大半輩子都呆在馬家莊?一個先天強者,還不足四十歲。就甘心呆在家鄉。教導族人,保護族人,過寧靜、平安的生活。”滕青山心底,其實也被馬錦嘯的決定給觸動了,平安是福!如果自己能和家人們過平靜生活,自己也會滿足吧。 “不過,我地路和馬錦嘯不同!” “我和青湖島,注定,必須有一個覆滅。”滕青山跳上赤火馬,“駕!” 赤火馬立即撒開四蹄,朝前面商隊追過去。 親愛的讀者,如果您喜歡本章的內容,請為作者吧,同時請把天天推薦給您的朋友!